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vtz8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宅男崛起1935-第五百九十八章 思路帶偏相伴-8qg9i

宅男崛起1935
小說推薦宅男崛起1935
“反正只要能卖出去,还用愁生产得太多吗?”刘一凡接着还叹了一口气道:“唉。。。。。,说不定到时候,有钱也挣不到,要现在不抓紧运作,我怕到时候,你们都会急红眼了。”
“按你这么说,我们的生铁还不够用,不能吧!还急红眼有点危言耸听了吧!”姜厂长有点觉得这人越说越不靠谱了,这他们还急红眼他还怕到时候东西卖不出去,这样才急红眼呢!
“这还仅仅是眼下的预算,大家考虑过没有,我现在只动员了延安本地的商人,边区其他地方的商人不会动手吗?如果他们也跟着动的话,整个边区将是一场大规模的经济头建设呀!对于生铁的需求还能少吗?最终弄到最后,我都怀疑我们能不能保证供应的问题,你们好好想想就能明白了。”刘一凡一看这人还在没想明白,干脆说开好让人不再纠结这个了,快点想明白放过他吧!他真是累得不行好想洗洗睡了得了。
这么话一说大家就明白了,姜厂长还是有点意见,接下来,大家又讨论了一下,整个项目的具体工作,最后一分析,整个计划不是太大,而是太保守了,没想到整个边区的潜力这么大!只是在表面,还是感觉不太好,怎么说这事有点太悬了还是怕不靠谱,也是怕刘一凡太冒进到时候怎么样收场。
最后姜厂长刚要说什么,就被杨云天拉了一下,对他微微摇头,示意不要说了没看到这人都累得不行,这时才发现,他们已经聊得太晚了,刘一凡都开始打哈气了,没办法只能告辞了。人家都困得不行满脸都写着他好累他好困了,还有他们也听明白了。
现在刘一凡在背后折腾半天,给大家画了一个非常宏大的计划,几乎不需要边区投入任何资金,只需要给点政策,那么就可以掀起一场大规模的工商运动,那么这何乐而不为呢?一般人是想不到的,但是他们多少明白点,也许唯一的问题:这个饼是太大了,只有刘一凡这样的人,才能想明白想得到做得出来。
杨云天开始也有一点担心,干什么都是有风险的,这回玩得太大了,可是天下没有一点风险的事情,更不要说,这要是成功了,后面的收益呢?虽说刘一凡的说话,一般人是想不明白的也想不通的。这是一件大事要不是他一直跟着刘一凡接触,没事就和他聊天明白他的思路,今天他也是会像姜厂长一样担心,也就在问下去。
杨云天阻止姜厂长也是想着一会再和他说,不要在这让刘一凡解释,人家累了他们也该走了。姜厂长看了一眼拉他的杨云天,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让他不要在问一会他会和他说的,就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杨云天看人没有在问放下心来,他先提出了告辞,那二人也跟着一起告辞,一起走了出来了。
刘一凡看可算把人打发走了,捂嘴打了一个哈气伸了一个懒腰,他可算可以睡觉了。没有想到还有人不想让他睡,回手把门关上了刚走出一步,身后的门又响了这让他很是纳闷?这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的人来敲门来找他?他真想装着他不在不想开门不想再见人了,他真是很累了!
刘一凡心里这么想的但也不可能这么做,最主要的是外面的人已经喊上了:“刘兄在不在?我是何宁义。”这让他还怎么装下去只能转身去开门了,打开门就看到一张笑脸的何宁义。心里微微得烦了起来这个人来干什么?还这么晚了最主要的是这个人的表情不怎么为什么有一种不会很快走的感觉。
何宁义看人开门了,笑着打招呼:“刘兄我来了,欢迎不?”说完就自说自话地往里走去,也没有管刘一凡欢迎不欢迎,反正是人进去了。
刘一凡真想大喊一声:我不欢迎,你走吧!我好累好困!我想睡觉!但人自己就走了进去,这还让他怎么说真是郁闷啊!可能怎么办?只能唉了一口气说了一句:“欢迎,无比欢迎。”这都是咬着牙说得违心的话,但何宁义可是一点也没有听出来,他今天来是心里不安,想找好友去说一说。没有想到一个去谈恋爱去了,另一个在开会,他想了半天就只能来找刘一凡了,所以出现在这里了。
这边刘一凡只能跟着一起进去了,想看看这人想干什么?为什么这么晚来找他?这份好奇把他的瞌睡虫给打走了,因为这个人是有点冒失但也不会做出打扰人的事情。这下子精神了双眼发光的看这人的背影,摸了一下下巴,这里一定有事情,说不定还是大事。
出了门,沿着路往走时,杨云天与姜厂长很有默契走到一起。云天开因为太累了,还是跟他们一路的,出来就分开走了。这让两人更好的说话了,杨云天也看出这人还皱着眉,一直在想着什么就知道这人还没有想明白,边走边劝道:“别再想了,刘一凡也有自己的苦衷,他的计划是存在的很多的不确定性。别说找我们研究,估计整个延安没谁能帮他忙的,那么大一个计划,这几乎是冒着最大的风险,如果真找我们谈的话,你认为我们会同意吗?”
“我。。。。。。。”姜厂长刚想我会同意,但只说出一个我字就说不下去了,他一定不会同意,甚至还在阻止他,说什么他也不会同意的,这事也太大了。跟本都不敢想也不敢干,这可不是闹着玩跟他们现在干得事真是一点也不一样,这要是干不好,可不是刘一凡一家的事,而是全边区这事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就决定了呢?
不行,姜厂长还是想不明白,接着开口说也心中的忧虑:“这事这么大,他真的应该找我们商量一下,怎么说我们是一起的也都在为了边区发展操心的人,说也好的理由说不定我们就会同意的。”
“即便我们同意,这事能不能动员延安商会的人同意呢?这个数目几乎相当于他们的全部流动资本了,这要是失败了,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他们答应的可能性很小,刘一凡要是事前和我们说了,结果商会那边不同意,他会感觉很丢脸的,我想这可能是他不跟我们说的理由。”杨云天看这人是劝不好了,想了一下,要转个思路要不今天就没完没了了。
“刘一凡不想和我们说,倒是有情可原,不想让人们以为他在说大话,可是他担心得太多了,我们是小人吗?也许不会同意他搞这个计划,但也不会阻止啊!”姜厂长听到这个猜测,一下子火就上来了这人怎么这样?为什么还怕他们笑话他?这根本不是笑话不笑话的问题,要不是这杨云天成功的把姜厂长思路带偏了。但看人发火了,想马上开口让人先不要生气,再说点什么。
但他在开口的前面,姜厂长咬着牙说道:“还有一个可恨的地方,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这下子把杨云天整不明白了,这怎么还说上可恨的地方?
姜厂恨恨的说道:“他已经直接打报告,要政策了,怎么就不和我们说一声?我可是管着一个大炼铁厂啊,这么好政策,为什么就不让我沾点边呢?是不是不把我忘了,还是没想到我,真是的!太不够意思了!”
“。。。。。。。。。。”杨云天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人是小孩子吗?怎么能说出这么幼稚的话?但这话在心里想想就行了,一定不能说出来,要不这人就能翻了,还要哄他可不想,就忙一脸严肃的,用关心的语气道:“你说的这个真是事儿,他搞这个事情太隐蔽了,没把咱们当朋友,那么我们得收拾收拾他,哪天得好好论论,一定不能放过他。”
“对,不能放过他。”姜厂长生气的挥了挥拳,就像刘一凡要是在眼见,就想打一拳解解气。
杨云天真是哭笑不得,但能怎么办还是接着哄道:“今天先放过他,我们先回去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我们再去找他。”
“对,走我们回去,养好了精神我们再去找他。”说完就对杨云天挥了一下手,接着道:“那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杨云天也回了一句,还暗暗松了一口气,可算把人打发了,真是累心啊!他突然想到刘一凡看到他们眼睛闪过一丝的不愉,当时这眼睛只是一瞬就消失了,所以他当时感觉是自己看错了。现在想了一下,他们今天这么晚去好像有点不太适合了。
杨云天懊恼的想他们今天真是不应该去,应该忍一下得人家有空在去的,他以后可要多劝说一下剩下两人,这人才能让刘一凡更能无忧的干这件事,下了决定可不能让那两人打扰到人家。边想边往家走,渐渐得消失在黑夜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