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nly9人氣小說 重生之激盪年華-第750章 陽謀閲讀-twa6j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和微拓联系在一起的几家企业都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基本上想要融资是不会缺钱的,反倒是那些投资公司要互相抢破头。
阿里并不会把大家都吓住,不信邪的人很多,不过拥有这样一个负面因素会使得他们在议价过程中被无故压价。
所以温晓光真正需要做的是一个支点,来撬动资本对于与阿里所扶持的企业竞争的忧虑。
李一丹说的对,没有道理纯使用自己的钱,舍不得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的原因,更多是因为有些蠢。
现在通过这种四两拨千斤的办法,效果更好,也更能让人认同、
而对于腾逊来说,不论是滴滴还是饿了么,都是非常具有投资价值的,他们也是大公司,不存在对阿里的惧怕,这种不可多得的机会怎能轻易放过?
不过在与马总面对面的交谈中,最为关键的部分并非是投多少钱,占多少股,这种事,10亿和15亿又有什么区别呢,它主要是一种战略选择。
问题在于,腾逊也有自己的一个‘麻雀’,五脏虽小,但全乎,比如说支付工具。
它是否可以在饿了么或是滴滴的场景中允许被使用。
实际上这是微拓力捧这些企业的重要原因之一,谁也不会去想滴滴估值涨了又让我们投资获利多少,这事重要但没那么重要。
腾逊坚持认为他们花了钱,需要获得这些资源。
温晓光则对此非常吝啬,双方僵持不下。
到后来,微拓干脆提出了一个更具野心的设想。
“马总,既然您对于支付工具都如此看重,那为什么我们不再进一步的联合呢?”
少了微信之后,腾逊近几年焦头烂额,财付通做的还不如小微支付,电商部门的拍拍失去了强力支持更惨,似乎很快就要卖身京东。
而温晓光则将魔手伸向了腾逊所掌握那些支付场景以及由此带来的市场份额,比如说游戏上的支付。
温晓光自信满满,但是对方很有顾虑,这根本不是合作,而是要吃下他们。
当然,这事不是完全不能谈,因为留在手里自己做也是一堆破烂。
腾逊现在到了收缩期,许多扩张性的部门都在悄然出手,瘦身、重新寻找方向,蛰居着等待下一次的崛起。
“名字还是使用微信支付吗?”
温晓光道:“名字不是问题,但是需要做一个评估,用户的习惯我们即使想改,也不是说改就改的。”
名字其实是问题,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之后成了美团点评,之后世人只知美团了。
“这事儿牵涉很广,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如果温总觉得可行,可以派个代表过来详谈。”
温晓光微不可察的笑了一声,好家伙,真是个老狐狸,不说可以,也不说不可以,派个人过去谈?
这种事少说得是一个副总裁,派过去给你溜着玩,这不是成本啊?
“成,咱们试试看。”
想占这些大佬的便宜真是不容易,没有实力也做不了几千亿美元公司的CEO,嘿,或许自己不吃亏都是能耐了。
“不过这事拖太久的话,我们拖得起,程维拖不起。”温晓光故作思索状,“既然这么关键的事我们搞不定,那就先向市场放出个信号,让资本重拾信心先救老程一命,程维也好去融资,不然我们这僵着不是叫他们死吗?”
小马哥也暗骂一句,真是个贼娃子,借了腾逊的‘威势’拯救人们的信心,那程维自然可以很快融到钱,然而各家股份结构一定,还有腾逊什么事?
“拖不了太久的,这点效率还是有的。”
说到这儿,马总忽然觉得事情哪里不对……
温晓光主动化干戈为玉帛、见面的地方这样隐秘看似很低调……
这是个阳谋啊,该死的!
谈判的内容卡住,既然就没什么好说的,马总快步外出钻进自己的车里,并对身旁的人说:“这就是个套路,如果我们来了,那不管怎样微拓都能借到这个‘势’!可如果我们不来,就是白白放弃这个机会!而故意这么低调就像是打消我们的疑虑的。”
……
“温总,你这样到底是交朋友呢,还是把人得罪的更死?”
“商场如战场,老好人在这里活不下去的。”温晓光眯着眼搓手指,“其实人们只是稍微有点担心阿里过于强大,但想赚钱的贪念一直存在,独角兽企业可不常见不会融不到钱的,所以我们和腾逊只要作势欲合作,释放出的信心就足够多。”
至于这里很隐秘,很低调,不想让别人知道,扯犊子呢,消息让不让媒体报道还不是温晓光一句话。
这东西也是在战场学来的。
早年间,微拓投资具有风向标意义,因为人们觉得温晓光眼光奇准,所以但凡有一家企业获得微拓投资,那成功的可能性似乎就会加上几分。
所以北京总有这样一种氛围,有些只和微拓接触的企业,对外就说自己已经和微拓在洽谈合作细节,合约很快就落。
反正真真假假,没人能去微拓求证,李一丹也根本不会花时间来回答这些问题,因为她没有义务这么做,被不被骗是那些人自己的事,和微拓一点关系没有。
在商场,只要和我利益无关,我管你死活。
“你说他们看出来了吗?”
温晓光略有叹气,“废话,都是很聪明的人,一下就看出来了。”
“但还是来了。”
“对,一方面是因为诱人。另外一方面嘛……”他自己也是知道的,“用这个办法也只能忽悠忽悠那些本就已经忍不住的,真正大的风投公司在投入数亿美元的时候,不可能上这个当。所以我们最好不要和腾逊谈崩。”
李一丹也是理解的,“但是不管怎么说,第一次见面应该让他不敢轻视你了。”
“还是吃了太年轻的亏。”温晓光砸吧着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第一次见面总是办不成事,都要等对方来一个震惊并调整心理预期才能真正认识我,再开始合作,也挺烦的。”
李一丹深吸一口气,对于一个三十多的女人来说,老板的这种话可是有些扎人心啊。
“别这样温总,我想年轻还不行呢……”
能做成一个大企业,没有人是笨的,温晓光也不是纯靠运气,更非靠那张脸,见过他的人都会有这个感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