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ctx精华小說 地上道國-0427 老夫一點都不猛-mf2mf

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回程就没那么急迫了。
三人策马行的大路。
或许是行踪暴露的原因,时不时有探马斥候前来拜见董扶。
庾献在旁也不避讳,陆续听了些琐碎的军务。
陈超率领的阆中叛军果然在抵达江州之前登岸。
随后他们一路西逃,试图向犍为郡逃窜。
鹤鸣道宫的道人张修,亲自前往巴郡,晓瑜各夷族。
素来桀骜不驯的罗、朴、督、鄂、度、夕、龚等七姓夷王,一日之间,举旗响应。
随后张修以朴胡为副将,杜濩、袁约为先锋,沿途伏击陈超。
夷兵勇猛善战,打的阆中叛贼溃不成军。
除了陈超仗着有鹞鹰相助,狼狈逃走,其他的士兵都被杀死在荒野中,成为了野兽的食物。
随后张修将兵马直接屯扎在了犍为郡的边界,招诱蛮族,训练士兵。
刘焉大悦,任命张修为别部司马。
如果是以往的话,这个消息绝对会让董扶松一口气。
张修这支奇兵,既能对犍为郡形成压力,还能把蛮民的有生力量抽掉出来,减少了益州极大的不安稳因素。
整体来说,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
可是如今董扶却不这么想了。
鹤鸣道宫和十地鬼王对益州军的扶持,都离不开一个重要的人物。
那就是深爱着刘焉的鬼姬巫颜!
可刘焉命数已经不长,一旦刘焉身死之后呢?
董扶几乎可以断定,那个多情的巫女肯定会抽身而走。
那么,已经深入世俗,掌握了一些力量的巫门和道门,到时候会作何反应呢?
董扶紧紧皱着眉头,一路都在思索。
这天下真的要乱了……
三人行的虽慢,但又过了一日,还是到了葭萌关前。
董扶要去向刘焉缴令,回报此行的得失,稍后还要亲自偷入白水关,去见张任等四人。
庾献想要回营时却是一怔,他的道兵鬼卒都被张修接管,带去了犍为郡。
如今算是光杆司令一个了。
巫颜不希望庾献和鹤鸣道宫的道士们搅在一块。
庾献又不想去中军,在刘焉眼皮底下碍眼。
正踌躇着,星妖师笑嘻嘻的主动邀请道,“国师既然和董夫子投缘,何不来我青衣羌营中?”
庾献想了想,拱手道,“那就打扰了。”
……
从长安到汉中,一路要翻越数百里秦岭,道途极为难走。
李肃带领的三千兵马都是洛阳附近的郡兵,虽经过一番操练,但是爬山涉水终究不是他们所长。
再加上大军刚进褒斜道,就遭遇了连日阴雨。道路泥泞不说,有些险要的地方,还有落石塌方的隐患。
兵士们行了几天,就裹足不前,怨声载道。
这些士兵的抱怨,李肃还不放在心里,只不过这次军中还有董卓的掌上明珠董白同行,李肃自然不敢大意。
若是这位小祖宗淋了雨,受了风寒,可不是他能担待的起的。
于是李肃领兵选了高处扎营,准备过几日,等到雨停路干之后再说。
反正李肃想的开,只要保住董白,自然是大功一件,何必要冒太多风险。
至于其他,就不是他的责任了。
这一日,李肃孤身前往秦岭深处打猎回来,正兴致高昂的扛着一只云豹回营,就见王允孤身坐在一处山石上。
旁边一美貌女子撑着伞。
显得颇为萧索。
李肃和庾献关系匪浅,自然知道旁边那女子是什么货色。
那撑伞的纤纤玉指,曾经硬接过张辽的斧钺。
李肃缩了缩身子,很低调的从一旁路过。
这时就听王允长长的叹了口气,“唉……”
李肃这样的人精,哪不知道这是要吐槽的前摇。
这是在等我呢吧。
李肃也不接话,脚下加快了步伐,入了营门,很快消失在王允的视野之中。
王允心中越发郁闷。
他本以为在董卓这样暴君下生活已经够艰难了,谁想到刚出长安城,就得知了一件让他蛋疼的事情。
董卓听说汉中军战事不利的消息后,为了尽快平定西南的局势,紧急派前将军赵谦带兵前往汉中坐镇。
为了提高赵谦的份量,董卓将他任命为司徒,成为三公之一。
原本担任司徒之位的王允,则被调任为太常。
虽然太常为九卿之首,地位颇高,可这哪能和三公比?
董卓似乎也觉得有些亏欠一直紧跟自己站队的王允,于是又让天子给他补了一个字号将军衔。
——“威猛将军。”
现在还是东汉末年,什么“征镇安平”根本还没出现。王允这个“威猛将军”职衔还是很尊贵的。
可如此一来,就给这支队伍带来了一个意外的变动。
王允的“威猛将军”比李肃的“虎贲中郎将”大了两格,李肃直接撂了挑子,把这个锅扔给了王允。
如今大军窝在秦岭之中,董白还天天发脾气,王允愁的头发都掉了不少。
这可如何是好?
虽然当了武猛将军,但老夫一点都不猛啊。
王允看着一旁的貂蝉,随口问道,“女儿啊,这可如何是好?”
王允本是随口发问,没指望得到什么答复。
谁料一向不多话的貂蝉,却撑着伞笑盈盈道,“义父何必烦恼,着急去见国师的是渭阳君。她是豪门贵女不懂军务,见道路泥泞,兵士喧哗,就以为事不可为。但行军打仗,哪有那么多讲究。我猜是那李肃心中有鬼,故意拖延。”
王允听了瞪大了眼睛,“这是为何?”
貂蝉提醒了一句,“义父莫非忘了,那道士本来就是李肃从川中寻来的。若是证实他的确帮助刘焉作乱,李肃怕是会受到牵连。”
王允恍然,“原来如此。”
接着王允又皱起了眉头,“若是如此,老夫岂不是也有些牵连?”
“义父不必担心,还有渭阳君顶在前头。”
王允摇头,“这不好说啊。老夫这一路已经想的明白,渭阳君看似地位稳固高枕无忧。但是她的处境比我们还要麻烦一些。”
貂蝉有些意外,“怎会这样?渭阳君不是董太师的掌上明珠吗?”
王允淡淡一笑,“可渭阳君总归是要嫁人的。一旦董卓多出来个孙婿,那李儒和牛辅如何自处?这两人一文一武,把持着西凉军,恐怕不愿意手中的权力被人拿走。董太师的掌中珠,也就成了别人的肉中刺。”
王允说着,心中一动。
西凉军如果内斗,也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