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ypi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造化大仙 ptt-第90章.騙潼關讀書-42d0e

造化大仙
小說推薦造化大仙
且说那陕西大总管史默然,一直走到潼关之前,看了看这座雄关,满意的点点头。
蒙兀人进攻金国时,这座雄关就是金人营造的黄河防线的重要一环,上锁住潼关,下依仗黄河,让蒙兀人顿兵了十多年。
如果不是宋廷直接攻打蔡州,又借道给蒙兀人,恐怕三国并立,不是想像,可惜,宋廷自己作死,与金人合作的教训都没有汲取,又与蒙兀人合作,终于身死国灭。
一边想着,他一边叩关而入,进入潼关。
潼关守备张柔是降于蒙兀多年的张家子弟,郝经原本就是张家西席,因此,张家子弟大多文武双全。
一番谈吐之下,史默然也觉得这是个人才,他自己的心腹手下大多没于唐州之战,因此,他想将这位守备调任到自己手下,去守卫汉中。
潼关虽然重要,但是,只要汉中关中不失,这里只要一个忠心的人看着就是了,不需要他这种有才能的。
他身为陕西大总管,有权做出这种调任,因此,他直接在宴席上提出了这个要求。
对此,张柔自然是欣喜万分,潼关守备跟汉中总管谁轻谁重是个人都知道,因此,他干净利落地答应下来,并对史默然道:“史大人,潼关守备副将八赤是随先大汗征战的老人,忠心耿耿,清廉自律,不如就让他守备潼关。”
“善,八赤,你愿意吗?”
这八赤正在下首陪酒,闻言当然愿意,忙不迭地磕头感谢。
史默然又在潼关停留了三天,一方面是等张柔交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探听一些汉中的消息。
两日后的午夜,两位仆人终于回到了潼关,向史默然报告道:“将军,汉中和长安都没有异常,收到您的命令后,汉中果然关闭了商道,加上了关口的戒备。”
“而且,汉中总管周宁元已经连夜派出了三千军队往这边而来,大概两天后就能到达潼关。至于他自己,上路迟了两天,也在往长安而去。”
“长安城中也没什么异常,只是近来使用银元、明铜钱的人多了很多,市面上有很多明廷特有的物资,比如棉布。”
“世道如此,长安如今是明廷货物的集散地,无数人指着这个发财,轻易不要管他,不过,我们去整顿长安的钱有了,哈哈!”
“将军英明!”
“善,既然无事,那么明天一早就出发,通知张柔,我们要在那周宁元到长安之前先到,再找个借口将他黜落,给张柔让道。”
第二日,一早史默然就带着数十亲兵出发了。
走了一日之后,他们终于碰见了汉中派出的三千士卒,史默然并没有前去打扰,而是站在路边观看,看到他们军容不错,尤其是里面有些将领,一看就有点修为。
但是其中大都是乳臭未干的青年,只有十八九岁,年长点的一个未见。
史默然看着这支队伍,对张柔道:“看来那周宁元还是称职的,至少这支军队看着不错,虽然没有什么老兵,不过汉中久不历战事,如此反倒正常。”
又问另一个仆人:“汉中的兵都到了,京兆府的呢?长安总管怎么搞的?”
“将军,京兆府的还在集结,在军营之中扯皮该谁去,还没出发呢。”
“这长安总管看来是个草包啊,我本来还想将周宁元拿下来给德刚让位的,看来不用了,将那汉中总管升任京兆府尹,让现在这位长安总管去经商吧,我看他做的不错。”
“将军高明,正好杀鸡儆猴,让长安的那些富商豪族拿出东西来劳军。”
两人又是一笑,继续西行,丝毫没觉得这支队伍有何不妥。
而铁牛也不知道刚才在路旁的那几人是谁,虽然看他们气质不凡,尤其是那些家兵,个个都是精悍之人,但是也没在意,也没法在意。
他不知道,如果他能心血来潮,将这几人杀了,可能后面就不会那么麻烦了。
两队人错开,各自行路。
一日之后,铁牛带队来到了潼关,此时刚中午,铁牛停军于前,向潼关守军缴了军令,说明了情况,并表明要拜访潼关守备。
那潼关守备八赤刚当上了守将两天,正是兴趣浓的时候,听说有一位过路客军的千夫长要来拜访自己,自然欣然接待。
以往,他虽是副将,却只是整顿军务,约束蒙兀军卒,这种接待人的事物虽然有几桩,但一直是陪客的,哪里能像如今一样自在。
在守备府,铁牛将身边的士卒留在了守备府外,独身一人,提着一个箱子,进了守备府。
在府中,铁牛也不啰嗦,说了来意,道:“大人,吾等此来,是受人之托,来此想向大人说说情。”
说着,将手里的箱子放在了桌上,震的桌子一颤。
然后在他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打开了箱子,在灯光下,映得金光闪闪。
那八赤抬头一望,就看见满满一箱子明廷出产的一两金币,耀眼欲花。
从没见过这么多金子的八赤一下子被晃晕了,迷糊着问:“你想干嘛?尽管说来。”
“大人,这里人多了点,不方便。”
“对对,不方便,不过你先透个气,我考虑一下。”
“很简单,大人把守这险关重隘,是关中与外交通必不可少的通道,但是商道却把持在长安那群豪族手中,我们最先得到货物的汉中人与将军都只能喝汤,凭什么?”
“你的意思是?”
“不错,我受汉中那些商贾之托,像个将军谈谈合作,我们有资源,将军把守着通道,何必要让长安那群喂不饱的猪占便宜呢?”
“不错,不错,是应该仔细说说。”
“你跟我到书房中去,任何人不得靠近。”吩咐了一声,领着铁牛进了书房。
这书房与其说是书房,不如说是个兵器铺和猎物馆,陈设着各种各样的兵器和猎物皮毛,甚至还有人头骨。
而且,看这痕迹,显然都是新搬进来的,还在收拾。
八赤挥手,将所有人赶了出去,没有座椅,直接坐在地上,问道:“你们想怎么办?”
“大人,我们汉中十三家商铺决定结成一个同盟,直接从汉中接了货物运到洛阳、南京去,不用让那帮长安人吸血了。”
“我们只求将军,在这潼关附近照应,过关、护送都由将军负责,我们每年给将军一百两金子,过年过节的孝敬另算,将军以为如何?”
“我以为啊,哈哈,我以为很妙,不过一百两太少了,我负责你们从长安到洛阳这一路上的安全,代价就是,每家都需要给我一成的利,毕竟,要长期这么干,上上下下我都要打点。”
“你们只有钱,既没门道,又没关系,我给你们包了,你们觉得如何?”
“当然要得,将军这提议太要得了,一成,这次我只带了一百两,很快,我就传信汉中,再送过来三百两金子,让将军去打点。”
“好,好,好,你小子硬是要得,这些生意,你家都有一份?”
“当然,没有好处谁跑啊。”
“将军,还有一件事,请将军开个恩。”
“什么事,你说,在这潼关上上下下,没有我做不到的事。”
“是这样的,我这不带了三千士卒到洛阳去吗?有一些还是来军中镀金的,可是今晚却进不了城,那些大少爷如何受得了,因此,想让将军准许我们去城内军营歇一晚。”
“这,小事,关城狭小,这样,我给你一个令牌,你调三百人进来,住在西边的军营中,其余的,没办法进来了。”
“多谢大人!”
说完,铁牛就退了出去,返回了关口外的军营中。
到了军营,铁牛召集了人手,道:“我走有了手令,可以带三百人进关,足够我们偷城了,大家做好准备,不要带长兵器,带一柄短刀就行了,不着甲。”
“其余的器械,拆了,带一些放火的就行,晚上第一件事,先封闭军营再夺取城门,放我们的人进关,然后再放火,然后直接拿下守备府,接着,就说城中汉军作乱,让关中大乱,给我们时间收拾局面。”
说完,又一一吩咐了诸人的任务,两百人封锁军营出入口,三百人打开关口,打开关口前务必不要惊动城中驻军。
于是,当晚,八赤在守备府特意宴请铁牛,宴席上,铁牛和几个老成的学生刻意劝酒,一行几人喝的醉醉醺醺,到夜半才散去。
刚出守备府,几人马上清醒了,一路气氛凝重,但是一路走来,却没发现关城中有什么人,几人脸色越发轻松起来。
一路到达军营,几百人都已经准备好,虽然无甲,但是也轻快,正好悄无声息地去夺门。
五百人鱼贯而出,两百人先去隔壁军营,将守在营门口的守卫抹掉,然后装成守将,把守了营门口。
其他人没办法,只能隐伏在黑暗中。
接着,铁牛率三百人往关口而去。
一路寂静无声,直到了关口,才有士兵值守,看见铁牛带着数百人前来,那关口的士兵问:“干什么的?漏夜来此要到哪里去?”
铁牛依旧再往前走,只是身后的人在快速分开。
铁牛道:“我奉守备之命,紧急出城,这是令牌。”
说完,举着调兵时八赤给的令牌,这东西铁牛专门没还给他,他也没向铁牛要回去。
“连夜出城,还需要有将军的手令,手令呢?”
“当然有,当然有,您请看!”
铁牛一边走,一边往怀中掏去,装出掏东西的模样,人却加快速度朝那边靠过去。
几丈的距离转瞬即逝,铁牛手里也确实拿出了一个东西,吸引了守门士卒的眼光。
当铁牛越靠越近,那士卒看到铁牛手里不是什么手令,而是一块丝巾的时候,顿时警惕起来,喝道:“停步!”
只是他刚叫出来,铁牛已经奔到他面前,反手抽出短刀,一刀插入胸口,然后紧紧捂住他的嘴巴,让他不能发声。
接着,后面的战士们猛地往关门、城墙、望楼中冲去,不一会,里面陆续惨叫声,搏击声,不一会就停歇了。
然后,关门缓缓打开,城外战士鱼贯而入,甲胄声、兵器声锵然作响,往城中军营、守备府奔去。
这么大的声响自然惊动了关卡中无数人,这之中,只有军卒和少量他们的家人,无数人跑出来查看动静,却被明军喝道:“奉守备大人之令,城中宵禁,任何人无令不得外出,违令者军法处置。”
接着,等他们赶到军营门口时,军营正在对峙,有好几个尸体躺在军营门口,只听守在军营门口的学子叫道:“奉守备大人之命,尔等之中有明军奸细,所有人不得外出,明日白日由守备大人一一甄别,有敢闯关者,杀无赦!”
军营之中的军士都是些低阶将士,见武陵大学的学子杀了几个人,也不敢硬闯这次,看到如此多的军士过来,更不敢造次,只得退回营中。
见这边安定下来,铁牛在这里留下三千人,带着两千人直奔守备府而去。
当铁牛到达守备府的时候,正看见八赤带着亲兵往这边赶,一看铁牛带着这么多士卒,一愣,问道:“铁千户,你带着人干什么?城中怎么这么大动静?”
“八赤大人,你与明军勾结,被大汗看破行藏,大汗让我将你即刻拘捕,押往汴梁让你自辩。”
“你莫不是假扮的大汗使者,这可是死罪,拿出证据来。”
铁牛却不理他,靠近之后,一刀挥下,直斩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