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56di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十九章.首戰分享-sixqb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陆植抬眼往那城下朝歌将领一看,只见其气血充盈,有血气狼烟升腾之象,显然是将武艺与血气修炼到了一定地步的凡俗大将。
不过也就只是如此了,由于此界灵气充盈活跃的缘故,这个时代的人普遍身体素质极强,正常的成年男子,体格稍微健壮点,一身气力便能达到四五百钧。
而部分天赋异禀者,甚至不必刻意修炼什么武艺,炼体之术,都可力能举鼎,千钧之重的大鼎都能举起,更遑论是专门修炼武艺,打磨气力血气的将领们了。
所以那名朝歌来将,在这个时代倒也并不算多罕见的绝世猛将,也就与西岐众将差不过的水准,并非难以应对之敌。
见那朝歌来将还在叫嚣邀战,陆植也懒得听其聒噪,转头朝身后众将问道:“何人替本帅出城将那敌将擒来?此乃我西岐与殷商的第一战,胜者可记首件功勋。”
听闻陆植此言,众将纷纷请命,愿出战擒敌,毕竟虽然拿个叫战的朝歌敌将并不算多大的功劳,可陆植也说过了,此乃他们讨伐殷商的第一战,首件功勋,意义重大,众将自然是战意高昂。
“末将愿往!”
“元帅,末将可立军令状,定拿下城下叫嚣之敌!”
就连黄飞虎都忍不住有些意动,但最终还是并未开口,毕竟城下那将领,他也认识,不过是闻太师手下一先锋小将罢了,他亲自出马前去擒他的话,属实有些自降身份了。
另外就是,他如今才刚投到西岐,与西岐众将还未相熟,仍旧还有几分生疏之感,如今这般情况下,他若是硬要强出头的话,很容易会恶了那些日后的同僚,也显得太过功利了,不是什么好事。
陆植倒是没关注黄飞虎等人心中所想,只是看了一眼出声请战的那几名将领,略微沉吟了一秒后,便下令道。
“既如此的话,就由南宫将军出战吧,但切记,定不可走了那敌将,让其逃脱,否则军棍不容情!”
这一次,虽然只是一朝歌先锋将前来城下邀战,但也是代表着西岐与朝歌正式开战的第一战,亦是陆植任帅之后的首次战事,只能胜,不能败!
所以他才特意选了西岐一方将领中武艺最强的南宫适出战,且专门出声言明厉害,为得便是一定赢下这首战开门红。
南宫适领命道:“请元帅放心,若不能生擒那敌将,末将绝不回城!”
应下帅令之后,南宫适当即便下了城头,取了兵器马匹,率领一队亲兵人马开门迎战,径直策马朝着那朝歌将领冲了过去。
“来将通名!”
“吾乃西岐南宫适,尔又是何人?”
那朝歌将领举起手中大刀,指着南宫适道。
“本将乃是闻太师麾下先锋将晁雷,今奉命到你西岐,质问你西岐姬发缘何敢不尊大王,自封武王?并不顾朝歌之令,收容叛臣黄飞虎,你等可知,此乃灭郡破城之大灾?!”
“若是识相,便立刻拍马回城,让那姬发自降武王之称谓,大开西岐城门,送出叛臣黄飞虎,送与本江押往朝歌领罪!”
“如此,尚可解你西岐一郡之祸,否则的话,闻太师率朝歌天兵降临之时,定将你西岐踏为齑粉!”
南宫适哈哈一笑,说道:“那帝辛残暴无道,天人共怒之,我西岐早已经不认这位无道君王,武成王亦是因那帝辛残害,激愤之下,才反出了朝歌城,投往我西岐,欲与我等一同反抗无道殷商。”
“你这厮,却是仍旧还在助纣为虐,岂不知,我西岐才是天命所归吗?!”
“今日,吾便将你拿下,送往元帅面前,斩下你之首级祭旗,为我西岐讨伐殷商开个利市!”
言罢,便见南宫适双腿猛地一夹座下坐骑,战马一声嘶鸣,顿时迈开四蹄,如同一支离弦之箭般朝着那晁雷冲了过去。
“好胆!”晁雷一声怒喝,亦是催动座下战马,举着大刀迎了上来!
两道冲锋的骑士身影,不过瞬息间便狠狠在那阵前撞到了一起!
锵!
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击声炸响,两把大刀顿时在半空中碰撞交击出一阵刺眼的火星。
两骑交错而过,南宫适身形不晃不摇,马上便重新一提马缰,调转马头朝那晁雷重新冲了过去。
而那晁雷却是因为气力不及南宫适,身形剧颤间差点没从马背上摔下来,一合之下,便优劣分晓,再回头应付南宫适攻势时,已然失了先手与气势。
南宫适得势不饶人,策马冲上前去便是一阵猛攻,让那晁雷几乎招架不住,苦苦支撑了三十余合后,终是不敌南宫适勇猛,被他一刀挑下马去,摔得满眼金星,被南宫适轻易生擒,绑了带回城中。
“元帅,末将前来复命,那敌将晁雷,已被末将生擒回城,还请元帅发落!”
陆植点了点头,冲一旁的姜子牙说道:“姜丞相,此战南宫将军生擒敌将回返,为我军胜了这第一场,壮了我军威势,当为其记一功。”
姜子牙笑道:“我已在功劳簿上,为南宫将军记下这记首功了。”
南宫适顿时脸色一喜,拜道:“多谢元帅,多谢丞相。”
陆植应了一声,挥手让其下去,然后突然转头朝黄飞虎问道:“武成王,你曾在朝歌军中多年,这晁雷你应该也知晓吧?不知此人风评如何?可有残暴为害之举?”
黄飞虎先是一愣,随后立刻便反应了过来,陆植此问的意思。
“回禀元帅,这晁雷吾亦知晓,其乃是闻太师麾下,多年来,随同闻太师东征西讨,冲锋陷阵,每一战都当为人先,对手下兵士也多有爱护,从未有何残暴无道之举..”
“黄飞虎斗胆,在此为那晁雷将军求一情,末将敢言,若能招降此人,往后我等伐纣之时,定能得其效死力!”
明白了陆植所问之意后,黄飞虎索性也便顺势为那晁雷求了求情,请陆植留他一命,招降至己方。
陆植点头:“既如此的话,那本帅也卖武成王你一个人情。”
说着,他转头看向了那被压在地上的晁雷,问道:“晁雷,得蒙武成王为你乞命,本帅便给你一个机会。”
“你可愿降服我西岐,弃暗投明,往后与我等一同共伐无道殷商?”
他倒也没说什么威胁之言,毕竟他也不是那种动不动就拿敌军将领的人头去祭旗的铁血之人,既然这晁雷并无什么恶迹的话,陆植也愿意饶其一命。
当然,若他不愿降的话,那陆植也就只能把他送往后方做苦力去了….
西岐如今可是穷的很,人手也不够,很多士兵们身上连铠甲都没有,刚巧前端时间在西岐后方的山中发现了一座铁矿,陆植早便准备着抓一批人送往后方挖矿去了。
好在,这晁雷还是挺识时务的,也免得了日后要在那矿坑之下永无天日的劳作生活。
“竟不知,这西岐大帅,原就是当年改良稻种及耕种之法的陆植大夫,末将愿意降服,从此投在陆元帅帐下听令。”
陆植挑了挑眉,此人,竟还认识自己?看到其脸上那拜服的模样,陆植似乎有些明白了,当年老君为何让自己前往朝歌教化民众,改良水利农事。
此举不但让他得到了不少的功德,一举将造化青莲培育到了九品的层次,更是给他带来了不少的声望,至少在那朝歌之中,却是少有人不知道他的贤名。
如此一来,日后他率领西岐三军讨伐殷商之时,当年积累下来的名望,倒是能给他们带来不少的隐性帮助。
就像现在,他不就靠着刷脸,成功招降到了第一位朝歌降将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