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z31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座恐怖屋 線上看-第1209章 關於兒媳婦是凶神這件小事鑒賞-a1u4c

我有一座恐怖屋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恐怖屋
整个鬼屋的员工全都忙碌了起来,有的在篡改记忆、有的在汲取诅咒、有的开始布置场景准备今天的营业。
“这些从诅咒医院里带出来的活人是个大麻烦,无论是报警,还是送往医院,稍微处理不好,就可能会被警方盯上。”陈歌思考了一会,亲自构思剧情,挨个为他们编织新的记忆。
所有活人当中,只有两个是例外。
一个是鬼屋员工张敬酒,另外一个是左寒。
张敬酒在生死危机面前,毅然决然的选择提醒陈歌,这是过命的交情。
左寒更是在诅咒医院中帮了陈歌大忙,他和陈歌相互配合,获得了重要的信息。
没有为难这两人,陈歌让他们自己来做决定。
最后左寒和张敬酒都选择了保留记忆,而左寒更是说出了要加入鬼屋的想法。
实践是最好的面试,左寒绝对是个少见的天才,可正因为他是天才,所以陈歌不想浪费他的天赋。
两人约定,左寒算是恐怖屋的兼职员工,以后他还是以法医为主。
为死者言,捍生者权,特殊的经历会让左寒成为最优秀的法医。
陈歌让张敬酒和左寒组织好其他活人,他去借来了新世纪乐园用来接送游客的大巴,准备把他们全部送回新海市。
失踪多年的人重新回到了人间,不知道他们的家人是否还在,他们过去的生活是否还能继续。
不过这些就不是陈歌操心的事情了,他把那些人从地狱中救出,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在活人被运送到大巴车上时,陈歌抽空从口袋里拿出了黑色手机,自从回到现实以后,已经修复好的手机就在不停的震动。
滑动屏幕,陈歌看着黑色手机上的一条条未读信息:“这一幕好熟悉。”
知道了真相之后,陈歌再看那些信息时的心态已经有所不同,他伸手点击屏幕。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完成四星试炼任务——被诅咒的医院!”
“你已成功存活至天亮,解锁全新四星场景——被诅咒医院!”
“任务完成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五,获得隐藏任务奖励——诅咒医院的地下十九层。”
“诅咒医院的地下十九层(特殊建筑):诅咒、厉鬼、噩梦,越往下走,就越危险,等你回头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看到第一个任务奖励,陈歌就吸了口凉气:“这个医院地下十九层会不会直接通往血城深处?不过应该没人能走完十九层吧?”
“成功找到父母,可选任务一完成,获得一次治愈灵魂的机会(已使用)。”
“成功救赎一号病人,可选任务二完成,获得完整的身体和灵魂(已使用)。”
“成功杀死院长,可选任务三完成,获得门后的诅咒医院场景(已使用)。”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同时拥有三个四星恐怖场景!恐怖屋将在诅咒医院扩建完成后,正式升级为噩梦之城!”
“噩梦之城:这是一座修建在噩梦边缘的城,连接了人心和现实,隐藏着绝望和救赎。”
看完了任务奖励,陈歌没有关上黑色手机,而是继续翻动。
鬼屋员工那一栏增加了很多厉鬼的名字,经历了诅咒医院之后,大部分厉鬼都把恐怖屋当做了自己的家。
除此之外,陈歌还看了任务栏,所有低级任务全部被清空,整个任务栏里只剩下一个血红色的任务。
他伸手触碰,黑色手机的屏幕没有任何征兆,完全变为了血红色。
“最后的五星任务——噩梦之城已强制触发,该任务没有期限,会不断获得阶段性奖励,直到黑雾消失任务才算结束。”
目光扫过屏幕,陈歌发现自己最后触发的这个任务没有了试炼两个字做前缀,这个任务才是善念真正的目的。
对于任务这些陈歌现在已经不在意了,他翻遍了手机,最终在通讯录那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黑色手机的通讯录以前一直打不开,被善念修复过后,通讯录里多出了一个号码,这应该就是对于善念来说最特殊的一个号码。
“你救赎了血城里那么多绝望的亡魂,我没你那么伟大,就只能救赎你了。”陈歌记下了那个号码:“你对家的执念我会牢记,只要我还活着,你的执念就不会散去。”
收起手机,陈歌去看了看自己父母,他们依旧没有醒来,不过状态已经好了很多。
让罗若雨暂时照顾父母,陈歌交代了员工一些事情后,便提着背包上了大巴车。
表面上是张敬酒在开车,实际上是具有丰富驾驶经验的唐骏在开车。
载着一车失踪人员无法上高速,陈歌他们抵达新海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他再次唤出张忆修改了乘客们的部分记忆,然后让员工贴身护送那些他们离开。
“能帮我就帮,也算是仁至义尽了。”陈歌拍了拍张敬酒的肩膀:“敬酒,这次你受苦了,以后你就是新海恐怖屋的店长,这里你说了算。”
陈歌直接将大巴车开到了恶梦学院那里,留下了几位鬼怪作为张敬酒的帮手之后,他又急匆匆赶往新海市分局,给了警方一些关于诅咒医院的线索,顺便打探了一下警方的查案进度。
得知警方的调查方向和自己无关后,陈歌还想着要帮帮新海警方,可当他在警局给自己早已自动关机的手机充上电后才发现,他离开这段时间收到了无数条信息。
其中有罗董事的、李政的,还有徐婉等鬼屋员工的。
点开信息后,陈歌的心一下提了起来。
早上徐婉他们来到鬼屋,看见了昏迷在员工休息室的陈歌父母,员工们立刻联系罗董事,他们直接将陈歌的父母送到了含江最好的医院。
得知失踪了那么久的人突然回归,负责过失踪案的李三宝和市分局的颜队也都被惊动。
几辆警车大早上就堵到了乐园门口,把游客们都吓坏了。
其实这事本身也没什么,关键在于这夫妻俩是陈歌的父母。
含江警方一想到陈歌为了寻找父母,以一己之力开辟出了两个凶案卷宗存放室,他们瞬间就慌了,潜意识中认为要有大事发生,这种应激反应被警局里一位犯罪心理学家称之为陈歌效应。
警车开路,刑警看护,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救护车里躺着的是什么A级通缉犯。
从早上救治到晚上,陈歌的父母终于从昏迷中苏醒,所有人都在打电话联系陈歌,可陈歌自己的手机早就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他也是现在才知道这个信息。
跟新海市分局打了声招呼之后,陈歌连夜赶回含江,他直接让出租车司机开到了医院里。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但是含江人民医院二楼却挤满了人。
一部分是警察,一部分是乐园和鬼屋的员工,双方站在走廊两边,都穿着制服,场面颇为气派。
“老板来了!”
“老板!这里!”
“陈歌!你怎么才来!”
穿过人群,陈歌停在了病房门口,他抓着门把手,却有点不敢推门。
当初在门后世界和红衣搏命时,他都没有这么犹豫过。
深吸了一口气,陈歌缓缓将门打开。
目光凝固在了病床上,当陈歌看见那对穿着病号服的夫妻时,眼睛瞬间就红了,一股难以言说的喜悦和委屈涌上了心头。
他嘴唇动了一下,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似乎只要开口,眼泪就会直接掉下来。
“陈歌,这怎么回事啊?一个晚上没见,你们就摆出这么大的阵仗了。”陈宵从病床上坐起,他就像平时那样大大咧咧的走到了陈歌身边,手臂勾住了陈歌的脖子,然后用另外一只手关上了病房门。
“一个晚上没见?”陈歌看着身边的父亲:“你们不记得了吗?”
“我们只记得昨天因为鬼屋的事情和你发生了争吵,你说不愿意继承鬼屋,要去新海那样的大城市工作。”陈宵嘴上说的轻松,他竭力想要装出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是他通红的眼睛已经暴露出了许多东西。
陈歌的母亲也走了过来,她没有说话,只是抱住了陈歌,不愿意松手。
他们只是在装做失忆,这一年来他们承受的痛苦常人无法想象,但他们不想再给自己的孩子带来压力,更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替他们分担痛苦。
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一件事,但是看向陈歌的眼神中却满是心疼和愧疚。
知晓一切真相的他们,心里非常清楚,陈歌为了救他们会经历多少绝望和痛苦。
一个普通人要从拥有数位凶神的诅咒医院救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陈歌却做到了!
陈宵还可以正常说话,陈歌的妈妈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痛苦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对了,你们还没有参观过现在的鬼屋吧?在你们睡着的这段时间,我把鬼屋里里外外翻新了一遍,现在咱们鬼屋已经是国内最顶尖的鬼屋,我还在新海开了分店。”陈歌岔开了话题,他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像个孩子一样炫耀着。
“我们的鬼屋还能成为国内顶尖鬼屋?”陈宵享受着团聚的幸福,他也没有在意陈歌具体说了什么。
“恩,我们现在就回家吧,等进了恐怖屋,你们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医生那边已经检查过了,陈歌的父母身体很好,他们当晚就离开了医院。
谢过所有赶来的人之后,一家三口坐上了出租车。
他们一路上聊了很多,陈歌也终于弄清楚了自己父母失踪的根本原因。
院长除了利用善念的血肉影响血城外,还开始通过影子和陈歌之间的联系,偷偷给陈歌下诅咒,当时情况已经是岌岌可危。
不管是血城,还是现实里的陈歌,都受到了影响。
再继续下去陈歌的善念和恶念都会出现大问题,他们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才会联合血城当中的陈枭进行反击。
回到恐怖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乐园里一个人都没有,黑灯瞎火,非常冷清。
看到了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的鬼屋,陈歌爸爸下调了心理预期,但他并没有说出来。
可陈歌是什么人,他跟着高医生别的没学到,揣测人心的手段倒是掌握了很多,仅仅只是通过微表情就猜出了陈宵的想法。
“爸,鬼屋主要是内部变化很大。”陈歌拉开防护栏,掀开了遮光帘。
听到陈歌的话,陈歌的妈妈从后面掐了陈歌爸爸一下,还瞪了他一眼。
陈歌的爸爸颇为无辜,他跟随陈歌进入了鬼屋。
“鬼屋的大部分员工和新场景都在地下。”陈歌取下了尖嚎之门上的锁链,双手用力,将通往地下的大门拉开。
一股阴风从地下涌出,鬼屋的温度陡然降低。
“地下?”
三人顺着台阶往下走,刚一露面就听到了整齐划一的声音。
“老板好!”
一眼望去,无比庞大的地下建筑群里站满了各种各样的执念、厉鬼和红衣!
数量太多了!见惯了大场面的陈歌父母身体都僵在了台阶上。
这是在门外吗?
眼前的厉鬼有学生、有医生、有老师、有赌徒、有漫画家、甚至还有导演。
“伯父、伯母好!”
陈歌的爸妈还没反应过来,员工们就又是一声问好,常孤还在旁边一边控制灯光,一边进行指挥。
捡起无头女鬼因为激动掉落的头颅,陈歌很是自然的将人头放回无头女鬼手中,他很满意员工们的表现,自己的企业管理做的十分出色。
“我们连这样的场景都见过了,还有什么事情能让我们惊讶?”陈宵和陈歌的妈妈许梦一直站在台阶上,正在犹豫要不要下楼。
“那我就叫她出来了?”陈歌对着自己的影子,轻声喊道:“张雅,你也来见见我父母吧。”
漆黑的影子涤荡起波纹,紧接着整座新世纪乐园晃动了起来,一股根本无法隐藏的恐怖气息悄然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