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5nj3妙趣橫生小說 盛唐陌刀王 ptt-第一百一十四章 計策-5cr75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并波悉林听到军官的叫喊,立刻言辞斥责:“出了什么事情这么惊慌,身为指挥官为何不能做好士兵的榜样?”
军官连忙调整心态,并站立垂首说话:“报告艾布大公,对面抛射弩箭,我们无法还击。”
“为何不能还击?你的手被他们捆住了?”
“大公自己到河谷边看看就知道了。”
并波悉林骑着骆驼来到河谷边缘,瞧见对岸唐军列阵的队伍中,打着一条条长长的横幅,手搭凉棚定睛一看,只见上面用阿拉伯文写着:“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穆塔利·本·哈希姆。”
这一刻愤怒的火焰燃烧了冰波悉林的双眼,这帮可恨的东方异教徒竟敢用先知的名字来当做挡箭牌来用,这本身就是一种戏谑的亵渎,即使将他们全部斩杀也不足以平息他们这些先知子孙的愤怒。
他立刻调转骆驼对身后的将军们下令道:“第三军团,第五军团!随我一同渡过河谷,我要堂堂正正地打垮这些没有信仰的魔鬼,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主和光明的力量!”
两位将军不敢违背命令,也连忙跑去召集下属准备渡河作战。
曼苏尔储君出现在并波悉林的身后,语气和缓开口道:“艾布大公,我与你一样愤怒,但我们是全军的指挥官,在做出决定要仔细想想,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这是不是敌人为了故意激怒我们说施展的伎俩。”
并波悉林突然醒悟了过来,曼苏尔说的没错,自己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险些被狡猾的唐人诱惑落入陷阱。他平复心情对曼苏尔表示感谢道:“若不是殿下提醒,艾布险些将全军葬送。”
曼苏尔回答道:“艾布大公,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情,李嗣业的唐军成功地激起了我们的怒火,我们可以将这些怒火积攒起来,将来一并还给唐军。”
“他们的办法,我们也可以用,中国有哪些先知圣人?我们也把他们的名字用炭笔写在布上。”
“他们大唐的先知似乎有很多,孔子,孟子,老子,孙武,好像都可以拿来用。”
然而他们却遇到了最为实质性的难题,不会写汉字,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他们向整个军中召唤能写汉字的人,还真找到这么一个。是呼罗珊商人世家的军官,听说此人年轻时曾在长安行商,耳濡目染学会了一些简单的汉字,正好派上了用场。
没过长时间,大食军这边的军中也打起了横幡,上面用歪歪扭扭的炭笔分别写上了四个名字。
李嗣业骑着马正在对岸观察,看到了对岸突然打出的横幡,又看到上面写着孔子,孟子,老子,孙武,顿时有点享乐,感觉大食人在照抄他的创意。
指挥弩箭队的段秀实跑过来问他:“我们要不要停止抛射弩箭。”
李嗣业笑着反问他:“这要看你的选择,你是读书人要拜孔子,他们把先贤的名字挂在了旗幡上,该不该投鼠忌器。”
段秀实按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孔圣在我的心中,而不是在对面的那些幡旗上,这种伎俩只能我们用,他们对我们没用,照射不误!”
并波悉林和曼苏尔吃惊地发现,对岸的唐军竟然不吃这一套,当士兵们把这一情况告知并波悉林后,这位阿拔斯王朝的支柱仔细细思考了良久,才开口说道:“命令部队后撤,离开河岸边,夜间派出小股会水的勇士潜过对岸偷袭敌人。”
结果当天晚上对岸的唐军营地中没有发生骚乱,倒是河水中发生了一小撮激烈的战斗,然后幸存下来的大食勇士湿漉漉地逃到了对岸。
第二日清晨,偷袭小队的队长向并波悉林汇报,昨晚偷渡河水的时候,碰到了偷偷摸过来的唐军,由于当时能见度低,谁也不知道双方的损失怎样。
并波悉林只好放弃幻想,双方继续在卡沙夫河谷中对峙,直到第四天早晨,已经停止抛射箭矢三天的唐军,突然用伏远弩将一支长杆箭射了过来。
大食军士兵注意到这箭矢的箭杆上捆着一卷细纸,连忙拆下来呈送到并波悉林的跟前。他撑开这细小的卷轴,上面用阿拉伯文字写着一段话:
“我们两国本为友好邻邦,只因为一点小小的冲突而演化为大规模战争,这实在是不该,由于我们唐军已经夺回了怛罗斯,撒马尔罕和河中地区等九座城市,你们过去的过失我既往不咎。眼下我们在卡沙夫河谷对峙,这对双方都没有好处,所以我建议双方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希望能够通过谈判的方式,解决这场战争。如果并波悉林将军有意与我们谈判,介时我们就宣布各退一步,我撤退回到木鹿城中,悉林将军带兵撤回到图斯城,我们各自派出代表在克孜勒库姆沙漠的驿站中进行谈判,以求达到双方都能够接受的和解条件。”
看完这封信件之后,并波悉林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之中。李嗣业在信中这样说,倒像是在拖延时间,假装谈判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按理说唐军现在最期待的就是能够速战速决,早点回家,但现在谜一样的举动,让并波悉林深深地感觉到怀疑,却又无法断定。
陌生的唐人让他无所适从,他也从未和这类新的敌人进行交战过,对于对手的举动,他无法做出正确的推测和反应。
他把李嗣业的信给曼苏尔殿下看了,连曼苏尔也搞不明白他们的敌人到底要什么。
“依我之见,李嗣业定然有新的军事行动,所以才寄出这样一封信,目的是将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谈判这件事情上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眼下能做的与唐军眼下能做的也只有这个,我们坚持与他们对战,绝不让他们得逞,也绝不让他们的旗帜渡过河水。所以我建议不如假装答应他们,以逸待劳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