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xwv1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二十六章 急切展示-hx25f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话虽然这样说,但周玄忙了很久,陈丹朱掀着车帘看他在外跟几个随从各种交代,后来还自己骑马跑走了。
京城那边肯定情况不一般。
原本以为只是自己的事,现在才知道还有铁面将军这样的大事。
陈丹朱放下车帘抱着软枕有些疲惫的靠坐回去。
“小姐,你别太累了。”阿甜小心翼翼说,给她轻轻的揉按肩头,“竹林去打听了,应该没事的,要不然消息早就该送来了,王先生先前还跟我们在一起呢。”
听到王先生的名字,陈丹朱又猛地坐起来,她想到一个可能。
“阿甜。”她抓住阿甜的手,“是不是王先生来救我的时候,将军犯病了?然后因为王先生没有在他身边,就——”
阿甜吓得脸都白了连连摇头:“不会的不会的!小姐你不要乱想啊!”
陈丹朱对她挤出一丝笑:“我们等消息吧。”她重新靠坐回去,但身体并没有松懈,抓着软枕的手深深陷进去。
那一世她死的时候,铁面将军还没死呢,李梁还按照太子的吩咐,利用她来栽赃暗杀路过的铁面将军。
不过这一世太多改变了,不能保证铁面将军不会现在死去。
那个老人是跟他父亲一般大的年纪,几十年征战,虽然没有像父亲那样瘸了腿,但必然也是伤痕累累,他看起来行动自如,身形纵然臃肿枯皱,气势依旧如虎,只是,他的身边始终跟着王先生,陈丹朱知道王先生医术的厉害,所以铁面将军身边根本离不开大夫。
她的手指轻轻的算着时间,她走之前虽然没有去见铁面将军,但可以肯定他没有生病,那就是在她杀姚芙的时候——
陈丹朱将手指攥紧,王先生肯定不是自己来的,肯定是铁面将军猜出了她要什么,将军没有派兵马,而是把王先生送来,很明显不是为了阻止她,是为了救她。
她得救了,将军却——
陈丹朱深吸一口气,希望将军命运不要改变,像那一世那样,等她死了他再死。
一行人奔驰的极其快,竹林派出的骁卫也来去很快,但并没有带来什么有用的消息。
“只说将军生病了。”他们说道,“中军大营戒严,我们也进不去,也没有见到将军或者王先生,枫林等人。”
那看来的确很严重,陈丹朱不让他们来回奔走了,大家一起加快速度,很快就到了京城界。
有周玄的兵马开路,路上畅通无阻,但很快前方出现一队人马,不是官兵,但看到为首穿着文官官袍的官员,兵马还是停下来。
因为那位文官手里举着圣旨。
周玄不耐烦的问:“你这京官不在京城里待着,出来干什么?”
他难道想出来?李郡守脸色也很愁苦,他本来已经不再当郡守了,如愿进了京兆府,安排了新的职务,清闲又自在,觉得这辈子再也不用跟陈丹朱打交道了,结果,一说是皇帝吩咐有关陈丹朱的事,上司立刻把他推出来了。
他能怎么办!
“陛下有旨!”李郡守板着脸说,“陈丹朱涉凶案嫌犯,即刻押入大牢等候审问。”
再看周玄,将手里的圣旨举起。
“周侯爷,你要抗旨吗?”
周玄丝毫不惧道:“本侯也不是要抗旨,本侯自会去陛下跟前领罪的。”
不就是被皇帝再打一通嘛。
面对周玄的撒泼,李郡守没有畏惧,面色铮铮道:“侯爷去请罪是为臣的本分,而本官的本分就是捉拿陈丹朱,那就请侯爷从本官的尸首上踏过去,本官死而无怨尽忠尽职。”
说罢高举着圣旨向前踏出。
周玄恼怒的骂了句,这些该死的文官——又有些怅然,他父亲也是文官,而且已经死了。
场面焦灼,兵马和差役都握紧了兵器。
“李大人!”陈丹朱掀起车帘喊道,一句话出口,掩面放声大哭。
李郡守铮铮的面容一变,他当然不是没见过陈丹朱哭,相反还比别人见得多,只不过这一次比起先前几次看起来更像真的——
“你哭什么哭。”他板着脸,“有什么冤屈到时候详细说来就是。”
陈丹朱哭道:“我现在就冤屈!将军病了!你知不知道,将军病了,你怎么能拦着我去见将军,不让我去见将军,要我黑发人送白发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李郡守两耳嗡嗡,这丫头,又来胡说八道了。
“你少胡说。”他忙也拔高声音喊道,“将军病了自有太医们诊治,怎么你就黑发人送白发人,胡说八道更惹怒陛下,快跟我去大牢。”
这丫头,铁面将军都病成这样了,还想着拿他当靠山躲进军营吗?陛下现在为铁面将军忧心如焚,是不能碰触的逆鳞!
陈丹朱大哭:“就算有太医,那是治病,我作为义女怎能不见义父一面?如果忠孝不能两全,陈丹朱也要先尽孝,待看过义父,陈丹朱就以死谢罪,对陛下尽忠!”
义父?!李郡守惊掉了下巴,什么鬼话,怎么就义父了?
“就是义父,我早就认将军为义父了!”陈丹朱哭道,“李大人你不信,跟我去问问将军!”
将军这个样子了,他跑去问这个?是不是想要皇帝把他也下入大牢?这个死丫头啊,尽管如此,李郡守的脸也无法原先铮铮肃重,周玄用权势压他,他作为官员当然不惧怕权势,否则还算什么朝廷命官,还有什么清名声望,还怎么加官进爵——咳,但陈丹朱没有用权势压他,而是又哭又闹,又忠又孝的。
“义父对我恩重如山,义父病了,我不尽孝在身边,我还算是人吗?”那边女孩子还在哭闹,“就算是陛下的圣旨,就算我因为违抗圣旨被当场斩杀在这里,我也要去见我义父——”
李郡守熟悉的头疼又来了,唉,也早就知道会这样。
“陈丹朱你先别闹。”他无奈的道,“待,待本官请示陛下——”
他的话没说完身后来了一队车马,几个太监跑过来“三皇子来了。”
三皇子?
李郡守忙看过去,果然见三皇子从车上下来,先对李郡守点头一礼,再走过去站在陈丹朱身边,看着还在哭的女孩子。
陈丹朱哭着喊一声三殿下。
三皇子轻声道:“先别哭了,我已经请示过陛下,让你去看一眼将军。”
陈丹朱泪如断珠抓住他的衣袖:“真的吗?”
三皇子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再看李郡守:“我已经见过陛下了,得到了他的允许,我会亲自陪着陈丹朱去军营,然后再亲自送她去大牢,请大人通融片刻。”
既然如此,有三皇子做保证,李郡守收起了圣旨:“本官与殿下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