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drt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重生之都市狂仙 txt-第3386章 天關無故人分享-cespf

重生之都市狂仙
小說推薦重生之都市狂仙
天地绝峰!
这一座峰峦的名字,便叫做天地绝峰。
整座峰峦,悬浮在天地间,如若这天地独一。
母子伴随着神輦入这绝峰之上,上不得登天路,下不得入凡尘。
这是男童第一次见到如此神异之地,震撼的无以复加。
神輦之上,女子终于走出。
秦轩动眸望去,却看不清这女子真容,只能看到,女子不着罗裳,身上却有甲,剑上血未干。
男童不知这女子手中剑上血,是谁的血,也不见女子身上有半点杀伐之气。
“可有名姓!?”
女子忽然开口,声音平和如水,听不出喜忧。
妇人诚惶诚恐,“下妇罗有氏,贱子罗门生!”
女子淡淡道:“山中自有野果,每日子时天水自来。”
女子踏步而走,一步,便凭空消失,徒留这一对母子满心的敬畏。
春去秋来,男童年幼,成长极快。
女子在这山中,一晃便是十年未曾出门一步。
对于男童而言,此地便像是洞天福地。
他自孩童之身,也成长为少年,妇人的容貌,非但不曾衰老,在这十年内,却是愈加年轻了。
天地绝峰,如有一种魔力。
不过,少年知足,大概最大的愿望,便是能够再见这一位女子。
少年在一颗树上,抱着一本书,孜孜不倦的读着。
这些,是自绝峰之巅,那一座宫殿内飞出的书,上面有淡淡的书香气,也是少年这十年来最为珍重的宝物。
山中的那一间小木屋内,已经堆了厚厚如山。
山中自有奇经异树,也有山野杂谈,天文地理,无所不概括。
他虽身在这登不得天,入不得地天地绝峰内,但却有天高海阔的学问,脑海中,更有九天十地的想象。
然而终有一日,世事有变。
画面忽然变得模糊,隐约间,仿佛天塌地陷,绝峰战栗。
一尊通体白色的巨大生灵,从裂开的天穹之中走出,男童勉强认出,这一尊生灵是鲸,生于海中的庞然大物。
白鲸之上,有人而立,一鲸之大,可比这天地绝峰。
绝峰宫殿内,有惊天神光迸射,相隔十年,女子第一次走出。
同样是那披甲之身,同样面容模糊。
她一步登天,少年仍旧记得,那白鲸鲸尾一颤,天穹就像是镜子般支离破碎。
两人在言语,可这言语,仿佛涉及到无上的隐秘,少年连听闻的资格都不曾有。
明明不曾有半点隔绝,可他听不到,便是听不到。
白鲸离去了,女子重回这皇宫内。
少年却与母亲满是惶恐,不知所措。
足足三个月后,天地绝峰近乎恢复了平静。
少年仍旧在饱读书卷,他似乎想要找出那一尊白鲸生灵的归属。
“那是八神之一,天道圣鲸!”
平和的声音忽然响起,惊的少年视若珍宝的书卷都掉在了地上。
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少年的身后,面容不可观,不可看,在少年的眼中,如若膜拜此生的神明。
“你该出此峰了,成帝后,再回来吧!”女子平和出声,“如果,那时你还愿意的话!”
还不待少年回过神来,刹那间,他便已经出现在了陌生的天地。
少年再也看不到那天地绝峰,也不见那女子,包括他那位母亲的踪迹。
少年想要寻找,赤脚奔腾在这九天十地之中。
自普通生灵,一直奔腾到了超凡,再到灵虚、合道……
这一次寻觅,便是数十万年。
不知不觉中,少年已成这九天十地的巨头,门下,立山为门,已是天尊之身。
可他从始自终,也未曾再见过天地绝峰,也未曾再见过那一位女子,包括他的母亲。
“我曾登临过上苍之上,那里是禁忌,你看不到了!”
忽然,在秦轩的耳边,有一道声音响起。
“天道圣鲸,八神之一,九天十地内,千万年只出现过一尊,八百万年前,已经陨落。
我追寻着蛛丝马迹,杀入到了上苍之上,历经磨难,成为了古帝。”
画面退去,无尽的黑暗,只剩下一名苍老的人影。
他佝偻着身子,负手而立。
“或许,那一位,已经忘记了我!”
“或许那一位,已经超越了古帝。”
“我见过我的时代,九天十地的第一古帝,可也远不及她!”
老人的话语有唏嘘,他回过头来,望着秦轩,笑容平和。
可他的话语,却让秦轩的心中翻起了滔天骇浪。
“前辈是百万年前的生灵,可天道圣鲸,却在八百万年前陨落!”
“那位,是来自过去!?”
秦轩说出连他都感觉到不可思议的话语,纵然是在混沌界,如他也不过能够逆转时间长河百息。
这里可是九天十地,有人却在八百万年前,带走了七百万年后的人。
“你很聪慧,也足矣抵御浊力,可你帮不了我!”
老人静静道:“我在等她,想要再见一面,还有我的母亲!”
浊力!
秦轩眼眸微凝,他望着老人,“为何前辈选择了此地,选择了罗古天,选择了皇池!?”
他开口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这其中,应有缘由。
“罗古天,我看到了与书卷内一样的字!”
“罗古皇池,只是后人称谓,这里,不是皇池,是天地绝峰,天水莅临之地,我曾饮此池水,便成了九天十地中,所谓的天元古圣体!”
老人开口,话语再一次让秦轩的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
他想起了在绝峰上看到少年饮水,也曾在道院内的典籍中看到了所谓的天元古圣体。
天铸之身,诰命之元,一慧悟千法,双足登古帝。
可以说,天元古圣体,不出意外的话,是注定成古帝的存在。
放在九天十地,也有圣体,神体、仙体的排名。
诸天宝体,天元第三!
秦轩难以想象,距今至少八百万年前的存在,带走了一百万年前的人,并且轻易的塑造了一位古帝。
若是古帝如此易成,世间众生,何必如此苦修。
“前辈应该寻过八百万年前的所有记载,可是未曾找到!?”秦轩开口,想要探寻一丝踪迹。
“找不到!”老人摇头,“她若不想留下半点痕迹,便是古帝也不可能找到半点踪迹!”
“这世间,真有抹除存在之法!”
老人忽然笑了,“天地绝峰,不愧是天地绝峰,便是在我那个时代,也不曾有人能够比及半分。”
“我知道你有心,不过,连我也不明白,那位的含义!”
“她收下我,无因,逐出我,至今无果!”
秦轩欲再开口,只见老人轻轻的摆了摆手,转身道:“此地的字,告诉你也无妨!”
“西出天关无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