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j1h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諸界末日在線笔趣-第二十八章 面談熱推-k6sty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宝座之上,端坐着一名女子,身穿翠绿色霓裳羽衣,脸上罩着一层薄纱。
“是你摘了剑榜?”百花仙子问。
“是在下。”顾青山抱拳行礼。
“听说你来此摘榜,是为前线之事?”百花仙子又问。
“正是,前线事急,还请圣人出手相救。”顾青山急声道。
“……你可有腰牌在身?”
“有!”
“你的腰牌可在?”百花仙子问。
“取出来。”百花仙子道。
“是。”
顾青山将挂在腰上的青铜腰牌解下,摊在手上。
百花仙子手一招,那青铜腰牌飞过大殿,轻轻漂浮在她面前,冒出丝丝缕缕的灵光。
一行字凌空出现。
“前锋营,顾青山。”
腰牌没错,且跟面前的少年产生了天然的联系。
百花仙子神色稍稍认真了一些,问道:“前线究竟发生了何事?你且说来。”
顾青山便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百花仙子默默听完,伸手捏了个诀,放出术法打在青铜腰牌上。
——神技,虚空寻灵!
吽!
虚空传来宏大的动静。
一道灵光砸在虚空,撞出一个两人高的黑洞。
一幅幅人物的虚影从黑洞中显现。
那是过去的时间中,青铜腰牌上沾染的所有生灵气息。
死人坑里……军营中……神武世界……最近发生的所有事一一闪现在谢道灵面前。
她点点头,沉吟道:“不错,你没说假话。”
“还请圣人搭救公孙将军和宁圣女。”顾青山抱拳道。
百花仙子没说话,只是伸出白玉雕琢般的青葱手指,飞快的掐算。
须臾,她神色缓下来,说:“我刚算了一卦,一刻钟之内,他们不会陨落。”
“万一有变数呢?”顾青山道。
“你在担心什么?”百花仙子看着他,反问道。
“——刚才在那洪荒剑阵之中,剑修们说有什么东西要侵袭我们的世界,我担心会有意外发生。”顾青山道。
百花仙子一挥手,道:“不急,他们不会死,就是死了,我也从轮回拉他们回来。”
又是这句话!
不过这一次,顾青山倒是彻底相信她了。
——可是,若深究下去,为何在这条时间线上,当末日席卷了一切之后,百花仙子为何会独自前往黄泉,从此不再理会人间事?
顾青山陷入沉思。
只听百花仙子继续说道:“既然是摘榜,一切要按本圣的规矩来。”
她拍拍手掌,便有两名宫女悄无声息出现。
“圣人,这是?”顾青山问。
只听百花仙子道:“虽然你摘的是剑榜,但在绿玉屏风之中,你从头到尾都没有用剑,这一点不合我的规矩。”
“不用剑而摘剑榜,若是所有人都如此行事,我的百花榜岂不是被你们弄的鸡飞狗跳?”
“因此,我不能算你是彻底完成了剑榜。”
“这是我的两名剑侍,我让她们将修为压制到炼气七层,你们交一次手。”
“一刻钟之内,你若胜不了她们,本圣便认定你摘榜失败。”
顾青山心中叹了口气。
——果然又是这样,自己要跟她的两个分身交手,以便于她进一步了解自己。
正想着,却见百花仙子微一犹豫,又说道:“你刚才问了相位世界之事,也罢,等下便让你见识如何才是相位世界,如果你依然能取胜……本圣就许你一件事。”
顾青山一怔。
这句话所蕴含的信息太过丰富,他才刚反应过来,便听百花仙子拍拍手道:“开始!”
话音落下。
两名宫女默默走上来,行了一礼,缓缓拔出长剑。
虚空之中,突然跳出来一行萤火小字:
“注意!”
“一个相位世界即将与主世界重合。”
顾青山心神剧震。
什么?
在如此低境界的战斗之中,竟然就能召唤相位世界了?
下一瞬。
整个百花殿呼啸而去,世界化为空白。
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出现。
顾青山往向四周,只见自己站在沉沉的黑铁牢笼上。
脚下是一根根粗壮如臂的黑铁栏栅,上面刻印着细细密密的符文,而在牢笼之内,困着数不清的妖魔鬼怪,不时发出凄厉尖锐的嘶鸣。
在自己对面不远处,两名宫女持剑而立。
相位世界。
真的是相位世界!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这个时候,修行世界就存在相位世界这样的术法?
一名宫女道:“圣人佩剑太厉害,上阵杀敌可用,然则此处只为考验你的剑术,所以你的剑器由我们提供。”
另一名宫女招招手。
四柄长剑落下来,整整齐齐的悬浮于顾青山面前。
第一柄剑充满了无尽锋利的杀意。
第二柄剑通体火红,就像是在燃烧一样。
第三柄剑漆黑无光,轻盈无声。
第四柄剑舞动间发出勾魂夺魄之音,乱人心神。
——正是另一个时间线上,顾青山曾要挑选的那些剑。
只不过地剑已经认主,所以不再其列。
顾青山径直走到最左边,将那柄长剑抽出来。
锵的一声,剑气冲霄。
这柄剑单单是握在手中,就能感应到剑身上汹涌的杀意。
顾青山叹口气,将长剑收入剑鞘,拿在手中。
“为什么不挑,直接选了这一把?”一名宫女饶有兴致的问。
“借来一用,此剑已足矣。”顾青山道。
两名宫女微微有些意外。
“此剑杀意沸涌,极易乱人心神……难道你没看出这一点?”另一名宫女问。
“诚然,此剑极凶,”顾青山说着,“我尚未起心,它已有杀意,到底是我用它,还是它用我?指不定哪天会被它奴役,成为杀人机器,因此不应用它。”
两名宫女点头,等着他后面的话。
顾青山将长剑缓缓抽出来,轻声道:“但如今在我手中,它纵有千般杀意,万般恶念,也只能为我所用。”
“你不怕它引你入魔?”一名宫女问。
“万流归海,魔也只是途中一支流,如何引得动我?”顾青山道。
“善。”宫女道。
两女不再说话,抽出长剑。
只见两道寒光骤然暴起,一长一短,一快一慢,互相弥补了对方的破绽,招招相连,顷刻间,攻到了顾青山面前。
这样的配合,这样的剑术,没有任何花哨,更不讲道义和风度,所有的一切只为取敌性命,朴素到了极致。
看她们的默契程度,说是一个人使出来的两套剑诀,也不为过。
剑光扑面而来。
顾青山手持长剑,心中默想。
要不要表现的更出色一些?
不……
这样已经足够了,过犹不及。
他出剑。
当——当!
重叠的两道兵器交击声响起。
两名剑侍倒退几步,脸上露出惊奇之色。
“风斩?”
“不,开山。”
她们犹疑着,不能确定。
顾青山追了上来,手中长剑似慢实快,连斩五记。
两名剑侍连连招架,又退出去七八步。
“这是疾风连斩!”
“不对,是开山剑锤!”
两人一同开口道。
她们默运剑诀,勉力出手,然而默契已经没有了。
剑光扑面而来,两人正欲举剑,忽觉手中一震,长剑击飞出去,远远落在黑色囚笼的另一端。
“剑意交替,变化自如。”
一名宫女笑道:“我们输的不冤,这是糅合了风斩真意和开山真意的剑招,只有彻底玩透这两套剑诀的人,才有能力做到。”
下一瞬。
整个世界连同宫女一起消失不见。
顾青山又回到了百花殿。
百花仙子看着他,沉吟道:“你能被地剑选为主人,其实跟我便算得上是天大的缘分,又能为救同袍,远赴千里,完成种种挑战,最终来到我的面前……”
她犹豫了数息,说道:“现在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我想要问你。”
顾青山道:“请仙尊垂问。”
百花仙子上下打量着顾青山,不动声色问道:“你家中还有何人?为何从军?”
百花仙子口中说着,私底下,手在长袖中捏了个诀。
任何谎言,都瞒不过她。
顾青山一怔,立刻反应过来,这一次见面已经到了最后的决定时刻。
他想了想,抱拳道:“禀圣人,在下年幼时父母意外离去,孤身挣扎生存长大,如今妖魔乱世,我想让自己尽快变得强大,然后想办法让所有人都好好活下去。”
“如此说来,你还是个孤儿,”百花仙子故意问道,“本圣有些好奇,一个人挣扎求生,是什么感觉?”
顾青山道:“我曾经感受过孤独,它有好有坏……”
他忽然住了口。
诚然,按照上一次的说法,也许还是一样能打动谢道灵。
因为从上古时代开始,她也是孤身一人。
她是孤儿。
但是——
真的要说出过去的话么?
一切……都已经不同了,难道自己还要说那种话?
顾青山微微摇头,开口道:“在长久的孤独之后,我曾遇到了很多人,他们是我的志同道合之辈,是我的眷属,是愿意守护众生的人,是心中有热望的强者。”
“从那以后,就算我一个人在战场上搏命求生,我也时刻知道,我并非独自一人。”
“并非一人?”百花仙子重复道。
顾青山平静说道:“是的,我所守护的那些人,不管他们身在何处,又或正经历着什么,我都能清晰的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他们的心与我同在,与我同归。”
“而我的剑是为守护他们而存在——当我心中有剑,我便再也不曾感到孤独。”
大殿内,他的声音不断回荡,直到归于寂静。
百花仙子眼眸微闭,似乎在思考什么。
数十息后。
她忽然睁开眼,微笑说道:“顾青山,你可愿入我百花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