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hrv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巖忍者日誌討論-第四十二章 放水相伴-efov1

巖忍者日誌
小說推薦巖忍者日誌
步了老紫的后尘,人柱力汉成了鼬抓捕的第二个目标。
“蒸汽拳!”巨量的蒸汽嗤嗤嗤嗤的从汉蒸汽铠甲上喷射出来,蒸汽向后的反作用力加速了他的拳头。
一拳的力道,打在身上不亚于被全速开着的火车头迎面撞上。
饿鬼道,是具有吸收查克拉能力主要承担防御任务的六道傀儡,其前身也是个身材高大结实的忍者,汉的查克拉的确在和饿鬼道接触时被吸收了一些,但是攻击的力量未减去多少,惯性并不依托查克拉存在。
汉被铠甲包裹的拳头一拳之下,把饿鬼道拦腰打断,断掉的尸体成了两半软塌塌的一半掉在地上,一半飞到树杈上挂着。
(没有血液……不是活物吗?)断成两半的敌人的上身仍然在活动,受此重创汉并不感到多意外,漫长的忍者生涯他见过比这更离谱的敌人。但是没有看到血液,就太异常了。
打败一个,只是开始,像这么难缠的,还有五个。
汉的苦战远未结束,更让他无力的是,被纠缠了许久且战且退之后,汉发现被他打成两截的敌人进入了一个诡异的类似大门的通灵物中之后,再爬出来时,又变成完好无损的样子了。
(如果敌人是傀儡的话,那家伙……是有修复能力的吗?)汉眼睛的余光扫地狱道佩恩,敏锐捕捉到了些什么。
如果敌人源源不断的复生,消耗下去会很麻烦,汉有了反击的计划。
地狱道被汉盯上了。
汉铠甲的蒸汽动力通口全开,大量滚烫的蒸汽嗤嗤嗤嗤的冒出,四周瞬间被白色的蒸汽布满。
对活人来说,高达数百度的滚烫蒸汽很有杀伤力,蒸汽能遮蔽视界的同时,会给敌人造成严重的烫伤。
但对手是傀儡的话,不会造成什么伤害,能迷惑视线就足够了。
“瞬身之术!!”
汉向瞬间记下的方位冲去,五尾的查克拉浮现出来,遮盖在汉身上,组成了防御力极强的的尾兽外衣。
蒸汽缭绕之中,汉迅速接近目标,他都能看见地狱道的脸了。
“神—罗—天—征!”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汉的拳头离地狱道之有一拳的距离,他拳头握的咯吱咯吱响,身上的铠甲发出了不自然的吱呀声。
在神罗天征的巨大排斥力量冲击到身体上时,汉的铠甲被挤压的变形,整个人炮弹一般飞了出去。
……
五尾人柱力汉,他的表现比紫强不了多少。
关于佩恩,鼬的写轮眼能观察到很细微的地方,单单从六道佩恩的动作的灵敏度来看,鼬敏锐的发现相比上次抓捕行动,六道傀儡灵活了很多。
尾兽的查克拉封印进外道魔像中,也增强了长门的力量,多少缓解了长门虚弱不堪的状况。
又有人被抓来了,小女孩儿这次见怪不怪,主动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躲起来,不用鼬再故意装作恶狠狠的样子吓唬她了。
再次封印尾兽,鼬有经验的多,他找了一堆食物准备吃下,避免自己挨饿。
上次封印进行了两天多,时间跨度长到完全出乎鼬的意料,封印又不能中途停止,等封印结束,鼬肚子饿的咕咕的。
五尾人柱力汉,他本来在忍者世界很有知名度,后来他就更有知名度了,因为他是那个传奇的影,上原土石的老师。
上原未成长起来,人家说起汉时都说他是强大的人柱力,等上原成为执掌忍者世界巅峰权柄的人,大家再说起汉,奥,四代目的老师啊。
鼬一边仓鼠一样嘴里塞满了鼓鼓囊囊的饼干,咔嚓咔嚓嚼着,一边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脸上表情变幻不定。
人柱力汉,他也有移植过一颗写轮眼。
思索前后,鼬解开了汉的幻术。
幻术解开的瞬间,汉瞬间睁开了眼睛,身体瞬间就要弹跳而起却不能成功。
汉浑身肌肉紧绷着,力量在积蓄,但他身体像被钉住了一样,一点都动不了。
“不要徒劳的挣扎了。”鼬把苦无顶在汉的喉咙上。
这似乎是一处山洞内部,汉看到了高高的山洞顶部嶙峋的钟乳石,至于这个带着木叶护额的年轻忍者,也是敌人吗?汉眼神很冷。
“我们封印四尾时,忽略了一些很关键的情报。”鼬自顾自的说着,“四尾人柱力紫移植过一只写轮眼。三勾玉写轮眼能发动伊邪那岐之术,所以,那家伙逃掉了。”
“伊邪那岐之术。”鼬特意加重念了一遍,“奇怪,岩隐村什么时候知道这种高级瞳术的,是因为那个奇怪的四代目吗?”
鼬自顾自的说着,然后他就察觉到了熟悉的查克拉波动一闪而逝。
正是这时,鼬的强大瞳术再次入侵汉的的大脑,强制把汉带入不可逃脱的幻术中去。
这个难以逃脱的幻术,名字叫月读……
封印的过程依然漫长与残忍,五尾成功被封入外道魔像,人柱力汉的也处于濒死状态。
鼬解除了幻术。
突然,那种对鼬来说独属于写轮眼的熟悉的查克拉波动再次出现。虽然,四周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但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汉身体状况却顷刻间置换了,置换成为抽取尾兽之前的状态。
高大的身影突然一跃而起,凌厉的飞踢直扫鼬的颈部。
很危险,被力道巨大的飞踢踢到,脖子会直接断掉的,劲风扑面而来,鼬却疲惫的打了个哈欠,伸手稳稳的挡住了飞踢。
鼬对此早有预料。
刷刷刷!
六道佩恩再次出现,汉心知没有胜算,立刻就逃了,佩恩们很敬业不紧不慢的的追着汉吓了汉一会儿,就拐回来了。
“你放了他。”长门对上鼬的眼睛。
“四代目土影,是我很尊敬人。还有,我知道岩隐村写轮眼的故事。”
长门沉默片刻,“我也想放了他。”
长门想起了一些事,还在幼年时,长门去过上原建立那个和平镇,那个说永远和平不发生任何战争的镇子,食物短缺的时候,长门和小南他们去镇子里偷过粮食,偷了好多,足够人员众多的晓支撑一个月……
再后来忍者联盟建立,雨之国成为至关重要的盟国之一,真正意义上的巨变让穷困的雨之国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长门的梦想过的事已经实现了,甚至他想都不敢想的事,也实现了。
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雨之国繁荣到让长门都感觉陌生与不真切的程度。
放过汉倒是没什么,只是得转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