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yfd精彩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讀書-w7xhr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张亮说着,低头看着血肉模糊的李氏和张慎几,只是笑,笑得很是凄惨。
陈正泰看着这个家伙,打了一个冷颤,他晓得这张亮当初也是一个骁将,倒是生怕他突然暴起,伤了薛仁贵和苏定方,便大叫一声:“对付这样的叛逆,大家不要客气,一起上。”
苏定方三人各自对视一眼。
修羅傳說 偶爾斷電
显然对于陈正泰这等不讲武德的行为,颇有几分抵触。
最后还是苏定方轻描淡写道:“还是我来吧。”
说罢,他手中提刀,已信步上前。
张亮穿着黄袍,朝苏定方狞笑道:“你不过是无名之辈,也敢动俺?俺现在乃是天子,受命于天!”
说着,举起了铁锏,便朝苏定方的脑袋砸去。
这家伙的气力极大,而铁锏的份量也是极重,一锏挥舞下来,宛有千斤之力。
苏定方却晓得手中的钢刀是不能和铁锏硬碰的,于是他猛地身子一错,直接躲过。
张亮似乎毫不费气力,又横着铁锏一扫,眼看着这铁锏便要拦腰砸中苏定方。
苏定方身子却已如迅猛的豹子一般,猛地贴近张亮,随即将刀狠狠的在张亮的脖子上划过去,人却继续与张亮的身躯错开。
如此一来,那虎虎生威的铁锏,虽是差一点要砸中苏定方的后腰,可只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张亮的身躯却是一颤,而后,手中的铁锏落下。他拼命的捂着自己的脖子,方才还完好的脖子,先是留下一根血线,而后这血线不断的撑大,里头的血肉翻出,鲜血便如瀑布一般喷溅出来。
热血九霄
张亮口里发出呃呃啊啊的声音,拼命想要捂住自己的伤口,因为喉管被割开,所以他极力想要呼吸,胸膛拼命的起伏,可此时……面上却已窒息一般,最后鼻子里流出血来。
眼看张亮的身子即将要倒下,已到了张亮身后的苏定方,却一把扯住了张亮的长发,而后刀子自后横着到了张亮的脖子上,这一次,又是猛地一割,这长刀入骨的声音格外的刺耳,而后张亮终于身首异处。
苏定方取了首级,那无头的身躯便无言倒下,苏定方浑身血淋淋的,朝陈正泰道:“大兄,这头颅,你提着?”
“不……不必了。”陈正泰皱着眉头摇摇头:“你留着吧,我回去复命。”
“噢。”苏定方从容地拎着头颅,点点头。
此时的陈正泰,终于意识到,自己永远不可能像历史上的苏定方和薛仁贵一般,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将了。
自己还是太仁慈了,所谓慈不掌兵,大抵就是如此吧。
完成了李世民交代的任务,陈正泰心里挂念着李世民的安危,于是再不敢耽误,立马转身,匆匆赶回前堂去。
此时,整个张家已经基本上的在新军的控制之下了。
几个大夫已被请了来,此时正小心翼翼的照顾着李世民和程咬金。
陈正泰出现的时候,却发现李世民虽是重伤,不过这李二郎的身体实在是变态,居然这个时候,还勉强的撑着。
他见陈正泰回来了,立马朝陈正泰虚弱的道:“如何……”
陈正泰道:“逆贼张亮,已经伏诛了。”
李世民气息不稳,两个大夫已撕开了他的外衣,检视着伤口,李世民则道:“伏诛了也好……你……你是如何知道张亮谋反的?”
帝少的专宠蛮妻
陈正泰忙道:“这……说来话长,恳请陛下先将养身体吧。”
李世民却是摇摇头道:“朕……受创甚重,能不能熬过去,还是两说的是,只是……越是在这个时候,朕越是要知道。”
此事……非常的简单。
这一箭,直接刺进了李世民的胸口,几乎贯穿到了李世民的后背,即便是李世民,也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自己最后能不能熬过去,也只有天知道了。
虽说现在这个时候,自己还能挺着,可他知道,这只是因为……靠着自己强壮的体力在熬着罢了,时间一久,可就说不上了。
所以李世民这个时候,已经让人快马去请太子和众大臣了。
无论将来如何,至少现在,在他还有意识的时候……要将该交代的事统统都交代好了。
如若不然……一但有了什么意外,势必引发权力的真空。
而这……是李世民绝不愿意看到的。
张亮的谋反,令李世民的触动极大,他终于发现,自己过于的自信了。
—————
陈正泰只好道:“是从陈家的账目里查到的。”
李世民讶异道:“账目……”
陈正泰点头道:“对,臣的秘书武珝,察觉到账目有问题,有人在春耕的时候,大量的采买农具,这等大宗的购买,和往年有些不符……觉得这应该是有人在谋划着什么。所以……她又查了其他的账,所以顺藤摸瓜,才查到了张家的头上。”
陈正泰见李世民一副疼痛难忍,却依旧咬牙坚持的样子,忍不住又劝道:“陛下要不要先休息休息?”
李世民却是摇头:“朕在听呢,咳咳……你继续说,继续说下去,只凭着账目,就可以查到……查到有人谋反吗?这武珝……朕还是看轻了她,她一女子,竟有这样的神智,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陈正泰只好又继续道:“所以儿臣一直觉得,张家肯定有什么问题,当然……却没有实证,只是今日,却听闻张亮居然请陛下去给他的母亲祝寿,儿臣听闻陛下摆驾到了张家庄子,又想到张亮有极大的冒犯可能,一时慌了,所以……所以就……”
我拥有篮球梦 秋风若寒
顿了顿,陈正泰随即便道:“儿臣擅自调兵,已经是触犯了禁忌,实在是罪无可赦,恳请陛下责罚。”
葉氏春秋之足球之夢
李世民虚弱的点头:“不错,你这确实是罪无可赦,没有得到朕的旨意,也没有兵部的公文,就敢擅自让新军出营,这和谋反没有什么区别。”
陈正泰道:“新军上下,大多对此事并不知情,是儿臣擅做主张,与他人无关,陛下要严惩,就罚我一人好了。”
李世民艰难的露出一个苦笑,似乎那大夫触碰到了自己的伤口,令他发出了一声痛苦的SHENYIN,而后勉强道:“可正因为……你敢冒着擅自调兵的危险,也要赌一赌这张家有没有谋反,一心想着……想着要救驾,这一份忠心……你教朕如何处置呢?若非是你,那张亮只怕阴谋已经得逞,此时……只怕已经趁乱,先行杀入宫中去了。所以,你有……有大过,也有大功。你行事……行事莽撞,可……可也有一份赤胆忠心。朕方才思量了一下,倘朕是你,这样做,绝非是你的上策……朕若是处置你,那么……社稷垂危时,谁还敢救驾啊……”
你是我的刚好遇见
陈正泰叹了口气:“陛下若能宽恕儿臣,儿臣感激不尽。”
李世民随即道:“可是擅自调兵,不能开这个先河……不能开先河啊……既然如此……那么……就罢黜你的爵位吧,撤了你的国公之位。除此之外……裁撤掉新军,这……是对你的惩戒。”
陈正泰万万想不到,惩罚居然如此的严重。
可细细一想,他骤然明白了,其实这也是有道理的,今日可以以救驾的名义调兵,那么明日呢?
无论理由再如何正当……惩罚是绝对要有的。
他妈的……早知道我还是选武珝的上策了,陈正泰心里忍不住恨恨地想着。
只是……虽是心里骂,可若是重来,自己当真会选择上策吗?
其实陈正泰自己也说不清。
此时,他看着重伤的李世民,一时说不出话来。
却在这时候,却见外头有宦官匆匆进来道:“陛下……太子殿下到了。”
李世民屏退左右:“你们且先下去,朕有话要和太子说。”
都市狂王
于是除了两个医者之外,其余人统统告退。
一会儿工夫,一脸焦急之色的李承乾,已是气喘吁吁的进来了。
见了受伤的李世民,他不禁一时百感交集,连忙拜下道:“儿臣见过父皇,父皇……您……”
“不许哭,不要说话,现在……现在听朕说……”李世民已越来越气若游丝了,口里努力地道:“朕……朕现在,也不知能不能熬过去,就算是能熬过去,只怕没有一年半载,也难恢复。现在……现在朕有话要交代给你。我大唐,得天下不过数十年,现在基业未稳,所以……此时,你既为太子,理应监国,可是……这天下这么多骁将和智士,你年纪还轻,如何做到驾驭群臣呢?朕……不放心哪。”
李承乾只是泪眼婆娑的道:“儿臣一定……一定……”
“不要说这些自满的话。”李世民苦笑着道:“连朕都阴沟里翻了船,何况是你呢,你及得上朕的万一吗?”
这话说的……
李承乾一时有点懵,若换做是从前,他肯定想要好好的说道说道了,只是今日,看着身受重伤的李世民,却只有哽咽。
李世民则是接着道:“现在……朕先送一个大礼。陈正泰与你相交莫逆,他与你……既是君臣,又是朋友与兄弟,此人……朕观之,他是个有大义的人,他擅自调动兵马,已触犯了禁忌,朕已夺了他的爵位……裁撤了新军。你虽还不是新君,可未来却还是要稳住朝廷,要借重的,定是陈正泰这样的人,所以……你监国之后,下的第一道诏令,便是以救驾的名义,敕封陈正泰为郡王,而后犒赏这些解散的新军将士,将新军提为禁卫。如此,你便算是给了他们恩德了。他们都是忠义之士,自是对你死心塌地的。”
敕封为郡王……
这几乎是破天荒的事。
可李承乾立即就明白了李世民的意思了,陈正泰有大过,可也有天大的功劳,如若不然,这大唐的社稷,天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惩罚他擅自调兵是一回事,给他赏赐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李承乾立马道:“儿臣知道了。”
李世民便又道:“除此之外,房玄龄、杜如晦,还有你的舅舅长孙无忌,此三人,可以与陈正泰一道辅政,房玄龄这个人……性子温和,是统帅百官的最好人选。而长孙无忌,乃是你的娘舅,他长孙家,与你是一体的。可是……长孙无忌不宜成为百官的首领,他是个担当不足,且有自己小心思的人,大体上,他是忠心的,可私心重了一些,依旧让他做吏部尚书吧,加一个太傅便是。再有如程咬金、李靖之辈……李靖当初,在玄武门之变时,态度有所犹豫,他并不效忠于朕,不过……此人还是有大用,他在军中有威望,行事也不偏不倚,要让他坐镇在长安,至于张公瑾、程咬金、房、秦琼之辈,他们出身远不如那些世族子弟,可对朕,将来对你,也定会忠心耿耿。这个时候,应该统统外放,外放到各处重镇,令他们任都督和将军,镇守一方,要严防有不臣之心的人。”
李世民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却依旧强逼着自己说完:“侯君集这个人……心思太重了,朕在的时候,或许能制住,可是若朕不在了,他虽是你平日里最亲近的,他的女儿,也嫁给了你为妃,可一旦朕没了,他定会骄横,不会将别人放在眼里的,这样的人……你必要小心为上,此冲锋之才,却不可完全信任,找个由头,要治一治他的罪,先疏远他,令他时刻保持着惊恐,等到用人之际,再将这关在笼子里的老虎放出来。”
李承乾听到这里,已是泪水涟涟:“儿臣都知道了。”
“知道了就好。”李世民突然觉得自己眼眶也湿润了,反而忘却了疼痛:“朕平日或对你有苛刻的地方,可朕是父亲,同时也是天子哪,作为父亲,理应疼爱自己的儿子。可九五之尊,怎么只有对子女的爱呢?快……去将大臣们都召进来吧,朕……朕也有话和他们说。”
李承乾行了大礼,忙是站起,退到了一侧。
恶魔校草遇上校花公主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求支持。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