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0hc熱門小說 娛樂圈餐飲指南 愛下-第五百零六章 吃麪熱推-m7nby

娛樂圈餐飲指南
小說推薦娛樂圈餐飲指南
大老板的到来,在剧组的那些新成员里引起了不小的反应。
这源于田状状不吝惜的花钱——整个剧组的待遇都比一般的剧组规格要高不少,无论伙食还是住宿都是,所以剧组里那些新的工作人员都对这位舍得花钱却一直没露过面的大老板充满了好奇。
而大老板的到来也给大家带来了一点点小小的福利——今天上午的拍摄工作暂停,大家上午休息,下午拍摄继续,午饭会折算成钱当做补贴发给每个人。
工作人员逐渐散去,只有几位主创留了下来,嗯,也就是田状状、王传军和刘浩然,外加黄小厨。
颜王,还有在戏里演刘浩然母亲的闫霓都不在。
这也正常,他们的戏份和黄小厨的戏份是完全错开的,只要是有黄小厨的戏份,就和他们无关,所以只要黄小厨在这里,基本就可以确定没他们什么事儿了,不在也正常。
当然,也不能这么武断,毕竟颜王和黄小厨的关系很铁,大致和张步凡与管琥黄博高胡宁皓他们差不多,所以说不定那货闲着无聊跑来片场乱窜了。
很显然,今天那货很有聊,所以他不在。
留下几位主创,主要目的当然是为了了解一下拍摄方面的问题,还有演员的状态问题,嗯,后面这个说白了就是针对王传军和刘浩然,尤其是刘浩然,至于黄小厨颜王闫霓他们几个,还轮不到张步凡来关心这些。
关于拍摄方面的问题,其实不需要说太多,毕竟田状状和他一直有电话联系,虽然他人不在跟前,但也不是完全不清楚。
至于演员的状态,不等他问,田状状就先夸上了。
两个年轻演员,被田状状一顿海夸,什么吃苦耐劳,什么听话乖巧,什么肯钻研演技,什么主动向前辈请教。
一直夸了将近10分钟不带停顿的。
到了最后,更是后悔感慨,为什么王传军当初要去上戏,如果能来京影的话,现在的成就一定比现在还高。
说完了王传军,又去夸年轻的刘浩然,直接干脆的一句话,等到你小子高考的时候,只要文化课没问题,剩下的我帮你解决,保证你能得到校内最好的资源!
说到这里,一指身边的黄小厨,看到没,他就是你老师!
张步凡在边上微笑听着,说实话,对于这部由他编剧田状状做导演的电影,他完全不担心会出什么差错,相反,他更上心的反而是这两个年轻人的成长。
两个人一个是他很早以前就认下的弟弟,关系自不用说,帮他就和帮高胡他们一样,属于理所应当的事情。
另外一个是他工作室真正意义上签下的第一个人,他当然更得上心。
所以,在电影之外,两个人能够获得怎样的成长反而是他更关心的。
现在听到田状状这么真心实意的夸他们两个,张步凡比听到人夸自己还开心。
几个人又简单的聊了一会儿,主要是关于电影的后续拍摄问题,然后,张步凡大手一挥,走,吃饭去!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张步凡拉着几个人去的饭馆恰好就是一家西山面馆。
“几位想吃点什么?”老板是一个中年男人,话音里还带着挺浓的西山腔。
“各自点各自的啊。”一边说,张步凡一边拿起菜单,悠闲的看着,却是不急于点餐。
很快,身边响起声音,黄小厨的,“老板,给我来碗臊子面。”
“我也要臊子面。”刘浩然举手。
“那我就要刀削面吧,汤的。”田状状跟着说道。
“我也要刀削面,炒刀削吧。”王传军最后说道。
“呦,老乡啊。”老板一边记录几个人点的餐,一边笑道,没错,刘浩然和王传军刚才开口还是一口西山腔,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老板的西山腔给勾出来的。
刘浩然愣了愣,王传军反应比他稍快,笑着接道:“是啊,是啊,老乡你是哪人啊?”
“我是大铜过来的,来了两年多,很久没听过乡音了。”老板笑着和他聊开了,“听你们的口音,临分的?”
刘浩然咧嘴露出一个有点傻的笑容说道:“不是,我们是吕良那边的。”
老板恍然道:“那咱们还挺远的。”
那边聊着,这边张步凡和田状状对视一笑,终于点餐,“那我也要个臊子面吧。”
老板眼看餐点完了,也不耽误,笑道:“好嘞,那你们先坐着,我去做饭去。”
这其实对两个年轻人来说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考验了,刚才光听着田状状夸奖两人了,虽然知道田状状不会说谎,但张步凡总还是想亲眼看一看两个人的优点的,于是就来了这里。
其实并没想到老板会是西山人,就算这里不是西山人开的馆子,说不了西山话,但从其他方面依旧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比如吃面。
一个演员认不认真刻不刻苦,可以从很多方面看出来,其中之一就是语言。
很多电影里都会用到方言,甚至是外语。
一般遇到这样的电影,片方大部分都会在开拍前弄个培训之类的。
要是不认真刻苦的,基本就只去抓他会用到的那几句台词的发音,就比如张步凡演《火线三兄弟》的时候,无论是津海腔还是鈤语,都属于现学现卖,脱离了那些台词,他依旧是一句不会。
但如果是好演员,或者说足够认真刻苦的,他们是真的会去研究那些语言,历史上就有啊,为了拍摄川省的电影,学会了一嘴的川省方言,一张嘴,川省很多本地人都听不出问题来,不用别人,黄博就能做到。
而现在,看两个年轻人和那位老板的对话,很显然他们也做到了。
只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他们是真的很认真很刻苦的在去学习,去钻研,去锻炼。
不一会儿,几碗面就上了上来,这个老板不愧是西山人,做的面相当正宗,味道很是不错。
原本还想和几人聊上两句,可惜又有客人过来,只能回去后厨做菜。
这边,几个人也不废话,立刻开吃。
张步凡就看着那边,只见两个年轻人都是一个姿势,一手抱着面碗一手拿着筷子,挑起一大筷子面,脑袋迅速凑到碗跟前,不像是筷子送面到嘴里,反而有点像是嘴去找面一样,一口吃了进去,紧跟着。
“呼噜噜……”
一阵挺响亮的声音后,两大筷子面就已经进了肚子里。
那边,田状状已经乐开了,冲张步凡笑道:“怎么样?”
“这个。”张步凡一抬手,一个大拇指。
两个年轻人有些莫名其妙,田状状和黄小厨却是笑的格外开怀,至于张步凡,同样在笑,同时有些神游物外。
当初那两个刚过完年就跑来京城找工作的西山省年轻人,他们吃面的时候,就是这样,有些粗鲁,却吃的那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