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xkmj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旅心僧-第888章 給你個眼神吧熱推-ha575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888章给你个眼神吧
‘嗷吽!他真的是魔鬼吗?我们耗费无穷力气,都未能撼动分毫的巨大阻碍,被这家伙轻松破掉了。’
‘呼哧呼哧……!这算什么事?此人难道转了心性,要帮咱们海族一把,嘎嘎嘎!’
这些老妖哭笑不得,不知该发怒还是大喜,望着一座座山峰接连消失,表情颇为复杂,前方毕竟已经空旷如初,然而一个陆寒,比十万大山还要恐怖。
至少那些山峰,不会主动反击,仅仅隔绝滞留几十万军团,而且无法坚持长久。
嗡!
就在此刻,远方大地深处,莫名闪过一道翠芒,在二十里外迅疾冲天,就想消失在天际。
但陆寒速度更快,弥天大手立即掌控百里虚空,向前方狠狠一捞,那片空域顿时隔绝了所有,包括神念、目光、感应。
他的整个法体,已经绽放出无量青光,随着大口大口吞下精纯木灵液,整棵巨树瑞气千条,越发雄伟庄重。
如参天神树般,要镇压整个玄界,每一根枝条,都有万吨之重,地面都支撑不住,无数裂缝接连出现。
到最后,陆寒一跺脚,数千里区域,形同十八级地震,天上晃动,地面摇摆,处处响起惊呼乱吼,无数妖物尽数跌倒,似乎身躯不受控制。
当大掌收回再摊开,被控制在掌心处的,竟然是一块薄薄的晶莹木板,长度不过两尺,宽幅仅有八寸。
周围边缘,刻着一个个灰色符文,仍旧十分灵动,几座山岳图案,被淡淡云雾缭绕,一根金色链条缠绕在闪耀,右上角处有座迷你宫殿,正绽放大片霞光,将一切衬托的颇有仙家圣地风范。
此刻这块木板,正奋力弹跳不止,似乎要挣脱束缚,急于回到主人身旁,但陆寒在上面寥寥几笔,勾勒出一幅灵符,此物就彻底老实下来。
如此简单?!
这些老妖都看呆了,几乎忘记所处环境,知道陆寒将阴冷目光投过来,他们才如梦方醒,不可思议的啧啧称奇。
好像陆寒才是此物主人,他们同时发现,附近的荒山野岭,竟然光秃秃充满死寂,不由得暗暗吃惊,因为追杀溃败的人族军团时,前方还万里苍翠碧海,生机让人垂涎。
“你到底想怎样?”
几个老腰拉开架势,不耐烦的急切喝道,被截住如此之久,那些人族早跑远了,现在又开始气恼。
然而陆寒留下个蔑视的笑容,化作一道惊鸿,几个跳跃后,身影越来越模糊,很快消失不见,方向正是小虚天。
‘嗷嗷——!’
有大妖气得直蹦,那蔑视般的笑容,立即无比深刻,而且惶惶海妖军团,竟然无法奈何一个人族,那家伙又去了他们要攻打的地方,顿时感到局势变得颇为棘手。
“本座认为,我们现在的实力,也在大战之后,法力和力量上都出现残缺,急需修整恢复,那个谁……你真的带来了宝虾王赐予的两件重器?”
有个圣阶后期老妖,通体晶莹如玉,螃蟹爪一样的四肢,和类似鱿鱼状的面颊上,都覆盖有厚厚的水晶,腹部蒙着一层厚厚盖板,说话时嘴巴咧开,露出两条深紫色的舌头,大量冒出森然寒气。
“启禀副统帅,那等好事怎会轮到咱们,只有王族才具备相关待遇,我只是看不下去陆寒那份嚣张,用几句话唬一唬而已,让他多些忌惮,不会轻易对咱们出手。”
那只神照大妖状如虎鲸,三个眼睛巨大无比,都堪比数间房屋,瞳孔油黄色则,表面分布几条细长的妖异竖纹,闪动着惭愧光芒。
“混账!这个人类都孤身杀入深海了,差点打到海王岛,玄天灵宝也无法奈何,还有啥东西能吓到他,反倒会被激怒,加速你我的陨落,蠢货!”
‘啾啊——!’
正在此刻,大海方向的天际尽头,一道流光刺破虚空,速度不亚于电光火石,呼吸间跨越几千里,在他们头顶减速,然后来回盘旋。
“这是精灵雕,莫非王族大军到了?”
“嘎嘎嘎……!的确是那小畜生,妙极妙极!”
在高空盘旋的,是个体型不大的金色妖禽,仅有十几丈长,身躯酷似雄狮,全身长满金色鬃毛,四个鹰爪堪比锋利的刀刃。
此妖禽长着两个鹰首般的脑袋,左侧头颅通体湛蓝,另一个则为紫金色,不时发出吼喽吼喽状的鸽子叫声。
似乎听懂了下方语气不尊,双翅立即狂闪,在天地间制造无数风暴,多达七八个,狂沛无比的快速冲下。
“嘿!还是个暴脾气,混账东西快把消息送来我看。”
晶莹如玉的那个老妖,心情本就不好,见此情形更加不耐,四只大爪向上一举,便暴放出千百道光刃,将所有风暴全都斩碎,还有几道强大厉芒,瞬间到达精灵雕面前。
“畜生,果然还是是畜生,枉费老子好心,嘎——!”
此妖禽的境界,不过神照中期左右,但面对圣阶后期的打击,惊怒中迅即缩小,当空只剩下不足两寸、玲珑可爱的一只玩偶,半点气息皆无。
那几道刀锋,在附近砰砰爆开,如拍打皮球般,将它崩的来回弹射,引来众妖哈哈大笑,但毫发无埙,毕竟只是小小教训,并未动用真正杀机。
一个鸡蛋大小的金球,最终落在老妖的爪中,被精灵雕张口吐下,又留了几声叱骂才远遁而走。
在众妖咄咄期待中,老妖用力一捏,他面前顿时出现无数金色细粉,并迅速凝结成无数妖文,一个个都比斗大,十分清晰而刺目。
‘宝虾王和紫星王叱令:万圣王成功飞升,直达我妖族本界,即将请下妖仙,打破壁垒,要跨界三击,助我等铲除陆寒。
两大王族军团共二十万,到了!’
嗡——!
终于有定海神针般的消息,如救水火,在今天珊珊到来,这些老妖纷纷垂泪,激动的微微发颤,大妖捶胸顿足,开始嚎啕长哭。
近三十万之众,高兴的哇哇大叫,竭力用庞大身躯拍打海面,水花几乎遮天,一个个放声欢呼。
‘伟大的万圣王,我一直是您的崇拜者!’
‘嘎嘎嘎……!海族也能领略妖仙大人的风采啦!’
‘陆寒小贼,看你这次怎么死,连渣都不会剩下,真特么痛快啊!’
‘列队!准备迎接王族大军!’
‘呜——!呜呜!’
从不知多远的地方,已经传来古老螺号声,一长两短悠扬悦耳,闻之血脉沸腾。
上万里外,苍天碧海融为一处,千丈水坝滚滚前推,涛涛洪流无边无际,一股脑向这里涌来,妖绿色强光直射斗牛,超然气势如虹如电,闷雷陪伴在后。
金灿灿的王旗,几乎遮蔽一方世界,古兽当做巨舟,无数脚蹼作桨,横天跨海快速杀到。
圣阶的恐怖气息,完全超乎以往,修为无限接近妖王,横压四海万年,威服八荒许久,跟随着的都是军阵,横纵有序,灵智不低。
此刻,陆寒已经临近小虚天,他预感到了什么,开始微微蹙眉,那件木板状的上品玄天之宝,绝非普通渡劫老祖敢轻易割舍。
‘难道天荡山那里,有人偷偷送来了消息,那是啥样的传讯手段?’
遁光划过一片荒原,前方就出现冲天光柱,一道大阵拦住去路,还是专注攻击的大型杀阵。
间隔千里后,又是一道攻防兼备的大阵,似乎不屑于小型法阵,陆寒目之所及,杀阵后人影滚滚,从前方逃回来的修士,足有七八万拥挤在那里。
他们被风分别安置于首道杀阵后,与第二道大阵之间,并排的六七个中型法阵空隙里,阵中各有小虚天弟子数百,如看守犯人般小心盯住。
这些人疲惫至极,法力耗损成空,修为几近不保,甚至面如死灰,数千人瘫倒不起。
只有重伤的修士,才置身于二道大阵内,上百名擅长药道的小虚天弟子,在忙忙碌碌的辅助,但他们的表情冰冷,偶尔还出现嘲讽神情。
千丈虚空上,一个银辉笼罩全身,气势颇为浑雄的老翁,周身沾染些许仙家意境,正在闭目养神。
他忽然昂首,惊讶的扫了视线尽头一眼,面庞突突跳动几下,赶紧昂首挺胸,眼角深处闪过几丝惊惧。
“是陆道友从深海回来了?风尘仆仆,功盖千秋,老夫失敬失敬!”
砰!
一抹光线划来,在他面前百里外停止,将虚空砸的挤出阵阵狂波,如海水般向小虚天压去。
“竟然是桑阙道友,让太上长老在此亲自等我,啧啧!”
陆寒似笑非笑,眼中闪过一抹冷光,直接摆出你我都心知肚明,没必要假惺惺演戏的神态。
这八九万修士,被打的直接崩溃,可想而知大战的烈度之强,彻底压垮了他们的坚守之心,比起小虚天仍安稳如山,两者如云泥之别。
“陆道友真会说笑,海妖汹涌来袭,老夫不得不亲自防守,争取给退下来的道友,赢得充分恢复时间,他们估计就要杀到了。若是阁下屈尊,也在此一起略尽薄力,能和陆道友同仇敌忾,此乃天大幸事!”
“呵呵呵!”
老贼虚伪,陆寒目光更冷,越发蔑视,然后踏前一步,他才没心情和这些小丑玩游戏。
“要将这几万修士当人质啊!?”
“呀!陆道友何出此言?我小虚天弟子,为接应退下来的同道,也损失上千精英,几个时辰前的那一战,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现在他们都被牢牢保护,将要在这里,为惶惶海妖打造一处旷世坟墓,大家捍卫人族道统之心,不许任何人抹黑。”
嗖!嗖!
在桑阙仍然奸诈回旋之时,又有两道遁光,带着匹世威压,从小虚天深处飞来。
左侧的是个驼背老者,右侧的则为白脸老道,陆寒自然认识,驼道人和古矩矶,也是这个超然势力的太上长老,几十年前已经见过。
区区这点光阴,三人的修为却大为精进,有了危机感,似乎不再吝啬珍贵资源了。
两人一到,眼神里闪烁几下,勉强挤出个笑容,将心中那抹忌惮死死压住。
他们早已抓狂许久,惊骇陆寒的修为突进,境界如不要钱一般,并独自在深海闹得天翻地覆。
甚至收到天荡山危亡的消息,小虚天都未出现太大波动,几乎习以为常,这玄界还有何事是不可能,早前多如牛毛,如今……!
“陆道友,趁着海妖未至,我等不如去里面,再简单叙一叙啊?!”
古矩矶颔首再笑,然而下一秒就双眼发直了,如见鬼般盯着陆寒,驼道人骇然失色,桑阙双目精芒狂闪。
就见陆寒伸手,正抓着一块木板,上面绘有山岳、灰色符文,更有金色链条,但都寂静无声,如同陷入沉睡。
“陆寒,这件‘木尊峰岳尺’,原来是被你破掉的,此为我小虚天的玄天之宝,你所作所为究竟何意?”
“此宝正在拦截海妖大军啊,陆道友等同在助纣为虐,如你这般聪明,此举实在欠妥,还请物归原主。”
三个渡劫老祖,震惊之余向远方扫去,并未发现妖气滚滚的迹象,但一个可怕的念头瞬间涌来,难道这家伙又将几十万妖物,以霹雳手段直接镇杀了?
嘶!
“凭本事到手的,哪还有归还的道理。反而是你们在老巢里坦然无忧,让小二十万的人族道友,硬生生在前方陨落一半,他们的命谁来偿还?”
“嘿!都一样的,我小虚天的人也有生命,只是陨落时间早晚的问题,现在不也摆开阵势,欲要一决生死了。”
桑阙也把老脸板起来,早料定这一幕会降临,眼前的青年是灾星和煞星,根本无法摆脱。
“好!那这些殊死奉献的道友,我就带走了,在小虚天后方十万里,布设第二层防御。”
“陆寒,别太放肆!这些人需要好生静养,无法再承受长距离颠簸,我们身为超然势力,有责任保护他们周全,不会同意你这段胡乱作为的。”
“是吗?陆某何时征求尔等意见了?再给你们一个眼神,自己慢慢体会。”
呼啦——!
陆寒咧嘴,一股浩渺之意,从他身上开始奔涌而出,天地间形同泛滥了无形洪水,顷刻覆盖几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