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giu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泰拉世界見聞錄 愛下-第三百九十章-5i7xi

泰拉世界見聞錄
小說推薦泰拉世界見聞錄
眼前陷入了漩涡一般的黑暗,白翊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晃过神来。
望着眼前熟悉的黑暗和没过脚踝的“海水”,白翊撇了撇嘴,轻车熟路地双手在身体两侧一摆,源石技艺火焰就已经攀附上了身体。
“克总,克总!这一次拉我进来又是干啥啊!?”白翊一点都不像是之前霜星、塔露拉等人被拉进来的那种如临大敌的反应,而是很悠哉地向着前方走着。因为在地球上看多了小说,再加上已经经历了几次这样的事情,白翊再被拉进来的态度就好像是进了朋友家里做客一样。
完全没有把克总当一回事儿啊。
往前走了一截,白翊停下了脚步,下意识地朝着腰间伸手想要解下警棍,但是这一次他却伸手摸了个空。“没有让我带进来吗?”虽然没有武器,但白翊也没有表现出恼怒的情绪,而是在伸手点了点下巴之后,一拳朝着前方轰了出去。
源石技艺火焰组成的拳头足有白翊一个人高,要是放在地球上,白翊的这一拳足以将一栋三层高的小楼给轰成灰,但是火焰拳头在轰出去之后,却只是飞出了不到十米的距离就好像是撞在什么高强度的屏障上一般,火焰拳头在撞上后被炸的粉碎,然后反向白翊这边涌了过来。
面对着自己的火焰,白翊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防御,所有的火焰在吹到了他面前两米的时候就自动分开,朝着两边涌过去。
“这一次又是给一个牢笼吗?不过你真的觉得这种在霜星、塔露拉和陈sir她们身上奏效了的办法能够同样搞定我?”白翊念叨着,朝着前面火焰被弹回来的地方走了过去,伸手在上面按了按。
仿佛是按到了什么果冻一般的物质,白翊朝着前面按下去了足有小臂长的距离,然后很坚韧地弹了回来。面对着这种情况,白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管是使用武器还是单凭拳头,他的战斗方式都是能量的爆发,如果遇上的是什么钢铁之类的牢笼,他要想打破也不过是耗费一些力气而已,但这种有弹性的牢笼,他要耗费的,就不是一些力气,而是亿些力气了。
“早知道就找罗德岛的装备部要一把匕首之类的锐器了。”白翊深吸了一口气,开始顺着这一层屏障迈步。不清楚这一圈牢笼到底有多大,白翊打算在将其打破之前先算出这个牢笼到底有多大,以便确定得出多少力。
不多不少一百步,白翊就走回了自己做好标记的地方。范围并没有白翊所预想的那么广,虽然不清楚到底有多高,但是白翊还是找了个大概是中心的位置,蹲在地上右手触地,也不见白翊有其他的动作,之前白翊在切尔诺伯格之中所使用过了的那种印文从他的掌心中浮现。
“应该能够起作用吧。如果这印文能够让陈sir等人恢复正常的话,也应该能够打破这层牢笼。”白翊说着,手掌之下的印文开始扩大,并且朝着铺满牢笼的趋势继续着。
体内的能量开始宛如开了闸的江水一般涌出,从来都没有这样使用过源石技艺能量的白翊很快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多出了脱力的感觉。即便是在得到了那上个纪元的源石技艺使用方法,白翊也感觉自己的源石能量开始有些入不敷出了。
因为担心克总会对自己有特别照顾,白翊这一次使用的印记并不像是在切尔诺伯格中使用的那样,只是把印记在手中凝聚后就直接使用了,而是认真蓄积了力量。
印记直到铺满了牢笼的底部,在扩散到了这个程度时,白翊已经能够感觉自己的脑袋出现了强烈的眩晕感。不过在感觉到印记终于是铺满地底部后,白翊的嘴角反倒是咧起了笑容,然后伸手点在了印记的中央。
仿佛是点燃了一个太阳,牢笼之中的印记瞬间绽放出了足以刺瞎眼睛的光。即便白翊事先就闭紧了眼睛,但瞬间填满了视野的白光也依然让他的眼睛产生了刺痛感。凤鸣声在牢笼之中响起,在白翊没有看到的景象中,一只由火焰组成的凤凰从印记中振翅飞起,在牢笼之中盘旋,然后轰然炸开,化作流星冲击着牢笼。
原本能够承受白翊一记直拳的屏障在火焰凤凰炸开的流星中,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融化的痕迹。从凤凰爆开的牢笼顶部开始,屏障就好像是展开了一般,朝着四周融化开。随着牢笼开始融化,亮光开始射入黑暗。
直到光亮完全占据了自己的视线,白翊重新睁眼,发现自己依然是伸手按在雪神山神殿的壁画上,那被白翊认作是克总触手从雪神山顶垂下来的壁画,此时白翊却怎么看怎么觉得正常,完全没有之前那种精神都被吸入进去的感觉。
“错觉?”白翊先是抬手看了下表确认时间……现在距离他从初雪的房间里出来才不过半个小时……然后又凑了上去,仔细地盯着壁画。雪山上流下来的雪水河和雪神山顶相连,仍然像是克总那硕大的脑袋以及下巴上的触须,但不管白翊怎么看,都看不出任何其他的东西了。
“到底怎么回事?”白翊又四下看了看,以为自己在被吸入到精神牢笼的时候,克总借着自己的身体做了些什么。这么一看下来,白翊还真的发现了一些不对。刚才从初雪的房间里出来时,白翊明明记得自己是给初雪关好了房门的,可是现在,白翊却发现那房门被打开了一道小缝,里面还有着火光在闪动。
刚才从初雪的房间出来时,初雪虽然没有立刻熄掉灯火,但在白翊关门的一瞬间,他还是有瞥见初雪关灯的动作,可是现在却……
是初雪还没睡觉吗?白翊想凑过去看看,但是突然想到这个样子可能会有些唐突,于是在下意识地迈步之后又将腿收了回来。或许是在破开精神牢笼时消耗了不小的精力,白翊忍不住大大地打了个哈欠,眼皮子也开始有了打架的迹象。
“还是早点回去吧,这里毕竟是雪神山,应该,哈~不会出什么事吧。”白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朝着外面走去。在经过大殿的大门时,他鼻子动了动,似乎是闻到了一些烧焦的味道。
“难道是初雪的房间失火了吗?”白翊想要折返回去,但是脑海里面却始终提醒着他已经非常疲累了,需要休息。在看了下初雪的房间,见房门的缝隙中已经没有火光闪动后,白翊有些浑浑噩噩地离开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