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defo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盛唐不遺憾-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推薦-l4cmp

盛唐不遺憾
小說推薦盛唐不遺憾
段楚此时郁闷的要命,他是花了很大的代价邀请这些绿林好汉帮忙的,眼下,目的没有达成,这些御林好汉居然一口气损失这么多,这怎能不让他郁闷无比。
如果说之前与三十名官军作战,让段楚大惊失色的话,那么,当听到埋伏的一百人,被李安一口气击杀八十人的时候,就只能用极度震惊来形容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李安区区一个人,是如何击杀八十人的,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万夫不当之勇,可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强的人呢?段楚实在是有点想不通。
与段楚一样,其余众人的脸色也同样好看不到哪儿去,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段楚给了他们很多的好处,同时,更是给了让他们无法拒绝的承诺,如此,他们才无所顾忌的到这里来的,可他们万万没有料到,段楚让他们对付的人,竟然如此的棘手,他们不但没有完成任务,反而还让自身遭到了巨大的损失,这才刚一接触,他们就损失了一百多兄弟,这些可都是精锐子弟,都是他们最看重的本钱,一下子损失这么多精锐,他们的心情能好就有鬼了。
这些亡命之徒总共只有五六千人马,这一次偷偷进入东女州的有一半人马,这本身就是精挑细选的精锐,而从三千人之中挑选三百人,那就是精锐中的精锐,可这些精锐刚刚与李安的少量人马遭遇,就损失了一半人马,要是遇到李安的大量人马,损失一半也没啥,可他们仅仅遭遇了三十人的护卫,李安更是凭借自己一个人就干掉对方八十人,是这些人损失最惨重的地方。
对于这些亡命之徒来说,这一次的交手,已经让他们伤筋动骨了,为了能够顺利完成任务,这一次他们可没有藏私,把手中所有的精锐人马都拿出来了,可却没有想到不但没有击杀李安,反而让他们自己损失极其惨重,最精锐的兄弟居然损失了一半,最要命的是损失了一名很重要的大头领,这个大头领是三个亡命之徒之一,三个人的感情一直非常要好,他们一起结伴而来,却没想到刚刚来到东女州没多久,其中一名兄弟就这么被杀了,这份郁闷和悲伤是可想而知的。
此时,空气中都是压抑的氛围,两名大头领和段楚,谁也不肯说话,剩下的小头领见三名主要人物都不吭声,自然就更不敢随便开口了,这种尴尬的气氛一直持续了许久,才最终打破了僵局。
“段兄,这一次为了帮你,我们兄弟损失可太大了,损失的可都是我们的精英子弟啊!”
一名大头领开口说道。
“是啊!段兄,这一次我们损失这么大,您答应给我们的好处,起码也要翻倍,要不然都不足以弥补我们的损失。”
另一名大头领也跟着说道。
段楚脸色铁青的看着两位大头领,开口说道:“两位兄弟,这任务还没完成,就开始考虑好处,是不是有些太早了,兄弟们损失惨重,我的心情也不好,可这些都是事先说好了的,两位兄弟可不能临时反悔啊!”
很显然,段楚之前拿出的代价已经很高了,要是增加一倍,他怕是难以负担,自然不会轻易答应,另外,李安如此棘手,他都感觉任务执行不下去了,取胜的希望似乎很是渺茫。
“哼,这怎么能是我们兄弟反悔呢?是段兄没有告诉我们实情,对方如此厉害,我们之前可不曾知晓,要是知道他们如此厉害,我们说什么也不会来的,段兄没有说实话,这个责任自然应该段兄来负责了,怎么能推给我们呢?”
一名大头领说道。
“没错,段兄隐瞒了实情,这是造成这一次意外的罪魁祸首,我们要是知道此人有这等手段,我们的要价起码是现在的十倍,准备的也会更加充分。”
又一名大头领说道。
段楚一肚子郁闷,开口说道:“两位兄弟,段某何曾隐瞒过你们,我一直都在南诏,这也是第一次来到此处,此人如此厉害,我也不清楚啊!这怎么能怪我呢?”
很显然,段楚并不了解李安的实力,他的认知还停留在十年前,对于大唐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知之甚少,他更不可能知道李安手里有秘密武器,一种威力巨大,足以秒杀他们的武器。
这也不能怪段楚,这小子一直生活在南诏,是典型的井底之蛙,他所了解的都是他所能看到的一切,对于大唐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自然不可能知道,所以,他对李安和唐军精锐的实力,自然是搞不清楚的,就凭他的认知,也就只能做个小吏罢了,居然想给自己的叔父报仇,简直是异想天开。
“怎么,难道还要怪我们不成,要不是为了帮你,我们能损失这么大吗?”
“段兄不会舍不得那些身外之物吧!要是让兄弟们不满意,我们可约束不了他们。”
两名大头领见段楚不识趣,已经开始公开威胁了,他们可不愿意做吃亏的事情,既然是为了帮助段楚,让他们损失惨重的,那么,段楚就必须为此事负责,这是没有丝毫商量余地的,他们都是亡命之徒,可不会讲什么道义。
段楚见此,心里也感到有些害怕,这些家伙既然是亡命之徒,自然不会按常理出牌,万一真的恼羞成怒,杀了他都是有可能的,之前,他们关系虽然还算不错,但那也是因为他可以给这些亡命之徒足够多的好处,要是不能给他们足够多的好处,他们随时都是有可能翻脸的,这些亡命之徒的翻脸,那是比翻书还快的,段楚要想保住小命,最好的办法,还是赶紧答应这些亡命之徒的要求才是。
“好,只要诸位兄弟能完成任务,击杀此人,就算让我把所有的资材都送给诸位兄弟,那也是可以的。”
段楚非常识时务的说道。
见段楚终于松口,两名大头领终于松了口气,这一次的接触,他们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损失远远超过预计,甚至,这个损失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所以,要是不能多要点补偿,他们的内心是不会平衡的,毕竟,他们也是帮段楚执行任务,才遭到如此巨大损失的,要是不去帮助段楚,就不会让自己的一名好兄弟身死他乡了,不让段楚赔偿,让谁赔偿呢?
“段兄能这么说,那就还是兄弟,段兄尽管放心,虽然此人实力极强,但我们兄弟也不是吃素的,既然正面对抗不起效果,那咱们只有采取更好的办法了,咱们兄弟的手段多的是,只要段兄不要心急就行。”
一名大头领说道。
“那兄弟能透露一些吗?”
段楚好奇的问道。
大头领说道:“这个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既然要杀了此人,就一定要搞清楚,他是如何一口气击杀我们八十人的,要是这个事情搞不清楚,那咱们就算有再多的人,冲上去也是送死啊!放心,兄弟认识不少漂亮的小娘子,让他们去调查,肯定能手到擒来。”
“天色不早了,段兄回去休息吧!”
另一名大头领下达了逐客令。
段楚眉头微蹙的离开了,对于这两个亡命之徒能否完成任务,段楚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可阁罗凤已经指望不上了,不靠这些家伙,又能靠谁呢?他也想不出别的什么办法了,不过,就算这些人完不成任务也没有关系,这些家伙要是全部被击杀了,他正好不用付报酬了。
不论是段楚,还是几名大头领,他们都没把对方真的当成是兄弟,他们本身就不是一类人,完全是因为利益而捆绑在一起的,他们可没有什么真感情,其实,就算是这些绿林人内部,感情也都不太真,谁也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会被好兄弟出卖,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真的深厚感情。
在段楚离开后,两名大头领坐在屋内进行了一番详谈,他们在商量该如何对付李安,毕竟,李安的实力摆在那里了,若是想要正面对抗,就凭他们那点实力,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希望,另外,这一次的接触已经打草惊蛇了,他们也是知道李安身份的,被人刺杀这可不是小事儿,接下来的防备必然更加的严密,想要再次刺杀,他们所要付出的代价必然更大,而他们的家底就只有那么一点,要是全部拿出来损失掉了,那他们以后就没法混了,没有兄弟的大头领什么都不是,正是因为他们麾下有一大群兄弟撑着,所以,他们才能混的如鱼得水,没有兄弟撑着,段楚也不会找上他。
“兄弟,我觉得段楚这小子没跟我们说实话,此人实力如此雄厚,绝对不可能是一般的大唐将领,肯定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可惜咱们兄弟常年在南诏混,对大唐的事情知道的不少太多,也不了解此人的底细。”
一名大头领说道。
旁边的大头领点头道:“兄弟说的没错,身边有如此精锐的护卫,自身还那么厉害,这绝对不是普通人,段楚这小子指定了隐瞒了我们很多事情,这小子不老实,就是欠收拾。”
“那我们该怎么办,真的要去碰这个硬石头吗?万一这人是大唐很重要的人,惹恼了大唐,咱们兄弟怕是没有立足之地了,就算咱们跑回南诏,可南诏哪里敢得罪大唐,到时候肯定会围剿我们,甚至放大唐兵马进来围剿我们,那可就惨了。”
一名大头领说道。
“兄弟,不会这么倒霉吧!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不管这人是什么来头,咱们都必须尽快搞清楚才行,不能糊里糊涂的被蒙在鼓里,咱们兄弟不能被别人利用了,现如今,咱们三兄弟就剩咱两了,可不能再有什么意外了,反正,我可不想死在这里,我还要回去呢?”
另一名头领说道。
“不管了,不管段楚这小子怎么问,咱们都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咱们要按照自己的节奏慢慢调查,大不了宰了这个小子,然后嫁祸给唐军,到时候让段家与唐廷慢慢扯皮吧!咱们兄弟可管不了这么多了。”
“兄弟,咱们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官军不会不闻不问的,眼下,咱们还是应该先将麾下兄弟藏起来才是,要不然一旦被搜出来,兄弟们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没错,咱们必须早做准备,不能再有重大损失了,这次咱们已经是伤筋动骨了,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两名大头领商量了一番,准备先躲起来,并暗中调查一下李安的背景,然后,再做打算,至于此行的任务,他们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在任务容易完成的情况下,他们自然不介意与段楚交易,可若是冒着把自己搭进去的风险,他们就不愿意了,当初在与段楚聊天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李安会如此的棘手,要早知如此,他们万万不会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进入东女州境内的。
这两名大头领担忧的很有道理,以为就在他们决定隐藏起来的时候,当地的官军已经开始展开行动,他们调集了五千人马,并动员了数万普通百姓,让大家一起寻找境内的可疑分子,如此一来,这些混进来的家伙,自然也就没有地方可躲藏了,很快就先后被发现,至少有千余人直接被官军逮住,剩下的都躲入深山之中了,不过,东女州的深山可不是南诏的深山,这些外来者对于山里的情况并不是特别了解,所以,他们进入山里,本身就是冒着巨大风险的,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如此情况,让两名大头领万分的悔恨,他们原本以为这次可以得到一个大便宜,却不料损失如此惨重,更可怕的是他们被困在山里了,似乎已经无路可逃了,这是最让他们恐惧和无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