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ed優秀都市言情 我的重返人生 偷名-第527章 等李羅賓裝完逼,再共贏未來熱推-n0h2y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夜色宁静。
莺啼忽而。
“先生,我错了。”
“又错了?”
“嗯嗯嗯,错了的。”
“……”
良久良久良久,方年覆手翻书,说起了闲话。
“今天下午收到了当康游戏的5千万分红,有两千万要拿去支付桐凤一个商场的购入款。
剩下三千万,你抽时间回家一趟,以伯父伯母的名义盘个商场。”
闻言,陆薇语蹙着眉头道:“不要!”
“还没结婚呢,你就花这么多钱!”
方年道:“这可能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伯父伯母花钱,就不要拒绝了。”
说着,方年看向陆薇语,眉眼轻翘:“大不了你多努力给我挣钱。”
陆薇语丢了个白眼,无奈道:“你倒是说话不腰疼,按我现在的收入,不得成千上万年?”
方年一本正经道:“那不正好可以爱你一万年。”
接着方年忽然深入浅出的道。
“虽然你不认为前沿的股份属于你,但你既然现在是前沿创新CEO,就可以通过努力公允的拿到前沿创新的股份。”
“从公允的角度来说,你成为前沿创新CEO后表现可圈可点,比关总当初都强。”
“如果按照某种习俗来说,将来指不定你都能叫方陆薇语,以彰显你本人的尊贵地位。”
陆薇语呼出一口气,眨巴眼睛:“你是说女强男弱,按照一些特别的习俗这么彰显女方身份?”
“嗯呐。”方年点头。
陆薇语笑出声来:“一看先生就不太懂法律,也不太懂习俗,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可不是彰显尊贵,准确的说是冠夫姓。”
“……”
听完陆薇语的解释后,方年才明白过来。
独立姓氏才是正经彰显男女平等的。
只不过在部分地区,比如香港,会有这样遗留习惯。
方年之所以会误会,是因为香港政商界很常见这种冠夫姓的行为。
而且大多都是成功的知名女性。
“我的我的。”
“……”
随后,陆薇语又跟方年说起了近期的一些事务安排。
陆薇语将在明天下午飞往长安,参加5号周日西交大·前沿院正式开院仪式。
计划在10号左右去往庐州。
复旦校长希望近期能与前沿负责人面谈……
等等,事情还不少。
看陆薇语掰着指头一桩桩说着,方年有被可爱到。
下意识捏了把雪山,然后一本正经道:“嚯呦,原来夫人是明天要去长安了啊,我说呢!”
“啊……”陆薇语直接就愣了,忽然觉得百口莫辩。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方年笑了:“这我可管不着……”
于是顺势再起战事,至死方休!
…………
次日,方年夹着书包走去了复旦。
新的学年,新的课程,一如既往的宽松氛围。
并不新鲜。
上完第一节课后,方年暂时的搬回了君庭。
进入大二,课程依旧不多,基本所有课程都在上午10点以后。
方年有的是时间从浦东东郊赶去学校,想住哪边,取决于当天懒不懒。
反正前沿公司也在杨浦。
女娲系统实验室虽然在张江,但前沿创新主体行政部门最后决定放在创智园区里。
主要是方便陆薇语两头跑。
才搬回君庭,方年又开车把陆薇语送到了虹桥机场。
一点都没有依依不舍——反正陆薇语是这样。
她巴不得离开几天。
跟方年在一起,‘压’力真的很大。
不过方年一眼就看穿了陆女士的口是心非。
如果不是因为雷軍的电话,方年还是蛮想一起去长安的。
雷軍这个电话要素简单:“方总,robin说这周天刚好在申城,希望能跟你见一面。”
方年自然是答应了下来。
再加上方年不是很想动弹,就没去长安。
陆薇语走后,方年扭头就回了君庭,连长安都不去,更别说去前沿办公室。
……4号,周六。
方年接到了邹萱打过来的电话。
她刚结束北大2010级新生典礼,算是正式入了学。
特地跟方年说起了初入大学的体验。
“跟高中比起来,大学完全不一样,一连几天都没开课。”
“到了大学,所有的一切果然都靠自觉了。”
“谢谢哥,北大真的很不一样。”
“……”
方年说了两句闲话,转而道:“你们学校有前沿社团,这两天应该会招新,去试试看有没有机会被破例录入。”
“前沿社团?”邹萱有点奇怪,“昨天就听说了,说是很多学校都有的社团。”
“哥,为什么要加入这个社团啊,是因为你们复旦也有吗?”
方年解释了一句:“是我的公司其中的一项高校业务。”
邹萱:“……哦。”
“哥你真厉害,我一定努力加入!”
她再一次直观的感受到了方年到底有多牛批。
在棠梨八中,当康捐助如雷贯耳。
在桐凤,桐凤当康公益教育集团声势浩大。
在网上,当康游戏平台独占一山风光。
现在上了中国最知名的学府:北大;
听人说起过的第一个社团,据说覆盖了很多高校的精英社团,还是离不开方年的影子。
想到这些,邹萱嘀咕了句:“哥,我才发现你的影响力好大啊。”
“不应该啊,我都带你见过那么多世面了。”方年笑了笑。
邹萱就笑:“是是是。”
“……”
邹萱的这个电话,标志了另一件事情——
据可考资料,棠梨籍第一个考上北大的人正式开始在北大的求学生涯。
…………
…………
周日的申城显得十分忙碌。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出来走街串巷的人群。
银耳奥迪车头一抬,快速窜进主干道,很快挤进车流中。
很快,奥迪停进了环球金融中心楼下。
方年还是没收到陆薇语发过来的进一步消息。
一小时多前,远赴长安的陆薇语女士以前沿创新CEO的身份出席西交大·前沿院开院仪式。
没想到现在还不曾结束。
尽管陆薇语在西交大知名度不高。
但刚毕业反手就以捐助公司CEO的身份回母校,体验感满满。
因为要见李罗宾,方年很可惜的错过了这种场面……
……李罗宾把见面的地方约在了球金融中心附属裙楼的一间咖啡厅。
方年很轻松的找到了地方,没费什么周折就看到了独自一人的李罗宾。
走到李罗宾对面,方年顿住脚步,面露笑容,主动打着招呼。
“李总上午好,方年,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正跷着二郎腿品着咖啡看报的李罗宾连忙起身,伸出双手:“方总上午好,很高兴见到你。”
“……”
分别落座后,方年叫过服务员随意点了杯咖啡。
跟李罗宾寒暄起来。
虽然早在来之前就知道李罗宾是因为刚好有事务来申城,抽出半天时间跟方年见个面。
但方年还是关心了两句。
“这个月25号,有个全球城市信息化论坛在申举办,我受邀出席,需要提前来磋商点事情。”李罗宾毫无隐瞒,坦然道。
方年笑了下:“我这算提前知道内幕消息了。”
李罗宾微笑道:“可不算保密消息。”
“……”
就着这个话题,两人聊了起来。
“刚好提起,不知方总对城市信息化的未来怎么看。”李罗宾看向方年,微笑道。
迎着李罗宾的目光,方年心里嘀咕两句。
“巧了,这题我太会了!”
“瞌睡枕头呐。”
面上平静道:“未来前景很好,我推测五到十年里会进入智慧型城市的阶段。”
“进程快慢,取决于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发展状况。”
闻言,李罗宾挑了下眉,抓住重点:“方总对大数据这个领域很看好?”
“我不懂技术,按照大数据的发展方向来看,我认为会更多的服务于城市信息化。”
方年语速不快不慢,侃侃而谈。
“随着互联网进程从PC时代逐渐大规模的过渡到智能手机引领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城市信息化的进程会更多的由每个个体贡献力量,这跟大数据的数据来源特性一致。”
“现在我们说城市信息化,会提起网上订购车票、移动导航等等。
在将来每一个街道探头,每一台手持设备,甚至街道上随处可见的标记都会在大数据技术的基础上,成为智能城市的延伸。
我相信,科幻电影中的场景会逐渐成为现实,促进城市信息化的更快发展,及至智慧城市。”
听着方年的叙述,李罗宾不时认同的点头。
他发现方年的很多观点跟自己不谋而合。
方年说完后,李罗宾面露笑容:“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方总果然如传闻中目光长远!”
“如方总所言,其实我们人类发展科技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人类。
城市信息化的过程也会为人们带来更多的便利。”
方年自谦道:“我可不如李总你们看得远,泛泛而谈。”
“……”
熊厂是高科技企业,且率先开始进军人工智能领域,李罗宾自然而然的能认同方年说的这些。
不管是大数据,还是人工智能,还是移动互联网。
这些都在李罗宾对百度的未来规划上……
早在来之前,方年特地翻看了让温叶抓紧收集的李罗宾相关资料。
这才知道李罗宾这两年最常挂在口头的不是人工智能,而是一个框计算的概念。
这个概念是李罗宾独家提出来的。
李罗宾认为用户只需要在百度搜索框里输入服务需求,系统就能明确识别这种需求,并反馈最优匹配结果。
里子还是人工智能,不过为了跟百度更紧密的结合,李罗宾就创造了框计算这个词。
大大小小的内容都被李罗宾归纳到框里面。
比如框出行、框娱乐、框生活、框工作。
恰好说到了城市信息化这种话题,身为一个前世亲历者,方年自然不会随便乱说。
方年只字不提所谓框计算可以在城市信息化中带来的便利。
却大谈大数据、个体贡献。
又说到一些目前还存在于想象中的东西。
这些都得基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
不动声色的将‘91无线是移动互联网入口’这个核心观点糅合在里面表达了出来。
“……”
从城市信息化这个话题,转到了日常生活。
李罗宾微微笑着,说道:“听说方总在天使轮阶段就投资了王兴的美团。
前阵子美团的A轮投资好像没有跟投,是对个人生活服务平台这个领域的发展不大看好吗?”
方年也没瞒着:“前沿天使在天使轮投资不多,A轮单独跟投,所以没传出消息。”
“对个人生活服务这个领域,我还蛮看好的。”
“随着智能手机的多样性发展,未来足不出户享受各类服务的场景也会更加多样化,美团进入的是一片蓝海。”
李罗宾明白过来:“看来方总是早早看好了移动互联网这个领域,难怪会集中投资这么多家公司。”
“……”
喝完一杯咖啡,说了些闲话家常,互有吹捧。
方年看看时间,笑着起身告辞:“跟李总交流一不小心忘记了时间,不好意思,方某先告辞。”
“方总慢走。”李罗宾微笑道。
“……”
初次认识,两人就是随便聊聊,连顿饭都不会一起吃。
虽然交流的信息里面包含各种类别的价值。
但两人都只字未提91无线。
哪怕方年知道李罗宾属意91无线,哪怕李罗宾也清楚这次为什么要抽时间见方年一面。
但当下显然不适合谈一桩可能涉及到数亿乃至上十亿美元的生意。
不过方年不会白来见一趟李罗宾。
特地让温叶收集各方各面的资料,又不是为了投其所好。
方年也对李罗宾这个人谈不上什么观感。
总之一句话:坑都藏在话里面了。
所谓的智慧城市、未来发展、个人生活服务、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等等…都是在表达一个核心要素:
我手上有91无线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好的入口,最会下蛋的金鸡,快来买!
至于李罗宾动没动心?
这是废话!
不动心会来见方年?
是框计算这种概念不够好忽悠资本和大众买单了?
方年现在关心的是:
能不能在十一前,再侧面帮网龙推高一下91无线的身价。
然后等李罗宾在申城召开的这个城市信息化论坛上装完逼,把91无线好卖个高价。
毕竟……
要共赢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