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m5i都市小说 嗟來的食討論-第98章 困獸猶鬥(一)熱推-nzu5m

嗟來的食
小說推薦嗟來的食
戒毒所大致有三类,一种是强制戒毒所,由公安机关主管,强制将患有毒瘾且下达戒毒决定书的毒瘾患者送入到戒毒所,在戒毒期满前不得释放,第二种是劳教戒毒所,由司法部门主管,是强制戒毒以后又出现复吸屡教不改者,送入劳动教养机关,通过劳动教养实行戒毒。
最后一类是隶属卫生部门的戒毒医疗机构,例如自愿戒毒康复医院。
但04年的杭城,联系遍人脉圈里的朋友,推荐的都是位于五千年良渚文化发源地,良渚街道安溪村的强制隔离戒毒所。
“家属,在这里签个字。”
办公室内,身穿蓝色警察制服、套着厚厚外套的女同志拿出一份协议与笔,递到杨永宁的面前。
离三就在他的旁边,见他面色沉重,多天以来公务劳累以致于疲倦的脸上挂满沧桑,缓缓地拿起笔,在戒毒协议上仔仔细细地翻看属于乙方的条款,诸如“由于吸毒症状出现难以预料或防范的自伤、自残、自杀等行为,或突发严重躯体疾病,甲方应立即告知家属,积极抢救治疗”等,心情愈发地差。
死死地握着笔,亲自送儿子进戒毒所的杨永宁,一半悲凉一半懊悔,虽然杨骏到如今依然一事无成,半吊子一个,花家里吃家里,不安安分分地在公司上班学习,也没任何想继承公司的想法,但总不至于大逆不道,一切算听自己的。
哪知道一趟妈港之行,居然会变成这样!
潦草地签下自己的名字,算是替杨骏代签。被离三带回来的当天,他就果断干脆地让下杭城的机场,绝不让杨晴知道他哥哥干出如此愚蠢自毁前程的事来。
“杨永宁,乙方杨骏的父亲,好的。我们所里尽量避免以药物治疗的形式促使病者戒毒,主要以心理咨询和自身克服结合,这里面需要家属的配合和帮助,定期请你们及时到戒毒所来看望,给与您的孩子一定的信心,增强戒毒的意志,探亲短信我们会发到您的手机里……”
“走吧,离三,他就先在里面好好呆着吧,公司有一堆事等着解决。”
意气风发对杭城战略侃侃而谈的杨永宁,陡然间换了个人似的,佝偻着身体,锐气丧失一半,本来推拒香烟的尼古丁,现今却变得无法离开。
离三默默地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一手放在门的上框,等杨永宁步履蹒跚地走入车内。关门的刹那,只见他又不舍地转回头,紧紧地拧着眉头,纠结,自责,内疚,愤恨,失落,种种情绪涌现在布满苦楚的脸上,不由地咽了咽苦水。
砰!
关上车门,离三回到驾驶座上,从后视镜清晰地看到杨永宁始终目光不离戒毒所。余杭,距离上城有二三十公里,此后两年,父子的他们只有固定探亲时间才能相见。
这到底是谁之过呢?
杨永宁也许想过,但不愿说,而离三,作为一个旁观的局外人,除了吸取教训,同样在思考里面的古怪,为什么阿斌会在自己飞离妈港以后,开始暴露出不为人查的一面,勾引杨骏吸毒,诱惑赵瑞泽赌博。
一个杨永宁觉得值得托付的妈港本地人,为什么要干出损害朋友情谊的事。
况且,他现在到底去了哪,行踪不清。
“阿斌没有消息吗?”杨永宁疲累地枕在靠垫上,仰头望着车顶,眼神茫然。
“淘米良那边说,人他已经开始找,一有消息就会联系我。”
离三打着方向盘道:“不过,他对延迟付款的做法很不满,昨天又打电话来催要下一笔分期的款项。”
“钱钱钱,我哪有这么多钱管这管那!”
杨永宁暴躁地怒吼,犹如一头被逼到死角上的猛虎恶狮。“又是结清土地出让金,又是第二期项目开工的第一第二波工程款,又要准备应对退房潮,到底是怎么回事!”
离三面无表情,一想到当初在售楼部见到花红衣,她半开玩笑的话语一一应验时,他不免忧虑起所谓的定时炸弹,到底天缘家园有什么称的上是炸弹的,房屋的质量倘若无法过关的话,怎么会允许办售卖许可证。
形势波云诡谲,钧天地产目前的处境彷如过山车,前一段顺畅又安全,缓缓地攀上了一个上坡,自以为会扶摇直上,却不料狠狠地来一个转折,瞬间往下俯冲,根本不带急刹,事情一件接一件地频出,全非利好。
其实,离三没有提醒杨永宁,前些天由杨永宁在沪市谈妥的质押股权融资方案,作为上市公司是必要披露公示的,作为一个中性消息不好不坏,但这些天的不良因素导致股价下跌,质押股权将被看作一种资金短缺急需补充的信号,反而打击投资者、散户的信心。
而且从盘面上看,疑似有资金大头在低价吸进钧天地产的股票。
“账上的钱一分都不能动。骏儿欠下的钱,我会另想办法解决的。”
杨永宁无奈地妥协,烦躁地侧头望向窗外。今日天公不作美,阴雨密布,仿佛预示着坎坷不利的前途,都说雨天空气闷热,饶是这一番景色足以令杨永宁更加心烦意乱。
何况,11月的杭城,并非和煦如春,同样寒彻心扉,绵绵细雨能像冷刀子,一刀刀刮在人的肌肤脸颊。
呼呼,汽车空调吹出暖气,车内的氛围陷入一片死水般的平静。
离三没有吐露出自己的担忧,相处一段时间,他非常清楚,自己偶尔提出的意见被采纳,那都是在杨永宁的战略意识框架下,如果自己提出的与他完全相悖,不符合他的思路想法,只会是忠言逆耳。
他默默地把收音机打开,只听车载广播放出一段优美的旋律,过后又进入节目:
“听众朋友们,欢迎继续收听‘新闻快线’节目。现在插播一条新闻:
本月16号,就是今天下午2点27分,根据节目热线回馈的消息,当红花旦、流行天后虞柔若小姐所在公司,细娱正式代表柔若向钧天集团杭城分公司发起民事诉讼,控告其前段时间炒的火热的购房新闻里的商品房,出现严重的房屋质量问题,目前西湖区法院,已让房屋质量监督站介入,进行鉴定,等鉴定机构出示最终鉴定结果,再决定是否受理……”
昏昏欲睡的杨永宁猛地睁开眼,难以置信地耳朵里会听到这则新闻,暴跳如雷道:
“戏子果然无情无义,都是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