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fxg熱門都市言情 大明鎮海王 線上看-第605章,弘治皇帝的不滿熱推-1iaz8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
大明京师,随着临近年关,北风呼啸,雪花飘飘。
一场鹅毛大雪将整个京城给覆盖的严严实实,让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都变的冷清了许多。
乾清宫内温暖如春,丝毫感觉到冬日的寒冷,甚至于还会让人觉得有些热。
采用了暖气循环系统,一到冬天,煤炭烧起来,源源不断的水蒸气就开始在乾清宫各个区域循环的流动,为整座庞大的宫殿带来热量。
弘治皇帝是书房内,弘治皇帝、内阁三阁老、张懋、佀钟、刘大夏聚集在一起,商讨着国家大事。
“陛下,在辽东地区修建30万人的房屋耗资巨大,国库现在虽有少量盈余,但依然有很大缺口……”
户部尚书佀钟硬着头皮谈起国库空虚的事情来。
他比起前任户部尚书周经来,日子还是要好过不少的,毕竟现在大明蒸蒸日上,各个行业发展迅猛,国库也是渐渐的充盈起来。
原先的时候,国库一年的税银也不到三百万两白银,现在,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国库的税银收入已经超过七百万两,可以说跟着翻翻了。
不过,虽然银子是多了,而且军费开支也是从弘治皇帝的内帑来出,按理来说国库应该是有盈余的。
但是这国库收入多了,花销自然也是大了,到最后这国库竟然也剩不下多少银子出来。
这一次开发辽东,要现行试点,在辽东这边建造三十万人的房屋,国库这边竟然又再次来哭穷了。
“有很大缺口?”
弘治皇帝微微一愣,接着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看佀钟说道:“朕记得国库的税银收入已经高达七百万两,怎么会有很大缺口?”
“陛下,国库的收入是增加了不少,但各个方面的开支也变大了很多,虽有少量节约,但并不多。”
佀钟想了想无奈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要从朕的内帑出了?”
弘治皇帝看了看佀钟,顿时就不满的说道。
这些大臣,一个个尸位素餐,什么本事没有,就专门盯着自己的小金库。
以前的周经号称周扒皮,现在这个佀钟也是差不多,国库一没有银子就盯着自己的内帑,自己现在已经承担起了军费的开支,国库这边竟然连移民30万人的开支都拿不出来。
这让弘治皇帝很是恼火。
“臣不敢~”
佀钟连忙低头。
他也无奈啊,国库的收入就怎么多,要用钱的地方很多。
这国库的银子一多,各个地方要的银子也多,他这个管家婆也是难当的很。
当然了,他其实也和周经一样,身为文官,他从来就没有想着去多征税,甚至于不愿意去征税。
一来征税会得罪天下的商人、士绅、地主等等之类的,二来征税也没有什么好名声,会被人骂的半死,毕竟自古以来和税收扯上关系的就没有什么好事。
大明三十税一,本来是非常轻的税收,可是偏偏,这三十税一,这些文官们都不愿意去征收。
这也是大明国库空虚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大明朝廷的官员到地方的官员,所有官员都不喜欢去征税,因为征税会得罪人,没有好名声,对自己又没有什么好处。
到了明朝中后期,税收几乎为零,盐政又彻底崩塌的情况下,大明朝廷可怜的连几十万两银子都拿不出。
这也是导致大明灭亡的一个原因之一,朝廷没有钱,想要做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佀钟和周经一样,都是稳固,抠门都是很合格的,想办法弄弘治皇帝的内帑也是很合格的,却是不会想着去征税,也不敢去征税。
“哼~”
“你们有什么不敢的?”
“一个个都只是知道盯着朕的内帑,却是从来没有人敢去征税,怕那些商人、士绅比怕朕都更厉害。”
弘治皇帝冷哼一声,非常的不满。
听到弘治皇帝的话,群臣顿时就沉默了。
说实话,他们这些文官是真的不怕皇帝,反而怕大明的商人和士绅,因为弘治皇帝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可是如果谁要说来征收商税,清查田亩之类的,必然会遭到群臣攻击,很快别说是当官了,甚至于连死都没有地方埋。
弘治五年的时候,国库空虚,边防军备废弛,兵部尚书马文升提议征收商税增加国库收入,这个提议一出来,立即就遭到了群臣的攻击。
上有内阁大臣谢迁坚决强烈的反对,六部尚书、侍郎等等也是反对,下面还有御史、翰林弹劾马文升。
要不是弘治皇帝信任马文升,再加上马文升也根深蒂固的大树,那一次就足以让他下台了。
“每次要办点事情,你们户部这边总说没钱。”
弘治皇帝非常恼火,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要做点事情,户部就说没钱,怼的弘治皇帝无话可说。
要不是刘晋给弘治皇帝弄下了如此多的产业,每年能够赚到几千万两银子,他弘治皇帝是真穷。
但国库是国库,内帑是内帑,总不能一直拿自己的内帑来补贴国库吧。
想到这里,弘治皇帝看着佀钟就觉得很不爽,真想找个人将他给换了。
“对啊,是该找个人将佀钟给换了。”
“刘晋~”
很快,弘治皇帝的脑海中就闪过了一个人影。
刘晋会搞钱,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户部没钱,那大明朝廷就没钱,这样可不行,必须要找一个人将户部给搞起来,将国库给充盈起来。
“刘晋呢,把他找来~”
弘治皇帝对着萧敬吩咐道。
“是~”
萧敬连忙点头,对着小黄门吩咐道,很快就有小黄门急匆匆的离开皇宫去宣刘晋进宫了。
“你们觉得让刘晋去户部怎么样?”
弘治皇帝想了想对着众人问道。
“臣以为不妥,大明军制改制正在推行之中,刘晋去了户部,我这边军制改制就难做了。”
英国公张懋第一个站出来直摇头道。
刘晋可是他的得力助手,有刘晋在,军制改制办的顺顺利利,弘治皇帝很满意,大明的军力也是在迅速的提升。
原先的军户们也是很满意,因为脱离了军户这个贱籍,军户变成了农民,再也不用忍受百户、千户们的压榨了,而且后代子孙们也是可以去考科举了。
“臣也以为不妥~”
“佀公虽然没有太大的功劳,但掌管户部也是有苦劳的,没有犯什么错,就这样换掉的话,恐怕群臣不服。”
内阁首辅刘健也是站立出来表示反对。
“况且户部尚书一职位列六部九卿,位高权重,刘晋虽才华横溢,但比较还是比较年轻,前不久才升从三品,现在又升正三品,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李东阳也是跟着说道。
他们都以为弘治皇帝是要将佀钟给换了,让刘晋来当这个户部尚书。
“陛下,臣以为不妥。”
“一来刘晋在五军都督府负责军制改制,正是关键的时候,一旦调离,恐怕影响军制改制。”
“二来,刘晋还是太年轻,现在就位居高位,恐怕天下群臣难服啊。”
谢迁更是着急的表示反对。
开什么玩笑,让刘晋来掌管户部,这还了得。
这天底下就没有刘晋做不出来的事情,让他来掌管户部,这商人、士绅、大地主之类的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换谁当户部尚书也不能换刘晋来当这个户部尚书。
“你们觉得不妥,可是朕却觉得户部也如同我大明的军队一样,已经到了必须要改制的时候。”
弘治皇帝看了看众人,笑了笑说道。
你们越是反对,朕偏偏就要将刘晋弄到户部去,现在换掉佀钟可能还有点急,但可以先去做个侍郎嘛,干上几年,干出成绩了,到时候再将佀钟换掉就可以了。
眼前这个佀钟,弘治皇帝是越看越不满意,恨不得现在就让他滚蛋。
尸位素餐的家伙,和以前的周经一样,天天就知道盯着自己的内帑,天天就知道喊自己勤俭节约、轻徭薄赋。
自己以前是信了他们的话,可是老百姓的负担却是越来越重,大明的那些商人、地主、士绅却是越来越肥。
最后是他这个皇帝穷的叮当响,下面的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最终却是将这些大地主、大商人、大士绅撑的饱饱的。
嗯,户部必须要改。
趁着现在大明局势良好,必须要将这个局面给改过来。
这征税不能只是征收老百姓的税,商人、地主、士绅的税也是必须要征的。
国库也是必须要充盈起来,朝廷没有钱,它就什么事情都办不成,最后损失的还是他老朱家的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