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l6fp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第二百三十九章 刑罰推薦-exzu1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小說推薦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啪!”
“唔”。
在一处阴暗的地下室里,鞭子划破空气冲击肉体的声音好像裂开的绸缎一样清晰可见,女性压抑的痛苦低呼也为这阴暗的环境增加了不少阴森,只见在摇曳的火光照耀下与铁链的碰撞声中,一个脱到只剩下单衣的优美躯体正在承受着如此狠辣的鞭打,此时此刻,那洁白如雪的脊背上几乎已经遍布鲜血渗透的鞭痕。
显而易见,这已经不是这位可怜的少女在这处刑房之中承受的第一击鞭打了,她背上最深刻的鞭挞痕迹甚至深邃到可以看见断裂的肌肉,换做普通人承受这样的酷刑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在痛苦之中死去,不过……毫无疑问,正在受刑的美丽女子并不是普通人,事实上伴随着一次次新的伤口与血花一同绽放,她身上旧伤也在迅速止血进行自愈。
当然,即使伤口不会致命,但是鞭笞的痛苦却分毫不会减弱,所以即使受刑的少女在努力忍耐不发出声音,但是实际上她的嘴唇都已经被牙齿咬破开了。
“…………”
“第六百五十鞭……好了,卡格佩帕,你的“惩罚”结束了,不过这只是第一天而已,从今天开始直到三个月以后,你每天都必须在这里接受六百五十次鞭打,不可以反抗束缚,也不可以使用“圣力”进行抵御,今天的“惩罚”由我亲自执行,未来的处罚则会交给禁忌骑士负责。”
伴随着近乎于完全没有感情的冰冷声音,从火光的阴影之中走出来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回到莫斯维彻不久的禁忌教廷首席裁决者“科尼恩-海特”,他的腰间也一如既往的挂着他无比高调展示的圣械——79-安诺奇尔,只不过在这阴暗地下室之中,相比于当初身处沃罗姆王宫的那位“威严裁决者”,科尼恩的表情更多了不少无法言说的冰寒彻骨,他注视着卡格佩帕被铁链束缚的优美躯体的目光更是完全不具备一丝一毫的情欲又或者怜悯。
有的……恐怕只是一份“哀其不争的愤怒”吧。”
是的,不管是谁都能看得出来,科尼恩现在的心情只有最为深沉的愤怒,他在因为卡格佩帕而愤怒,也在因为所有“裁决者”而愤怒,毕竟……作为首席裁决者,在发生了爱卡迪特的那件事情之后,他实在没有理由不愤怒呀…………
“卡格佩帕,这是我依据圣典对你裁定的处罚,根据“绝对秩序”的规则,禁忌教廷的所有成员在犯下某些错误之后都可以必须承受这样的惩戒,即使是裁决者也不例外,只不过一般来说“实力强大”的裁决者“不会范错”,所以你可能已经忘记被鞭打的感觉了,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对我的处罚决定有所异议,毕竟……就是因为你无比错误的决策,我们的计划不止功亏一篑,而且基拉伽托还因此陨落了”。
解开铁链的桎梏,放任被汗水浸透衬衣的卡格佩帕瘫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依然穿着那身铠甲的科尼恩似乎是在解释着自己的处罚决定,但是他的语气听起来却更像是一种宣言、一种改变决策的宣言。
在这份“宣言”之下,他这个“首席裁决者”的处事风格毫无疑问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放任”了。
“我知道,一般而言……裁决者们都是好面子的,毕竟大家都自认为自己拥有着“不可战胜”的力量,都认为自己立于这个世界的顶点…………其实在平时,我一直都很照顾大家的情绪,毕竟我们都是生活在“和平时代”的裁决者,没有敌人、更不存在斗争,我以为大家的一些骄傲也无可厚非…………”
从墙壁的衣柜里把卡格佩帕的衣裙拿出来扔了过去,科尼恩依然在用一成不变的语气说着自己的想法,他并没有理会沉默不言的卡格佩帕,哪怕不久之前他刚刚亲手把对方鞭打到鲜血淋漓。
毕竟……他现在所说的话不只是说给卡格佩帕听的,他知道卡格佩帕会把他想表达的想法传递给其他还在沃罗姆南部执行“大海捞针”任务的裁决者,所以他的表态面向的是所有裁决者——准确来说或者说是除了基拉伽托以外的所有裁决者。
毕竟基拉伽托已经死了,连圣械都被灾兽咀嚼成了碎片,再也不存在了…………
“我发现我错了,你们不是骄傲,而是自大!不是爱好和平,而且单纯的懒散!你们生于“无敌”,成长于“无敌”,最后成为了“无敌”,于是因为“无敌”而目空一切,因为“无敌”而目中无人………基拉伽托死的毫不冤枉,他死于自己的狂妄和优柔寡断,但是你——卡格佩帕却也至少要为他的死负责五成,因为你的决策愚蠢至极、你的判断一无是处、你的懦弱深入骨髓、你的自以为是无可救药”!
“在生死一线的任务之中你居然还有心思寻找艳遇?在遇到对手时你居然通过传言推断对方的能力?在追寻胜利的道路上你居然一直想着找借口来糊弄我?在需要携手应战的时候你居然不信任同伴?就是因为你的错误,基拉伽托死了,博罗斯的灵魂遭受重创至今昏迷不醒,本就人手紧缺的裁决者一下子少了两位…………我真的认为圣典对蠢货规定的处罚实在是太轻了,我甚至很怀疑一点微不足道的鞭打到底算不算得上惩罚”。
转身打开了地下刑房的大门,伴随着沉重的厚重门扉开启声音,科尼恩最后的话语也回归了那不带一丝情感的冰冷……看起来他确实失望透了,但是也真的打算有所改变。
处罚结束,作为“执行人”的首席裁决者也要离开这间被血腥味道充斥的地下室了。
“卡格佩帕,不要忘记,圣械可以让弱者迅速变强,只要灵魂足够有天赋、“调谐”能够一直跟上,红衣主教乃至裁决者都可以被顺利培养出来,这毫无疑问是它最大的优势,但是……同时却也绝对是它最大的劣势,你我都裁决者,我们都拥有着强大的圣械,还有着天赋异禀的灵魂,但是却仅此而已,你我实际上都称不上“强者”,和那位名为卡洛斯的年轻少年相比,依赖圣械的力量无视时间而活的我们都缺少某些至关重要的东西,我希望你在接下来三个月的“处罚”时间能够多想想我说的话,我们都已经在圣械的力量以及自己过人的天赋之中迷失了太久太久,如果我们还抱着过去的心态走上未来的战场,那么恐怕用不了多久,所有的裁决者都将在“烛火”的焚烧之下化作历史,你、我、又或者其他人都不例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