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zx9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黑騎笔趣-第1181章 冰山行動 下展示-kvcho

黑騎
小說推薦黑騎
卡赞的声音听在秋垣的耳朵里很轻,但却如一颗石激起千层浪一般惊醒了几乎昏厥的秋垣!
“卡赞会复活死者,进而支配!”
秋垣虚弱濒死的身躯不知从哪来的力量,在跌落的过程中翻一个跟头并恢复了头朝上的姿势。他凌空踏立稳住身子,旋即拖着胸膛前有一个巨大血洞的残躯猛然起飞,右手如探云取物,迅至无影地抓向卡赞的脖颈。
“还有力气?”
卡赞有些惊奇,但他始终能看清秋垣体内的能量分布,知道秋垣现在至多能发挥出几斤几两。
那点程度,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说时迟那时快,秋垣从下往上,卡赞从上往下,两人一起正面出手!卡赞的拳头一击砸在秋垣的侧脸上,将他的脸颊活活打凹下去一块。
可秋垣的身子却没有飞出去,他的进攻手没有袭向卡赞,而是后手捏住了卡赞出拳的手腕,强行把自己固定在了卡赞身侧。
仅0.1秒,卡赞就感应到秋垣体内的能量发生剧变!原本所剩不多的四阶能量以惊人而异常的速度暴涨,相反四阶生命应有的生命气息却以更加恐怖的速度下跌!
瞬间,秋垣的体表放出刺眼的金色强光,这光是他所能到达的最强能量烈度的能量即将爆炸的前奏。
“我秋垣,哪怕是死,也绝不成为你卡赞的傀儡!——”
秋垣用最大的声音,最狰狞的面容,吼出了他此生最后一句话。他的声音亦在这一刻传遍了周遭的天空与大地,钻入每一名士兵的耳畔。
下一秒,天空中轰然响起一记震天动地的爆炸声!金辉极耀的爆炸之光扩散开巨大的范围,宛如明昼下的第二个太阳。
“秋垣少将!”“总指挥!”“将军!”
地面上无数士兵的呼喊声都被爆炸声掩盖了过去,一双双或愤怒或悲伤的眼睛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第三集团军的总指挥,就这样不可逆的化作天穹下的一朵灿烂烟花,和敌人同归于尽!
爆炸的劲风与余波经过一秒的延迟扫向大地,地面上的士兵与瘟疫种们无不压低身子或找掩体,尽力躲避这蕴含高烈度能量残痕的强烈气流。
过了十几秒,天上的爆炸光芒缩小了一大圈,吹向大地的劲风也变弱了大半。数万士兵和瘟疫种这才一片片直起身来,从掩体后探出来仰视天空,想看爆炸的结果究竟如何。
可惜,恢复原状的天空真的是空无一物。秋垣为了不死后被卡赞操控,而选择了不留任何余地的自爆,爆炸过后 别说留下半副尸骨,就连骨灰都不剩一丝。
“卡赞呢?大家快找,看看卡赞有没有逃脱,到底死透了没有!”
这时候有多名指挥官强逼自己从哀伤中挣脱出来,以最快速度向士兵们下令。军队中有感知系异能的士兵军官皆全力施展异能,欲在天穹之下找寻卡赞的踪迹。
“不对……天空上出现高量级能量反应!全军火力立刻调向爆炸发生的天空区域!我再重申一遍,天空上出现不明高量级能量反应,卡赞有可能没死!”
指挥战车上的秋垣副官对着连接全体战地指挥官的通讯频道大声传达信息!在这种总指挥官牺牲,副指挥官北哗书与第三指挥官吴奇都不见踪影的紧急情况下,他就是第三集团军暂时的最高指令员,拥有最大的权力并承担全部的责任。
秋垣副官一传令,战地指挥官再将听到的紧急信息通过下一级的通讯频道传达到每一名士兵的耳麦里。仅仅两秒钟,紧张的氛围就如乌云般笼罩了第三集团军的上空,全军各式军用载具上搭载的重炮,乃至狙击兵的狙.击.枪,全都架住了爆炸发生的天空区域。
就在五秒后,原本空无一物的空气中突然诞生了一粒五色神光!那一粒五色神光自诞生起就以虹吸之态超功率地吸收大自然中的独立能量,它既是一粒光也是一个漩涡,只一秒不到就膨胀了十倍百倍,变成了一个直径二十米的五色能量团!
“全军听令,瞄准天上的五色能量团开炮!”
秋垣副官一声喝令,上千门重炮全部朝着天空上的一点齐齐开炮!霎时千枚炮.弹簇拥跃空,比古代战争的满天箭雨不知壮观几倍!
旋即数不清的炮.弹爆炸声围绕着天空上的五色能量团此起彼伏,层叠如浪。爆炸的声威与翻滚而起的硝.烟体积甚至不亚于刚才秋垣自爆时的场景。
秋垣副官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天上翻腾的爆云,甚至恨不得拼上自己这条命去阻止卡赞的再生。可惜的是,哪怕他再付出一倍的努力,第三集团军全军再付出一倍的代价,也无法更改那终将变为现实的残酷未来。
漫天爆云突然被一股强烈的气流从内而外向四面八方吹开,紧接着一对巨大的流动着五彩斑斓能量的不死鸟之翼分开黑烟豁然展开,其如鲲鹏之翼,顷刻间遮天蔽日!
在地面上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五色不死鸟的巨大身躯破开黑烟显露全貌。那暗红、翠绿、灰紫、漆黑、苍白的五色雾气组成了不死鸟的全身,高昂的鸟首发出尖利的鸣叫,狰狞的鸟爪腾空践踏,仿佛抓穿了透明的天幕来将自己固定。
在真正的恐怖面前,没有哪个渺小的士兵不被镇压。人也是生物,畏惧更高层次的生物是生物的本能,而在宛如无尽大海般的四阶能量威压面前,每个三阶的士兵军官都像是大海上的一叶微不足道的扁舟。
被一只扇一扇翅膀就能杀死自己的庞然大物盯着是什么感觉,在场的数万士兵恐怕只有秋垣副官一人知道。这一刻,即便他身边有数万同僚,他也只能感受到死神只亲吻它一人的会到令人发疯的孤独!
手抖、冒汗、身体僵硬,等到秋垣副官真正清醒过来时,五色不死鸟已经顶着一轮又一轮重炮的炮击,飞到了他的上空。
巨大的鸟爪骤然降落,如泰山压顶一般压向第三集团军中心的指挥战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