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ex9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我有一柄打野刀-第868章 金屋藏嬌閲讀-y0gw5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到了此时,顾判反倒动作慢了下来。
反正只剩下最后一个架子了,以他的量子阅读速度,把这上面的几十本书全部翻完也用不了太长时间,所以还是雨露均沾,不漏过任何可能的线索为好。
顾判低低叹了口气,抬起手捏住最上层一本又大又厚的书卷。
稍一用力,他竟然没有抽动这本书。
又加了些力气后,它还是纹丝不动,就像是被人用钉子固定在了书架上一样。
有意思,这本书是被粘在上面了么?
顾判轻轻呼出一口浊气,再次捏住那本书卷,狠狠向外一拔。
嘭!
刚才还存在的巨大阻力在更大的力量下瞬间消失不见。
他一下子就把书抽了出来,胳膊还因为惯性撞到了后面的书架,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虽然这本书被抽了出来,但他却并没有将它翻看。
而是面无表情透过书架上刚刚被他弄出来的缝隙,看向了书架后面的空间。
他看到了一只眼睛。
在晦暗灯光下看起来令人头皮发麻的眼睛。
它犹如一汪浑浊不堪的潭水,散发着阴森恐怖的气息。
哗……
顾判沉默和那只眼睛对视着,忽然猛地发力,将最后一个书架最上层的一排书籍全部抽出,然后看到了这只眼睛主人的全貌。
那是一只大号的眼睛。
眼眶内密密麻麻生长着不知道多少小眼睛,可以肯定的是,其中一只就是他刚刚与之对视的眼球。
顾判微微皱眉,双眸深处燃起幽幽碧火,再次看向了那只由密密麻麻眼球组成的眼睛。
这一次,他看到的景象出现了变化。
大号的眼睛不见了,变成了一张让人一见之后便难以忘记的面孔。
这是一个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的老太婆。
她只有半张面孔,另外一半则可以直接看到里面的骨骼血肉,以及各种粘稠的液体。
在她那一半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脸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青筋,就像是是无数条虫在脸上爬动,两只眼睛只有与顾判对视那只是好的,另外一只仅剩下了一个深深的黑洞,甚至可以透进去看到白花花不停蠕动的脑浆。
除此之外,还能从某些皮肤上面看到隐隐约约的鳞片痕迹,在昏暗灯火下反射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顾判嘴角抽搐一下,再看看那张能令小儿夜啼,大人都头皮发麻,浑身冰凉的恐怖面孔,忽然有些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脑子忽然间犯抽了,此时此刻,他忽然想起来“金屋藏娇”,这么一个本应该妙曼香艳的成语。
不管是上一个时空还是此方天地,他也算是听说过不止一个版本的金屋藏娇的故事,但眼前的这位算是怎么回事儿?
苓贵妃她爹,大魏朝廷的令国公,皇帝陛下的老丈人,若是说保养得好,一把年纪了还想着玩金屋藏娇很正常,但实在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他老人家在病倒之前,每天晚上都要到藏书楼里面偷偷幽会的,就是眼前这位难以形容的女人吗?
说实话,如果换成他来,就算是关了灯一床锦被盖了,那绝对也硬不起来,顶不进去,冲不成功………
“年轻人………你在寻找什么?权势,财富,还是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神秘力量?”
“只要你虔诚服侍吾等,这一切都会让你得到满足。”
沉默片刻后,只有半边脸的老妪开口说话了,声音听上去虚无缥缈,却又重重叠叠,如同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却又像是在耳畔直接响起。
“令国公和苏小姐在寻找什么,我就在寻找什么。”
顾判面上露出温和良善的笑容,背负在身后的双手已经轻轻触碰到了双刃战斧的斧柄
“令国公?”她低头思索片刻,才露出一个渗人的笑容,“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那个快要死掉的老人吗,他向我祈求可以令人长生不老的力量,我也很好心的满足了他的愿望。”
“但是,我刚刚才见过他,而且需要告诉你的是,这个人马上就要死了。”
“这就是你说的赐予他长生不老的力量?”顾判的语气依旧平静,并没有暴起出手的想法。
她咧嘴怪笑起来,声如夜枭,回荡在这间狭小的藏书室内,“长生不老的力量做不得假,但有些人的福缘太薄,无福享受天人的恩赐却也做不得假,年轻人,你说是不是呢?”
令国公府书房三楼的小房间内,顾判和那个少了小半张脸的老妪隔着一张书架对望。
两人之间并没有剑拔弩张的气氛,而是非常平静地在交谈着。
现在谈论的重点被两人心照不宣地引到了有关天人的地方。
他们是一个人想说,一个人想听,于是便一拍即合,一顶而入,顺畅滑溜,不见半点儿阻碍滞涩。
听了一阵之后,顾判便插话进去问道,“按照你的说法,除了你之外,最近出现在附近的还有一个叫做貊的家伙?”
“貊?它是谁?”老妪残缺不全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吾什么时候提到过这个奇怪的名字?”
“行,算我听错了,并没有貊这种东西。”他按捺住心中的些许烦躁情绪,又接着说道,“我可以确定的是,刚刚你又跟我说到了魃和霆,对不对?”
“吾从未跟你说起过魃、霆的名字。”
顾判深深吸气,又缓缓呼出,将一句“草泥马”硬生生咽了回去,竭尽全力平静着语气道,“或许是我又听错了,那么我再确认一次,你的名字叫做狞,对不对?”
老妪只剩小半的脸上露出狰狞可怖的笑容,“吾名为狰。”
“我甘霖凉!”
他一声暴喝,猩红火焰轰然升腾,包裹住一道瞬间绽放的森寒斧影,将整个书架连同后面的所有一切尽皆笼罩在内。
轰!
巨大的力量在狭小的三楼藏书室内遽然爆发,将整个三层建筑瞬间夷为平地。
顾判落到地面,从一片狼藉中飞身而出,落在了似乎没受任何影响的院落中央,微微皱起眉头,看向了数步外的那张石桌,以及在石桌后坐着的那个身影。
…………………………………………
夜色如水,微风徐徐。
一个身着紫色长袍,脸上戴着银色面具的身影端坐在院子中央,身前石桌上摆着两壶茶水,还在向外冒着升腾的热气。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极轻的沙沙声响起。
而随着这种响声,整个院落似乎在一瞬间和外面的天地隔离开来,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陡然停顿凝滞。
唰……
顾判眼前一花,身后楼房倒塌后高高荡起的尘土瞬间消失不见,就连那个被他用斧头斩落地面的老妪都不见了踪影,就如同刚刚的感觉只是一场梦境。
“你到底是谁,刚才那个只有半张脸的老妪又是什么来历?”顾判眯起眼睛,表情严肃凝重,“你似乎是用阵法将她封镇在了那间藏书室之中,在一点点磨灭她的力量,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不要告诉我你们两个在抢男人,话说你们两个不是人的东西,也会上演宫斗戏吗?”
那道看不出男女的身影如梦如幻,随着吹拂的夜风不停变换着形状。
顾判沉默许久,才缓缓呼出一口浊气道:“也不知道是我说话不清楚,还是你没长耳朵,我刚刚没问你为什么来这儿,而是问的你到底是谁……”
“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回答问题呢?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总是如此的困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