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5ekb火熱都市小說 都市超級天帝討論-第兩千一百二十一章 並不是我和姐姐的錯鑒賞-f5f2b

都市超級天帝
小說推薦都市超級天帝
“噗……这小丫头是成心和老祖我过不去啊!我恨啊!”
一众修士哗然,抑制不住地议论起来,方才报价一百亿的那个圣祖境存在,则是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恼火不已,却又不敢乱来。
其余圣祖境存在也都郁闷得很,都觉得心头堵的慌,他们并觉得那个吐血的圣祖境存在不堪,因为报价的不是他们,他们都已经觉得郁闷至极了,如果是自己报价的话,说不定也逃不脱被气吐血的结局。
身为圣祖境存在,两百亿还是能拿得出来的,何况如今是专门为了拍卖会而来的,准备好的现成仙晶怎么说也都翻了一番的,依旧可以继续竞价,但他们都看得出来,林南是真不将仙晶当回事,小丫头也脸不红心不跳,就像他们扔出一两百万仙晶那样,完全没得感觉,这就极其恐怖了。
最终,没有人再竞价,蓝衣女子宣布画卷归林沫沫所有。
林南给了小姐妹俩一只储物袋,小姐妹俩便跑去了后台,不久后便挥舞着画卷走了出来,笑得都很灿烂,显然是十分开心的。
“我的妈呀!她们居然……居然都不等拍卖结束,居然直接就去后台交换了,这……这也太逆天了吧!”
“嘶……这一家子不简单,绝对不简单,就连圣祖境存在的面子他们都不给,而且两百亿仙晶说拿就拿出来了,不带半分犹豫的,着实……太过不人道了!”
“我先前还以为那林南道友,纵使得方道友与林茗道友赏识,也就是和我们的身份背景不相伯仲而已,没有想到……这才拍卖第一件物品,我们就已经输得一塌糊涂了!”
一众天之骄子感慨不已。
那些低境界或是天资不够,背景也不够的修士,也在低声议论着,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毕竟那一群圣祖境存在一个个都沉着脸色,若是他们太不知好歹,怕是会惹来杀身之祸。
那群圣祖境存在的心情确实更差了,他们虽然没有再竞价,但万万没有想到林南居然直接让小姐妹俩,去后台完成了交易,这不守规矩也就罢了,偏偏玄黄坊还没说什么,反而跟小姐妹俩交易了,这让他们愈发觉得林南一行的背景深不可测,或许林南真的有资格也有实力不给他们面子。
“直接就花了二百亿仙晶,接下来还有诸多至宝,我就不信他们还能一次又一次的压着我们!”
“不错,若是他等一直压着我们,就算他没有什么背景,老祖我也觉得无话可说,那是他的本事,是老祖我不如人了!”
“他一人之力怎能与我等比较?诸位且走着瞧吧!”
一阵愤恨之后,有圣祖境存在愤愤不平地开口道。
而那边,蓝衣女子已经平复了心绪,笑容也比一开始时更加随和灿烂。
“第二件拍卖之物,不似上一件那般传奇,也不似那般玄妙,且数量较多,但对于仙尊境至仙圣境的修士来说,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至宝,五枚圣髓丹,起拍价十五亿仙晶,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万仙晶。”
简单说了几句,让人再次端上物品后,蓝衣女子详细地讲述了起来,在说完之后,忍不住看了一眼林南等人所在高台。
“二百亿仙晶。”
林南淡然道。
“卧槽!这……这还讲不讲理了?还没人竞价呢,他上来就……啊?二百亿?又是二百亿?这……这是……不让我们活了啊!”
“吼……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他们怎么这么多仙晶啊!他家的仙晶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吗?怎么才出了二百亿,就又来二百亿?”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一点道理都不讲,一点机会都不给别人家留,属实过分,着实蛮不讲理!”
林南报价之后,场内先是瞬间安静,片刻之后便爆发了震耳欲聋的吼叫声。
圣祖境存在一脸茫然,面面相觑。
那些原本打好了算盘,对圣髓丹势在必得的天之骄子与天才们,一个个都不顾形象地嚷嚷起来,他们实在是太生气了,也终于理解了方才那个圣祖境为何会吐血,现在的他们也有了吐血的冲动!
吼叫得最厉害的,当属修为不高,或是资质不高,背景的不如那些天之骄子的修士们,他们绝望了,认为自己今天跑进这间拍卖厅,纯粹就是来找虐的,这才是第二件物品而已,居然直接就被气得受不了了。
同样都是修士,为什么别人天资比自己这种算得上天才的家伙还要好?为什么别人的背景会比自己的背景更逆天?为什么别人比自己更有钱?
这种以往在他们看来,只有愚蠢的凡人才会计较的事情,成为了他们所耿耿于怀的事,这又使得他们更加愤愤不平,因为林南第二次报价二百亿,简直是将他们的心灵给一巴掌从云端拍进了污泥里!
“沫沫,灵儿,去吧丹药换来。”
林南报价过后,便再次给了林沫沫一只储物袋。
五枚圣髓丹,最多也就能拍到七八十亿而已,他如今直接加价到二百亿,显然是不会有人再加价了的,何况就算有人加价,他也完全可以碾压对方。
“我透!这是赤果果的在羞辱我们啊,居然都不去后台交换了,而是直接在拍卖台上交易,这……这是瞧不起我们啊!”
“不像话!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这是压根就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压根就不将我们当回事,就算他仙晶无数,也不该如此,实在是太嚣张了!”
一众修士,从仙尊境到圣祖境,无一例外都无比的愤怒,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忍耐不住了,若是林南继续我行我素下去,他们觉得自己怕是都会不再顾虑玄黄坊,直接对林南一行人出手!
“原来父亲也会偷懒啊,分明能够自己炼制的,还要花钱买,果然,我和姐姐花钱买没用的物品的性子,是随父亲的,并不是我和姐姐的错。”
接过丹药瓶后,灵儿自然而然地嘀咕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