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e2h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玄塵道途討論-第六百二十一章 冬焰島熱推-s366w

玄塵道途
小說推薦玄塵道途
一个多月来,三首灵船快速穿过昏暗沉沉,狂风暴雪肆虐的茫茫北海,来到了东元界最北端的极寒之域,此域虽同样朔风凛冽,但天地却豁然开朗,天空蔚然如夜。
天幕忽暗忽明,不时浮现五光十色的神秘光晕,时而占据整片天空,璀璨壮丽,时而如缥缈云雾,似随风飘动,时而有天外流火,一闪而过,宛如天外梦境,不似人间。
零散大小冰岛与岛屿之间的海面坚冰,组成一望无尽的白皑冰川,而南宫世家所在的冬焰岛,则藏在这无尽的冰川之中,乃是一座晶莹剔透的冰岛.
岛上连绵环状冰山形成天然屏障,将一冰川冻湖护于其中,冰湖正中央建有连片的玄冰宫殿。
湖面笼罩着一层寒烟,寒烟雾气下湖水清澈如镜,透过湖水可见湖底散发着靛青光芒,那是湖底天阶二品天地灵泉“寒域冰焰”,所映射着的莹光,这也是南宫世家隐居这片无人冰域的根本原因。
当三艘灵船飞过湖面,悬停于宽阔的“迎鸾道场”时,南宫当代族长“凌乙鸾君”,与寒字脉掌教“寒日真君”,领着一干族人与在道场上静候,灵船一至,道场上便奏起丝弦玉磬,一时鼓乐齐鸣。
“晚辈寒鸾拜见凌乙族长,寒日真君!”
“弟子洛尘拜见凌乙族长,寒日真君!”寒鸾领着长孙蓉上前恭敬一拜说道。
“快起身!”凌乙鸾君上前一步迎声说道。
“两位道友好久不见!”一旁怒洋领着怒海与怒冬两人,跟上前大笑说道。
“什么风,把您二位吹来了!”寒日真君上前打趣地说道。
“听说寒鸾道友要来拜访冬焰岛,正好闲来无事,便跟了过来看看老友,怎么?不欢迎?那老夫这就回去了!”怒洋鲸主装做一副失落之相说道。
“欢迎!怎会不欢迎!”寒日真君乐呵呵笑道。
“冰肌玉骨,气若幽兰,不错!”凌乙鸾君看了一眼长孙蓉,开口夸赞道。
“蒲柳之姿,前辈太过夸赞!”长孙蓉忙回声谢道。
“道侄天仙之姿,无需过谦!”凌乙鸾君哈哈一笑,开朗笑道。
“前辈过赞了,洛儿她当不得此说,这些是晚辈的一些心意!望前辈莫要嫌弃!”寒鸾玉手一挥,身后随跟来的十几名灵冰宫弟子,立即端着锦盒上前,盒内精心备好的送礼,大量各种云州特有灵材不说,还包含有五百粒珍稀“青客丹”。
“远来做客,寒鸾道友无需如此,快随贫道进殿。”凌乙鸾君客道着说着,同时让一旁门下弟子接过锦盒,随后领着一行人向道场旁的迎鸾殿走去,殿内已摆好迎宾宴席。

“师弟,真是可惜了!”随行迎宾的南宫家弟子中,凌乙鸾君的六弟子“凌雾真人”,看着灵冰宫来客中那位貌若天人,出尘脱俗的洛尘仙子,挤眉弄眼地调侃着一旁的师弟凌玉。
“师兄别闹了!”望着前方佳人那窈窕的身影,才从惊艳中回过神的凌玉真人,心头不由烦躁说道。
凌玉真人为凌乙鸾君门下最小的弟子,两百年前才结丹,结丹后,家族一直在中州各大宗内,帮其物色合适的双修道侣。
当得知灵冰宫那身具“玄阴姹女”的女弟子,渡劫结丹后,族内也有人提议,帮凌玉真人上门提亲。
但被族长“凌乙鸾君”一口否决,当年“寒”字一脉的南宫秋,便因与异族妖女结合,被逐出家族,且时至今日仍被拒于族门之外。
“凌”字一脉这才趁机起势,现如今因那异族妖女的后人资质卓越,便上门去提亲,这让他凌乙这张老脸往哪放,其它世家会怎么看?“寒”字一脉又会如何非议?

隆重的迎宾盛宴过后,退去闲杂人等,寒鸾、洛尘与兹涅家族三人被请至闲亭品茶,待客的灵茶乃是南宫世家独有孤品“仙焰”。
茶叶采摘于天地灵泉“寒域冰焰”旁的一株万年玉茶,天下名茶皆以沸水烫灼,唯独此茶以冰水冷泡,为稀有七品灵茶。
“请!”只见凌乙鸾君取出七、八叶通透如冰二指长的玉质茶叶,茶状如剑锋,二叶抱一芽,放入茶盅后,倒入灵泉冰水,玉质茶叶如雪遇沸水般消融,茶盅内好似沸腾般升起雾气,一股幽幽茶香瞬间弥漫开来。
“啊!”怒洋真君端起茶杯一口饮尽,闭目回味良久。
“甘洌香醇,通神透肺,好茶!”寒鸾轻呡一口,这是她第二次品尝此茶,那齿颊留香的韵味,仍令她不得不由衷赞叹道。
“哈哈,这次还是托寒鸾道友的福,贫道才能再喝上这等好茶,往日前来,这凌乙老道可抠得很,从不舍得将此茶拿出来招待,尽留着自己一人偷偷享用!”怒洋真君大笑调侃道。
“几时亏待你了!”凌乙鸾君不由苦笑。
“真香!”待几位前辈喝完,长孙蓉这才端起身前茶杯,只见茶水呈玉色,茶水表面腾起的雾气,竟好似燃着的一层青色茶焰,就像茶水着了火一般,轻啜一口,奇香入脑,令人瞬间陷入物我两忘之境。

“凌乙道兄,上次小弟说的事,还请帮忙!”闲聊了一会,怒洋给凌乙鸾君发去一道密语,同时向着长孙蓉落坐的方向使了一眼色。
“怒海道友,道侄的婚事可有着落,老道已等不急要向道友讨杯喜酒喝了!”凌乙鸾君暗中点头,心头稍一合计,看向一旁的怒冬,闲聊着说道。
“哎!不怕道友笑话,怒海虽心急,一直有在张罗此事,但犬子潜心修炼,一直不上心,上次随贫道前去云州参加洛尘道侄的金丹大典,虽一见钟情相中洛尘道侄,但奈何洛尘道侄瞧不上犬子。”怒海见凌乙鸾君看向自己似有深意,再听此话,心中瞬间明了,立即大吐苦水道。
“哦!竟有此事!依老道看来,怒冬道侄与洛尘道侄郎才女貌,皆为后起之秀,甚是般配,灵冰宫与本盟也颇有渊源,若能结为璧人,也算是一幸事,寒日老弟,你说呢!”凌乙鸾君装做不知此事,开口撮合着说道。
“两位道侄容貌,资质皆是上成,坐于一起,宛如金童玉女,贫道也认为甚是般配。”寒日心中虽有不喜,但凌乙事先找过他,且给出了让他难于拒绝的条件,他也只能顺着凌乙族长的话说道。
灵冰宫算是“寒”字一脉分出的支叶,虽旧事重重,年岁久远,加上南宫世家已不由“寒”字一脉当家,两家便断了联系,亲淡如水。
但让他撮合洛尘嫁入兹涅一族,寒日本意是反对的,说到底这兹涅一族乃是蛮族,而灵冰宫一脉,离得再远,怎么也算“寒”字一脉的远亲。
“怒冬道侄一表人才,圣鲸一族家世也算显赫,洛尘道侄是看不上怒冬道侄,还是已有心意之人?”凌乙鸾君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再说洛儿与怒冬道侄素不相识,区区数面,便论起双修一事,不觉太过鲁莽吗?”自己已多数婉拒,这兹涅家却三番五次提起,令寒鸾心头不由生出火气,直言问道。
“寒鸾道友说的没错,吾辈挑选双修道侣自当慎重,是老道看两位道侄坐于一起,确实般配,一时心急了,不如这样,洛尘道侄此行需在岛上住上一段时间,怒冬道侄何不一起留下,平日多些接触,若真有缘,此事到时自当水到渠成。”听到寒鸾这么说,凌乙鸾君便知再说无意,想促成此事,还需另想它法,随即婉言说道。
“那晚辈就多加打扰了!”怒冬立即顺意说道。
“…”寒鸾不由皱眉,但也没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