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h3o优美都市异能 臨高啓明 愛下-第二百六十八節 聽證會(六)分享-id7h1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
在这种状态下,马甲多次提出要在元老中私下里“做做工作”,改善下政保局的局面,但是赵曼熊对此并不热衷。坚持完全“照章办事”。他一度还觉得这赵局子不是脑子有些迂腐,没想到他这全是他的自保之策!
赵慢熊不紧不慢的解说者幻灯片上被否决的各种计划、预算和方案。从头到尾他没有说“因为没有钱或者钱很少所以我们办不到”这样的话,只是说明由于相关的预算和方案都被元老院否决了,所以政保局“严格遵循元老院的意愿,绝不开展和扩大相关的工作和业务”。
“同志们,我向大家介绍这些情况并不是打算推卸责任。我们的责任自然是无可推卸的。具体到我局到底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这完全由元老院来决定。毕竟元老院是我们的最高权力机构。我对问讯的全部回答就在这里了。如果大家还有什么问题的话,请继续提问。”
接下来,陆陆续续又有人提问,但是已经翻来覆去提不出什么新花样。但凡涉及具体的政保工作,赵曼熊一概以“某项工作在某年某月某日提出过方案和计划,档案号XXX,在某年某月某日的相关会议上遭否决,故而政保局严格遵从元老院之决议,不开展不扩大相关工作”作为回答。‘
这样的回答往往令提问者无话可说,连方案都没有批准的事情自然不能指望政保局去执行。否则这就成了“藐视元老院的权威”和“不尊重元老的权力”。
“既然如此,元老院何必再设置政保局这样一个部门呢?完全没有必要!”终于有人说了出来。
“关于政保机构有无存在的必要,”赵曼熊平静的说道,“我个人的看法是,政保局的工作是完全必须的,是我们存在的安全基础之一。我们目前对政保工作的重视程度不够,投入也太少。但是,一个机构是否应该存在,完全取决于元老院的意志。无论结果如何,我本人和同仁都会无条件的接受元老院的决定。但是我们的态度不会改变。”
质询到了这里,也算是图穷匕见了。马甲有些担心,不过他多少理解赵曼熊的做法,元老院内部对政保局的攻击愈来愈多,靠滑头是混过不去的,如果此刻不逼迫元老院内部进行站队表态,大多数中间派元老就会被少数人的激进舆论裹挟过去。那么政保局的结局就没什么悬念可言了。
会场的情绪有些沸腾,看得出不少人很想上来狠揍赵曼熊,不少人在咒骂,但是能开口质询的一个都没有。
“如果大家没什么新得质询的话,本次听证会到此结束。会后相关材料在元老院范围内进行散发。具体决议将在召开元老院大会之后做出。”
会议散场之后,马甲约赵曼熊在政保局会议室会面,讨论下一步的行动。
“……你这算是把脸皮给彻底撕破了。”马甲说。
“这张纸迟早是要捅破的,早捅破更好。”赵曼熊说,“对我们部门的攻击已经完全系统化,甚至有转化为元老院内部的‘正确’的趋势。如果我们现在不把这种趋势打断,以后那些支持我们的元老以后也不敢再发声了。”
“不过,现在看来我们的情况不妙呀……”
“形势的确不如人意。”赵曼熊点头,“实话说,我也没料到这几年他们会对我们部门的诋毁攻击发展到这样的程度,甚至影响到了不少部门主官的看法和态度。这是我的失策――我原本希望用低调的行事可以避免这样的攻击。”
马甲觉得眼前的这个胖子有些陌生,因为他很少能听到对方如此坦诚明白。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呢?我看你出门那会大家很有把你揍一顿的意思。”
赵曼熊笑了:“但是他们不敢,对吧。因为他们不知道揍了我会有什么后果。”
“怕你的黑材料。”
“我哪里来得黑材料,”赵曼熊举起双手,无奈的摇摇头,“闹临高事件之后的调查,调查小组不是看过我们局的档案了吗?结论可是什么都没有。”
“他们不信。”马甲开玩笑的说道,“实话说,我也不信。”
“你看,问题的结症就在这里。大家都认为我们拥有一些黑材料。无论调查结果怎么样,他们都不信。”
“好吧,你说说看要如何取得元老们的信任呢?”马甲说。
“既然他们不信,我们无论做什么他们都不会信。哪怕我开放全部档案也没有用。因为他们会认为我还有秘密档案库。”赵曼熊微微一笑,说道,“所以既然这样,不如让他们产生另一种幻觉:政保局一完蛋,这些子虚乌有的黑材料就会全面流散出来……”
“好吧,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这些材料。”
“当然是没有,我又不是傻子。”赵曼熊把手搭在肚皮上,“元老院是个怪胎政体,不能简单的以人类历史上的各种政体去套。元老们忌惮的所谓黑材料真有什么意义吗?在我看来,这真是一桩咄咄怪事。除非某人阴谋要杀死另一个元老或者准备叛卖元老院给大明后金或者某些外国人。否则类似XX了女办事员;和某个归化民的女儿有了X关系之后给他升职;给生活秘书的老爹搞特许经营许可?诸如此类对统治者算得了什么呢?”他停歇了片刻说道,“但是元老们,只要他不是智力有问题,未来在帝国的最高级别官员名录上上都能占据一个显赫位置――就算是独孤这样被定了性的人当个总督也是没问题的。除了马千瞩这类意图把持最高级职务元老之外,任何黑材料对元老都没有意义。”
“你可以说他们是‘没有统治者的觉悟’――这点我是完全赞同的。我们的不少元老都有被迫害妄想。不过我觉得这倒是件好事,至少他们还能保持着过去小市民的道德观,维持着元老院的道德水准。不会太过于肆无忌惮。”马甲说道。
“这些且抛去不谈。既然他们如此忌惮。现在看来也只好让他们继续忌惮下去。”赵曼熊无奈道。
马甲没有问他“准备怎么做”,这种事他并不想知道。临走前他又问了一句:“你真得没搞元老的材料?”
“真得没有。”赵曼熊说,“向XXX保证。”
送走了马甲,赵曼熊在自己的办公桌后思索了许久。别看他在面对马甲的时候谈笑风生,从容镇定,心里却很清楚,这次的风暴比自己估计的要严重的多。
到目前为止,政保局对待非议都是“公开”的态度,以此来设法抵消大家的怀疑和敌视。但是现在看来这种方法效果不大,只是没有让政敌抓到把柄而已。而对头们,完全是抱着不把政保局整死不算完的决心。这样下去,迟早会被他们抓住把柄。而且自己采用的这种消极应对模式对工作和局内的士气影响都很大。
在高层和行政部门的领导里,对政保局的看法依然是比较正面的。但是元老院是一人一票,仅仅靠高层的支持还远远不够。
他通过调查知道,普通元老实际上对政保所知甚少,平时也很少关心,只要遏制住几个主要喷子的不断煽动,就能把势头压制下去。
他思索片刻,拨了内线电话,把侦察处处长周伯韬、技术处处长乌佛和行动处处长尤国团召集到了办公室里。
这三个处长都是政保局内的核心部门,关键是,他们和午木一样,都是政保局建立时就在的“老战友”,铁杆的中坚分子。
“好了,同志们,”赵曼熊说,“我想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说着他简单的把听证会的情况介绍了下。
“这tmd就是乱搞……”尤国团几乎要拍案而起。
“不要激动,尤处长。”赵曼熊说,“眼前的危机,我们靠着前面的‘无为’加‘甩锅’的伎俩给混过去了。但是接下来恐怕会有更大的危机。想靠着低调和公开来扭转某些人对我们的敌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我们如果继续装孙子下去呢?迟早也会因为‘无用’而被废黜掉。高层虽然对我们的看法很正面,但是请问一个不能充分发挥作用的部门留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大家都表示同意。
“一直以来,都有呼声要求把警务和我们合并,冉总监那里,也早有算盘。总务九课和十课我们都清楚,那就是警政部门的特务机构。我们的危机不小啊。”
“我们是不是和马千瞩去商量下?”
“马千瞩也好,文德嗣也好,他们对我们都不会明确的表示支持。”赵曼熊说,“他们首先要保证自己‘不犯错’。至于其他高层人物,除了马甲之外,我们只能指望他们的善意,不可能获取他们的明确支持。”
“赵局,您就说吧,具体准备怎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