yukm9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第三千八百二十二章 只不過是回收的任務罷了分享-eol4a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小說推薦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其实这两天发生了点事……”眼看红白公主一副捧着茶可以坐到天荒地老的样子,我知道必须主动开口了。
“因为某些不可抗拒的因素,在梦境中回到了三万年前,遇见了你的祖先……”
“是先代。”红白公主出乎意料的开口打断了我的长篇大论:“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兀不需要多加重述。”
“已经知道了?”
我眨眨眼,没能了解情况,莫非红白公主偷偷摸摸跟在我们后面?
“那位尽职尽责的前代,在封印里留下了信息,封印解除的时候,我这边收到了。”
“封印?信息?”我依旧一脸懵逼,红白公主也不解释,就任由着我转动不堪大用的脑筋,费力总算是梳理清楚了她话里的意思。
也就是说,红白公主的……先代,在封印本子娜的记忆的时候,同时在封印里留下信息,封印解除之时,处于次代的红白公主,便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虽然不清楚对方到底用了什么神奇的手段,不过这种做法我到是能够理解,按照之前的推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让现在的红白公主感到为难。
你看看,同样是巫女,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一个处处为继任者着想,考虑周到,一个却总是疲于奔波,徘徊于修和拆之间,不可自拔。
“既然具体的情况你都了解了,我有几个问题……也就好奇想问一下,可能涉及到你的隐私,所以答不答是你的自由。”
“安心吧,只要是能回答的,一定知无不言。”
那么好说话,我喜出望外,结果看到红白公主面无表情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比她还大的赛钱箱摆在我面前,屁股后面仿佛有一条狐狸尾巴在摇啊摇。
得,我就知道以这节操公主的本性,绝对不可能有免费午餐,又要为神社的重建添砖加瓦了。
肉疼的捐赠了一笔足以让红白公主在五分钟以内大杀四方的巨款,见她心满意足收回赛钱箱,正所谓拿人手短,我也不客气起来。
但是,从哪里问起好呢,冷不防的相遇,我根本没做好准备,只好想到什么问什么了。
“那个梦境,是你的先代弄出来的?”
“兀猜的没错。”
红白公主干脆利落的点头承认了,爽快的态度让我有些意外,或许更深入一点的问题也能找到答案。
“所以,梦境里的一切,都在你那位先代的计划之中?”
“并非如此,兀的出现在她意料之外,也扰乱了她的原定计划,否则也不会特地留下信息。”
想想也是这个道理,我接受了红白公主的说法,正酝酿着下一个问题,不料红白公主顿了数秒之后,又补充一句让我摸不着脑袋,看似完全无关的话。
“只不过,她并不讨厌这一场意外,倒不如说对于兀的出现,感到由衷的喜悦。”
“嗯……啊……那还真是……承蒙看得起了,我该说声谢谢吗?”忽然这么说,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反应,挠了挠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那个必要,她高兴是她的事,兀不需要理会。”
哈……什么和什么,这节操公主也学会用禅语忽悠人了?
“下一个问题,你那位先代,制造出这场梦境,目的是为了什么。”我紧张的吞咽一口,前面的只不过是开胃菜,现在才是直奔主题,这节操公主还会回答的那么干脆爽快么?
“为了回收一样意外流落出去的东西。”果然,红白公主的说法开始含糊起来,看样子是没打算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东西。
“好吧,最后那份设计图纸又是怎么回事?”
红白公主把玩着茶杯,瞟了我一眼:“兀觉得呢?我想先听听兀的看法。”
竟然还反问起来了,好吧,看在她之前有问必答的份上,我也没有含糊。
“毫无疑问,这份图纸是导致赫拉迪克族衰败的直接凶手。”
“但是,虽然这么说有些对不起赫拉迪克族,因为这份图纸的出现,本……咳咳,娜娜才保住性命,成为教廷山的一员,从这一点出发,我似乎应该感谢你的那位先代才对?”
诚然,这份图纸导致了赫拉迪克族衰落,站在正义的角度,我应该言辞批判才对,可是这段历史隔的已经太久了,久到让我无法生出多少共情,况且就连蒂亚和本子娜都已经释怀了,我要是还表现的义愤填膺,那可就太多愁伤感,甚至自作多情了。
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红白公主淡然的脸庞露出一丝笑容:“兀能这么想,也算先代一番拐弯抹角的苦心没有白费。”
“这么说来,赫拉迪克族的衰落,真的是你那位先代有意为之?”
红白公主微微点头。
“我也知道这是赫拉迪克族自找的,我只是很好奇,你们巫女一族为什么要做这些,和你们的存在或职责有关?”
又是一个核心问题,只不过这一次红白公主回答的依旧爽快。
“并非如此,只是那位先代比较爱多管闲事,满脑子都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傻瓜念头罢了。”
“真是这样?”我表示怀疑。
“若真有这样的职责束缚,我等一族岂会眼睁睁看着地狱入侵,生灵涂炭?莫非当年任由赫拉迪克族膨胀下去的后果,还能比得上地狱入侵所造成的损失?”
好像也是这个道理嚯。
“所以,当年的赫拉迪克族事件,只不过是那位先代的个人意愿,并非我等一族的使命与意志。”
“好吧,好吧。”红白公主的解释合情合理,我完全找不到破绽,但总觉得哪里不对,有种被顺利忽悠蒙混过去的微妙感觉。
那你们巫女一族的使命到底是什么?自诩为守护一族的你们,到底在守护些什么?
这个问题几欲脱口问出,最终还是忍了下去,因为我觉得有点超纲了,不适合在这个地点时机问出口。
一阵良久的沉默,糟糕,准备不足的后遗症出现了,我一时不知道该问什么了,好像该问的都问了,红白公主回答的也够爽快,但似乎在避重就轻,让我内心的窥视欲并没有得到满足,甚至还很干涸,希望得到更多真相。
“那个……对了,我记得你的先代说过这样一句话。”歪头想了想,我临时又找到一个话题。
“记得你们巫女一族是代代相传的对吧。”
“没错,我记得应该和兀说过,我等巫女是由幻想乡的意志所孕育,并且寿命比人类长不了多少,每当巫女感觉寿命将至的时候,幻想乡便会孕育出新一代巫女。”
“你们的实力那么强,连那种梦境都能制造,寿命怎么会那么短?”
红白公主沉默了一下,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遵循法则,同时为了感受生老病死的喜悦和痛苦。”
“就算是为了感受生老病死,也没必要非得折寿吧,你们可真怪。”
“是啊,真是怪。”不知为何,这节操公主附和着我的时候,眼角却瞄着我,仿佛意有所指。
“你也能制造那样的梦境么?”摇摇头,将心中的奇怪想法抛却,我兴致勃勃的问道,若是如此,说不定还可以就自己的山寨版梦之境界交流一下,互通有无。
“每一代巫女擅长的能力都不同,抱歉,梦境这事并非我所擅长。”她沉吟片刻,又说道:“而且,兀可能是误会了,那一次的梦境完全是个意外,并非先代的能力所致,光论梦境力量,先代未必能比得过人鱼一族。”
那就是至少比我强多了咯?
“啊,说着说着差点跑题了,我记得你们先代说过这样一句话,说你们代代巫女,若是名字里带有梦字的,都是特别的,这么说来你也是?”
当我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一直淡定无比的红白公主,出乎预料的露出复杂和无奈表情。
“那位先代……可不仅仅是多事,还多嘴。”
“也就是说,她没有撒谎咯?”来了来了,干货终于来了!
“确实,只不过【特别】这种说法有待商榷,在我看来,特别这两个字,可以翻译成操劳。”顿了顿,她似乎为了强调这个意思一般,重重点头:“特别操劳。”
“能者多劳嘛,说明你还是很特别的,那么操劳在哪呢?”
“大概是因为,要真正履行作为守护一族的职责吧。”犹豫了一下,红白公主再次使出一招蒙太奇手法,含糊其辞的解释道。
惊了,这句话反过来理解,就是说你们不带梦字的巫女,就不用履行守护一族的职责,或者只是做做样子咯,竟然可以那么摸的?你们不如叫摸鱼一族好了。
我还留意到一个细节,尽管这家伙带着抱怨和无奈的语气,提到守护一族的职责时,嘴角还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笑意。
这大概应该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个不着调的红白公主,所流露出的如此真实而纯粹的开心笑容吧。
但是,我的好奇心还是没能得到满足,又被这家伙蒙混过去,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答案。
没办法,干脆出其不意,直捣黄龙好了。
“最后一个问题,你那位先代想要回收的是什么?莫非是娜娜?娜娜和你们又有什么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