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ahd优美都市言情 大田園 線上看-第五百四十七章 都說那冰糖葫蘆兒甜熱推-feboj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去年种果树的时候,田小胖也顺便种了几十棵山楂树,也不准备留着卖钱,就是留着大伙吃。
去年刚栽,就稀稀拉拉结了几十个果子,今年就不一样了,满树都是。山楂这东西耐寒,必须霜打了之后,味道才好,所以,一直到现在,才张罗收获。
吃过早饭,康复中心那边的医护人员,就坐着鹿车,早早就把小患者们都到田小胖家门口,现在,他们都形成习惯了,只要是田小胖张罗干啥,那肯定无条件支持。
正好是星期天,家里的娃子们也都休息,再加上田小胖的小弟子们,也都闹闹吵吵的,窜上鹿车。
游客们一瞧,也都嚷嚷着要去,毕竟,这种能体验收获的项目,是他们最欢迎的。
只是这样一来,鹿车就拉不下了,只能拉小朋友,剩下的大人,全都步行,反正就几里路,就当溜达了。
随着深秋的来临,浩浩荡荡的采山货部队,也终于可以歇歇了。寂静的山林,即将进入到休养生息的季节。
不够呢,娃子们的到来,还是打破了山林的寂静,几头在林子边拱食的野猪,听到动静,吭哧吭哧钻进林子,很快就消失不见。
这帮家伙的数目,好像是有增无减,看来,繁殖能力,才是生存的第一要素。多生娃子多栽树,这就是野猪的信条。
进了林子,便有小娃子惊呼起来:“哇,小松鼠!”
树上,可以看到松鼠忙碌的身影,它们也基本上完成了“秋收”的工作,现在正忙着晒粮食呢,用小爪子抱着松籽啥的,在朝阳而平坦的树枝上,摆成一排排的,进行晾晒。否则的话,容易受潮发霉。
“还真是一群勤劳的小家伙,太聪明了,居然还知道晒粮食!”其其格今天也休息,自然也跟着进山,嘴里忍不住发出赞叹。
吱吱吱,有几只胆子比较大的松鼠,一阵风似的地从树上爬下来,然后攀爬小丫和小雪身上,至于龙小妹,要是没经过小丫头的允许,松鼠还真不敢造次,不敢往她身上爬呢。
娃子们立刻围上去,近距离观察小松鼠,一个个都羡慕坏了。看到其其格也一脸欢喜的样子,田小胖就朝树上的一只大红松鼠招招手:“来,下来,给你好吃的!”
一边说,一边掏出来一把瓜子,递给其其格。
虽然名字叫大红松鼠,但是它们之中,有一些毛发都是黑色的。这只就是,身上的毛油光黑亮,大眼生生的,尤其是两只耳朵上那簇生的长毛,看起来萌萌哒的,难怪,小娃子和女生,抵不住它们的诱惑呢,杀伤力实在不小。
这只松鼠瞪着大眼睛瞧了瞧,然后就纵身飞落到田小胖身上,直接落到他的肩膀上,顺着胳膊爬到手上,将小爪子抱着的东西,放到小胖子手上之后,这才又跳到其其格的手臂上,整个动作,十分轻巧。
田小胖往手心一瞧:哎呀,原来是一粒松籽。
再看这只大松鼠,正飞速地往嘴里捡拾瓜子呢,那爪速,都有点看不真切。
其其格抿着嘴,偷偷伸出另外一只手,摸摸小家伙耳朵上的长毛,小松鼠也不理会。很快,两个腮帮子就高高鼓起,然后就纵身跃到地上,又飞速爬上树,储存粮食去了。
“你这家伙倒是会做生意,一粒松籽,换了一把瓜子。”田小胖也指着树上呵呵笑。
和小松鼠玩了一阵子,大部队这才继续向前进发,很快,几棵山楂树就出现在眼前。在光秃秃的树林里,挂着红果子的山楂树,实在太惹眼了。
娃子们大呼小叫地奔过去,惊跑了在树下觅食的几只小动物。几个淘小子,直接就开始爬树。
噢噢噢,小猴子和跟班阿马尼,当然是最先爬上去的,小爪子瞎胡撸,树上的大山楂,就噼里啪啦往下掉。
年纪小的娃子,就弯腰在地上捡,上面的山楂砸到脑袋上,也不管不顾的。
大人们就在旁边指导:“别捡那些带虫子眼儿的,还有,挑新鲜的捡,那些以前掉的都脏了,就不要了。”
这个是应该的,不能都给吃了啊,也得给林子里的动物留点不是。
大多数娃子,不会爬树,所以就把准备好的工具拿出来,是一根根竹竿或者柳条棍子,高高举起,轮起来在树枝上一敲,熟透了的山楂,就被震下来。
树下有小娃子们扯着丝袋子,正好把掉落的山楂接住,配合得还挺默契。
“打三下就歇歇涅,这个就是人们常说滴,有枣没枣打三竿。”包大明白乐呵呵地吆喝着,然后从地上捡起一个山楂,放在嘴前边吹吹,便咬了一口。
嗯,味道还是很不错滴,一会回去,明白爷爷给你们蘸糖葫芦吃!
“明白爷爷,你先别吃——”他身边的小静,急得直跺脚。
“咋滴,你馋涅,树上多得是,爷爷给你够一个。”包大明白把山楂扔进嘴里,然后轻轻一抬脚尖,拽住一根树枝子,往下拉了拉,就开始摘上边的山楂。
小静拽着他的衣襟:“不是,明白爷爷,你刚才咬的山楂是坏的,我还看到小虫子在里面打滚呢!”
啥,包大明白赶紧把嘴里的山楂吐到地上,果然有个小白虫,在里边蠕动。包大明白赶紧提醒那些小娃子,吃的时候都好好瞅瞅,尤其是先落到地上那些,大多都是里面被虫子蛀过的,所以才会先落。
林子里的山楂,就是野生的,又不喷药,难免有一些被虫蛀。娃子们见状,吃的时候,也都开始注意。好在,有虫子的并不多。
那些游客们也不客气,有帮着打山楂的,也有直接开吃的。要说这山楂的个头是真不小,足有乒乓球那么大,外边通红通红的,带着白点,咬开之后,里面的果肉稍稍带着点青绿色,吃到嘴里,酸里透甜,直叫人嘴里冒酸水,却偏偏越冒越想吃。
害得小胖子还得一个劲警告他们:“少吃,别把牙吃倒了,一会吃不了糖葫芦!”
树上的山楂真不少,几棵树打下来,就装了好几丝袋子。娃子们还打上瘾了,嚷嚷着再去找山楂树。
反正也都该收了,既然小家伙兴致高,田小胖当然也不拦着,一鼓作气,把林子这边的山楂树都给收了。不过呢,每棵树,还是留下一小半,给山里的鸟兽当粮食。
最后,足足装了两大鹿车山楂,这才凯旋而归。回去的路上,不少人都捂着腮帮子,嘴里直哎呦,吃倒牙了呗。
回到村里,娃子们就把包大明白围上了:说好的糖葫芦呢!
“败着急,这么多,俺自个是弄不过来滴,来来来,爷爷教你们一起整。”包大明白还挺有耐心烦,很快就给小娃子们分工:
一伙人负责清洗山楂,一伙人负责给山楂抠籽儿,这个活稍稍有点难度,要在山楂上边横着拉个小口,大概拉一半的样子,然后用手把小口捏开,再用竹签子,把里面的山楂籽抠出来。
还有一伙人,负责去割苕条,这个出了村,道边就有,一根根的,修理去枝杈,一尺多长,留着穿山楂。
小娃子们的积极性都比较高,还有不少游客,也跟着动手帮忙,就在小胖子家的当院和大门外,都忙活起来。
正好,当院有大锅,包大明白就负责熬糖浆。田小胖则蹲在那负责给他烧火,这火不能太急,否则的话,糖浆就熬焦了。
蘸糖葫芦的糖浆,跟给食物挂浆差不多:锅里先放适量的水,然后再加白糖。区别是,蘸糖葫芦的糖浆,在熬制的时候,不用勺子搅拌,就慢慢咕嘟着。
因为蘸的糖葫芦数量比较多,所以糖浆也熬得比较多,一次能蘸上好几十串儿呢。
等糖浆熬好了,包大明白就叫小胖子赶紧撤火,然后用手掐着穿好的糖葫芦,一把正好掐四根,放到糖浆里面轻轻一蘸,然后便拿出来,在旁边摆放的一块玻璃板上轻轻一拍,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底部挨着玻璃板的糖浆,便被拍扁,最上边,还甩出来一大片薄薄的糖浆。
估计是嗅到了糖浆的甜香,小黑就开始不老实了,舞舞喳喳的,要把巴掌伸到锅里,准备舀点糖浆。
吓得田小胖赶紧把它给抱起来甩到后边:“你以为是蜂蜜呢,直接下巴掌,这糖浆的温度高着呢,你那只巴掌还没好呢,这只巴掌再烫伤,可没人管你!”
小黑卡巴着小黑眼珠,盯着玻璃片上的糖葫芦流口水:山楂是俺喜欢的,糖也是俺喜欢吃的,这两样东西加工出来的糖葫芦,俺真忍不住啊!
等到糖葫芦上边的糖浆凝固之后,小囡囡赶紧先给小黑拿了一串,然后,再分给其他娃子。
新蘸出来的糖葫芦卖相真的很好,外面包裹着晶莹的糖浆,就跟裹着一层水晶似的。咬一口,嗯,酸酸甜甜,没看小黑差点连穿糖葫芦的签子都给嚼了嘛。
一连蘸了好几锅,把包大明白给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这才算是人手一串。包大明白刚想直直腰,小黑那边有开始嗷嗷叫:又吃没了,这家伙都吃了四五串啦!
他刚想说棒子咋又来了涅,一想不对呀,连忙改口:“这棒子穿着的叫糖葫芦,可甜涅,来一串尝尝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