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8yr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柯學驗屍官-第218章 靈魂的質問鑒賞-xj4v9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氢氧化钠溶液的确烧喉咙。
但那也是得看浓度的。
浓度低了别说用来下毒害人…
就这么说吧,那种用在某些敏感部位的人体润滑液,里面就放了氢氧化钠增稠润滑。
这种超低浓度的氢氧化钠溶液完全没有危险,根本灼烧不了人体粘膜。
而在林新一这深入浅出的讲解之下…
都不需要学过初中化学,学过小学数学的,在座的众位宾客就能知道这个用来制造不在场证明的诡计有多不靠谱。
“也就是说…”大家都反应了过来。
尤其是松本警视,他看向自己女婿的目光悄然变得凶厉起来:
“胶囊的溶解时间根本就说明不了什么,高杉的不在场证明也完全是无效的?”
“没错…”
林新一点了点头,补充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凶手一定是把事先溶解了一半的胶囊,跟大量的氢氧化钠一并投进了那罐柠檬茶。”
“照他的想法,我们看到那胶囊,就会下意识以为他是用胶囊式的氢氧化钠投毒。”
“这个手法理论上是能起到一定作用,但是…”
说到这里,林新一自己也有些唏嘘。
他刚刚想了整整十分钟,都没想到,凶手为什么要往柠檬茶里面放这么一颗胶囊。
结果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凶手放这么一颗胶囊,竟然是因为蠢。
“想用胶囊来混淆视听、误导调查的话,倒是多放几颗啊!”
“只有一颗胶囊,就这点氢氧化钠,这是想用来给人治胃酸过多的么?”
听到这种不无嘲弄的感叹,新郎官高杉俊彦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看着不仅心虚,而且还极为滑稽。
“高杉先生,你说你自己,是在案发前3分钟的时候来的化妆间吧?”林新一语气平静地问道。
“嗯…”高杉俊彦僵硬地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
林新一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起来:
“我和毛利小姐赶过来调查的时候,那罐柠檬茶还是热的!”
“而我之前看到小百合小姐喝柠檬茶的时候,她喝的明明是凉的。”
“她的柠檬茶显然是因为被凶手放了过多氢氧化钠,氢氧化钠溶于水中大量放热,才会变成温热的!”
“而这温热的柠檬茶,甚至都还没来得及降温变凉,小百合小姐就休克倒下了。”
“这说明凶手投毒的时候,就在她喝下毒饮的前几分钟。”
“高杉俊彦先生——”
“案发3分钟前才到过化妆间的你,无疑就是本案最大的嫌疑人。”
“我…我…”高杉俊彦变得有些语无伦次。
他再也不复刚刚的镇定,脸上写满了慌乱。
而这时候,松本警视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纵然再怎么不愿相信,看到女婿这般心虚无奈的模样,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他怎么都能猜到凶手是谁了。
“你为什么要杀小百合?”
“她明明就那么爱你啊,混蛋!!”
松本警视的身体在剧烈颤抖,声音里更是写满了痛苦。
听到小百合的名字,高杉俊彦本能地露出内疚的神色。
但是,在看到老丈人那张凶厉的面庞之后…
他却渐渐地稳住了气场,堂而皇之地站在那里,露出了冷森森的笑容:
“喂喂…岳父,还有这位林新一先生。”
“你们两个可都是警视厅的管理官。”
“作为管理官,你们难道不知道应该拿证据来说话吗?”
“我现在的确嫌疑最大,但是,你们有证据证明是我投的毒吗?”
高杉俊彦索性就不装了。
他不仅不再装好人,甚至还肆无忌惮地露出一抹快意的笑容。
这种怨毒的情绪却不是冲着揭破他无知伎俩的林新一的,而是冲着那位一直到刚刚都还相信着他的,老丈人松本警视的。
就好像,他跟松本警视有什么血海深仇一样。
“高杉,你…”
松本警视本能地想要发怒,但却已然没了发怒的力气。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女儿爱着的男人,竟然真的会是这么一个残忍无情的怪物。
“为什么?”
松本警视憋了很久痕迹,只憋出了一个为什么。
而高杉俊彦却是冷冷一哼,无情地回答道:“什么为什么?”
“我说了我不是凶手,你们可不要冤枉好人。”
“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话,不然的话,我会请律师告你们警视厅侮辱诽谤的。”
“这…糟了。”林新一目光一凝:
他这才想起,这位高杉俊彦先生也是个天龙人。
一般人可以靠证据和审讯结合来突破其心理防线,但这种大人物绝对不会老老实实配合审讯。
他们被请去警视厅喝茶的时候不仅不会害怕,还能悠哉悠哉地说:“无可奉告,我要等我的律师过来。”
所以,想把这种家里养着律师团的财阀公子送进监狱,证据链必须要完整到无可挑剔才行。
可是…这又谈何容易呢?
“现场没有监控,没有视频记录。”
“而这混蛋敢说这种话,那药瓶上的指纹应该已经被他擦干净了。”
“至于那饮料瓶…就算上面有他的指纹,他也能找借口说自己进来看小百合的时候顺手拿过。”
“下毒的完全可以是在他离开后才进来的,一个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凶手。”
“同理,现场就算留有他的足迹、毛发、皮屑,也全都无法证明他下毒杀人。”
“那么…就只能寄希望于进一步的检测了。”
“如果那塑料药瓶上能残留有什么肉眼难辨的皮屑,我们说不定还有希望把他送进监狱。”
想到这,林新一不禁头疼不已。
他已经尽了力,接下来就只能赌运气。
如果不能找到让律师都没法挑刺的硬核证据,这位高杉俊彦先生,基本上就要无罪释放了。
林新一心里这么想着。
而这时…毛利兰突然有些动容地站了出来:
“林先生…氢氧化钠溶在水里的时候,应该动静很大吧?”
“算是大吧…”林新一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初中化学实验:“会有很多小气泡冒出来,还会大量放热。”
“如果放得多了,可能看着就跟水沸腾了一样。”
“所以…这有什么问题吗?”
他好奇地盯着毛利兰,想问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但毛利兰却是摇了摇头:
“我没发现什么,只是…”
“小百合老师她,可能是真的很爱高杉先生呢。”
“所以…她知道柠檬茶里被下了毒,却还是把饮料喝下去了。”
“嗯?”众人微微一愣,高杉俊彦更是听得身形一颤。
“你…你说什么?”
高杉俊彦脸上的怨毒变成了震撼:
“小百合她知道…知道凶手给她下毒?”
“是啊。”毛利兰深深一叹。
她静静地望向高杉俊彦,目光无比复杂:
“我知道的,小百合老师喝柠檬茶的时候,从来都是小口小口抿着细细品尝的。”
“因为她说这样可以慢慢回味童年初恋的味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抿一小口的时候就能发现不对,又怎么可能被灼伤得这么厉害呢?”
“尤其是,在氢氧化钠溶在水里冒出气泡大量发热的时候…”
“那么明显的变化,她在轻轻抿着那变热了的柠檬茶的时候,真的会注意不到吗?”
毛利兰微微一顿,语气变得更加深沉:
“所以,我想,小百合老师她应该是已经知道了。”
“她知道她的丈夫在给她下毒,她最爱的人想让她死。”
“所以她绝望了,她喝下了爱人投下的毒药,想要就这样顺其心意地死去。”
“高杉先生…”
看着已然神色动摇的高杉俊彦,毛利兰的眼里悄然涌出一股柔光。
这光芒是那么纯洁,带着一股似乎能洗涤心灵的力量。
她就用这么一种看似极为天真的方式,拷问着高杉俊彦的内心:
“你就一点也不觉得难过吗?”
“小百合老师,难道就不是你爱的人吗?”
“我、我…”高杉俊彦的脸色再度变得苍白。
但这次的苍白却不是因为诡计被揭穿而显露出的慌张。
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源于那纯挚情感的,痛苦和苦涩。
“我想,握着那杯温暖的柠檬茶的时候。”
“小百合老师的心一定很冷吧。”
毛利兰这样唏嘘地感叹道:
“她明明是那么地爱你…甚至,愿意为你付出什么!”
“说…说什么呢!”
高杉俊彦捂住耳朵,似乎是不忍再听下去:
“这些都是你的臆测…我根本不是凶手。”
“而且,哪、哪有人会自己喝下毒药啊!”
他这样深深地告诫着自己不要去想。
但小百合那绝望服下毒药的凄美模样,却还是像挥之不去的噩梦一样,久久地萦绕在了他的心间。
“小百合会的!”
突然,人群里又响起一个声音。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松本小百合的大学同学兼闺蜜:
“其他人不会做这么蠢事,但小百合偏偏会。”
“因为…她本来就是这样的笨蛋啊!”
“高杉俊彦,你知道吗:”
那位闺蜜小姐这样愤慨地为小百合发声道:
“小百合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接近她的目的。”
“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也知道你跟她父亲的仇怨。”
“但她还是爱上了你,她觉得你是个好人,她愿意跟你相伴一生——”
“可是,高杉俊彦,你又对她做了什么?!”
“什、什么…”
高杉俊彦整个人都陷入了痴傻:
“小百合她连那些事…都知道?!”
这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让这位凶手的心理防线崩溃了。
“怎么会这样…”
“那我,我到底做了什么?!”
面对这震撼人心的事实,还有毛利兰那仿佛能触碰灵魂的纯洁眼睛…
高杉俊彦彻底放弃了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