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y7f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盛唐陌刀王-第一百一十三章 並波悉林隔河對峙-zu0zc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李嗣业拨转了马头,瞧见走进城中的马磷和他麾下的几十名兄弟,甲胄破碎衣衫渗血,他们形销骨立地手中撑着长枪或横刀,找到同袍的喜悦已经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是满脸的恍如隔世。
他从马背上翻身下来,快步走向了马磷,激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就知道你能够回来,我们能击败大食境内的第一支驻军,你当居首功。还有牺牲的兄弟们,我要替他们讨要封赏,以告慰他们的英灵,给予他们的妻儿父母丰厚的抚恤。”
马磷硬撑着身体单膝跪到了地上,双手在胸前叉出拇指,神情肃穆地说道:“李大夫的信任,马磷没有辱没,只是愧对了兄弟们,我苟活于世,却没有把他们带回来。”
李嗣业连忙将他扶了起来,沉声说道:“如果连你都说愧对兄弟们,那我就该自刎谢罪了,活着的人应该替他们承担一切。我们要继续完成这场战争,然后英雄一般凯旋回到长安,替他们讨要陛下的封赏,接受百姓的拥戴祝福。他们的名字,他们的功业值得后人铭记。”
他立刻回头对已经走出城外的田珍喊道:“田珍,回来!”
田珍将军骑着马返回来,下马叉手问道:“李大夫,有什么吩咐。”
“留他们一天,明天三军在城外用他们的血,祭祀四次战役中死去的将士们,借将士们的在天之灵,保佑我们取得政治上和军事上的双重胜利。”
田珍听完后,狐疑地望向马磷,马磷却抬头望向天空,仿佛那云端里真的漂浮有人一般。
第二日上午,全体唐军在城外的沙漠中进行了祭祀仪式,祭品是两次战役在沙漠中俘虏的大食人,李嗣业亲自主持了祭祀,他让麾下的兵卒们高唱镇魂的殇歌,以安慰阵亡将士的英灵。
在他们举行祭祀之前,已经命令这些投降的大食士兵自己挖成了一个大坑,然后让他们自己走进去,军汉们挥舞着铁锹开始埋人,漫漫的黄沙随着铁锹的挥动落入坑中,现场散布着沉默又诡异的气氛。
木鹿城中与这两次战役中俘虏的大食士兵总共有三千多人,他们大都是呼罗珊地区的波斯人,眼见得巨大的沙坑被掩埋,士兵们心底的那股气闷似乎被压抑了下去。也许可能在日后慢慢泛滥出来,但当下已经变得无足轻重。
唐军这次仅仅在城中修整了三天,便已开拔朝着图斯城方向而去,他们浩浩荡荡一路来到卡沙夫河谷边缘,远远便能看见山地中的图斯城。
这座城市在他的眼中已经很近了,但又显得很遥远,他也并不想进入城中去一览其风光,因为他知道那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即使勉强能够获胜,他还能打到巴格达不成?
河谷的对岸已经集结了一支数量不小的军队,这里面有呼罗珊的地方军,有来自亚美尼亚边境线上防御拜占庭的军队,也有哈里发的黑色御林军。
李嗣业站在河岸边看着大食军队的同时,哈里发的弟弟曼苏尔和并波悉林两人并肩骑着马在对岸也看着唐军。
安西军经历了数战,许多人甲胄在战役中损坏,但那一排排坚硬厚重的扎甲映入并波悉林的双眼中,看到他们身上散发着银色的光泽让他惊奇。当时的工匠已经会用鎏金技术来对甲胄进行防锈。让他惊叹的同时又让他感到畏惧,不禁吃惊地说道:“这就是唐军吗?这么精良的战甲,如此完整的武备,无怪乎齐亚德两次战败。”
曼苏尔在一旁说道:“艾布大公,我带来的军队全权交由你来指挥。哈里发说了,只要能够让唐军退却,无论采用什么方法都可以。”
并波悉林回头诧异地问道:“什么方法都可以?”
曼苏尔回头望向身后,摸了摸鼻子说道:“你身后的这些士兵,他们来自于帝国的各个地区,抽调他们本来就属于无奈之举。哈里发希望能够快速击退唐军,然后让他们回到各自的防线上去。毕竟我们这个新兴的国家周边竖立了太多的敌人。”
并波悉林皱起了眉头,摇摇头说道:“一味追求速胜,急于求成,反倒会让唐军得了先机,这些人是我阿拔斯王朝最精锐的力量,如果他们也在这次战争中折损,谁还能够挡住李嗣业的安西军?”
“那大公以为该怎么办?”
并波悉林眯起鹰隼似的双眼说:“我们拖不起,安西军劳师远征更拖不起。我们就以卡沙夫河谷为屏障据险而守,唐军若是强攻,必叫他们大败而回。到时候我军乘胜追击,五百里的克孜勒库姆沙漠就是李嗣业的安西军埋尸之地。”
他甚至希望李嗣业在这里跟他耗下去,这就像是驯化熬服迦密山上的雄鹰,只要熬得时间够长,就能把对方熬垮。但若是对方提前撤退,他心中的谋划就落空了。安西军严整的装备和强悍的战斗力让他畏惧且又嫉妒,他绝不希望这支军队能够安然无恙地退回到中国,他想让呼罗珊地区成为敌军的坟场。
“如果让李嗣业和他的军队活着回到河中,将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倒不如一劳永逸,在我们的土地上消灭他们。”
曼苏尔问他:“你准备怎么办?”
“跟他们耗!让这卡沙夫河谷折损他们的精神和意志,在他萌生退意的时候,让他们稍稍尝到点甜头,让李嗣业以为他能够拿下图斯城,等熬到他们最疲惫最低落的时候,胜利的天平就会倾斜到我们这边。”
曼苏尔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并波悉林通达人情,也洞悉人性,他是在利用自负者的赌徒心理,总以为自己下一场也会赢。他暗自庆幸自己不是并波悉林的敌人,这样的人若是成为政敌,那将是非常可怕的对手。
双方在河边对峙了一天,唐军没有任何进攻举动,反而安稳地扎起了营。这种事情虽不在并波悉林的预料中,但也影响不了他的预判。
奇怪的是第二天,第三天,唐军依旧没有进攻,结果在第四天清晨时分,唐军突然摆开了伏远弩,遥遥地朝着对岸发射箭矢,大食军也操控着投石车进行反击,当士兵们将石弹抱上了投石车的臂勺,准备拉动绳索发射时,陡然发现对岸张开的横幡上写着一串巨大的阿拉伯文字。
众人吃惊地停下动作,负责指挥发射的军官连忙跌跌撞撞地跑着去找并波悉林。
并波悉林站在离岸更远的地方指挥,看到己方的投石车迟迟没有还击,高声喝问道:“为什么不还击。”
军官跑上来向他禀报道:“大公,你,你快去看看对岸!了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