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qhw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txt-587 Fire相伴-lyut9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罗兰此时正在察看着魔法飞舟。
那群负责驾驶和维护这群飞舟的杂和以及许些魔法学徒,心惊胆颤地跟着罗兰的后边。
而安多娜拉,则挽着罗兰的手臂,相当开心地指着那个贯穿了整艘飞舟的斜洞:“当时我想把这东西打下来的,结果一枪投下去,就出了个洞……我还以为能把它扎爆呢。”
“下次用枪扔大型物体或者建筑物时,把枪头弄平些,再在上面划个十字凹槽,增加枪扔出后的旋转速度,能大幅度提升撕裂能力,对于大型物体的破坏能力会直线上升。”
安多娜拉眼睛一亮:“罗兰你懂得真多。”
“这只是常识。”罗兰摆摆手:“要不以后我帮你研究一下大剑士和勇者的战斗体系吧。”
安多娜拉连连点头,开心不已。
一般来说,战士系虽然受施法者们内心中歧视,他们也清楚这点,但如果论到战斗能力,他们都会说:施法者懂个屁正面战斗,他们只懂得在远处放魔法,没有勇气,不懂得什么是力量。
这是一种自我职业的肯定和保护。
下意识认为别人不懂自己所擅长的东西,以保证自己在这方面的权威。
但安多娜拉不同。
她知道罗兰学识很渊博,虽然因为位面的关系,他对这个世界的常识不太懂。
但那种学者的气质,还有那种学者才有的思维方式,她还是能看得明白的。
毕竟王宫中养有很多的学者,她也和这些人接触过,知道这种人的一些外在表现。
而罗兰,比她接触过的所有的学者,更具学者气质。
而且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研究魔法,以及阅读这个世界的书籍方面。
现在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也越来越多。
甚至很多王宫学者,都在常识方面,比不上他了。
更让安多娜拉心折的是,罗兰在魔法方面的进步速度。
自从她成了传奇大剑士后,她看谁都是插标卖首之徒。
这不是她自傲,事实就是如此。
除了两个神降的天使,或者是世界树,这世界还真没有人能对她产生多少威胁。
如果非要找一个能让她‘害怕’的人,那就是罗兰了。
作为藤蔓型的女人,她现在已经认定他了。
另一个原因,是她看到了罗兰可怕的进步速度。
在她成为传奇之时,她觉得他好弱。
但现在的他,已经能给她一种强者的感觉了。
再这么下去,不出五年,她认为罗兰肯定能追上自己。
而罗兰能成长得这么快,与他的学者意识脱不出关系。
研究,思考,再研究,再思考,反复做试验,探寻魔法的真理,
很多人的实质印象中,认真和刻苦只是一个名词,没有实际的印象。
但作为枕边人,安多娜拉是清楚罗兰是有多努力的。
黄金之子不用睡觉,他也不用休息,这似乎不奇怪。
但他对宴会,社交几乎也没有任何兴趣。
时间几乎全投入到了研究魔法和学习中。
因为太过于担心罗兰身心健康,一向害羞的安多娜拉都变得‘豪放’起来,时不时就主动找机会拉着他腻歪,真是为此操碎了心。
所以在安多娜拉的眼里,自己男人很聪明,很博学,他只要愿意,可以做到一切别人无法想像的事情。
她自己就是最好的见证者。
见证了一个弱小的黄金之子以极快的速度变强。
见证他从默默无闻,到霍莱汶贵族阶层中扬名。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认为,自己的男人,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何况只是帮忙自己改良战斗技巧。
罗兰察看完整艘飞舟后,心情有些激动。
这玩意他之前坐过几次,本质上就是一艘空中豪华游艇。
男人嘛,都想要来点豪车游艇之类的东西,罗兰也不例外。
况且,这艘飞舟中蕴含着很先进的魔法理念,只要吃透了,罗兰能肯定,自己的魔法学层次能更进一步,说不定有些技术,或许还能用到浮空艇的建造上。
随后,他将船上的杂工和魔法学徒们聚集起来。
“你们现在都是俘虏,无论是按照法兰斯国的规矩,还是我们霍莱汶的规矩,我都有权处置你们。”
听到这话,眼前近百人都显得很迷茫,也显得很害怕。
他们都只是普通人,那些魔法学徒,也只是普通平民。
如果是贵族出身的魔法学徒,是不会放到这艘飞舟上当苦力的。
“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留在这艘船上当值,只要工作满一年,我会用飞舟送你们回家,当然,你们也可以留下来继续工作。”
一百多人言论纷纷,像极的菜市场。
罗兰等他们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后,继续说道:“另一个选择,就是你们自己离开,当然,我会给你们每人一枚银币,作为路费。”
这下子,议论的声音更大了。
有个胆大的魔法学徒举手说道:“阁下,一枚银币并不足以让我们从这里回到空间魔法塔。”
“那是你们的事情。”罗兰摆摆手:“我宽恕你们的生命,还给你们路费,就已经很仁慈了,接下来如何回去,那是你们自己要考虑的事情。”
做到这一步,罗兰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
一百多人中,绝大多数人,都觉得罗兰说得很有道理。
易地而处,如果他们自己是胜利者,不把俘虏的价值压榨到菜干的地步才怪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这些人都同意了第一个方案。
他们愿意继续在飞舟上工作。
罗兰很满意地点头微笑:“你们不会后悔这个决定的,我自己名下也有一座魔法塔,虽然现在比起各大圣地魔法塔来,还相差甚远,但我相信,用不了十年,它也会成长到那个地步的。”
除了满脸崇拜之色的安多娜拉,没有人信罗兰的话。
而在另一边,近五千名玩家聚集到了新建好驻地中。
现在过来的玩家也越来越少。
至少有三万以上的玩家或坐人力飞机,或乘坐木制大帆船渡海。
但安全到达的,只有这五千多人。
在这里,方型的、高达十米的岩质城墙,阻碍了大多数窥探的目光。
这几天以来,斥候职业的玩家们进到特贝尔城里,把这座城市的底给摸得清清楚楚了。
同时他们还协助玛萝玛莎,转移了大量的猫人到这座驻地中。
而至少一半的玩家在这里,开始沉迷撸猫。
玛萝玛莎作为猫人族中最漂亮优雅的黑猫,更是被十倍以上的人围观。
一开始她很不习惯,但现在已经可以完全无视旁边那圈满脸迷醉之色的黄金之子了。
她天天在驻地里乱转,有天她指着驻地角落里的三百多名男性玩家,表情相当好奇:“我发现,你们好像在排挤他们,又好像很害怕他们,是怎么一回事啊。”
猫人族中也有歧视。
但这群人并不像是被歧视,反而更像是不太合群,然后又被人惧怕着。
看到这男人在吃着糊糊的咖喱,一直跟着黑猫身边的心理学女玩家脸都绿了:“他们是我们的秘密武器,很可怕的那种,你不要和他们扯上关系!”
玛萝玛莎尾巴扫来扫去,女玩家说得这么神秘,她反而更好奇了,看着那三百多人,眼睛都在晶莹发亮。
就在这个驻地的中央大房中,六位玩家围着石桌开起了会议。
他们都是公会长。
“猫人族的转移已经完成了,剩下的猫人不愿意离开,他们本身就是空间魔法塔的死忠,而且我们要进攻空间魔法塔的消息,之前也是这些猫人传出去的。”
“这很正常,每个种族都有好人和坏人。猫人虽然很可爱,但也不能免俗的。”
“半天前,我们已经向空间魔法塔递交了战书,并且也向特贝尔城的人喊话了,让平民们早些离开,免得受到波及。”
“结果呢?”
“那些平民笑我们的喊话员是白痴,然后还扔了些骆驼粪回来。有个人被糊了一身。”
其它五名公会长露出相当带感的表情。
其中一个人叹道:“原来这就是困果啊。”
“既然这样的话,两个小时后,我们按照预定计划进攻吧。三百名白蛆术士,就由你来指挥了,安德鲁。”
名为安德鲁的玩家站了起来,点点头,表情相当认真严肃:“放心,我们飞翔公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然后他大步离开了会议室。
来到驻地的某外角落里,三百名气质与众不同玩家看到他,全站了起来。
一道道白光闪耀,他们的身边,都出现一条至少体长至少两米以上的白蛆。
随后在他们的指挥下,这些肉乎乎的白蛆分成了三排,每排一百只,齐齐仰起了头。
卧槽,要开始了。
看到这一幕的玩家,齐齐后退,同时几乎所有人都给自己戴上了口罩,或者给自己围上面巾。
猫女玛萝玛莎很奇怪,她左右看看,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突然戴上了口罩。
“给你一个。”女玩家伸出了援手。
玛萝玛莎摇摇头:“我不喜欢蒙着脸,很难受的。”
“真不要?你会后悔的。”
玛萝玛莎很倔强:“不要!”
女玩家带着俏皮的阴笑:“好吧。随你!”
此时安德鲁从系统背包里拿出一个白色军帽,帽徽是一只白头鹰。
然后他立正身体,站得笔直,就像是一名大军官。
“他这是干什么?”
“生活需要仪式感。”安德鲁嘀咕了一句,然后他扶扶自己的白色军帽。
接着,他脸色狰狞,吼道。
“400野战炮兵营,射击角度为83,黄色弹药上膛……”
然后他右手重重向下一划。
撕心裂肺地吼道。
“F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