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fwb精华都市小說 諜海王牌 線上看-第一二零三章 改主意熱推-a05wk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范克勤兄弟两个人,正在这瞎白呼呢。办公桌蜂鸣器中突然传来了孔欣然的声音,道:“处座,有电话找您和范长官,是一位姓金的女士。她问范长官是否在您这里。”
钱金勋看了眼,起身边走边道:“是金曼玉吧。”说着,按下了蜂鸣器,道:“接进来吧。”
范克勤也到了办公桌旁边,道:“应该是上次你说的那个事情,有结果了。”
电话被接进来之后,范克勤伸手抄起听筒,道:“喂?”
“老板,是我。”果然,金曼玉的声音传了出来,道:“小京和子阳他们已经回来了,您能到我这里来一趟吗?”
“好。”范克勤道:“你等着,我一会就到。”
放下了电话,范克勤说道:“行了,不跟你瞎扯了。走了。”
“嗯。”钱金勋道:“那老赵回来我找你啊。”
“好。”答应一声,范克勤走出了钱金勋的办公室,直接下楼,开上自己的车子,往花语巷子而去。二十分钟不到,车子停在了后街。下车从后楼梯直接上去,进到了里面。
一进屋就看见,金曼玉、盛京、董子阳、满山峰、还有米志坚全都在呢。范克勤压了压手,让他们不用起身,自己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道:“怎么样,弄清楚了吗?”
盛京道:“我这面没碰见有人跟着。”
满山峰道:“我这面瞧见了,确实有人跟着咱们,从入川开始后就一直在远处吊着,我找了个机会,在补充给养的时候下船,然后反而跟在了对方的后头。发现对方到了重庆后,也是往下卸了一批货,也是罐头产品,不过……有两个小子,一直跟着咱们运货的车子,到了仓库后才离开,不过却没有回码头,而是去了仓库大街,最终进入了那里的青松货运。”
董子阳道:“青松货运,是柴天的买卖。”
金曼玉道:“柴天?这名字有点耳熟啊。查清楚了吗?还有别的情况吗?”
“我感觉查的差不多了。”董子阳,道:“柴天原先在上海是个小字辈,但是脑瓜子挺聪明,经常出个主意什么的,后来当了下面一个堂口的师爷。跟着的大哥叫李大。李大的堂口又是霍文强的文强会的。前一个阶段,霍文强学着杜月笙去了香港,有不少手下留在上海给他看着没法转移的摊子,还有的人散了自立了门户,倒是这个柴天,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有弄明白,除非我去上海一趟,但我更偏向于,他到了这里,自立门户。”
说到这里,董子阳顿了顿,又道:“各位想想,在上海,那个地方帮派,很讲究辈分的,他一个小字辈,想要出头很难的。但是在这里不一样,他基本是独立的,而且是带着兄弟来闯荡的,还有一定的资本,他自己就能说的算。”
范克勤道:“嗯,跟大卫接触的人查明白了吗?”
“明白了。”董子阳笑道:“柴天原先在帮派里是师爷,但是他现在也有自己的师爷。叫李贵福。他们现在专门帮人运货什么的,生意做的其实也不小,而且他们也有自己的商用电台,就是不知道,柴天到底是不是和香港的霍文强有联系了,所以我才不能肯定,这究竟是不是霍文强授意的。”
范克勤道:“嗯,那就先别着急,反正看现在这个情况,柴天这家伙倒是挺小心,跟着我们的运货线路,说明他对我们根本不了解。所以更加不敢冒然的动手,等我在香港的人,传回消息咱们再决定怎么做。”
金曼玉道:“尊哥,要是柴天真是霍文强指派跟咱们接触的呢?”
“先礼后兵吧。”范克勤道:“我让香港的人告诫他一番,如果还是不改,那就让他消失。而要是柴天自己的注意……那就让龙帮的人,卡死他们。然后视情况让柴天消失,最后再让龙帮出面把柴天的人收编。”
定下了计议,那就要付诸行动,也就第二天,香港那面传来了消息,霍文强最近很闲,根本也不动。另外,香港的人查了监听的电波记录,发现在柴天的人接触大卫的那一段时间之内,根本就没有发过任何的电报。范克勤明白了,一切都是柴天自己的想法。
不过现在范克勤倒是有点纳闷了,这个柴天现在保持不动,这是稍微接触了一下,就撤了?还是想弄清楚公司的货运渠道,然后在自己也学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到没有必要非得弄死对方,毕竟现在所有的货,绝大多数都是公司在美国开的各个工厂提供的,对方就是想参合进来都没办法。
还有一点就是,自己虽然有抉择公司“敌人”生死的大权,可是却不能滥用。如果滥用一定也对自己不好。他原本想的是,对方既然已经用了跟踪的办法,那么很可能会有进一步行动,自己是有必要将危险扼杀在摇篮里的。
可现在看,对方似乎除了这些没有任何其他的意图。所以范克勤现在有点犹豫,抄起电话给金曼玉打了过去,等接通后,说道:“曼玉,查柴天可以继续,但是命令更改,不要直接执行。等我消息。”
挂断了电话后,范克勤直接来到了楼上,通过廖望坤进入了局长办公室里面。
坐在了孙国鑫的对面后,范克勤将自己之前的想法,和现在调查过后的想法详细的跟对方说了说。
孙国鑫听罢反而笑了,道:“克勤,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吗?就是你的自我控制能力。”
说着话,孙国鑫递给范克勤一支雪茄,自己也点燃了一支,道:“人都会犯错,但只要不犯致命的错误就可以。另外,你也没犯错,你只是基于当时的情况,做出了应对最坏局面的准备罢了。换了我,我也会如此。还有,你有着这方面超凡的能力,但却知道这是终极手段,不能滥用。这一点我实在是太欣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