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ddj優秀小說 四重分裂-第八百七十章:爭執看書-6k3di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五分钟前
游戏时间PM21:11
林间空地,两颗歪脖子树中间
在接到墨檀消息后,早已重新回到这里集合的汪汪小队和美少女佣兵团全员面色都有些严肃,气氛十分阴沉。
原因无它,主要是几秒钟前季晓鸽收到的消息实在是太过让人不安了。
或许是因为时间紧迫,那几条消息有些支离破碎,但表达的意思却十分清晰。
简单提炼一下的话,关键点有四个——
第一,墨檀和那位狗头人少年决定寻找出口,遭遇了敌人。
第二,不出意外的话敌人应该非常强,能对两人造成生命威胁的那种。
第三,如果五分钟内墨檀没有再发消息过来,立刻让动作最快的季晓鸽或者牙牙回到村子,找嘉莉昂族长要一瓶血,然后做好万全准备,用不久前墨檀休息时在消息里提到的方式把传送进去帮忙。
最后,如果墨檀在这个过程中发了一个能在最短时间完成输入的‘1’,就放弃营救,等他重新建完角色之后再联系。
以上,就是众人根据墨檀那一串消息总结下来的全部内容了。
很显然,从这里被传到了某个地方的两人遭遇了意外,而且还是某种十分危险的意外,每分每秒都有可能出事的那种。
不过出于对墨檀的信任,季晓鸽还是咬紧牙关让大家耐心等五分钟,并在这段时间里始终开着与‘默’的消息栏,将其安置在自己的视野中心,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最后回复的那条‘收到’,期待着这条消息被往上顶一格,又怕看到一个简短的‘1’。
然后……
三百三十秒总计五分半过去了,墨檀依然没有传来任何音讯,这意味着不知在哪里战斗的他仍在抵抗,暂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程度,但也丝毫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没错,就是‘丝毫看不到’,季晓鸽等人都是如此认为的。
因为汪汪小队的每个人都有信心,只要能让默那个家伙看到一点机会,他就可以百分之百把握住,绝不会让任何人失望。
所以现在这种情况,完全可以被视为墨檀正在绝望中挣扎,等待着自己这些人的人支援。
【可恶,早知道就不该听他的话等什么五分钟!】
季晓鸽愤愤地跺了跺脚,在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自己后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我现在就去村子找那位族长女士要……”
“汪去。”
牙牙却是忽然打断了季晓鸽的话,一脸严肃地重复道:“汪去,汪跑得快。”
“牙牙乖,我见过那个族长,我还会飞。”
季晓鸽叹了口气,张开了自己雪白的羽翼:“我去的话成功率会比较高,你现在不是很擅长交涉……”
“是么?”
牙牙忽然陷入了双目充血的狂暴状态,冲到季晓鸽面前一把将准备腾空而起的她按回地上:“现在的我应该勉强算是会交涉了吧?”
季晓鸽柳眉微蹙:“但是……”
牙牙摇了摇头:“夜歌姐,如果是你的话,有把握在对方不配合的情况下顺利拿到‘血’吗?”
季晓鸽瞪大了眼睛。
“但我可以轻易做到。”
牙牙危险地眯起了她那双泛红的双眸,冷声道:“别浪费时间了,强行‘说服’一个狗头人,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季晓鸽同样知道现在时间紧迫,但还是下意识地反驳道:“我相信嘉莉昂女士会愿意配合的,那事关她侄子的……”
“你只是相信而已,夜歌姐,我也可以跟你一样‘相信’那个人,但这并不代表她真的会配合。”
牙牙露出了她尖尖的虎牙,冷冷地说道:“这关系到默的死活,我不接受半点意外,不过你放心,等事情结束之后我会道歉的。”
听到这里,季晓鸽立刻就明白了,平时乖巧可爱的牙牙恐怕根本没打算去尝试说服那位女族长,而是打算用最直接的手段先拿到对方的血再说。
“但是……”
她轻轻咬了咬嘴唇,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贾德卡和露西艾两人打断了。
“时间真的不够了!你们两个丫头达不成共识就一起去!”
作为队伍中岁数最大的那个宝,贾德卡难得用严厉的口气训斥了一句。
“汪德卡说得对,你们可以试试先礼后兵,但速度要快。”
露西艾也紧跟着说了一句,而且不知为何,说话并没有口音的她也跟牙牙一样叫错了贾德卡的名字。
季晓鸽和牙牙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然后就听到了王霸胆低沉的声音在那棵树旁响起——
“来不及了。”
龟型龙裔正趴在墨檀之前消失的地方,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并在众人将目光投向自己后沉声道:“别说现在来不及,就算夜歌大姐你们在大哥刚传讯的时候就出发,恐怕也来不及救他了。”
众人闻言顿时一愣,而性情大变到火爆至极的牙牙更是在回过神后第一时间冲到王霸胆面前,瞪着对方那双淡金色的瞳孔喝问道:“死王八你什么意思!?”
“因为血契的原因,我和大哥之间存在着一种你们无法理解的联系。”
王霸胆并没有直接回答牙牙,而是自顾自地说道:“这种联系可以让我们在另一个陷入极度危机时察觉到对方的状态,而且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不受空间的影响,不过你们一直把我保护的很好,所以大哥应该还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牙牙用她那双已经红到快要滴出血来的眸子死死地盯着王霸胆:“给!老!娘!说!重!点!”
“重点就是,虽然不知道大哥现在正面对着什么,但我对他的身体情况已经有了一些了解,甚至比他自己还要了解。”
王霸胆垂下脑袋,长叹了口气:“或许在他给夜歌大姐发消息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这么说吧,如果你们现在去找那个村长拿血,哪怕是用最快速度,一来一回也需要大概二十分钟左右,没错吧?”
空间感还不错的牙牙和季晓鸽同时点了点头,甚至心下还有点打鼓,因为王霸胆说的时间实在太极限了,就算两人的速度都非常快,单程至少也需要十分钟左右,再加上取血的时间……
“但是。”
王霸胆并没有让她们纠结太久,只是平静地说道:“跟大哥之间存在着血契联系的我,觉得他最多最多只能再坚持十五分钟,这还是在他的敌人不再加大力度的情况下,一旦超过这个时间,大哥就死定了。”
听到这里,一直很安静的米卡忽然问了一句:“那为什么默到现在还没有给夜歌或者达布斯发‘1’,那不就意味着他还是觉得‘取血’这个方案可行吗?”
“呵。”
王霸胆冷笑了一声,摇头道:“因为你不够了解他,在我看来,大哥到现在还没让我们放弃行动的理由很明显,首先,他觉得咱们这些人加在一起还有胜算,其次,他恐怕已经计划好了,哪怕自己会死,也要让能个狗头人少年活到二十分钟后。”
蜥蜴人萝莉塔蒂安娜眨了眨眼:“龟先生你的意思是,默哥哥想要用生命给咱们争取就那位霍格小朋友的时间吗?”
“龟先生……”
王霸胆抽了抽嘴角,并没有顺势吐槽,只是微微点头道:“没错,我觉得既然是大哥的话,他还是很有可能成功的,但我不是圣人,我觉得比起那个狗孩子,大哥的命更重要,所以比起让大姐和牙牙回去拿血,我更希望大家能一起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
卡塞娜冷冷地打断了他:“办法咱们已经想过多少个了?好用过吗?”
露西艾也紧跟着说道:“我觉得应该按默说的做。”
“凭什么!?”
牙牙立刻转头对二人怒目而视,咬牙道:“我觉得王霸胆说的对,只要我们再想想办法!”
结果这次却是达布斯打断了他,轻声道:“但卡塞娜和露西艾他们说的也没错,与其继续在这里耽误时间,还不如……”
“达布斯!”
牙牙尖叫了一声,‘唰’地一声抽出了自己的阿泰尔截刃,咆哮道:“你是哪边的!?”
贾德卡毫不犹豫地站到了牙牙这一边:“我认为,人有的时候可以自私一些。”
米卡干笑了两声:“但是现在情况不同……”
“夜歌姐!”
气得浑身发抖牙牙猛地转头看向季晓鸽,强硬的语气中藏着一丝怯弱:“帮忙说句话……”
从刚才始终没说过一句话季晓鸽垂着头沉默了十几秒,最终对目光饱含期待的牙牙露出了一个苦涩的微笑:“我们走吧,牙牙,一起去找嘉莉昂族长拿血。”
“夜歌姐?”
牙牙顿时僵在了原地。
“我们这些人,我是说,我、达布斯、卡塞娜她们……当然还包括默,就算出事了也可以复活,你应该是知道的。”
季晓鸽抿了抿嘴,轻声道:“但那个孩子并不能复活。”
“我不知道!我只是听你们说过!”
牙牙目光凶厉地盯着季晓鸽,大声道:“我不想赌!我不想看到默的尸体!我想大家一起想办法,抓紧时间到那个有默的鬼地方,把他和那个小狗都就出来!我的想法是完美的!”
“但那只是‘想法’而已。”
露西艾淡淡地说了一句,摇头道:“一个不成熟的、成功率低到惨不忍睹的想法。”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撕了你!”
牙牙目光冰冷地看向露西艾,嘴角颤抖地说道:“反正你也能‘复活’,没错吧?”
克里斯蒂娜立刻挡在露西艾面前,而卡塞娜则对露西艾低声道:“少说两句!牙牙是NPC,你不能强迫她理解我们的想法!”
“嗯。”
露西艾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道理你应该能懂吧,老贾。”
同为玩家的达布斯则看向贾德卡,他觉得比起牙牙,至少这位阅历足够丰富的老法师应该还是可以理性分析的。
“我懂,但我还是不想冒险,毕竟我没有亲眼看到过。”
贾德卡叹了口气,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但是……如果你们确实有把握的话……”
“贾德卡!?”
已经彻底失去方寸的牙牙难以置信地看向那位俨然已经动摇的,宛若爷爷般待自己的老者。
“默应该也是这么希望的,否则他肯定会发消息给我。”
季晓鸽向牙牙走去,却在后者呲牙后苦笑着停下了脚步:“这样吧,我一个人去村子里,你们就在这里……一起想办法……毕竟牙牙说的也不是没有道……”
“别拿我当小孩子哄!!”
牙牙却是怒喝了一声,一个箭步冲到季晓鸽面前抓住了她的衣领:“你这家伙!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了!”
“呃……让我什么?”
季晓鸽有些茫然地看着对方。
“烦死了!”
牙牙猛地把季晓鸽推了个踉跄,死死地攥紧了拳头:“我……也一起去,如果这是默希望的,该死!你们这些混蛋!混蛋!!!”
少女纵声咆哮着,忽然猛地一拳砸到了地上,激起了一片烟尘。
玩家与NPC的世界观终究还是不一样的,就算季晓鸽和达布斯都想告诉牙牙自己比起那个素未相识的狗头人少年更重视墨檀,他们也没有办法解释。
只能说,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但王霸胆、牙牙和贾德卡也没有错。
这种无奈还是季晓鸽玩这个游戏以来第一次体验到……感觉很糟。
而且就算明知道玩家可以重建角色,但可能是因为牙牙那激烈的反应,她依然有一种背叛了伙伴的感觉,哪怕她知道这是墨檀希望看到的。
“我们走吧。”
猛砸了地面一拳后,缓缓站起身来的牙牙转头看向季晓鸽,语气中满是令人伤心的冷漠与疏离:“时间不多了。”
季晓鸽点了点头,然后微微一楞,轻呼道:“牙牙你的手!”
“不劳费心。”
牙牙皱了皱眉,甩了甩自己刚才因为砸地发泄而鲜血淋漓的小手:“虽然我不能复活,但稍微出点血还死不了。”
下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