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4g3q好看的都市异能 《司禮監》-第二百九十七章 打不過還跑不過麼推薦-bzfg5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因为见不得一些单身女同志无人陪伴说话,骨头便私下和她们进行了一些言语交流,但骨嫂却非认为骨头脑后长了反骨,而非是助人为乐的好人好事,因此从昨天夜里镇压骨头直到现在,在优待政策面前,骨头总算是把问题交待清楚,鉴于是人民内部矛盾,所以堪堪过关。
……
硕弼基内心里是不愿意接受运粮任务的,但堂哥禇英非让他带兵,硕弼基再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带兵出来。
上一次带兵运粮的是费英东的九子苏瓦颜,出城未到十里就遭到了埋伏已久的叶赫部突袭,苏瓦颜奋力冲杀但终因寡不敌众被叶赫部生擒,所部也大多覆灭。
苏瓦颜本人也被叶赫部的贝勒金台吉用弓弦勒死,将其与被杀的700多建州兵尸体系在道路两侧大树上,又于树上遍挂明军与叶赫部旗帜,声称奴尔哈赤八旗主力已被明军围困于阿布达里岗,使得黑图阿拉城中人心惶惶。
禇英紧急动员在黑图阿拉及左近堡寨的八旗(包括其所属正白旗)约一万三千余兵丁尽数入城守卫,又征发汉人阿哈及汉军数千协同守城。
城内留守的十六大臣之一的武拜、哈山等人分析后认为,叶赫部是在虚言恐吓,汗王的大军是在阿布达里岗,不过不是被明军所围,而是围困了明军。
武拜进一步认为,叶赫部本是配合明军马林部作战,而马林部早被八旗主力击败,所以即便真有明军和叶赫部一同作战,其兵力也定然是很少的。叶赫部的实力也并不如他们所妄称那般,充其量五六千兵,而能披甲的兵丁恐怕更少得可怜。
所以,黑图阿拉应当采取进攻姿势,不能一昧采取守势。之前汗王东进时便派人回都城要大贝勒准备粮草送往东边,故大贝勒应马上组织精锐出城击溃叶赫部和明军余部,打通通往阿布达里岗的道路,使得正在包围明军刘綎部的八旗主力能够得到都城的粮草供应。
但是,大贝勒的师傅龚正六却认为叶赫部既然有胆敢进至黑图阿拉,说明他们是有底气的,否则依叶赫部的实力,他们自保都来不及,哪有胆量敢深入大金腹地,兵临黑图阿拉呢。
龚正六的意思是现在和汗王主力的讯道被叶赫部及明军切断了,所以无法得知真正的情况,为稳妥起见当派一支兵马先试探一下叶赫和明军的实力,再做进一步决定。
武拜他们同意龚正六的意见,于是大贝勒禇英便让苏瓦颜带了4个牛录八百多骑兵出城试探。
结果却是被叶赫部以重兵伏击兵败。
城内的八旗大臣们都没想到苏瓦颜会败的这么惨,印象中叶赫部连武器都凑不全,整个部落的甲衣怕是只有几百付,这等实力就是八旗的一旗都不如,却能一下歼灭4个牛录,足以证明龚正六说的对,兵临黑图阿拉的不仅仅是叶赫部,更有一支明军的强军。
“明朝真是可恶,那个杨镐更是狡猾,嘴里喊着四路进军,背地里却伏了另外一路,真是卑鄙无耻的很!”
武拜不住唾骂杨镐和明朝的狡猾,龚正六听着默不作声,说起来先前对明朝的情报工作一直是他负责,直到抚顺大捷后这个工作才交给了佟养性。
而之前关于明朝四路进军的情报是他龚正六负责,所以现在突然又出现一路明军,显然是他龚正六的失职了。
禇英也是心惊敌人的强大,但身为大金太子,身为阿玛的继承人,他不可能坐视这路明军切断黑图阿拉和阿布达里岗道路的,尤其是他清楚的知道阿玛所率八旗主力东进时根本没有携带多少粮草。
这意味着如果不能速战速决刘綎部,八旗主力就会面临断粮的危险。
最终,禇英做出了继续向阿布达里岗运粮的决定,这一次他不再是派出少量人马试探,而是命令堂弟硕弼基率领正白旗2个甲喇10个牛录2600多骑兵出城,又命汉人阿哈和汉军两千余组成运粮队。
虽然只有2个甲喇出城,但正白旗一共就5个甲喇,禇英不可谓不拿出了家底子。
………
“临危受命”,身负重任的硕弼基很是小心,前方探马来报附近并无危险后,他仍是不敢大意,叫自己的叔伯弟弟务达海先带一个牛录过去,然后大队人马再跟上。
这样就算前面还有明军伏击,先头的务达海也能及时示警,不致大队遭伏。
一直趴在山坡上的许显纯注意到了这一次出城的八旗兵行军很有章程,处处小心翼翼,想了想对左右低声下令道:“前头的建奴没有多少,传我的命令,打旗放他们过去。”
传令的旗手接令后,很快就在八旗兵看不到的树梢上向着几个方向挥动了三角小旗。
看到旗号后,设伏的明军都没有动,继续一动不动的趴伏在林中草地上。
不得不说许显纯带兵有方,归他指挥的两千人除了一半是他带来的外,其余一半是杜松和马林二部的残兵。
但就在这短短几天时间里,这些残兵们就已经完全融入了许显纯的部队,以致叶赫部的贝勒金台吉和布扬古都说这个许姓将军是难得的治军之材,等听说这位许姓将军还是当今皇帝的表侄,两位贝勒爷的推崇更是加倍无数。
无声无息中,两千多明军士兵牢牢守着自己的本份,没有任何声响发出。
也许,是明军见这次出城的兵马多了数倍,他们吃不下的缘故。硕弼基并不害怕叶赫部,上次苏瓦颜只是轻敌中了埋伏而矣,所以只要他处处小心,明军是拿他没有办法的。
就算明军真如龚正六所说是明朝的第五路大军,他硕弼基打不过还跑不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