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bph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笔趣-第七百六十三章 推斷-xqt7u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克斯蒂安作为一名德国军人,对德国目前的一切非常崇拜。在他眼里,德国军队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军队,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不是德国军队的对手。
克斯蒂安得意地说:“美国、英国、苏联都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的枪械是世界一流的,我们的军队是世界一流的,我们的领袖也是世界一流的。”
在中国人面前,他特别的有优越感。或许他需要借助耿生炳,才能在华懋饭店继续过着优越的生活。可这丝毫不影响他,作为一个高贵德国人的自豪。
胡孝民点了点头,趁着克斯蒂安喝酒的时候,终于插了句话,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当然知道德国的强大,英国的伦敦就被你们快炸成废墟了。”
从去年九月开始,德国就开始对伦敦大轰炸,据说英国的工业遭到重创,每天都要死人,只要天气允许,德国的飞机就会飞过英吉利海峡,把成百上千吨炸药扔到伦敦。
现在的伦敦人民,跟重庆一样,经常挨德国空军轰炸,是真正的水深火热。每天走在街头,天上随时就有炸弹扔下来。
克斯蒂安得意地笑道:“一直炸到他们投降为止,英国佬就是想不明白,早晚都要投降的,为何不早点投降呢?”
胡孝民突然说道:“英国被你们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可美国和苏联就未必了。”
克斯蒂安正端起酒杯要喝威士忌,听到胡孝民的话,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完:“美国也就是离得远了点,至于苏联,嘿嘿,他们也没多久好日子过了。”
胡孝民主动给克斯蒂安倒了杯酒,随口说道:“我承认德国军队很厉害,但苏联的军队也很伟大。”
克斯蒂安有着巨大的荣誉感,绝对不允许有人怀疑德国军队的战斗力,他梗着脖子,下颌的胡须一颤一颤的,一脸自信地说:“苏联的军队在德国军队面前不堪一击!”
胡孝民并不认同克斯蒂安的观点:“两国的军队一直没交过手,哪一天在战场上遇到,就知道真相了。”
相反,他的语气,还有一丝怀疑。
克斯蒂安冷笑道:“不用等哪一天,很快就有看到,苏军会被打得溃不成军。”
胡孝民端起酒杯,诚恳地说:“克斯蒂安先生,今天听你讲话,收益匪浅,让我对德国有了更深的认识。以后德国军队,真能像你说的这么厉害,把苏军打得丢盔弃甲。”
克斯蒂安抓着酒杯,喝完杯中的酒后,放下酒杯,伸出两根手指头,打了个酒嗝,笃定地说:“最多两个月,你就能看到。”
与耿生炳在一起,胡孝民自然是不用买单的。
耿生炳结完账后,送胡孝民出来:“胡处长,克斯蒂安喜欢吹牛,总觉无不胜,在他看来,以后全世界都是德国的。”
胡孝民叮嘱道:“你明天送克斯蒂安去虹口,绝对不能再让他喝酒了。”
克斯蒂安喝了酒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往外说。要是明天把耿生炳借用他的名义,向高桥胜村说起,这笔生意又黄了。
克斯蒂安的话,耿生炳可能没放在心上,胡孝民每一个字都记得。甚至,他还清楚得记得克斯蒂安说话时的神情和动作。
刚开始的时候,克斯蒂安只说一些德国的人文,等他多喝了几杯后,特别是说起德国军队的战斗力时,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克斯蒂安对德国军队的战斗力推崇之致,而对苏军的战斗力嗤之以鼻。他还准确的说出了一个时间,两个月。也就是说,两个月之后,德国可能会有一次大的军事行动,甚至,这个行动是针对苏军的。
胡孝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可为了慎重起见,他还得从其他方面验证。克斯蒂安毕竟只是一个退役的德国一战军官,他能否接触到德国的上层还未可知。
第二天,胡孝民到情报处后,交给范桂荣一个任务,监视克斯蒂安。
范桂荣诧异地问:“处座,这个德国人做了什么事?”
德国人在上海是有特权的,监视一个德国人,如果没有证据的话,一旦被发现,那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胡孝民随口说道:“一点私事,你只要盯着,看他每天干些什么,与些什么人接触就行了。”
听到是私事,范桂荣没再问了。只要是胡孝民的事,就是他的事,哪怕豁出老命,也一定要办到。
范桂荣郑重其事地说:“我亲自去办。”
胡孝民摆了摆手:“放心,克斯蒂安不是特务,他只是与耿生炳有生意来往,我要知道克斯蒂安的社会关系。”
范桂荣的调查,两天后就有了结果。克斯蒂安几乎每天都待在华懋饭店,整天不是酒局就是舞会,每天接触的,都是各个国家的商人、外交使节。
这下胡孝民放心了,他让范桂荣结束任务后,自己又去了几趟华懋饭店。他不仅要与克斯蒂安多接触几次,还要接触其他德国人。
克斯蒂安是个热情而好客的德国人,胡孝民有钱,经常请他吃饭,而克斯蒂安也会叫来一些自己的朋友。这些人中,竟然有德国驻华的大使馆的武官。
两天之后,胡孝民悄然去了趟九如里5号,面见江苏省委书计刘尧。
胡孝民见到刘尧后,一脸严肃地说:“刘书计,根据各方的反应,德国在两个月之后,会对苏联采取一次巨大的军事行动。在德国人看来,这次他们要把苏联永远踩在脚下,要把十字旗插到莫斯科广场。”
刘尧正色地问:“有直接证据吗?”
胡孝民摇了摇头:“没有,也不可能有。”
刘尧沉吟道:“好吧,我会向上级报告。”
胡孝民说道:“另外,虹口区的海军,弄了七艘轮船,准备开辟上海到张家港和护漕港的地下航线。上海这边从码头到出海,都会得到日本海军的保护。”
刘尧眼睛一亮:“这真是个好消息,日本海军怎么会这样做呢?”
胡孝民微笑着说:“因为利益。吴淞的走私大王耿生炳通过德国人克斯蒂安,在我的协助下,弄了两条船进去。以后,只要是我写的条子,不管是人和货,都可以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