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9bj好看的小說 天命主宰-719章 超脫(完)推薦-ww0kv

天命主宰
小說推薦天命主宰
就在天命同盟的大军,开始与阿萨神系的黑暗军团接触的时候,在光明世界的外域虚空,正有一段对话在进行当中。
“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吗?我亲爱的女儿!”
这是一艘翠绿色的战舰舰桥,拉德文那稍显富态的身影,投影在生命与战争女神伊莎贝拉的面前,她的面容沉冷严肃。
“我听说那家伙的天命同盟,已经完全放弃了世界外部的防御是吗?”
“的确如您所知,相关的信息,我很早就已具文发送给您了,不过母亲您最近似乎在沉睡?”
伊莎贝拉实话实说:“大概半年前,他将绝大部分的军力都集中于黑暗世界的孽海,为此外域的防御部队几乎被抽调一空。如今驻守于外域的部队,只能保障防线的最低需求。这其中还包括了蓝血军团,以及我的生命军团。”
“那么这半年当中,你什么都没做?你旗下的某位军团长告诉我,这半年以来你一直都在兢兢业业,老老实实的给他看家?”
拉德文的眼神有些不悦:“如果是这样,你就太让我失望了伊莎。”
伊莎贝拉先是错愕,然后就不以为然的皱起了眉头:“我不认同您的看法,母亲,我的所有作为只是尽到我的职责。而您所说的那位军团长,他就像是盲人摸象,大概是无法完全了解这边的整体局势的。”
她分毫不让的与自己的母亲对视:“半年来,我一直都在试图查探那位陛下的意图。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劲,天命同盟虽然将他们的军力从外域抽调一空,可他们的敌人至今都没有任何动作,哪怕恐虐之主,他旗下的十一个大军团,目前也都是徘徊在外域边缘,至今都没有继续深入的打算。除此之外,我在天命同盟内部安排的一些暗子,这半年中也与我断绝了联系。”
说到这里她语音一顿:“据我所知,这种情况并不只是我这边。从半年前开始,天命同盟的高层突然之间就变成铁板一块,保持着惊人的团结与纪律。我们再无法从这些人的口中得到任何有关同盟的内政军务方面的情报,当然也包括了那位命运主宰本人的消息。”
“还有这样的事?”
影像中的拉德文有些诧异了,她不由陷入深思:“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就难怪了。就在不久之前,泰拉帝国给我开价,让我们配合几位混沌之主作战。”
伊莎贝拉再次惊讶,可随后她就不以为然的回应道:“母亲!‘安格拉斯’与‘卡班哈’是恐虐旗下最出色的大魔,他们拥有高达十一个大军团,可即便如此,这两位在虚空外域也是坐观了半年之久,一直都不敢深入。还有黑暗孽海,作为被攻击的对象,他们一直隐忍到现在。而如今我的旗下,只有相当于三十个神意军团的力量,我现在又能做什么呢?泰拉帝国的目的,只是为借助我们的手,试探那位命运主宰。可如果是最糟糕的那种情况,这只会把我们推入火坑。”
“你可以为他们让开道路,让恐虐的军队直接进入双子世界。”
拉德文看出了自己女儿的反感情绪:“泰拉帝国的开价很高,无论这次任务的成败,他们都会接纳我为泰拉帝国的领主,给与侯爵地位。除此之外,他们承诺帮助你晋阶神上神。伊莎,你的情况,可比那二十位帝国皇子好多了,他们掌握着一个大千世界,虽然小了些,可也足以让你晋升神上神。”
伊莎贝拉的呼吸,顿时就急骤了起来,她的面皮发红,一身神力鼓胀澎湃,难以遏制。
可随后不久,理智就重新回归到她的神念当中。
“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母亲。”
伊莎贝拉深深一个呼吸,勉强克制住了贪念:“我知道泰拉帝国的开价一定很高,可现在真不是时候。我认为还可以再等一等,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真相大白——”
可随着她的话,影像中的拉德文却越来越显不悦。
作为一位神上神,拉德文通常不会有这样明显的情绪表露。可如果出现了,就表明了这位有着强烈的干涉倾向,甚至是有着不耐的情绪。
而就在伊莎贝拉想着该如何化解这场危机的时候,她的神色微动:“母亲!请再等两天如何天命同盟与孽海双方的军队,已经开始接触了,我想我们很快就能知道究竟。”
她微一抬手,就将一副画面,展现在她们两人的眼前。
拉德文眼中积郁的怒意,却更加明显:“伊莎贝拉,泰拉帝国的人之所以会找我们,会开出重酬,不就是因为他们还不知道那位命运主宰的根底?就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战争即将开始,你——”
拉德文的语声却在此处骤然一滞,再没有了后文。
这是因影像中正在发生的一幕,吸引了她几乎所有的注意力。
※※※※
“还真把这诸神之敌完成了?”
李墨尘看着那‘混沌’卡俄斯,也感觉到他旗下诸神对这件‘对神兵器’的恐慌情绪。
而此时飞凌于卡俄斯上空,宙斯那充满了复仇欲望与得意的嘴脸,也很让人厌烦。
“正常的战斗,我的部下都可以接受。可你们的这个玩具,却有些犯规了,还有,我看得出来,他现在非常痛苦,是痛不欲生的那种痛苦,只是被强加于他的愉悦与欲望压制着无法表达。所以——”
李墨尘一声叹息,然后抬起了手:“感谢我的仁慈吧,在这里,我赐予你死亡!”
几乎没有任何征兆,‘混沌’卡俄斯的气息就已完全的,彻底的消亡。
这一幕,让原本喧嚣的战场顿时恢复死寂。所有人都在看着这尊突兀倒下的巨人,脸色错愕都不敢置信。
“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就死去了?是转化的方式出问题了吗?还是本身有着缺陷?”
“这不对劲!”
“奇怪,我刚才没感觉在这家伙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而就在阿萨神族,都在惊慌议论的时候。光辉之主站立在方舟号的前方,一身光辉灿烂的神力与气机,显得无比的压抑与沉寂。
“这是,创造级?”
以天使形象立足于荷鲁斯身侧的撒旦,一时间惊疑不定:“我刚才没看错吧?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不是创造,可一样很可怕,那无疑是命运与时序的力量。”
伊西丝半闭着眼发出一声叹息:“半年前他亲口对我们说,那是魔法的极致。看着吧,诸神的棋局,可能已被他终结。”
在他们的对面,宙斯的脸却是苍白如纸。作为‘混沌’卡俄斯的操控人,他更清晰的体会到那位命运主宰的力量。
就在那一瞬,命运决定了卡俄斯的生命走向终结,于是一切不可思议的巧合在卡俄斯的体内发生,一直到卡俄斯的元神与体内的能量循环都坏死崩溃。
“你没有感应错,那确实是创造级的权柄与力量,就层次来说,还要超出守护在你奥林匹斯神山的那杆神器之上。”
这是色孽,祂妖娆的身影显现在宙斯的身侧:“毫无疑问,这家伙已经是神上神的位格。不过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他那‘创造’的极限。”
宙斯却知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他而言都非常糟糕。
那位已经有了在主物质界镇压混沌四神的力量,并可在这个世界与他们正面对抗。
而如今色孽在意的,只是这对抗的力量的大与小而已。
那位杀死卡俄斯的手法,已经敲响了他与奥林匹斯神系的丧钟。
“去准备吧!宙斯,把你们的军队都带到这里,决战已经到来了。如果不想失败,你们就只能在这里阻止他。”
色孽语含着冷意,还有着不容拒绝的威严:“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也同样是你的唯一,除非,宙斯你想现在就接受失败与死亡!”
——即便她在这场棋局中失败,她也有无数的办法让宙斯这样的人物承受背叛的代价。
“这也是我与帝国的意志!”
这是‘帝皇之子’福格瑞姆,他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附近:“我的朋友,你们从帝国取得了许多,而现在,是你们该付出的时候了。”
而这一刻,在安托利亚大陆安闲垂钓的中年男子,却一阵发愣。他看了眼前的海面良久,然后就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这个家伙,他是要让我脸面无存啊。”
他已再无法安坐,在不到一秒之后,这位混沌之主就直接丢下了这里的一切,踏入到了一片虚无当中。
※※※※
而此时在李墨尘的御前,所有参战的十九位神王,也都以无比恭谨的姿态肃立着。
他们的君王展现出来的力量,让此地的所有人都再次生出了敬畏之心。
半年前的李墨尘,只是让他们感觉惊悸无力,莫测高深,那无比强大却又让他们无法理解的真理之韵,让他们本能的震颤畏惧。
而现在,这位的力量终于浮现出冰山一角。
“传令诸军,按照预定步骤继续!”
随着李墨尘一声令下,原本暂住攻势的大军,就再一次全线进击。
一场大战爆发在即,可随着各部即将接触的时候,那些阿萨神系控制下的黑暗生物,又再一次退入到孽海的深层。
“陛下?请问是否需要追击”
战略之神加西亚·费伦用含着询问的目光看着李墨尘,他本人认为现在的局面更适合稳扎稳打。
深入孽海之中与那些黑暗生物作战,这绝对是一个无比愚蠢的主意。
可之前发生的一切,以及命运主宰展现出的不信任。让他暂时失去了自信,也更敬畏于主君的权威。
“不用!”
李墨尘摇着头:“加西亚殿下,按照你们的想法做就可以,我可不希望我手中的盾剑畏首畏尾。”
加西亚的神色当即一松:“谨遵圣命!”
接下来二十几天,整个天命同盟的盟军依然是遵照雅典娜制定的‘失落海’计划,一步步的往前推进。每次前进,绝不超过一公里,且在驻营之后,始终都一丝不苟地修建防御工事与营地。
而到了这个时候,这规模庞大的孽海,已经被这数以亿计的大军,数万神明压缩到只有薄薄的一层。
阿萨神系与那些神孽,还有他们的军团,已经藏无可藏。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对面的力量又有了增长,宙斯麾下的奥林匹斯诸神与八千五百个神选战士团,几乎全员至此。
甚至还有众多来自于外域,隶属于恐虐旗下的军队——根据情报,这几年当中的确有许多的恐虐之子,偷渡潜伏到双子世界。
而如今一场史诗级的大战,又再一次迫在眉睫。
不过在双方开战之初,李墨尘就先收到了一个好消息。鉴于理念不合,地母神瑞亚已经提前离开了这个世界,灶神赫斯提亚则带领着不少奥林匹斯神明,叛归到了李墨尘的旗下。
“所有人都有一个底线,而宙斯与盖娅的做法,是我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赫斯提亚叹息着跪于李墨尘的御前:“请殿下务必给予我这些后辈一个容身之地。为此我赫斯提亚,愿意为您作战。”
李墨尘对这位的投靠,还是很高兴的。
即便在他旗下诸多神格二十当中,赫斯提亚无论是天赋,力量还是底蕴,都是最拔尖的。
她超过了雅典娜,也不是普罗米修斯可以比拟的。只有洛基,可以与她相较。
这是未来可以与海格力斯一样,能够独当一面的存在。
不过在眼下的战争当中,赫斯提亚与她带来的众多泰坦巨人,其实起不到多少作用。
所以在安抚完这位灶女神之后。李墨尘就继续注目着孽海的深层。
“就兵力来说已经比我们多了,居然还要仰仗地势,这不公平。”
抚剑侍立在侧的侍童波洛斯,顿时满含错愕的看着自己的主君:“陛下?您的意思是?”
“看来我们得让战局恢复公平。”
李墨尘一个抬手,于是一个霎那间,对面孽海内整整七头无比强大的,神格二十的神孽,躯体都爆为血粉。
——相较于宙斯等人,这些没有太多自我意志,也不知道该如何抵抗命运的存在,更容易对付得多。
可于此同时,他也感知到了极大的抗力干扰。
且不止是一股,那是六股不同来源,不同性质的力量,他们结合在一起,试图挽救这几头神孽的命运。
“这是忍耐不住了吗?”
李墨尘冷笑道,他看出这是混沌四神在放大他麾下将士的恐惧,欲望,斗志等等情绪,在撼动着他们的战斗意志。
除此之外,原本像是机械一样整齐向前的阵线,也像是被塞入了沙子,变得不那么顺畅起来。
这正是混沌邪神们的力量体现,有人害怕,有人则战意十足,原本齐整的阵线自然会出现脱节。
除此之外,李墨尘也感应到了最后出现的一位混沌邪神——奸奇的力量。
此时他与部属从神的契约,大面积的瓦解。自由的力量,让所有强制性的束缚力量再无法奏效。
这位也在动摇着天命同盟所有神明的意志,让他们怨恨,不满,松懈,怠慢甚至是背离。邪恶的呓语,出现在几乎所有人的耳中。
甚至连李墨尘本人都没有漏过,那位混沌之主试图让他怀疑自己所有的部属,亲朋。怀疑他们背叛,不忠。
换在几年之前,李墨尘一定会束手无策,只能坐观他的神系,在奸奇的力量的作用下支离破碎。
可如今,李墨尘保证神系团结稳定的手段,已经不只是靠契约。
“预计我方神格十以上,做出实质性的背叛行为的,不会超出六位。”
雅典娜用她那充满着智慧光泽的眼睛扫荡全场。然后敬佩万分的朝着李墨尘一礼:“这都是因陛下的品格,智慧与仁德。”
“不只是因仁德吧?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这只会让人嘲笑。”
可李墨尘也认可雅典娜的说法,如果不是他表现出来的品性与气魄,取得了诸神的认可,那么光只是拥有力量也是不够的。
毕竟这世上还是有许多人,是无法用死亡去威胁去折服的。
他的目光,继续看着远方。那阿萨与奥林匹斯的军队,仿如坚城一样固守在孽海当中。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响起一声清晰的枪响声,传入诸人的耳中。
雅典娜听出这是李墨尘的狙击枪‘神意’,这应该是李墨尘的副体出手,只是她暂时还是不知这位的目标何在。
直到一瞬之后,雅典娜才发现场中弥漫的六股恢弘伟力,已经有一股消失无踪。
“这是纳垢?”
“是他,混沌的存在,对我的将士也很不公平。”
李墨尘似笑非笑道:“幸运的是,这位的力量,算是所有混沌邪神当中恢复的最慢的。”
这得归功于天命同盟政府对公共卫生的持续投入,也是因几年前防疫后的成果。
纳垢的力量来源,说到底都是基于人们对死亡,对病痛的恐惧,对生命的眷恋。
可数年前的那场瘟疫,却让人们对这位的敬畏,降低到了底点。
虽然那时候疫病爆发扩散的很快,最初死亡率也很惊人。可同盟政府的应对措施,却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信任,他们也确实在短短的半年内就平息了疫情。
这几年政府着重于医疗系统与公共卫生建设的举措,也给予了民众更多的信心。
他们现在有了更多的医院,更好的医疗设备,也有了更多的人力。
防护衣也开始大规模的普及与储备,这不但让医护人员后顾无忧,也让人们对未来可能会发生的流行传染病失去敬畏。
还有来自于外域的医疗与生物技术,对他们也帮助良多。在众多医疗专家与生物学家的努力下,这些技术中的一部分已经得到转化,进入到了实用阶段。如今人类的许多绝症都已得到了解决,甚至整个人类群体的整体寿命,也将得到大幅度的增长。
按照几位医疗领域的神明的预测,阿美利加的公民寿命,至少可以增加三分之一。
此外媒体的封锁,也最大程度的抹去了混沌四神的存在。
“不止如此!”雅典娜在存神感应着:“我感觉陛下您的‘神意’枪,它显然更强大了。”
李墨尘微微一笑,不予置评。
这几年当中,他一共培育了九股‘源质’,到如今一共有三股进入成熟阶段,其中之一就被他融入到‘神意’枪内。
那是名为‘空间’的源质,是九股‘源质’中最具价值的其中之一。虽然量方面只达到伪真理,却还是将神意枪的杀伤力提升到了极度夸张的层次。
“接下来,是恐虐与色孽。”
李墨尘又一个响指打出,然后那两军阵前,无数的黑暗生物无声无息的倒下,毫无预兆的就进入死亡。最开始只是李墨尘座舰对面的一部分黑暗生物,可随后就波及到整个黑暗孽海的敌对大军中,甚至连一些泰坦巨人,都不幸的倒在了两军阵前。
那就仿佛是狂风吹过,压倒大片麦草的景象。成千上万的黑暗生物与战士,成片成片的死亡。
而这一幕,也再次震撼了整个战场。
安琪拉搞不清楚这其中的逻辑,说是要解决恐虐与色孽,为何却对这些黑暗生物下手?
可她却惊悸于李墨尘的伟力:“这就是创造级的命运?阿墨你这是准备将对面的军队全都杀死?”
不怪她生出这样的想法,李墨尘此刻展露出的气势让人相信他是能够办得到的。
三分钟之内,对面已经有将近1%的军队死亡,而李墨尘的神力却还是充沛如虚空大海。
“我想陛下他没有这样的打算,对于一位神明而言,杀戮过重不是什么好事,这也是我们这些人存在的价值。不过恐虐与色孽就藏在他们当中,如果这两位不肯现身,陛下他不会收手的。”
雅典娜解释着究竟:“创造级的命运,的确是非常可怕。但要达到如此可怖的效果,必须有一个支点,命运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让人死亡。陛下选择的,是纳垢遗留下来的病毒。”
“病毒?”安琪拉的神色不解:“你是指对面的这些黑暗生物也身具病毒?”
雅典娜点了点头:“纳垢的病毒,不但可以将人置于死地,还可以强化所有生物的身体素质。之前祂是想这么做的,可如今却成为陛下使用命运力量的支点。这些病毒,只需要走向命运注定的小小变异,就可以决定一个生命的死亡——”
安琪拉已经明白了:“所以,阿墨才第一个向纳垢下手对吗?”
她想纳垢如果还在,她的丈夫想必是没法造成如此庞大震撼的杀伤的。
“只是更省力一点,即便没有纳垢的病毒,我也有其它的办法,不过力量的消耗会稍微有点多——”
李墨尘话说到一半,就突然将‘冈格尼尔圣枪’抓在了手里。
而下一瞬,远处的孽海当中,就传出了‘轰’的一声炸响。那孽海深处一团巨大的血色雾气,在众人的眼前寂灭消散。
——是恐虐!
雅典娜第一时间就辨认出,那是恐虐在战场上凝聚的分身化体。
形势就正如她的君王所料,以恐虐的勇猛与高傲,不可能忍受命运之主这样的蔑视与挑衅。可这却正落入她的君王的下怀。
这次之后,恐虐势必会被削弱。祂在这个世界的存在,不会就此消亡。且只要战争还存在,恐虐就会持续壮大。
可就这场孽海战争而论,恐虐已经无力干涉了。
而失去恐虐的牵制之后,那些黑暗生物与恐虐战士们死亡的速度,又增加了至少一倍!
“祂的耐心很不好,其实可以再等一阵儿的。帝皇正在尝试降临,奸奇也正在想办法。等到那个时候,他们说不定能够联手将我击败。”
李墨尘重新收回了‘冈格尼尔圣枪’,放在手心中把玩。而只要是熟悉这杆圣枪的人,都会发现它的外观,已经发生了变化。
那原本金黄色的枪身,赫然多出了一些细碎的纹路。不过这非但不影响美观,反而使长枪多出了一股别样的美感。
安琪拉心神一悸,她心神最初为‘帝皇’这个单词震动,之后却因‘联手’一词失神。
她听出自己丈夫语中,那无与伦比的自信,那就仿佛是在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雅典娜的眼中则闪现着异泽:“这是分裂与毁灭?”
雅典娜知道这是因李墨尘已经将‘分裂’与‘毁灭’的源质,融入到了这把‘永恒圣枪’内。
‘分裂’是一种很强大的神权,它的作用有很多,制造‘核裂变’的能力就是其中之一。此外,这个世界任何的物质都能分裂。
混沌卡俄斯拥有着‘裂隙’这种‘分裂’的下级神权,却已经是光明世界攻击力最强大的几位神王之一。
至于‘毁灭’,就更不用说。
而拥有‘分裂’与‘毁灭’的‘冈格尼尔圣枪’,也是毫无疑义的真理级神器。
“还没有完全融入,不过用来应付今天这场战斗,已经足够了。”
李墨尘心内其实在惋惜,那九团‘源质’中最珍贵的,是他用了最大心力去培育的‘时序’源质。
可惜,这团源质的量不足,还没有到极限。否则的话,今天他的‘时王权杖’可以绽放无限光辉。
然后他就看见对面的孽海深处,有一团黑雾正从那些黑暗生物与士兵身上脱离。它们没有凝聚在一起,只是在天空中现出一个妖娆的幻影。
这位深深看了李墨尘的方向一眼,然后在后者投出‘冈格尼尔圣枪’之前,祂就已破空离去,消失在李墨尘的眼前。
李墨尘则一声哂笑,对于这位逃离的混沌之主不予理会。
而雅典娜对此情此景,也毫不觉意外,她知道色孽迟早会被逼走。
之前的两位混沌之主。确实混迹依附于那些黑暗生物与士兵身上,不过祂们的力量并不似纳垢那样具有广泛性。
毕竟情绪欲望这东西,是只有达到一定浓度之后才能起到效果。
这两位将意志依附于数亿黑暗生物与士兵身上,可如今这些被依附者,已经被命运主宰针对性的杀死了一半。
接下来色孽只有三种应对之法,一个是转移依附对象,可这种方法的可行性不大,命运主宰已经展露出他的洞察能力;一个就是学恐虐之主那样显形,与李墨尘正面对抗,可这毫无疑问也是愚蠢的。
所以剩下的可行之策,就只有从战场逃离——这也符合色孽的性格。
“现在逃走,也就是晚那么几年被驱逐,这有什么必要?您认为呢,奸奇陛下?”
李墨尘向御前空无一人处询问道,而下一瞬,一位中年渔夫也随后显现,这位神色很是复杂。
“盘古神系有一句话,叫做明之不可为而为之,色孽的韧性一向比我强大。像我,聪明过头了,就很容易因过于清楚的认清现实而失去斗志。比如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你,色孽是对的,我低估了你的成长速度。”
“的确,现在已经没人能阻止我了!”
李墨尘已经从座位上起身,而他的语中,则是真心实意的含着感激之情:“我这里倒是要感谢你对我的扶持,如果不是你,我达不到如今这个地步。”
他对奸奇还是有着一点忌惮的,知道这位在光明世界积累的力量远超那三位混沌之主。
不过就眼下的局面而论,奸奇的确无力阻拦他获得最后的胜利。
这位甚至连干扰的能力都没有——只要这位敢于将祂的绝大部分力量降临到李墨尘面前。
那么迎接这位的,就是不可阻挡的‘冈格尼尔圣枪’。
“那是我自作聪明的愚蠢计策。”
奸奇一声哂笑,然后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李墨尘周身笼罩的神力光辉,还有这艘战舰后方处的‘命运之乡’魔法塔。
“有人误导了我,让我失去了准确的判断,你该去感激他。”
“我会的!”
此时的李墨尘,已经离开了他的御座与战舰,来到了黑暗孽海的最深层。
这里有数头神格二十的神孽在朝他张牙舞爪,那两位上纪元的存在,也正在向他释放着无量威压。
李墨尘却毫不在意,如果孽海还是之前的孽海,他可能会顾忌几分。可现在,孽海的力量已经被他削弱的不足十分之一。
两个还没有完全恢复力量的丧家之犬,还没有资格阻拦他。
倒是雷神托尔,他手持着一双雷神之锤,正以无畏的眼神,站立在他面前。
李墨尘不由发出了一声慨叹:“我佩服你的勇气,却痛恨你为光明世界带来的灾难!”
轰!
一杆萦绕着神圣气息的长枪,直接洞穿了雷神托尔的胸腹。后者眼神错愕,不甘,也不解。
在刚才他的心神出现刹那的恍惚,然后就被这杆他父亲遗留的圣枪洞穿躯体。
而就在托尔的脑海内,还未来得及腾起更多思绪的时候,他的躯体就已经崩裂溃散。
之后李墨尘探手一招,将从托尔体内飞出的‘德罗普尼尔金环’拿在手中。
他对此物眼红已久,入手之后就可让他的任何神权,任何器物,都一分为二。
虽然使用它的前提是有足够的神力,可李墨尘从来都不缺这些。他甚至想要试试看,能否复制‘神霄灵运紫金塔’——这大概率不会成功,可用在‘冈格尼尔圣枪’与‘时王权杖’上,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在这之后,李墨尘就看着孽海最核心处出现了一个点——那是一本书,即便在孽海深层,也依然溢散着五光十色光辉的书。
他的眼中,顿时闪现着贪婪而又惊叹的光泽:“你们不惜代价在争夺的,就是这东西?”
“难道不该争夺吗?”跟随过来的奸奇失笑道:“上纪元的永恒之书,是真正的永恒。不知何人记叙,记录了七个大世界的初生与毁灭,也可能记录了生存到下一纪元,甚至超脱之法。”
他指了指孽海中已经悄无声息的两处所在:“虽然祂们现在的状态很可怜,可无疑就是两个成例。祂们只是运气不好,刚好撞上了色孽。”
“你说得对!这的确是可以让所有创道者疯狂的魁宝。”
李墨尘已经向着‘永恒之书’伸出手,可随后他就神色一动,感应到了一道气机的接近。
当他回归头,就见那位‘帝皇之子’福格瑞姆正面色沉冷的踏空而至。
李墨尘知道这并非是真正的福格瑞姆,而是借他躯体降临的‘帝皇’。他微微一笑,手中的‘冈格尼尔圣枪’就一分为二,而这位命运主宰的眼中,也闪耀着炽红的光泽。
(完)
PS:终于完结了!谢谢大家一个月的陪伴。
这里先感谢书友粉丝们的支持,然后发一个新书的通告。下本书开荒会回归仙侠,大概一个月后发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