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unw精华都市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三章 又有的忙了相伴-f2ypx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了了一句话,却包含了很多信息,但有一点核心却是不变的,那就是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的ERJ—140系列支线客机项目完全被腾飞集团的TRJ—500支线客机所主导。
换句话说无论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把ERJ—140做成什么样,底子都是TRJ—500支线客机的变种。
这就好比食人虫钻进了人脑子,三两下就把一个人变成了没有灵魂的躯壳。
与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来说,TRJ—500支线客机就是侵入脑髓的食人虫。
这要是放在两年前,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绝不会答应,自己本身又不是没有实力,凭什么用你们腾飞集团的产品?
问题是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并非全产业链发展的全能企业,优势显著,短板同样明显,被一阵折腾后想不低头都不行。
当然腾飞集团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是一味的极限施压,打个巴掌给个甜枣的中国智慧还是有的。
比如说放开部分高端航材的限制,再比如说承诺帮助巴西方面开展近地轨道空间的科学研究等等。
总的来说对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来说并不吃亏,他们依然保留生产支线客机的能力,并且不必担心被波音一口吞掉,维持住自己南美最大航空航天公司的咖位,进而可以跟庞巴迪当面锣对面鼓的正面硬刚。
除了技术源头以及核心部件儿被腾飞集团掌握外,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非但没受到损失,反倒是在近地轨道空间业务上有了新进展。
对巴西方面利大于弊面对腾飞集团来说当然不用说了,只能用巨大利好来形容。
阻碍腾飞集团载人航空器外销的主要壁垒就是欧美的适航证,一次两次不行可以说是腾飞集团技不如人,可三次四次反复被打回,那就是纯粹的刁难了。
这其中的因素有很多,涉及到意识形态、地缘政治、商业逻辑、潜在竞争,总而言之就一句话,发达的航空强国不愿意看到一个新兴国家的航空企业崛起,进而从他们视若珍宝的国家航空飞行器市场上撕下一块肉。
所以他们千方百计的提高准入门槛,阻挠新兴国家航空企业的迅速成长。
欧美适航证便是其中最为有效的手段。
当然,这还是比较体面的做法,核心部件的涨价,关键技术的禁售,甚至高悬制~~~裁大棒威胁退让,这些年腾飞集团几乎遭遇个遍,也正因为如此,每次都在关键时刻打断腾飞集团新机型进军国际市场的进程。
若非如此,庄建业也不会狠下一条心,借着麦道急于收拢资金,弥补亏空的有力当口,以近乎亏损的代价承接MD—11远程干线客机28%的制造份额以及大量高端航材的供给需求。
换取麦道协助,压服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实施所谓的借尸还魂计划。
如此一来,腾飞集团名义上是跟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在麦道这个老大哥建立的航空产业链联盟体系下,进行合作,共同开发所谓的ERJ—140系列支线客机。
实际上,却是TRJ—500支线客机借着ERJ—140系列支线客机这个马甲冲进国际支线客机市场。
由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承担25%的飞机部件生产和整体的销售,腾飞集团则负责其余75%的制造份额。
以这种方式,腾飞集团在掌握支线客机全产业链的同时,变向的取得进军国际市场的资格,毕竟ERJ—140系列支线客机名义上是巴西的产品,而腾飞集团的介入不过是代工而已。
当然庄建业拿到如此优厚的条件也不是没有代价的,根据与麦道的协议,每架出售的支线客机都会支付麦道40%的利润提成。
剩下的,腾飞集团与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五五分成,各拿总额的30%。
所以说腾飞集团也并非赢家通吃,而是在激烈的博弈中做了让步,将好处留给了另外两方,特别是麦道,以换取将技术和制造留在腾飞集团。
麦道对此还是很满意的,平白无故的多出40%的利润提成不说,腾飞集团廉价的代工成本和材料价格也让麦道非常高兴,因为这意味着麦道可以尽可能的降低成产成本,为即将到来的价格战打牢基础。
当然就算没有价格战这一遭,麦道凭借其组建的全球产业链也在股市上炒了一波不错的概念,以至于原本低迷的股价开始急速拉升,让麦道高层对这次交易十分的满意。
如此,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赢了市场、麦道得到了资本青睐而腾飞集团获得了技术与制造,三方各取所需,各自配合,形成了三赢的局面。
……
“庄建业这个人不简单,今后跟他打交道要小心一点儿,尽量维持好跟他们之间的关系!”
巴西,里约热内卢,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的总部内,已经调任此处的埃多奥看着跟他一同过来的克里尔多,不无凝重的嘱咐道。
克里尔多则满怀自信的笑了笑:“放心吧,埃多奥先生,这次过去本来就是落实生产方案的,对此庄建业还是很好说话的,甚至还有些大条。”
“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吃了一次亏的埃多奥还是苦口婆心的提醒着。
……
“庄这个人有些危险了,腾飞集团同样成长的太快了。”
美国,纽约某处高档别墅内,默林茨端坐在餐桌上,将嘴里的一块上好牛排咽进肚子,随即看了一眼对面的李斯特:“对此,我在政府的朋友很担心,照这样的下去,腾飞集团会争夺我们更多的市场。”
对面的李斯特闻言,切割牛排的手顿了一下,旋即放下刀叉,抬起头冲着默林茨呵呵一笑:“八年前我就知道这一天会发生的。”
“那你就不担心?”默林茨问。
“为什么担心?这就好比是年轻人脸上的青春痘,它不冒出来,怎么知道它竟然如此的丰润饱满,更不可能知道从什么地方可以轻松刺破。”
“你是说……”
默林茨闻言,眸光一闪,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同样呵呵呵一笑冲着李斯特举起了酒杯……
……
“我不管你们以前对腾飞集团是什么态度,对庄建业是什么看法,反正今天我方勇在这里撂下一句话,我们到现在还有活儿干,没有因为改制让一个人下岗,都是腾飞集团把支线客机的部分生产任务交给我们,如果就因为几篇报道就让小庄被处分的话,我们西北航空厂第一个不答应。”
京城,某宾馆,临时召开的全国航空航天技术会议上,方勇神情激动的拿着麦克风,大声的冲着主席台某领导叫板。
“砸腾飞集团的饭碗,就是砸我们的锅,成功集团也不答应!”黄峰二话不说起身声援。
“我们厂也不答应……”
“我们公司一个人都没下岗,腾飞集团功不可没,我们也不答应……”
与此同时,浣城某宾馆内,刚刚接受完调查的庄建业,走出居住了足有一周时间的房间,便看到总部首长就正站在门口,见庄建业出来问道:“有些事儿老同志们转不过来弯儿,别往心里去。”
庄建业咧嘴一笑:“这么悠闲的时光我还想多来点儿呢。”
“行了,别贫,看看这个……”说着总部首长将一份材料递过来,庄建业接到手里眉头立刻拧成一个疙瘩,叹了口气,抱怨道:“这么棘手,唉~~又有的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