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pgb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神級農場 起點-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古怪道童熱推-cwdlc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
夏若飞万万没想到,在这秘境中看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个小道童。
他从进入到这个秘境开始,就一直都是孤身一人,而且茫茫草原上万籁俱寂,连一丝虫鸣声都听不到,这冷不丁出来一个大活人,还真是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夏若飞稳了稳心神,然后才开口说道:“这位小道长有礼了!请问这座高塔是何人所留,内中又有什么玄机呢?”
那小道童脸上古井无波,淡淡地说道:“居士里面请!”
这小道童明明拥有一副稚嫩的脸庞,却给了夏若飞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
见对方根本不接自己的话茬,夏若飞也有些无奈,只能点了点头,说道:“有劳小道长了!”
小道童点了点头,转身朝塔内走去。
夏若飞看着小道童的背影,总感觉哪里有些违和,不过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微微皱着眉头思忖片刻,还是决定先跟上去再说。
夏若飞紧走两步,追上了小道童的脚步,然后又试探着问道:“这位小道长,请问你今年多大了?”
小道童微微放缓脚步,转头看了看夏若飞,说道:“居士里面请!”
这句话的语调、语速以及说话时的神情,和刚才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甚至“居士”两字后面的短暂停顿,时间也几乎完全一样。
夏若飞不禁楞了一下,深深地看了这小道童一眼,然后问道:“小道长,让我到这高塔里面去,是不是有什么任务啊?”
小道童听了这话之后,脸上才终于有了一些表情,他说道:“听闻居士聪慧过人,我们真阳观近日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希望居士能帮助我等解疑释惑、破解难题。”
“真阳观?”夏若飞下意识地问道,“小道长是说,这座高塔其实是一座道观?”
小道童又恢复了古井无波的神色,说道:“居士里面请!”
又来了……
夏若飞此时心中已经有了一丝猜测,只不过还不能完全确定。
此时,两人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了高塔的门口,那座巨大的石门已经完全被推开了,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门洞。
当两人踏进高塔内部的时候,两扇石门又开始吱吱嘎嘎地自行关闭,只不过这个过程很慢。
夏若飞跟着小道童往前走,不过他的脚步很慢,那小道童也没有催他,而是同样放慢了脚步在等夏若飞。
就在那扇石门快要关上,还剩下一道一米左右的缝隙时,夏若飞突然脚尖点地,身形往后一蹿,直接从那道石门的缝隙中跃了出去。
离开高塔来到外面那条环形走廊,夏若飞隔着门缝看到那小道童的身形也微微一顿,显然没有预料到夏若飞会突然像兔子一样跑出高塔的范围,小道童一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那道石门就已经重重地关上了。
夏若飞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那道石门,稍等了片刻,又开始绕着那条环形走廊观摩墙壁上的浮雕。
说实话,夏若飞现在并不是不着急,只是他知道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要小心谨慎,他必须确认自己的判断,才可以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做出正确的选择。
另外,这些浮雕虽然都是一些修炼的场景,看起来十分普通,但仔细观摩之后还是会觉得非常有韵味,就像有的女孩子一样,第一眼看去也许并不惊艳,但却是属于那种非常耐看的类型的,越看越舒服。
夏若飞耐着性子逆时针绕着刚才那条环形走廊——准确地说应该是八边形走廊——走了一圈,把所有的浮雕又观赏了一遍,最终回到了那扇巨大的石门前。
夏若飞盯着紧闭的石门,心中其实也是有一丝忐忑的,他刚才的选择虽然不能说是一时冲动,但多少还是带着点儿风险的,如果他出来之后就再也进不去这道石门,那就有点儿得不偿失了。
不过夏若飞的判断是,那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果然,就在夏若飞再一次试着用精神力去查探石门情况的时候,那道石门又吱吱嘎嘎地往外开开了。
夏若飞也终于确认,这道门果然是不需要自己动手的,他上一次推石门的尝试,对于石门的打开根本毫无意义。
夏若飞退后了一些,紧紧盯着慢慢变大的门缝。
果然,下一刻,那个穿着青色道袍的小道童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了门口。
这小道童又一次走到了夏若飞面前。
这回夏若飞留意观察了一番,发现这个小道童每一步的距离大概都是在六十五到七十厘米左右,就像是用尺子量过的一样,每一步的距离是完全相同的。
这个小道童朝夏若飞一稽首,就好像是第一次看到夏若飞一样,直接说道:“无量寿佛!这位居士,既然来到此处,为何又一直在门外徘徊呢?还请入内一叙!”
这跟石门上一次打开,小道童对夏若飞说的第一句话是一模一样的,语气、语调、速度、节奏也是一般无二,就像是“CTRL+C”然后“CTRL+V”一样。
夏若飞此时已经几乎可以肯定,这小道童压根就“不是人”。
这并不是在骂人,而是在阐述一个客观事实。
一开始夏若飞就觉得这个小道童总给他一种违和感,却又说不上来,只不过简单的几句对话之后,夏若飞还是觉得这小道童似乎有些机械,或者说是刻板。
后面夏若飞问了一个有关“任务”的问题,也许正是这个关键词触发了小道童的某种回应机制,于是得到了有关“真阳观”的信息。
虽然那句回答不再和之前一样一成不变,但夏若飞反而更加的怀疑了。
于是,他不惜在最后时刻退出高塔,冒着也许再也进不去的风险试探了一番。
而这个小道童的再次出现,以及再次说出了一模一样的一番话,夏若飞就基本上确认自己的判断了。
夏若飞并不是没事找事给自己增加难度,确认这个小道童的情况,还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真正的人,和一个制造出来的傀儡,应对起来自然是完全不一样的。
夏若飞微笑着对小道童说道:“那就有劳小道长了!”
“居士里面请!”小道童淡淡地说道,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那么的古井无波。
果然还是这句。
夏若飞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跟在那小道童的身后,再一次朝着门洞走去。
“小道长,你有女朋友了吗?”
“居士里面请!”
“小道长,你吃饭了吗?”
“居士里面请!”
“小道长,你家几口人啊?”
“居士里面请!”
“小道长,他们告诉我对待前任务必要狠下心来,绝对不可以藕断丝连拉拉扯扯,你觉得呢?”
“听闻居士聪慧过人,我们真阳观近日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希望居士能帮助我等解疑释惑、破解难题。”小道童脸上露出了和刚才一模一样的表情,真诚地说道。
果然关键词是“任务”这两个字,只要它们连在一起,哪怕意思完全不对,也会触发小道童做出相应的回应。
夏若飞强忍着没有笑喷出来,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一些奇葩的关键词屏蔽机制……
当然,夏若飞这也不是恶趣味,只是进行再次的判断和确认,现在他终于可以肯定了。
这小道童就是一个人工制造出来的傀儡,而且智能程度比起他在灵图空间中的灵傀夏青要差了好几条街的距离。
基本上这个小道童,就是一个机械的应答机器,有点儿类似于一些景区设置的服务机器人,通过关键字触发,然后播放某一段录音,仅此而已。
当然,小道童的拟真程度还是相当高的,至少光看外表,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假人,包括说话的语气语调,也完全不是那种机械的电子音,还是富有情绪的。
夏若飞跟着小道童,再次走进了高塔内。
身后的石门缓缓关闭,这回夏若飞没有再跑出去了。
虽然他知道这第一层的门户根本就没有设置任何门槛,随时都能进来,而且那小道童也绝对不会因为自己三番两次出幺蛾子而生气,但他自己确实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所以,直到那两扇沉重的石门轰然关紧,夏若飞都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他跟着小道童,一直尝试着触发其他的关键词,不过得到的回应全都是同一句话——居士里面请。
直到夏若飞试着问了句:“如果我帮了你们,会不会有什么奖励呢?”
夏若飞看到小道童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丰富,就知道有戏了,这“奖励”两个字显然也是一个关键词。
果然,小道童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们真阳观对于帮助过我们的朋友,都会表达谢意的!如果居士能帮我们解决难题,我们将会向你分享一个有趣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