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34j7人氣都市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 ptt-第三百零二章 一些瑣事(五)-v7imq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
如此温馨感人的场面,总是不缺一个破坏气氛的人。
“又不是生离死别,搞得这么凄凉干什么?”宏江似乎丝毫没发现集中在自己身上异样的目光,继续理所当然的说道:“想见到露琪亚还是有很多办法的嘛。”
“蝶冢,大哥……”露琪亚心里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今后的日子中她的确有很多机会前往现世,可宏江那个‘很多办法’实在令人在意,这个大哥或许又要语出惊人了。
“比如把露琪亚追到手,你们不就能天天见面了?”
“蛤?!”
“啊!黑崎把朽木追到手,这,这……”
“你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蝶冢大哥!”
一护的茫然、井上的慌乱以及露琪亚的嗔怒,都比不上告别白哉,刚刚赶到这里的阿散井的情绪复杂。
手上的礼物盒啪叽掉在地上,只是连他在内的人都没有发觉这件事。把露琪亚追到手?这是蝶冢老师在暗示什么吗?
不对,这种事还是应该看露琪亚的意思吧,可露琪亚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有点看不出来,只是看一护的反应他似乎并没有追求露琪亚的意思……
但以这家伙的粗神经,也可能是因为还没意识到自己对露琪亚的心意啊!情况不妙,非常的不妙,要怎么办才好?
“蝶冢老……”种种情绪,万般言语都化为一声怒吼,恋次指着宏江这个罪魁祸首,大声将心里那两个字喊了出来:“混蛋!”
“恋次?”宏江寻声望去,“你怎么会在这?”
“我不在这你就能胡作非为了吗?!”现在的恋次好像完全忘了以前是如何被宏江教训的,双手揪着面前这个一脸无辜的男人,恶狠狠的质问道:“对你的弟子做出这种事,你不觉得羞耻吗?”
“弟子?什么时候的事?”
“这关键吗?为什么干这种事?”
“我为什么不能做这种事?”宏江疑惑地反问道,不就是撮合一对年轻人,这很羞耻吗?
“你也算露琪亚的大哥,居然放心把露琪亚交给那样的蠢货!”
蠢,蠢货?一护嘴角一阵抽搐,冲上去揪着恋次的衣服,恶狠狠地威胁道:“我不觉得我有什么不让人放心的地方。”
“你这家伙,果然也是动机不纯啊!”
“就是要拿出这股气势,一护!”宏江仿佛一下子找到了盟友,朝一护提议道:“打败他,你和露琪亚的未来就没有一点阻碍了,就现在,动手吧!”
“好啊,就趁现在做个了断吧!”此时的恋次是勇敢的,是无谓的,是不可阻挡的!“你也一起来,早就看你不爽了,蝶冢!”
“哈哈哈!那就如你所愿,三招之内不把你送去四番队,我就切腹自尽!”
“拜服在狒狒王脚下吧!卍解……”
可惜恋次并非是不可阻挡的,相反阻止他还很容易,只需要夜一‘轻轻’的一拳,恋次便两眼一翻倒了下去。
当然,另一个家伙也不能放过,宏江看着夜一那不善的眼神,下意识退后解释道:“我,我只是……”
“啊!不是只打一下吗!”
“谁告诉你只打一下?你知道自己已经两百多岁了吗,蝶冢宏江!”
“疼!给我留点面子啊!”
事实上从夜一出手的那刻起,面子什么的已经彻底离宏江远去了。一阵拳打脚踢下来,一护在解气的同时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可能这就是夜一为什么还是未婚妻的原因吧,还有……
这或许也是恋次这个家伙的未来吧?想到这,一护眼里全是怜悯,那个趴在地上的家伙其实也很可怜呢。
打了整整十分钟,夜一才拍了拍手停下了对宏江的矫正教育,毕竟是自己的丈夫,该留的面子还是要留一点的。
“你现在可以解释了。”
“我,我只是,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你们这么……”又是那不善的眼神,宏江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连忙改口道:“不过看来,这个玩笑开得有点过分啊,哈,哈哈。”
那个时候开玩笑,也就只有你能做得出来了吧。露琪亚叹了口气,提醒道:“现在能好好给他们介绍一下这里了吗,蝶冢大哥?”
“当然,各位请往这边看!”宏江一下子又来了精神,转身指着那栋还在修缮的三层木楼说道:“还没正式的名称,我将它称为共事局,一个为你们存在的新的机构。”
“为我们?”
宏江点点头,“一护这样接受死神灵力成为死神的人还好。”指尖依次扫过井上等人“可如你们这样不是死神,去拥有特殊力量的人,与你们的相处方式一直以来都是个问题。”最后停留在石田身上:“更不用说石田这样的灭却师了,我们的过去并不愉快。”
其实,瀞灵廷与外界的矛盾从根本上说,都是死神与其它力量的矛盾。死神的职责是维护灵魂平衡,魂葬、斩杀虚都是为了让逝去的灵魂重投轮回。在此基础上,他们对灭却师的态度就不难理解,毕竟灭却师那能让灵魂完全消失的力量,远比虚可怕的多。
当然,这一切只是从根本上讲。也不知从何时起,这样的矛盾夹杂了团体、权力、个人理念等等因素,连死神内部都充满着猜疑,更别说对外的态度了。
矛盾?这样的形容都不太贴切,好比被投放在角斗场的两人,只能存活一个。可这个角斗场又因何而来呢?其实,任何两个普通人,只要其中一个生出在角斗场的错觉,那一生一死的规则就对两个人同时生效了。
“不得不承认,我们思考问题的角度已经偏离了我们根本的职责,也就是维持灵魂平衡,我想将这个根本再次点出,并且多进一步。”
宏江抬头看着面前的木楼,双眼饱含期待:“井上和茶渡的力量,现在看来不会影响到灵魂平衡,可就算影响到又如何?人与野兽的区别就在于控制,即便是灭却师,只要不是野兽,那也有一起合作的可能,共事局就是这样的地方。”
“死神、灭却师、人类以及未来任何可能出现的新的团体借由这里,去建立联系、互相理解,彼此合作无间。就好像露琪亚与你们一样,我们从来都不是敌人,只是早早为对方打上了敌人的标签,可事实从来不是这样的,对吗?”
在场众人都陷入沉默中,他们对此都深有体会,从进入瀞灵廷开始,他们就发现不希望露琪亚死的大有人在,只是迫于各式各样的理由,双方的见面也就宣告着战斗的开始。
名义上,一护也是露琪亚被处死的原因,只是这个原因合理吗?站在井上和茶渡的角度来说,将一护转变为死神绝对不能算是错误,他的表现更没有半点可以挑剔的地方。
即便是石田雨龙这样的灭却师,都放下最初的敌对,不自觉与一护并肩作战。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一护早就告诉了他人与人不应该是注定的敌对这个道理。
可这样被宏江点破,石田有些不甘心,他这些天一直思考的问题,乃至所做的决定,难道都是个错误吗?
“这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利用吗?以死神为主导,给予些许施舍就希望我们感恩戴德的手段。”
“石田。”井上一边扯了扯石田的衣袖,一边朝宏江道歉道:“对不起,石田只是有些担心,不是怀疑你们的意思。”
可真的没有怀疑吗?茶渡看着一脸严肃的宏江,这番话如果由黑崎讲出他绝不会怀疑,可眼前这个人却很难让人信服。
“就算怀疑也没什么不对。”宏江摆了摆手,丝毫没有在意石田对他的顶撞。
“我是共事局的创始人也是第一任局长,如果将这视为主导权的象征,虽然我更愿意说主导在于我个人,而不是偏向死神或是人类任何一个团体,但这样的话你们也不会相信。”
“这样讲吧,共事局虽然挂靠在五番队之下,但局长和副局长与五番队的人事任命并无关联。我可以是局长,你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是局长,正副局长理应由瀞灵廷中的死神,和非瀞灵廷中的人担任,但我希望的是,有一天这不再是给人安全的条件。”
“露琪亚曾改变了一护。”宏江说着,食指又移向躺在地上的恋次:“而一护也改变了这个蠢货,让他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其实不仅仅是一护,据我所知,四番队中就有不少人被井上的医术打动,更被她那颗善良的心吸引,伊江村三席似乎还有追求井上的意思哦。”
“而你,石田雨龙。你向我展示了灭却师的骄傲,不是仇恨,真正的骄傲,那份维护心中正义的骄傲。”
宏江走向石田,轻声问道:“那时的你能放下成见对我手下留情,如今要不要尝试再信任我一次,相信我也是能改变的,我是能被你们的热忱所打动的。而现在,就是改变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