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7zw火熱玄幻小說 宋煦 ptt-第三百零六章 讖語展示-tctrf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对于韩宗道最后的愤怒之言,章惇等人自然不会在意。
韩宗道的‘走人’,势所必然!
‘开封府试点’已经推进的如火如荼,正在快速深入,现在需要进行全盘掌控。韩宗道这个‘旧党’大佬占据开封府知府这个险要位置,已然不合时宜。
加上要进行更多的布局,削弱‘旧党’势力,自然而然是赵煦与章惇等人顺势而生的考量。
章惇目送韩宗道离去,站在政事堂门口,眸光灼灼如烈焰,内心汹涌澎湃,沉声道:“第一,起草任命曹政为开封府知府,暂不列参知政事。第二,给韩宗道加太中大夫致仕,不封爵。第三,命刑部主理‘火烧翰林院’一案,未查清楚其中原委之前,此次会试作罢,殿试取消。第四,‘开封府试点’要继续,全力推进,争取年底有个大致结果,明年起,‘新法’要在全国范围推行!”
蔡卞听着,神色跟着振奋起来,道:“好!待会儿召开六部会议,给他们通个气。”
章惇点头,神情越发严厉,道:“我明日从开封府到中牟县,好好的看看。陛下这边接见后,你找理由,拖延他们几天。”
蔡卞知道,章惇还是担心地方上糊弄朝廷,欺上瞒下,将‘方田均税法’弄的面目全非,重蹈熙宁年间覆辙。
“我来办。多带些侍卫。”蔡卞道。
章惇背起手,脸角抽搐了下,心底有种遏制不住的豪情,正在汹涌澎湃。
开封府只是开始,他志在全国!
李清臣,来之邵暗暗的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向宫外的天空,风卷残云,隐隐可见一座雄伟高峰破云而出。
翰林院。
三衙门的人全力驱散这些士子,还抓了不少人。
而后调来水车,开始扑灭大火。
很多士子们开始冷静下来,四散逃走,但还是有不少,从翰林院又冲到礼部,继续讨要说法。
毕渐一直在注意着这件事,眼见事态得到遏制,轻轻松了口气。
此刻站在一处茶楼二楼,眺望翰林院方向,自语般的说道:“朝廷这是决心解决官吏过多的问题了吗?是从这次科举开始?广设书院,倒也是好事情,只是困难应该不小……”
现在党争越来越激烈,‘旧党’为反而反,只要是朝廷出的政策,必然全力反对,阻止,破坏,朝廷想要达成目的,必然困难重重。
韩宗道回了开封府,内心依旧愤怒,却毫不犹豫的拿起笔,写起了‘乞骸书’,如章惇所愿的那样,他将开封府因为‘新法’引出的种种问题,归结在身上,引咎辞官。
韩宗道写好,猛的将毛笔摔了出去,一脸铁青,满腔怒意。
“变吧变吧,天下大乱,你们就高兴了!”韩宗道怒意填胸。
开封府里一片压抑,纵然韩宗道什么都没说,他们仿佛能感觉得到什么。
曹政还在忙于政事,并不知情。
这道‘乞骸书’很快就到了政事堂,而后到了赵煦的桌前。
赵煦看着这道请辞奏本,神情平静。
前不久,章惇独自与他奏禀,要利用外面的事情,送走苏颂,为‘新法’进一步奠定基础,集中朝廷的权力,全心全意推动‘新法’在开封府的推进。
但这被赵煦拒绝了,赵煦将苏颂换成了韩宗道。
章惇要在全国推行‘新法’,而赵煦要的是继续推进‘开封府试点’,必须要看清楚开封府的所有问题以及相对的解决办法!
所以,集中开封府的权力,才是当前要做的。
“这么一来,倒是能解决不少问题了……”
赵煦自语。
韩宗道的引咎辞职,不止可以集中开封府的权力,还能扫除近来因为开封府试点引出的种种问题,可以使得新任知府轻装上阵,扼除相当一部分的反对声浪。
真的是一举多得!
“也算是一种进步了……”
赵煦轻笑,直觉身上的压力减小了不少。
他没有进行三拒三上的累人戏码,直接拿笔,允准了韩宗道的请辞。
陈皮在一旁看着,没有关心这些事,而是上前低声道:“官家,十一殿下回宫了,娘娘正生气。”
赵煦眉头挑了挑,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
李清臣等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大堆事情给忘了赵佶还关在贡院,反正他是真给忘记了,赵佶直到现在才被带回来。
朱太妃向来关心赵佶,这一关这么多天,难免生气,赵煦这要是过去了,少不得要被唠叨半晌。
赵煦可不想受此酷刑,想了想,忽然说道:“去,将圣人叫来。”
“是。”陈皮应着。
孟皇后很快就来了,她还没显怀,陪着赵煦,来到庆寿殿。
一进门,就看到了朱太妃没了往日的高兴,头也不抬,一脸冷意,自顾的在整理着什么东西。
赵煦咳嗽一声,看了眼孟皇后。
孟皇后抿嘴一笑,上前来到朱太妃边上坐下,笑着道:“娘娘,臣妾给您带来了亲手做的糕点,您尝尝。”
朱太妃本来很生气,听着孟皇后的话,瞪了眼赵煦,拉着孟皇后的手,轻声道:“你现在怀有身孕,这些不能做了,我跟你说说现在要注意的事情……”
赵煦听着,暗松口气,躲过一劫了。
朱太妃拉着孟皇后说话,赵煦不能走,还得摆出知错的模样,十分恭敬的陪在一旁。
一些初来的黄门,宫女十分诧异,令宫内外畏惧非常的官家,居然有这样的一面?
宫内还好,宫外还在热闹。
不甘罢休的士子们,离开了翰林院,堵住了礼部。
礼部非比寻常,自然不可能容许这些人闯进去,开封府,刑部等布置了‘重兵’防护。
刑部还是比较有分寸的,没有直接驱赶、大规模抓人,而是有针对性的,寻找领头人,尽可能降低影响的应对这件事。
皇城司。
蔡攸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下送来的画像,盯着上面的人像,皱了皱眉,道:“这样能找到人?”
不知道是那三人描述有问题,还是画师功底不行,画出来的人物画像,口眼歪斜,根本不像正常人。
副指挥站在一旁,头疼的道:“指挥,最多这样了,那些人刻意伪装,根本不敢露真面目。”
蔡攸有些厌烦,道:“这个书生模样的现在不好找,开封城里的道士有多少?”
副指挥已经做了一定的调查,连忙说道:“近来开封城事情太多,各种道士,和尚都来了,说着各种奇奇怪怪的话,在各个高门府邸穿梭,不算本地以及城外的道观之类,起码还有数百人。”
宋朝兴道观,宗室女因为种种问题出家,也是做女道士,而不是尼姑。
蔡攸心里急切,道:“想办法,进一步筛检,一定要找出这个道士!”
很明显,这个道士,是眼前事情的关键人物。
敢散播那般诋毁官家的谶语,绝非是小事情!
历朝历代对谶语都极其重视,一旦出现,莫不认真对待。
副指挥当然知道轻重,俯身应着,又道:“指挥,翰林院那边,我们注意到一些人,好像跟我们名单上的不少人有接触。”
蔡攸顿时来了兴趣,道:“具体说?什么接触,哪些关系?”
副指挥挥退其他人,低声道:“有些人是他们的门生,有的直接是儿子,姻亲,各种关系十分复杂。”
蔡攸脸色不愉,道:“我要的是这种吗?”
副指挥脸色不变,他当然知道,又道:“小的查了下,有些人不是今科士子,也不是读书人,像是开封城外一带的口音,不难查。他们混夹在其中,必然有所图谋!”
蔡攸顿时来了兴趣,道:“嗯,悄悄查,各方面都不要松手。去,将嵬名阿山叫来。”
副指挥顿时想起来,夏人的使者又要来了,当即应声去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