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bt9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大唐第一長子-第五百七三章 海上大陸 個個稱王鑒賞-g6j4b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殿下,你为什么只要登州。”
薛万均的问话,其实应该是所有在场人心中的疑惑,凤鸣也搞不懂自己的郎君为什么只要登州这个封地,因为登州众所周知不是一个好地方,李世民都想将这个地方给并了,你说怎么可能是一个好地方。
大唐的好地方其实有很多,关中土地肥沃,还有江南等地…那都是一等一的好地方,按照李战的被李世民宠溺的状态,要这些地方完全没有问题。
但是李战却要了一个登州?
李战看着大家那疑惑的表情,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跟着李战问道:“登州有什么?”
“登州有什么?”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真的,他们还真的不太知道登州有什么。
过了一会,李战看大家真的不知道,跟着笑道:“登州有海,所以就有港口。”
“有港口又怎么了?”侯君集还是不懂的问道。
怎么说呢…此时的古人对海洋真的是一无所知,因为他们对海洋有一种敬畏的感觉,在古代的人看来,大海是一个充满黑暗和恐怖的所在,人们对之敬畏又倍感神秘而不可求。
“海”,从水从晦,晦,便是晦暗的意思。又有记载,“海之言,晦昏无所睹”。
所谓无所睹,表示了不可知、不可求,可见当时的人对海洋的敬畏程度了,因而古人对海洋充满了好奇、神秘和“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的充分想象,把之描叙为神仙秘境。
虽然也接触了海洋,但是都是近海,大唐其实就一个内陆型的国家,很少把精力放到海洋之上,所以海洋对于大唐而言是需要远离与防护敌方来袭的。
李战微微一笑:“有了港口,就可以制作造船厂,有了造船厂,就可以制作海船,只要有海船,就可以寻找另外的大陆。”
“另外的大陆…?”在场的众人一个诧异。
就听影老惊讶的问道:“殿下…除了我们大唐,还有别的大陆?”
“当然有了…!”李战笑了起来,他想着应该给这些人普及一下海洋的知识了,所以李战想了想对大家道:“其实我们大唐在这个世界中,仅仅等于现在的高昌这么小…!”
“啊…?”李战的话让众人诧异不已。
李战跟着道:“倭岛你们都知道吧?”
李战问完…侯君集点头道:“倭岛我知道!”
“对呀…这个海上呀,有很多倭岛这样的小岛…也不能说小岛,一个这样的岛大概有我们一个州那么大,可别小看这些岛,岛屿中有金银铜铁,还有上百万亩的良田。
除了倭岛这样的小岛,还有和大唐一样大的大陆。
比如美洲大陆,那里种植业十分的发达,南美洲是可可、向日葵、菠萝、马铃薯、木薯、巴西橡胶树、烟草、金鸡纳树、玉米、番茄、巴拉圭茶、辣椒等栽培植物的原产地。
沿海盛产鳀鱼、沙丁鱼、鳗鱼、鲈鱼、金枪鱼等…去到了那里…吃喝就不愁了。
澳洲大陆有很多的矿石,矿沙、金、铅、锌、铁、铜、镍、和锰…还有可爱的动物,袋鼠、树熊、鸭嘴兽…每逢雨过天晴,本来干旱的草原,鲜花盛开。
你们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什么…?”李战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听的有些痴迷了。
李战嘿嘿的笑道:“最重要的是,那么好的地方,却很少有人统治,等我找到那些地方,那我就是那里的王,而且这样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那个时候我一个人也管不过来。
你们也都可以成为那里的王…以后,你们的家族,你们的子侄…可以世世代代的待在那里,做那里的王。”
“哇…!”李战的话语,终于让侯君集等人摸到了一点李战想法的边边了,好像都能理解李战为什么不做皇帝了,因为对于李战来说,这个皇帝的格局有些小了。
海上有更多更好的土地,不但是李战可以称王,大家好像也都可以。
“殿下…!”侯君集连忙想要问的仔细一点,不过,就在侯君集准备要问的时候,突然,有士兵前来报告,说虎贲军遇到了敌袭。
“什么…敌袭…?”侯君集一个惊讶。
不过,李战却显得十分镇定的笑道:“大总管不用担心,虎贲军不会让大总管失望的。”
李战的镇定,让侯君集松了一口气道:“这个高昌还真的不让人省心呀…!”
“兔子急了还咬人…!”李战哈哈一笑跟着道:“不过,兔子就是兔子,即使你咬人,也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反而兔子才是最惨的,大总管,这次袭击的人不管多少,一定全部留下,我看他高昌明日拿什么守城。”
“遵命…!”侯君集立即下令:“鳩虎军前移,挡住高昌军的去路。”
与此同时的虎贲军阵地上,程处默看着前方的场景哈哈大笑了起来,身后的薛仁贵蠢蠢欲动,苏宁宝,秦怀玉,尉迟宝林,尉迟宝庆,已经拖着陌刀杀了上去,高昌军已经被杀的人仰马翻。
就在一刻钟之前,高昌的探子潜伏过来查探虎贲军的时候。
虎骑团的斥候,就将高昌的探子给发现了,等虎骑团的斥候将高昌的探子给发现之后,立即就回去禀报了程处默等人。
按理说这样的事情第一时间发现了,就应该上报给中军,这样由大总管来安排后续的应对。
不过,当程处默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程处默却露出了一个欢喜的表情。
薛仁贵在一边道:“程副旅将…我认为我们要立即将这个消息呈报给大总管,高昌国应该在外面留有一支伏击的军队。”
“没错…!”程处默笑道:“而且这支伏击军队的对象很有可能是我们。”
“那还等什么…我去禀报。”秦怀玉站了出来,跟着就准备骑马去中军。
不过,一边的程处默却摆摆手道:“怀玉你等等…!”
“怎么…?”秦怀玉停下脚步看向程处默。
这个时候,程处默看着周围的几位团将道:“我们来到这里快100多天了,一次大战都没有经历过,这对我们虎贲军是不利的。
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打仗,让自己的虎贲军战士得到血的洗礼。
而现在正是一个好机会,高昌城外有一支伏军,而这支伏军想要伏击的对象不出意外就是我们。
我们不如不去上表,然后偷偷的将军队布阵,等着这支高昌伏军…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
程处默的话,让众人都心动了,为什么…主要还是一路行进,从三月到六月…虎贲军确实吃了很多的哭,都知道来这里是打仗的,可要是到最后,一个敌人都没有杀,那说真的,是真的太说不去了。
而且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练兵,你这练兵的目的都达不到,是真的太伤心了。
众位团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跟着所有人都很默契的做出一个决定,这件事情暂不上表,然后全军布阵,虎贲军要以逸待劳和这次的高昌伏军会一会。
高昌军那边,麴固宫得到了自己探子探回的消息,说虎贲军已经全部歇息了…此时如果冲杀过去,一定会将前面大约六千的大唐新军给杀的人仰马翻。
要是一个不好,也许还能杀出一个营啸。
营啸是一个很恐怖的事情,众所周知,古代军营之中营规森严,别说高声叫喊,连没事造造谣都有生命危险。而且军营是地道的肃杀之地,传统的军规有所谓“十七条禁律五十四斩”,当兵的都是提心吊胆过日子,经年累月下来精神上的压抑可想而知。
另外一方面传统军队中非常黑暗,军官肆意欺压士兵,老兵结伙欺压新兵,军人中拉帮结派明争暗斗,矛盾年复一年积压下来,全靠军纪弹压着。
尤其是大战之前,人人生死未卜,不知自己什么时候一命归西,这时候的精神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
可能只是一个士兵做噩梦的尖叫,于是大家都被感染上这种歇斯底里的疯狂气氛,彻底摆脱军纪的束缚疯狂发泄一通。
一些头脑清楚的家伙开始抄起家伙来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由于士兵中好多都是靠同乡关系结帮拉派,于是开始混战,这时候那些平时欺压士兵的军官都成了头号目标,混乱中每个人都在算自己的帐,该还债的跑不了。
古代军队就曾多次发生夜惊,也就是“营啸”,看到的最早的记载营啸的是在东汉对西羌的战争中,记载于《通鉴纪事本末》。因此,历朝历代,严酷的军纪都是防止营啸的首要方法。
直到太平天国,仍有严格制裁营啸始作俑者的法律。
怎么说呢…高昌军想的还是挺美的,一个营啸,搞不到会让唐家的二十万军队都大乱,那样的话,这位麴固宫就是妥妥的高昌国救星了。
不过,事实只会让这位麴固宫失望,因为他选择攻击的对象不是别的军队,如果别的军队还真的不好说,但是虎贲军的军中,却并没有什么欺压士兵的军官。
虎贲军的军官基本上都是和士兵一起吃苦,所以没有什么有冤报冤,有仇报仇…而且此时虎贲军已经严阵以待,就等着高昌军的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