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xs4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學魔養成系統 線上看-367 奇怪的功能增加了!推薦-of8yz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餐厅中,李峥握着手机,听着张善栋好像要办喜事一样的兴奋言辞,脸色就像是大姑娘突然听说自己被嫁出去了一样茫然。
他还很年轻,也很单纯,很多事情想绕出来,没那么快。
但周毅、张石磊,早已帮他盘清。
人为自己的利益考虑,无可厚非。
因此周毅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他虽然信心有限,不指望李峥能搞出成果,但既然这个资源是化院出的,风险是他周毅担的,这个收益也该化院拿,不然他凭什么申请立项,凭什么从胡增武牙缝里抠肉?
为此,他甚至连挂名都不挂,只要化院的名誉收益,只要史洋的未来。
周毅虽算不得老谋深算,但一开始思路就很清晰,把话说绝——
英培院长牛刚来他也不给面子。
至于李峥,他虽然很想赋予英培活力,栽出更美好的跨学科未来。
但承诺周毅的事,一分也不可能变。
此时,李峥只握着手机,尽力克制着情绪答道:“谢谢张老师的重视,不过这边课题已经开展了。”
“开展了?”张善栋惊问,“跟谁开展了?”
“化院。”
“你自己联系的?”
“嗯。”
“不是……这才几天?你给我们一个讨论反馈的时间么。”
“您当时并没有表示要回去商讨。”
“你这是什么话?我明确表示了啊,我让你稍微等一等,我们好去请教请教其他学院的专家,毕竟是这么专业的实验,理应慎重一些,我们当时的三位老师怎么好拿主意嘛。”
“我不记得有这样的话。”
“你放心,我一定是表达过的,可能你当时情绪不太好吧。”张善栋喘着粗气道,“算了算了,咱们也别争了。这样,你具体与化院哪位老师合作的,你告诉我一下,我们正式立项去联系。”
“周毅老师。”
“周院长啊……行,我知道了。”
匆匆挂下电话后,李峥不及多想,立刻把事情原委告知周毅。
周毅只回了四个字——
【勿理,我扛。】
果不其然,几分钟后张善栋的电话就又追了过来。
“李峥啊……周院长好像把你当成化院的学生了……并不怎么想跟我们沟通……”
“嗯。”
“你这个……你别不当回事啊,听我说啊李峥……”张善栋和声细语道,“从流程上来说,你是先在咱们院起的课题,这一定是早于化院的,这话对吧?”
“您去和周老师说吧,我先去忙了。”
“别别别!最后几句,就几句……具体到课题归属……嗨,我就直说了吧,咱们院主导,真出了成果,还可以给你争取第一作者的身份,如果是周院长做,不仅他一定会拿第一作者身份,甚至还会安排自己的学生介入……最后你兴许还是个作者,但那几个组员可能连署名的机会都没有了,你这样跟着化院忙来忙去,很可能是在给别人做嫁衣啊,李峥!”
听到这些,李峥一股火瞬间窜上了头。
他自恃是个很能换位思考,理解他人的人。
但眼下这套说辞,他真的不止该从哪里喷了。
“没事我挂了。”李峥极尽克制地说道。
“别急,李峥,别急。”张善栋使劲安抚起来,“听我的,我绝不会害你。这样,你课题先压一压,交给我们,你既然在我们英培优先提的,我们就会给你提供保障和应有的权益,绝不会让其他……”
啪!
李峥拍下了电话。
这当然非常不礼貌。
但如果再听下去,他一定会变得更不礼貌。
稳了好久,李峥才长舒出一口闷气:“我要屏蔽这个人。”
“张善栋么?”莫念在对面大口吃着素食,“是不是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嗯,很久没有过了。”李峥低头看着自己【搏命死斗强者】的双拳,完全不敢多想,“我以后要避开这个人……”
“说到情绪疏解,我有个轻便快捷的办法。”莫念指着旁边的林茉茗道,“你把对方想像成林茉茗的形象试试。”
李峥眼儿一瞪,这便狠狠转向了林茉茗。
“唔……”林茉茗一个哆嗦,“不要突然吓人。”
李峥干瞪了很久,很努力地想让林茉茗油腻起来。
油腻……油腻……油腻……
然而……
完全不可能!
最多想到小老鼠偷油吃。
李峥最终颓丧低头:“我做不到……违和感太强了……”
“那就拿林茉茗出气。”莫念说着敲了林茉茗脑袋一下,“像这样欺负一下,心情会好很多。”
“喂!”林茉茗捂着头,扭脸就超凶起来,“都说了不要把我当工具人,我是科研骨干!带资进组!语言桥梁!”
莫念看着她不服的样子,痛快地舒了口气,冲李峥笑道:“怎样,情绪有没有疏解?”
“还真好了很多……太神奇了……”李峥咽了口吐沫,这便要探身伸手,“茉茗你别动啊,再给我揪一下耳朵,不疼的,就一下。”
“讨厌,讨厌!!”林茉茗气得拍下筷子,捂耳一蹿钻到了常刻晴身后,拍着常刻晴叫嚣起来,“姐姐帮我骂他们!”
然而。
只见常刻晴猛一转头,两手左右一抓。
捏着林茉茗的脸就狂揉起来啦。
李峥和莫念都看惊了。
软嫩,Q弹,还自带“唔唔”音效。
太解压了……
这个真的太解压了。
揉够撒手之后,常刻晴脸上也是划过一抹满足:“舒坦了。”
林茉茗早已捂脸委屈跑远:“我……我不跟你们玩了!”
“好了,好了。”莫念一笑,扭身从书包里抓出一盒泡芙,轻轻放在桌上,“补偿你,泡芙。”
“!!!你竟然还有!”林茉茗向前一冲,但又警惕地缩了缩,“就……就这一次……以后不许欺负我了!”
“当然。”
林茉茗瞬间失忆,冲回桌前抓起泡芙啊呜啊呜起来,像是充电一样,功能性片刻便已回满。
不得不说,她的用途是真的广泛啊。
李峥趁机向莫念探身问道:“道理我都懂,可你为什么会随身带泡芙?”
“为了对付她啊。”莫念冲林茉茗努了努嘴。
“这……这就是父爱么……”
“瞎说什么。”莫念脸一红,闷头吃起蔬菜,“我要是有这么可爱的女儿,做梦都会笑醒了。”
“嗯……”旁边常刻晴陷入了深思,“基因生物学上是不可能的了……但你可以和屠夷寇结婚然后领养一个外籍混血……”
“???”
“???”
“不好笑么……”常刻晴摇了摇头,继续低头吃饭,“那我再研究一下笑点……”
看来,不仅是林茉茗……
常刻晴自从那天后,似乎也有放飞自我开发出新功能的趋势了。
……
张善栋的这一个电话过后,李峥干脆屏蔽了所有陌生号码。
按照这种人的性格,如果自己说不动,难免会请辅导员、班主任或者别的什么人来做说客,出于学习方便,李峥实在不想加这么多人进屏蔽名单,不如不要给他们发挥的机会。
一旦把这些人和事屏蔽掉,世间终于再次回归美好。
李峥的工作重点也逐渐从实验流程转向论文撰写,电镜操作彻底交给了莫念和史洋。
也许是学轮眼的能力使然,也许只是幸运,李峥自己也没想到,第一次成立一个小组攻坚课题,就得以让每个人发挥100%的能动性。
领袖除外。
他暂时还是不要完全发挥比较好。
就这样,科学边际一路高歌猛进之下,周六凌晨,论文初稿已发送至周毅的邮箱,最终定题为——、
【The CryoEM method MicroED as a powerful tool for small molecule structure determination】
周毅半夜爬起来,只看到标题就已经惊了。
这个味儿……这个味儿……
对!
是《Science》味儿!
周毅继续向下扫去。
作者一栏,李峥、史洋和莫念的名字排在前三位,并标注“”注明为第一作者。
常刻晴、林茉茗、屠夷寇,紧随其后。
但在最后面,还是出现了周毅的名字,并标注“$”通讯作者。
在这里,将周毅列为通讯作者并非生拉硬套。
摆在最后也绝不是不尊重。
相反,往往通讯作者才是重量级人物。
通讯作者通常都是承担课题的经费、论文把关,并且负责投稿,与同行和审稿编辑沟通的那位。
将通讯作者列在最后进行区分,一方面给了第一作者应有的荣誉,另一方面也让大家看清了是哪位大佬出的资源搞的事情。
这种作者制度虽然谈不上两全其美,但总比不分青红皂白,永远把大佬的名字摆在第一个要好得多。
至于周毅,前前后后搞了这么久,无论是实质上还是礼貌上,确实也都配得上通讯作者之名了。
名字这么一摆,周毅想要李峥去掉都不太好去,也只得苦笑一声,继续向下翻看。
论文并不长,21页的内容,实验图表占了一半,仅有的十页文字内容中,引用文献还占了两页。
乍看很水。
但这其实正是此类论文的黄金分割比例。
至于措辞之严谨,排版之精美,图片之舒适。
周毅实在无法相信这是母语是汉语的人写出来的,也无法相信这是第一次写论文的人能达到的水平。
人在看简洁舒适论文的时候,自己的心情难免也会变好,这21页,周毅丝滑看完,也不过20分钟,提了三、五点可有可无的意见后,便又将邮件发了回去。
此时他才注意到,初稿邮件也抄送了胡增武,请他指教。
正当他准备关机接着就寝的时候,网页一响,胡增武竟也是个夜猫子,回信已然传来——
【已阅,虽从一云嘴里得知一二,但看到初稿,依旧震惊。】
【成果固然极具开放性,论文的完成度同样是巅峰水平,一云至今不及其足踝。】
【如周院长确为通讯作者,愿为实验数据与成果负责,建议立即投稿,我会联系《科学》方面的朋友,给第一次发论文的作者一次复审的机会。】
【考虑到此实验原理简单,门槛不高,发表亦从速。】
【翘首以待,见字速复。】
这下子,周毅再次惊掉了大牙。
他悟了!
什么叫巴结?这才叫巴结!
没有什么贴脸奉承送水果之类的事情。
只需要把成果第一时间抄送一份。
还有比这更让胡增武爽的巴结吗?
没想到,全程最难的点,反倒成了最顺利的部分。
反倒是英培那边理应最支持的部分……
算了算了。
反正都没有一云惨……
周毅搞清楚情况后,也不敢耽误,火速追加回信。
【胡教授:】
【初稿已无大碍,实验我也有全程指导,数据与结论全部属实。】
【我会建议李峥将您列为通讯作者,以求成功发表。】
半分钟的功夫,胡增武再次回信。
【不必列我,成稿速速发我便是了。】
【别回了,这晚上被你们吵醒两次了。】
李峥收到了这许多消息后,也是振奋异常,不惜花费五分钟进行了最后一轮的修改润色,最终再一次吵醒了胡增武。
胡增武也是急了。
但转念一想,考虑到时差,现在似乎是最好的打电话沟通时间,李峥是在提醒自己这件事么?
于是,为了睡个好觉,他当场发邮投稿,顺道打了两个电话出去。
最后。
【搞已投,明日起归还电镜。】
【没事不要再吵我了。】
……
除了李峥谁都没想到,实验课题竟然是如此的光速展开,光速结束。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了。
也许会回复修改,也许会直接拒绝,也许要等一个月,也许要等半年。
总之就是有种无名作家的感觉,投出去的稿子依然与自己连在一起,心里很不干净。
按照李峥这种人的行事风格,这种时候显然不该婆婆妈妈的等待,而是应该开新的课题。
麻烦的是,他的系统界面已经因为障碍问题被锁定了……这项技术正式点亮之前休想搞别的。
现在看来,单纯的研究出结果,写出论文,并不是点亮科技的依据,怕还是要等发表,引发影响之后吧。
在这样粘稠的状态下,李峥也没别的事情可做……
只好去上课了。
于是,在那个周一,当李峥踏入那个教室的一刻。
物理学院同学们好端端的轻松氛围,瞬间就抹上了一层肃杀。
就连叼着面包补作业的林逾静,也被这熟悉的气味所震慑,猛一回头。
四目相对之下。
一个嘤嘤闪躲。
一个起劲硬上。
乱杀怪,他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