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l5e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二十五章 告之看書-6yvns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的马车很大,车厢宽敞,虽然急着赶路但还是尽可能的让自己舒服些,回到京城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她可不能精神撑得住身体撑不住。
但周玄坐进来,宽敞的车厢就变的很拥挤,他还穿着铠甲。
“你出去骑马啊。”陈丹朱说道,“这里太挤了。”
周玄才不肯走,看一旁瞪眼的阿甜:“你出去坐着。”
阿甜也不肯。
陈丹朱想了想还是让阿甜先出去和竹林坐在外边:“我有些话跟侯爷说。”
阿甜这才掀车帘出去了。
少了一个人的车厢也没有多宽松,陈丹朱靠着枕头上:“既然坐车了,就把这铠甲卸了,怪累的。”
周玄一反常态没有反驳她,冷冷的看着她。
陈丹朱笑问:“你是奉命来抓我的吗?”
她其实知道他不是来抓她的,但说了这句话话,周玄竟然依旧没有反驳,继续冷冷看着她。
陈丹朱便拥着引枕叹口气,一脸真诚的说:“我知道我这次做的事凶险,但,我们这样的人,有些事是没办法选择的,你也在做凶险的事,你也没有放弃啊。”
看着陷在一堆软枕里,脸色白的像纸,又轻声轻语跟自己的说话的女孩子,相识以来,这大概是她对自己最低声下气的一次,周玄收起了冷冷的面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自己去做?我说过了,我会想办法杀掉她的,陈丹朱,你是不信我?”
陈丹朱无奈一笑:“这跟信不信没关系啊,这是我的事,难道我说你的事,让我来做,你就肯吗?”
周玄冷冷一笑:“我肯,我巴不得有人替我做呢。”
陈丹朱被噎了下,噗嗤笑了:“那我可不肯。”
马车轻轻向前,没有了先前的狂奔颠簸,有了周玄的兵将不需要担心被人刺杀,所以也不用急着赶路,走慢点更好,京城里肯定没有好事情等着他们。
周玄终于卸下了铠甲,在车厢里堆着似乎多了一个人,陈丹朱看着说:“还不如穿着省地方呢。”
周玄没有理会,问:“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是当面跟她厮杀吗?”
陈丹朱几分得意,压低声:“我只告诉你啊,这可是我的独门秘技,谁要是小瞧我,谁——”
她说到独门秘技的时候,周玄神情已经了然:“还是像杀李梁那样用毒啊。”
陈丹朱哼了声:“那也不是谁都能像我这样厉害。”
“厉害什么啊。”周玄道,“下毒这种事,不就是钻对方不提防的空子。”
只知道用刀枪杀人的家伙,陈丹朱懒得跟他说,周玄也没有再说话,不知道想到什么有些出神。
“你是自己来的?陛下有没有说罚我?”陈丹朱问,“京城里什么反应?”
周玄回过神,倨傲道:“不用担心,回到京城有我,我会跟陛下求情,就算罚你,你也不用受苦。”
陈丹朱笑道:“那就多谢你了,不过我也没担心,我都不打算进京城,我直接去军营,找铁面将军。”
说完这句话,竟然也没有见周玄反驳冷笑,而是神情复杂的看着她。
“看什么?有什么好奇怪的?”陈丹朱拥着枕头换个舒服的姿势,眉飞色舞,“铁面将军本来就是我的第一大靠山,看看外边我的护卫,那可都是皇帝赐给将军的骁卫。”
周玄看着女孩子得意洋洋的样子,觉得应该是装出来的,就像她先前的嚣张霸道甚至哭啼啼都是装的,但奇怪的是,这一次他又觉得她不太像装的,好像真的很,得意?或者是开心?
陈丹朱也看着周玄,见他神色复杂的看着她,竟然依旧没有出言反讽。
“怎么了?”她也收起了嬉笑。
周玄道:“铁面将军——病了。”
他的话音落,就见陷在软软枕头垫子里的女孩子蹭的坐起来,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旋即又沉静。
“病的很严重吗?”她问,不待周玄说话,对着外边大声喊,“竹林。”
阿甜立刻掀起了车帘,竹林握着鞭子转过头。
“加快速度。”陈丹朱道,“我们快些回京。”
竹林应声是,刚要扬鞭,陈丹朱又唤他:“你让人去问问将军的情况。”
听到这句话,竹林的脸色也微微一变,他们是接到王咸的消息赶来的,王咸也没说将军的事,将陈丹朱交给他们就匆匆走了。
将军出事了?将军出什么事了?
竹林差点跳下车,还好记着自己现在是陈丹朱的护卫,唤来一人,让他速去。
那骁卫如风一般飞驰而去,陈丹朱看着外边,惨白的脸似乎更白了。
周玄看着她这样子,觉得有些不舒服:“你那么担心将军呢?”
这里又没有外人不用做样子。
陈丹朱转头说:“我当然担心了,我说过了,他是我的靠山。”
周玄哼了声:“你怎么不问我?”
她是觉得现在问别人说的都不能心安,只想立刻让竹林的人打听消息,那才是能让她安心的消息,陈丹朱道:“那你不直接说,你不说,我觉得情况肯定不好,我不想问了让自己糟心。”
这样啊,周玄勉强满意,没有再嬉笑,告诉陈丹*****将军病的很凶猛,陛下都亲自在军营守了两天,至今还没有好转的迹象。”
皇帝都亲自去了,陈丹朱将软软的靠垫抓紧,又深吸一口气:“没事,等我去看看,我的医术很厉害,一定会有办法治好的。”
周玄笑了,很明显想要嘲讽她,但看着女孩子白刺刺的脸,最终不忍心咽了回去,只道:“虽然我不是陛下派来的,但陛下肯定派了人来抓你,我去打探一下,为你在前清清路。”
虽然在路上嚣张,但进了京城在皇帝的龙威下,她可不能随心所欲。
陈丹朱心里很清楚,如今敢在皇帝龙威下帮她的也只有周玄了,她对周玄感激的道谢。
周玄对她的道谢并没有多开心,忍了又忍还是哼了声:“所以你急什么,铁面将局这个靠山也不是非要有的,你有我呢。”
陈丹朱顿时拉下脸:“多了一个靠山总是好事——你不是去帮忙吗?怎么还不下去?”
周玄呸了声,起身就挪到车门,掀起帘子。
“你的铠甲。”陈丹朱看到身旁小山一样的铠甲提醒。
周玄恼怒的扔下一句:“我忙完了还进来坐车!”
休想赶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