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m7pa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搖滾教父 txt-第788章看書-tiy14

搖滾教父
小說推薦搖滾教父
罗杰等人的担忧并非是杞人忧天。
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事态发展,完完全全地证实了这一点。
由于詹姆斯-默多克的死亡,赢得了几乎全北美同情心的“可怜的老人”,鲁伯特-默多克,很快就稳定住了新闻集团摇摇欲坠的局面。
甚至于,在不到两周之后,当纽约法院宣布即将召开第三次听证会的时候,一度还出现了游行抗议的情况。
虽然听证会没有因此而取消,但却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之下,警方甚至不得不释放了几名新闻集团的高层,以平息民众的怒火。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新闻集团的股价终于止住了下跌的颓势,开始逐渐回升。
虽然回升的速度并不算快,但当进入到夏天的时候,新闻集团的市值也重新回到了八百亿美元之上。
而且这并非只是所谓的“股价虚高”,而是有大量实实在在的成交作为支撑的。
根据公开的大额股份交易信息来看,在新闻集团内部,鲁伯特-默多克的反对者,包括摩根在内,大大小小的几个财团,都选择卖掉了新闻集团的股份。
只不过,这些股权并没有“流落在外”,而是由新闻集团的股东内部进行消化,仅仅只是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在交易时进行了例行的报备手续。
站在一个“知情的局外人”的角度,一切似乎都在朝着鲁伯特-默多克这个老狐狸所期望的方向发展。
不过,事情很快迎来了转机。
六月初,经过了长达两个多月的调查,米兰达-斯特里普,终于是从鲁伯特-默多克这个老狐狸的家人那里,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确切地说,是鲁伯特-默多克的前妻,安娜-默多克。
(注:西方习俗,婚后女方改随男方姓氏,不过到了现在并不是所有人都遵守这一条。)
安娜是老默多克的第二任妻子,为默多克生下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除了长子拉克兰-默多克稍显平庸以外,无论是次子詹姆斯-默多克,还是女儿伊丽莎白-默多克,都展示出了极高的商业手腕。
詹姆斯-默多克就不说了,虽然曝出了【窃听门】这样震惊世界的丑闻。
但在丑闻爆发之前,却正是他的计划,让新闻集团在欧洲的势力迅速扩张。
而伊丽莎白-默多克同样也不简单,1993年,伊丽莎白-默多克不顾父亲的反对,与非洲小国加纳的一名政客结婚,并借着这个机会走进商界。
依靠着向父亲借来的三千多万美元,伊丽莎白-默多克收购了两家连年亏损的电视台,并在两年内就扭亏为盈,而后转手卖掉。
这笔操作,使得伊丽莎白-默多克在连本带利还清向父亲借的贷款之后,还净赚了一千多万美元。
哪怕是以豪门子弟的标准,这也是一份完美的答卷。
在千禧年前后,老默多克打算在拉克兰-默多克和詹姆斯-默多克两名儿子当中挑选一名继承人的时候,伊丽莎白-默多克争取到了母亲的支持,站出来表示反对,要求老默多克将自己也列为“候选人”之一。
尽管老默多克表示:一个有了孩子的女性,在事业上最多只能投入百分之九十五的专注。
但伊丽莎白的反击同样犀利:和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哥哥相比,哪怕我只投入百分之九十五,也要超过他们两个相加。
这个理由并没有能够完全说服鲁伯特-默多克将伊丽莎白-默多克列为继承人的候选之一,但却也开始让后者参与到新闻集团的正式业务当中。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一次考验的机会。
而从业绩上来看,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伊丽莎白-默多克的表现,或许比詹姆斯-默多克差了些,但却是完爆了拉克兰-默多克不知道几条街去。
不过,或许是豪门子弟之间永远不会有真正的亲情。
詹姆斯-默多克和伊丽莎白-默多克这对兄妹几乎是势如水火。
尤其是当【窃听门】丑闻爆发之后,伊丽莎白-默多克立刻以四亿多英镑的价格,将自己一手创立的【阳光】电视公司卖给新闻集团,然后高调地返回新闻集团,力求要与哥哥詹姆斯-默多克一争高下。
或者说,趁着这个机会,将其彻底踩到脚下。
至于说这是否算是乘人之危?
对于这种级别的豪门内斗来说,这只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事情。
若是迂腐地顾念亲情,反而会被人所鄙视。
某种程度上,这正是所谓的“上流社会”中,最血淋淋,也最阴暗的一面。
言归正传。
米兰达-斯特里普所探听到的消息,是在詹姆斯-默多克死亡之后不久,在海外隐居的安娜突然返回了北美,与伊丽莎白-默多克大吵了一架,而后又愤然离去。
这个消息被米兰达-斯特里普很敏锐地捕捉到,并立刻决定从安娜身上打开突破口。
事实证明,这确实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
经过收买、诱骗等方式,米兰达-斯特里普从安娜身边的人得到确切地消息,安娜已经通过某种渠道得知,杀死詹姆斯-默多克的,正是鲁伯特-默多克和伊丽莎白-默多克这一对父女。
前者为了挽救自己的新闻集团,而后者,则是为了争夺继承人的位置。
两人的目标不同,但实现目标的方式却是完全一样,那就是让詹姆斯-默多克去死。
于是,这一起由鲁伯特-默多克策划并提供“特殊帮助”、由伊丽莎白-默多克实施的谋杀案,几乎将全世界都给骗了过去。
有了一个明确的线索之后,高盛集团所拥有的,堪称恐怖的资源,顿时发挥了效用。
只是两周之内,高盛集团就确认了更多的消息。
比如说,伊丽莎白-默多克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蓖麻毒素、又是通过什么方式将其投入到詹姆斯-默多克的晚餐中的。
甚至于,高盛集团还找到了一位已经被认定为“失踪”的FBI探员,并从其身上得到了伊丽莎白-默多克的一名亲信手下对其进行贿赂,以便对詹姆斯-默多克实施投毒暗杀的证据。
查到这一步,已经是足够扭转局面了。
无论是推动官方的力量继续调查下去,还是将这些资料和证据公布在媒体上,都能够让新闻集团这艘勉强重新浮起来的大船,重新沉没下去。
但是,罗杰却是不想给鲁伯特-默多克这个老狐狸任何继续翻盘的机会。
哪怕,仅仅只是理论上的机会。
“在不惊动默多克家族的情况下,还能继续查下去吗?”
罗杰皱着眉头,对费迪南德问道:“如果可以的话,你认为需要多长时间?”
“很难,我们现在的证据只能指证到伊丽莎白的一名亲信手下,而无法指证到她或者老默多克本人。”
费迪南德摇摇头,说道:“如果我们想从这个人身上取得更进一步的证据,势必会惊动伊丽莎白本人。我们的意见是,调查到这一步为止,剩下的交给警方和FBI来解决。”
一旁,康卡斯特的代表,也对费迪南德的意见表示赞同。
罗杰转头看了看安妮,后者没有说话,只是对罗杰轻轻点头示意。
这已经足够说明安妮的态度了。
“毕竟你们是专业的,我相信你们的判断。”
罗杰很快有了决定,开口道:“那么就请你们想办法推动这件事,我们虽然在官方也有一定的资源,但是不像你们那么神通广大。”
严格来说,白宫里的那位,还欠着乐队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
不过,这个人情已经用过两次,就算还有剩,剩下的也不多了。
能不用,还是不要用为好。
白宫里的那位黑皮白心的总统,至少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再坐几年。
这个人情,留到以后更加关键的时候再用,效果才会更好。
“没问题,这方面就交给我们。”
费迪南德想了想,说道:“我们这边的想法,是直接把证据交给FBI,高盛和纽约的一名主管有不错的交情,他会帮我们的。”
顿了顿,费迪南德又说道:“我想,我们可以尽快对伊丽莎白的那名手下实施逮捕,争取在几天之内取得初步的证据,直接逮捕伊丽莎白本人,从她的身上打开突破口。一个有孩子的女人,性格上总是软弱的。”
这句话有点歧视女性的嫌疑,如果公开说出去,肯定会被女权主义者喷到死。
不过,在北美,无论是上流社会还是平民阶层中,性别歧视的现象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很多人对此有所不满,但却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不要小看伊丽莎白。”
罗杰提醒道:“这个女人虽然借助了默多克家族的财力和势力,但是任何人,能够在几年里赚到数十亿美元的财富,都是不能有半点轻视的。”
好歹是被评为“英国最有影响力的100位女性”之一,哪怕评出这个榜单的杂志权威性并不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但这也足以说明伊丽莎白-默多克的成功。
罗杰深知一个道理:无论看上去多么的人畜无害,但凡是成功者,必有其过人之处。
或者换句话说,任何一个成功者,都绝非昏庸无能之辈。
若是太过于轻视伊丽莎白-默多克,恐怕是要吃亏的。
不过,对于和自己处于平等合作关系,甚至是隐隐占据极大优势的盟友,罗杰所能做的,也就只是提醒而已。
至于对方会不会听,罗杰就没有办法了。
“我会向我的上司转达您的提议。”
费迪南德没有对罗杰的劝诫表示什么,只是做了一番公式化的答复。
紧接着,费迪南德立刻转移了话题,说道:“在之前做空新闻集团股价的计划中,高盛的盈利远远低于预期。如果考虑到资金占用成本,别说赚钱,甚至还要小亏一笔。这一次,我们一定要从新闻集团身上割下一大块肉来,来弥补我们的损失!”
康卡斯特的代表没有说话,不过,看对方的神色,显然也是对此极为赞同的。
在之前做空新闻集团的股价时,虽然新闻集团的市值曾经一度跌落到低于六百美元。
但因为交割协议的缘故,高盛集团并没有能够在新闻集团的股价跌到最低点的时候完成交易,而是一直拖到了新闻集团的股价回升至接近八百亿美元。
单纯从金钱上来说,这个数字,高盛集团依然是有的赚的。
但考虑到资金占用、回款周期、渠道资源等等各方面的成本,一笔只是“小赚”的交易,在更大的层面上来看反而是亏损的。
虽然亏损的并不多,家大业大的高盛也完全不在乎这点亏损,但主持这个项目的费迪南德却是不能不在乎。
越是像高盛这样的,历史悠久、底蕴丰厚的超级巨头,其内斗就愈加的激烈。
在高盛内部,不知道有多少人,虎视眈眈地盯着费迪南德,希望他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从而取代他的位置。
费迪南德可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上,结果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好在,新闻集团的这件事上,费迪南德的做法不能说是“错误”,最多只能说是“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窃听门】的丑闻闹得这么大,高盛集团的高层不可能不进行关注。
这既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在于,在高盛内部,负责运作这件事的费迪南德,可以不用担心有人背后捅自己一刀。
任何一个上位者都不会是白痴,或许会被人蒙蔽,但当亲自关注一件事的时候,这种事情就不会再发生。
而坏处在于,若是真正地“搞砸了”,费迪南德也同样不可能获得第二次机会。
前边那一次,可以说是“小小的意外”。
而这一次,若是再失败,费迪南德自己都不知道该要怎么圆过去。
所以,不管【量子娱乐】,或者它的三个股东们怎么样。
站在费迪南德个人的角度来讲,已经算是站在了悬崖边上,没有退路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