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8j63有口皆碑的小說 興風之花雨 蕭風落木-第六百五十章 交換人質閲讀-mpnis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符尘修设计在先,风沙自然要还以颜色,对符昭信彻底动了杀心。
那么,有些事情就不那么顾虑了。
之前,他一直不敢向符昭信拷问佛门密谈的事情,生怕符昭信回去之后来个一二三四五,惹得佛门对他生出疑虑,乃至敌意。
如果人死就无妨了,疑虑仅是疑虑,反正死无对证。
临近四更,连热闹一整晚的订婚楼都渐渐沉寂下来。
尽管仍旧灯火通明,掩不住激情之后的空洞与空虚。
唯独赵大公子是个例外。
每个男人都有一个把柄,善握的女人很容易挥动由心,砸人如锤。
弄珠不仅会弄珠,也会耍锤。
明明是被捆的那个,偏得把捆她的赵大公子弄得整晚不得发泄。
具体细节不方便诉于秘闺之外,反正赵公子憋得好似打了鸡血,脸色更涨红如鸡冠。
这时,仅需稍一拨弄,已被欲望冲红眼睛、冲昏的头脑的男人很容易失去理智,疯牛一样横冲直撞。
好在孟凡及时破门而入。
有心算无心,赵大公子连报身份的机会都没有,连同弄珠,当场被扣。
嘴堵了说不出话,人家下手又忒狠,赵大公子仿佛被当头泼了盆冷水,又似被一刀放走了鸡血,心知好汉不吃眼前亏,整个人泄气一般蔫巴了。
瞧着絮叨不停的孟凡,弄珠心中咯噔一响,尽管人家嘴上的话好似争风吃醋,看其笑吟吟的模样显然别有用心,事情没那么简单。
恐怕安排好的埋伏已经败露了。
弄珠不得不开始琢磨怎么脱身,否则就算孟凡放得过她,自有人放不过她。
与此同时,订婚店顶楼房间。
风沙再度见到彤管。
被黑罩套着头,被麻绳捆着手,那袭单薄轻柔的素纱裙早已皱皱巴巴,染满种种污秽,甚至还有血污,本就很短的裙摆又因被撕开几个口子,大片春光外露。
就一个词,狼狈。
彤管颤颤巍巍地站着,两条长腿不复原本的白皙光洁,微微发着抖,似乎努力的绷紧,强撑着站立。
大片血污自腿根处流下至膝至踝,有干涸斑驳,亦有新血尚鲜。
尽管看不见她的脸庞,仍能感受到扑面的战战兢兢。
看来最近没少受罪。
这时,街面上遥遥响起打更声。
四名负责押送的汉子相视一眼。
其中一人伸手揭开彤管的头罩。
彤管似乎久未见光亮,房内的灯火已令她睁不开眼睛,忍不住缩颈低头,抬手遮挡。
旁边两个押运的汉子毫不怜惜的将她双手使劲拉下,钳住她的下巴,强行抬起脸庞。
彤管发着呜呜的声音,努力的挣扎。
她的嘴也被堵上了,光线刺激使她泪眼朦胧。
为首那人道:“还请尊驾验明正身。”
风沙歪着脑袋打量彤管的脸庞,轻声道:“这么粗鲁的对待她,你们知道她是谁吗?”
彤管听到风沙的声音,明显愣了一愣,扭动的身子忽然停住。
那首领一板一眼的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等奉命四更拆头罩,一炷香之内得到回讯便放人。否则,撕票。”
他说话的时候,故意侧身显露了一下抵在彤管后腰上的短匕。
同时,另一人拿出一支线香点上,江湖人爱用的那种。
短匕蹭亮,寒芒闪闪。星火燃灰,袅袅烟香。
风沙收回目光,召花娘子附耳。
花娘子旋即离开。当然不是传信放人,是传信抢人。
彤管总算适应了光线,怔怔的盯着风沙发呆。
风沙还以微笑,做手势道:“我想跟她聊聊。”
那首领摇头道:“不瞒尊驾,我等要是听到不该听的事情,恐怕有命回,没命活。”
风沙淡淡道:“我看她似乎受了不少罪,如果这里面有你们一份,你们不可能有命回。别以为制着她我就拿你们没办法,若是不信,不妨一试。”
那首领与同伴互视少许,沉声道:“我等只是跑腿,接了这要命的差事无非想着富贵险中求,不敢奢望过多,也就盼着大爷别把小的们故意往绝路上推。”
风沙正色道:“好。”
那首领盯他几眼,缓缓道:“小的们都是屁一样的小人物,量大爷不至于憋着咱们不放,就信大爷这一回。”伸手取下彤管的塞口。
彤管低头剧咳几声,抬臂蹭唇。
风沙柔声道:“你再忍耐少许,待会儿有自美食热水,净衣软榻。”
对于受了囚禁之苦的人来说,没有什么能比这八个字更具诱惑力。
彤管眼睛亮了起来,轻轻地点头。
风沙轻咳一声,伸指往她腿上污血处遥点几下,柔声道:“我曾被你扒光捆住,既是礼尚往来,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想问问你,受他们欺负了吗?”
这几人敢让彤管说话,风沙就知道他们没有牵扯。
若是刚才他们含糊搪塞,风沙会故作不知的把话岔开,不会给他们威胁人质的机会,更不会让他们活着走出订婚店的大门。
彤管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腿,淡然自若地道:“没有,不巧落天癸了。”
嗓音略微沙哑,还算悦耳。
风沙恍然,又问道:“有什么希望我现在知道的事情。如果没有,我就不为难这几位兄弟了。”
“他们仅是听命行事,一路上对我还算客气,不必为难。”
风沙含笑点头。
几人明显松了口气。
其实对面这年轻人一直和颜悦色,说起话来更是柔声细语,偏偏予人一种莫大的压迫感,一看就知道是生杀予夺的大人物。
他们皆是刀头舔血的亡命徒,一向自诩胆大包天,居然忍不住心生恐惧,一直连喘气都不敢大声。
彤管犹豫少许,问道:“你见到我的人了吗?”
风沙叹气道:“见到了,该知道的我也都知道了。他死得很英勇,我很敬佩。你有这样忠心勇敢的下属,足令我对你的评价高了不止一筹。”
彤管黯然失色,垂首不语。
又过一会儿,香燃过半,房门忽然打开,两人快步进门,往那首领附耳。
那首领手中短匕纳回袖中,做了个手势。
两名汉子去解彤管身前的捆手。
首领抱拳道:“大爷若不留难,我等这就告退。”
风沙道:“请便。”
绘声早就备好长袍,过来给彤管披上。
风沙起身近身问道:“此地不宜久留,手脚还有力气吗?”
彤管揉着手腕,苦笑道:“没了。一个姿势捆太久,走路都没劲。”
“我估计正门有埋伏,怕是走不得……”
风沙想了想,向绘声道:“你和她互换衣服,抱她走窗户,我会坐第三辆马车过侧街。切记,小心弓弩。另外,不要太相信我那些卫士,多留个心眼准没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