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vpx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鑑寶直播間討論-第五百一十章 可憐的老闆看書-q87zv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所以,钟文秋这一堆的东西,其实有价值的也就是那么一两件,少得可怜。
最后,还是胡杨翻出一样东西,告诉他值个两万多。那是一件青釉布袋和尚坐像,属于高古瓷。
“高古瓷,不是高仿瓷,这大家需要分清楚的。”胡杨说道。
他猜测,肯定会有很多人以为,高古瓷就是高仿的古瓷器,简称高古瓷,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通常情况下,高古瓷是指明清以前的瓷器,但仍有不同的看法分歧。
有人认为,认为瓷器在我国东汉时期就已经具备了存在的各种条件,瓷器的产生年代应定在东汉。因此高古瓷是指包括东汉在内的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唐宋元各朝代所制作烧成的各种瓷器
而有些人则是觉得,东汉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瓷器,还没有真正达到科学意义上的瓷器标准,是处于半瓷半陶的性质。到隋代才有了真正瓷器出现。因此,高古瓷应不包括东汉、魏、晋、南北朝在内,而是仅指隋唐五代唐宋时期的制作烧成的瓷器。
“这一件,应该是元朝烧制的,烧得有点粗糙,大家还能看到陶的部分,也就是没有完全瓷化。
但是呢!它形象做得很好,只是烧得不好。因此,还算有点价值,市场价的话,两万左右,甚至会被人压价到一万五千,具体情况不好说。”胡杨说道。
这些年来,人们忽略了高古瓷,价格一直没有上去。高古瓷的价值在于,一是年代久远,已不容易获得;一是唐宋以前较好的瓷器,都有气势,质朴古拙,耐人寻味,后世的瓷器做工固然细腻,但神韵却不如先代。
胡杨倒是认为,大家可以多注意高古瓷,遇到造型、品相极佳者,可以逢低买入。
和前面说的名人手稿一样,目前还没有被更多的关注,炒作不多,所以以后前景还是有的。
分别评论了一番之后,大家也就离开钟家。任老师带路,带大家去参观紫砂器的制作。钟父则是拿着红包去找人,什么巫婆之类都行,只能搞掉那个晦气就行。
“这是个小作坊,但人家还坚持手工制作紫砂壶,没有用机器,很难得。”任老师说道。
他领着大家进去,迎面而来的,是一位中年师傅,和任老师有师生关系,以前任老师教他语文课。
因此,这人对任老师很尊敬。
“不会打扰你做事情吧?”任老师问道。
那中年人连忙摇头:“没什么事做,现在都没有订单,紫砂壶越来越难做了。我们手工制作的,终究干不过机器生产的。主要是我们的成本高,价格也就贵,大家还是喜欢便宜的东西。”
“那怎么一样?机器做的,透气性等都没有了。”任老师说道。
他的学生则是苦笑:“问题是这些所谓的透气性之类,人家顾客体会不出来呀!真正在意的有几个人?也不能让泡的茶更香,那么在顾客眼中,其实就是差不多的东西。”
得!直播间的观众都觉得这中年人说到本质上了。
确实,大家真没觉得手工打造的东西就好很多,根本体会不出来,有些时候,甚至觉得工厂机器生产的更有光滑性,看上去更加模范,瑕疵更少。
那么,又有多少人愿意花更多的钱,去买更多瑕疵的手工制作品呢?
因此,有时候也不能怪消费者没有眼光。事实上,很多消费者买一样东西,从来没有考虑这件东西的性能有多好,感觉差不多就可以了。
就比如一件衣服,看上去都差不多的,纯手工打造的要贵一倍,谁乐意?难道纯手工打造的就穿着更舒服?也不见得。
“真相了。”
“说得有道理,纯手工的,真正能品位的人不多,需要有那个钱,以及那个空闲的时间,才能去琢磨所谓的不一样。”
“就是呀!像我们这种平民老百姓,谁在意是不是纯手工的呀!”
……
“这么说,你这也很难经营下去了?”任老师有点伤感。
这些传统工艺产业,一个个消失,对老一辈来说,就好像自己熟悉的东西慢慢没有了,多少有点感伤。
“是很难经营,但还是得坚持,就看能坚持多久了。不仅我这里,整个宜兴,紫砂产业,手工制造的都逐渐没落了。除非,你是制壶的名家,随便弄一件出来,就是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那根本不用担心干不下去。”中年人诉苦道。
他们这种,水平一般般的,或者没有名气的,最艰难。
因为有名气的,根本不用计较成本和产量,可以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而他们这种就不一样,弄出来的产品,一件能赚到的利润并不高。人工、成本等等,要全部计算上去。赚不到钱的话,只有关门一条路。
给你更重要的是,现在你想要找一个熟手的工人都难。年轻人不喜欢跟你们玩泥沙,脏兮兮的,还不如去送快递、外卖之类的。
像他这里,给工人开的最高薪水,也就是一个月六千,少的只有三千多。
这么点工资,年轻人肯定不干的,人家随便去送外卖,一个月赚个七八千都可以,勤奋一点,甚至过万,请问为什么要跟你混呢?
任老师给自己学生介绍胡杨等人,今天来,就是观摩怎么制作手工紫砂壶的。
可以的话,甚至想要跟大家学两手,然后亲自做一个,作为纪念什么的。
“人家这是在直播,你这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有的话,给你十分钟赶紧去处理好。”任老师说道。
直播间的观众顿时大笑,遇到老师,果然不轻松。
你都这么说了,还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中年人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我这地方,放眼望去就是这么大,能有什么?不都看到了吗?”
刚说完,就看到不远处正在制作的一个紫砂壶,被刚来的学工给弄坏,顿时一脸苦涩。
只见那位年轻的工人哭丧着脸看过来:“老板,不好意思!有弄坏了一个,我想我不适合做这个。”
中年人连忙小跑过去,安慰道:“没事!没关系!慢慢来,我刚开始也是这样的,你适合的,不要多想其他的。”
这明明很心痛,还要故作轻松,生怕这个工人跑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