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pted好看的都市言情 戰錘王座 線上看-第115章 大屠殺熱推-gpw8n

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
风哭得像痛苦的孩童,一望无际的荒原上,迷雾般的风雪不断肆虐,一点都没有减缓和停歇的迹象。
士兵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前行着,然而,随着风雪越来越大,原先野人们的脚印也越发难找,大雪掩盖了他们的脚印。侦察兵往复侦查,但是回来的却越来越少。
他们在大雪中迷路了吗?西多夫问着自己。
没有人会回答他,也没有人可以回答他。整支帝国军团都来自南方,没有人有在北方大陆作战过的经验。
他们只是隐约听到迷雾般的风雪中传来了狼嚎声,似乎比昨夜的更加恐怖,更加犀利。这不由得让西多夫想起了出发前在帝国首都阿尔道夫时,那个基斯里夫领主罗德说的话——北地的气候将远比你们想象的要恶劣。真正击败军团的,不是野蛮人的大军,而是那严酷的气候!
西多夫现在想起来,不由得有几分后悔,士兵们疲惫不堪,进退两难。蛮族军队的去向不明,撤退也不容易,若是风雪不停,他们的行进速度将会大大降低。同时,还有迷失方向的危险。若是风雪肆虐长达一周以上,补给就会告急。在这种地方,食物的补给极难,因为没有人懂得如何在诺斯卡这片大陆上狩猎。
呜……
寒风中低沉而雄浑的号角声将西多夫从纷乱的思绪中拉回现实。他有些恍惚,这不是帝国军团的号角,那么,它是?……诺斯卡蛮族军队的?
紧接着,第二声号角穿透迷雾,穿透风雪而来。伴随着号角声落下的,是此起彼伏的狼嚎声。
“冰原狼!是冰原狼!”
士兵们的叫喊声中带着恐惧,因为他们听到的,是比昨天夜里多得多的嚎叫声。那声音似乎有股魔力,穿透风雪,穿透人心,将恐惧散播。
“准备战斗!”
炮兵司令图拉斯当即下令。
炮兵们推着沉重的火炮,准备进入战斗。但是寒风肆虐,雪花纷飞,形成雪幕,遮蔽了军团炮兵的视线。哪怕手持望远镜,也无法看穿敌人在哪。
他们只知道,这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
“看!那是什么?!”
紧接着,前排的士兵们传来了惊恐的叫声。
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西多夫看到了令他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画面——那一头头堪比巨型高塔的猛犸战象!
迷雾般的风雪中,猛犸战象嘶鸣着,声音穿透风雪,令帝国将士们心里不断颤抖着。
紧接着,士兵们渐渐看清了,在巨塔般的猛犸战象下,是密密麻麻的诺斯卡蛮族战士。掠夺者步兵在这些战争巨兽下犹如蝼蚁。
一时间,西多夫甚至慌了神,他从未见过如此怪物,更不知道如何对付他们。只是在阿尔道夫大图书馆里看过这些北方巨兽的零星资料。
“所有火炮,瞄准猛犸巨象!”
不等西多夫下令,炮兵总司令官图拉斯已经擅自下令。生死危机的关头,再等西多夫下令,根本来不及。
“开火!”
“开火!炸死这些畜生!”
图拉斯大声下令。即便身经百战,但是面对如此巨兽,面对如此危急场景,图拉斯也不由得精神高度紧张。
片刻后,加农炮、火箭炮、迫击炮齐鸣。白茫茫的天地之间,红光闪烁,那是帝国火炮齐开炮的火光。
炮弹疾驰而过,呼啸着砸进诺斯卡部落大军中,在猛犸战象周围溅起冲天的雪尘。一些站在猛犸战象脚下的掠夺者步兵被倾泻而下的炮弹砸中,身体当场四分五裂……
然而,这并未阻挡巨兽和部落大军前进的步伐。
吼吼……
很快,怒吼声连成一片,成千上万的掠夺者战士在隆冬号角的刺激下,疯狂的涌向帝国联军阵地。
西多夫站在原地,脑海一片空白,他仿佛听到了死亡的号角,听到了死神的召唤……
成群成群的掠夺者骑兵首先冲了上来,犹如被伏击,艾维领的火枪手们几乎没有多少反应的时间,在长矛步兵结成防御方阵之前,一大批掠夺者骑兵便呼啸而至,轻而易举的碾压了大片帝国火枪手。士兵的惨叫声、战马嘶鸣声响成一片。
西多夫在队伍前方,他看不到后面的情况,没有任何命令下达。他只是盯着眼前那离炮兵阵线越来越近的猛犸战象群……是的,战象群……至少有三头巨型猛犸战象朝着帝国炮兵阵地狂奔而来。
“自由射击!”
图拉斯紧绷的神经趋于崩溃,同样崩溃的,还有帝国前线士兵。尽管长矛手和剑盾步兵跟了上来,但是面对狂奔而来的巨兽,帝国士兵的心理已经不战自溃了。这些只有在传说里才看到的巨兽,此刻真真实实的出现在眼前,大地因巨兽践踏而颤抖,寒风刮起狂风,奏响了帝国联军的挽歌。
“杀光!不留活口!”
诺斯卡大军统帅埃吉尔-斯蒂尔比约恩大吼到。
掠夺者步兵,掠夺者骑兵、冰巨魔、猛犸战象犹如洪流一般,扑向瑟瑟发抖的帝国远征军军团。
“坚守阵地!”
图拉斯大声呐喊着,但是已经无济于事了。在猛犸战象冲到面前的时候,帝国炮兵的心理防线崩溃了,他们再也受不了如此恐怖的画面,纷纷丢下手中的火炮逃亡。
然而,四面包围下,根本无路可逃……
被踩死,杀死的帝国炮兵不计其数。
火枪手和弩箭兵团早已没有阵型可言,在蛮族大军的冲击下分崩离析,各自为战。箭矢和子弹乱飞,耳边,充斥着帝国士兵们惊恐的叫喊声,和掠夺者疯狂的嘶吼声。
“保护领主!”
骑兵统帅斯提尔大声怒吼着,为数不多的帝国骑士开始朝他们的统帅和领主聚集。
西多夫身边,帝国守卫奋死抵抗,禁卫队长一剑刺瞎掠夺者战士的眼睛,鲜血从掠夺者的眼窝里涌出,踩着敌人的胸膛,禁卫队长抽出短剑。另一个掠夺者步兵手持斧头,狂叫着冲了上来。卫队长单膝下跪,紧握战盾,在敌人扑上来的一瞬间,猛击掠夺者下盘,将狂怒的掠夺者战士直接掀飞了出去。在对方来不及起身的时候,象牙宝剑猛的刺下,干净利落,一剑刺穿了掠夺者的喉咙。
但是除了少数帝国精锐可以和诺斯卡蛮族战士一战,大部分帝国联军步兵在如此恐怖的环境下,早已溃不成军。
荒原上,成片成片的帝国士兵惨叫着倒下,帝国人的鲜血染红了这片寸草不生的北方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