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ojj2优美都市小說 深淵歸途笔趣-77 原初貴族職責相伴-24bkd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久住平真所说的埋葬仪式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很复杂。这个仪式的需求全部只要找到符合概念的物品就能进行,但是对于那个国王来说,符合概念的东西其实很难找到。
一块墓地,一份祭品,一名司祭,一抬棺椁,一纸悼文。
“那个国王,是记忆呈现出来的,因此最终对应的东西我们也应该从这一方面入手。”久住平真说。
“墓地……深宫囚牢的记忆网大概就是合适的墓地。”让说道,“我和那个记忆网接触了两次,那是个和外界隔绝的网络,我想这也是曾经的国王将最危险的记忆安排在那里的原因。”
“那么,祭品我这里也有所准备。”久住平真取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布袋,“我们从永劫回廊内取出了一些雷击损毁的记忆片段,它应该不会再增加国王的实力了,不过应该还能有用。”
“那么问题就是后面三种怎么找齐,符合司祭、棺椁和悼文的东西我们应该从哪里入手?”陆凝皱着眉问道。
“我认为我们可以去找……最大主教。”柳云清说。
作为这个世界上少数还活着的了解国王的人,最大主教或许正是这里最符合司祭要求的人。除了久住等不知道最大主教存在的人,众人心里都立刻赞成了这个提议。
“那么我们现在就过去,趁着国王还没开始大肆破坏。”陆凝说着,看了一眼手里的极音彩乐,“很难保证他的理性还能维持多久。”
财宝正在闪烁着光,国王越是激发力量,共鸣的效应就越来越强,与此同时陆凝也能观察到那光剑正在逐渐变成更加鲜红的颜色,这也代表着国王正在走向某种记忆复苏的必然结果。
只有蓝荼让自己的队员留了下来,他需要随时准备处理王宫的问题,无暇分身。
陆凝一卷长袍,带着墨色直接起飞,久住平真也紧随在后,两人能凭借外壳的作用在空中行走,但其余人可就没这么方便了。情况紧急也容不得众人一起行动,当然是两个速度最快的先一步冲向了最大主教的居所。
大约十分钟后,陆凝就远远看到了最大主教居住的那座小教堂。她按下墨云落地之后直接冲进了教堂之内。现在教堂里还是一片昏暗,她用电子眼扫了一圈,很快就看到最大主教的位置在靠后的地方。
“最大主教!”
老人其实此刻还在休息,即便外面发生了那样惊天动地的事情也依然没惊动他。陆凝冲进来的时候,他才刚刚被喊声惊醒。
“孩子……发生了什么事,令你如此急躁?”
“国王苏醒了,你知道吗?”
“知道,大概就在近期,不过只是一些零碎记忆拼凑出来的人,是今天吗?我不太记得日子……”最大主教扶着额头,“每次贵族都会在内城将记忆拆碎之后送回该去的地方,我想这次也不例外。”
“这次贵族没再王宫附近拦截成功,国王已经进入了内城,贵族启动了防护罩将整个内城罩住了,情况依然恨不明朗。”陆凝快速总结道。
“那也正常,毕竟每次国王出来的时候实力都会有所增强,那些记忆恐怕也会尽量反思自己的失误,不过贵族应该也有相应的进步,例如这个防护罩就没见他们采用过。”最大主教慢慢起身,“你们只要避开就好,国王哪怕只是一些记忆也应该不会随便伤害国民。”
“我们想要埋葬他。”陆凝说,“您是否知道,国王曾经在永劫回廊给自己留下了葬礼,我不想赌贵族这次成功与否,我们只想做好自己能做到的——这次来找您,就是葬礼上需要一个司祭。”
“一名……司祭。”最大主教点了点头,“我倒是从未听闻此事,不过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们可以试一试。”
这时候,久住平真也已经来到了这里,站在门口没有进来,向里面微微一躬身说道:“我们也许还要请最大主教参谋一二。”
=
时光之力在晏融的长枪上炸裂开来,虽说集散地的长枪不会磨损,那上面附着的金焰却被瞬间切断,晏融也在这股力量之下后退了两步。
“沧海桑田……没有人能逃过时间,正因为如此我才选择走向永恒。”国王用手轻轻一抹斧头上的钟表盘,从光芒中取下一缕,在手中化为了一把尖刀,“虽说这条路走得有点迷路,不过我还是有信心将它拨回正轨的。”
他手腕一抖,尖刀如流星般冲向了晏融,而晏融则用力一踩地面,在火焰的爆破中腾空而起,躲开了这一刀。
国王只是笑着看她。
“真漂亮。”
“再试试这一招?”晏融将长枪在空中一搅,火焰开始从枪身喷向天空,她一记强盖,扇形的火焰当头劈落,国王刚要挡,却立即留意到那火焰之间夹杂的圣光,脚下一错,地上只留下一个蓝色的光影,本人却已经站在了数十米之外。
“学我的那一招?你还真是有天赋。”
金焰一发即收,晏融提枪扑上:“你那一手可不光是用火焰烧灼的能力,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那种局面下能看出来的人确实很有本事。”国王将武器再次变化,洁白的镰刀握在了手中,“即使同样完成了自我的绽放,你也依然更加强大一些——但是很可惜。”
晏融忽然感觉浑身一冷,她迅速变向,却还是被一道幽光命中了左侧的火翼,那盛燃的火顿时委顿,属于那部分的情绪被直接浇灭了,就像是离开自己而去了一般。
“‘我’在走向这个自我封闭的终局之前,确实给我留下了很多可能的绊子。但是这个绽放的礼物……王臣七景却终究是我们所共有的事物,这些坚固而不可分割的记忆化为了我们最后的共同点,它是我吗?还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共同的化身?”国王的手指从光滑的镰刀柄上扫过,“安息破坏……它们各自拥有着各自的名字,所以应该是后者,对吗?”
“你……这是……”晏融落在了地上,打了一个寒颤,尽管身上的火依然在燃烧,她却已经感受不到来自情感中的任何暖意,渗透骨髓的冰凉让人忍不住真的想起了死亡,那把镰刀,也是和自己身上的火焰一样的性质?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早完成自我绽放的人。”国王仿佛看出了晏融的疑虑,“说真的,这只是我在找寻问题的答案途中寻找的一个副产物,强则强矣,可保一人,却不能安定国家,它不是我要寻找的东西。不过……我也很了解这个自我的具现化到底有什么弱点。说真的,你们所有人有什么倚仗我其实都不害怕,因为那都是我所留下来的东西。”
国王确实完全有资格说这种话,这也正是此前晏融和陆凝都担心过的问题——如果获得的一切力量来源都是国王,那么又凭什么用这些将国王埋葬?
“这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从一开始就不是……即便那些财宝都不再是我的记忆,我却依然能够——”国王伸出手,晏融身上代行神权的白光居然开始被他慢慢扯出来。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尖锐的啸声,三个人影从不同方向扑下,国王只能放开手,将镰刀一横,在一声惊天巨响当中挡住了三个人的强袭。
“嗯?”
三名来自不同贵族的外务官,而身上的装备也和此前国王所对付的那些完全不同。每个人的武器都是奇怪的机械组合,仿佛一堆胡乱拼凑起来的积木,身上则是套了如同生物一样的外部装甲,没有飞行器官却依然能够进行高机动唯一。
“哎呀!不愧是国王大人。”
一个熟悉的腔调,晏融记得这就是在之前那个辉煌牺牲夜里堵住自己一行人的Sacrifice外务官。
“向您见礼,尽管您并不是完整的国王,但我还是自小便阅读您的传奇。”语气谦恭有礼的则是埃俄塞克,之前学校事件后来处理后续的Eyesight外务官。
“更多外务官正在赶来的路上,您的战斗数据已经收集完毕,不会再让您逃脱第二次。”最后则是Mist的外务官,这个人陆凝不认识。
“啧,看得出来,你们手里的武器也是专门用来克制我的,贵族的速度还真是快。”国王的表情略有些不快,“不过记忆网终究只是个冰冷的思考机器,就连制作出来的兵器也那么没有人情味……”
“能将您送回深宫,那便是好用的。”Mist外务官挥起手里的组合武器,再次向国王袭来,而这次国王没有再硬接,反而将镰刀一收,迅速化为了手指上戴着的五个戒指。
“虚空经纬。”埃俄塞克将武器向地面猛地一砸,一声回音震荡四周,国王也在同时弹出手指,如同棋盘状的空间切割线在空中展开,他手指灵活地做了一个甩动的动作,指针形状的刀突兀出现在手中,瞬间切出了一闪,人已经来到了埃俄塞克后方。
外务官被拦腰斩成了两半,但他身上的生物盔甲却开始迅速伸出一些细线将身体重新串联在一起。
“很遗憾国王陛下,我等一身装甲都为纯细胞生物,没有智慧,更无情感,您引以为傲的发现无法破坏它们的根本。”
“机器制造的东西真的永远是机器,我都怀疑当初那个我将整个王国的治理权交给贵族是否正确了。”国王神色不快,“你们已经偏离了我给你们安排的轨迹。”
“被这么说我们可得辩解两句了呢。”Sacrifice的外务官凶狠地扑了上来,他的攻击欲望最强,哪怕对手是国王也在疯狂进攻,甚至连自己受到的一些攻击都不予理睬,国王倒是不惧这样的猛攻,可一时半会确实也拿不下全部针对自己的外务官。
“您给贵族下达的任务早就完成了!记忆网不过是按照这个世界最需要的方式自行发展而已!记忆、情感、生死……这些人类拥有的东西当然要研究,那么在同时继续研究克制手段不是非常正常吗?”外务官一边大笑一边吼道,“我可不觉得如今的世界有什么不好,还是说你打算以那些老古董的思维重新接手这些世界?国王啊国王,如果连我们这些喽啰的阻碍你都跨不过去,那么你用什么来追赶那个全盛时期的你!”
最后一个字出口,外务官终于崩开了国王的架势,他抬起空着的左手,一个幽蓝的狐首出现在掌心,然后一拳轰在了国王的胸口。
和现在的国王一模一样的半透明灵魂被这一拳轰出了身体,但国王也只是急切之间没找到应对的方法,才冷不防吃了一下,没等灵魂归位,身体却已经做出了反应,漆黑的戈从他手中冒了出来,向着前方挥出了一条带有金戈之声的弧月斩,令人牙碜的撕裂声传来,Sacrifice外务官的整个身体都被扫过的黑弧切成了碎片,连着那把武器也碎成了块状,另外两个外务官躲得及时,却也都失去了双腿。
国王抬起手,将背后的灵魂按回了自己的身体中。
“真是……干得不错。”他瞥了一眼那已经成了碎块的尸体,切成了这样那生物护甲的恢复力也撑不住了。国王又看了看那两名外务官:“居然认为特殊的武器就能对付我,我也真是刚睡醒,有点反应不过来。”
而此时的陆凝骤然感觉手里的光剑终于完成了,最后两个凹槽“沧海桑田”、“金戈铁马”已然被补全,那炽烈的光骤然消散,内敛进了极音彩乐当中,她愣了一下,最大主教察觉了这个行为,瞥了她一眼。
“如果你们需要一份悼文,那么这就是最好的祭词了,有什么能比得上自己为自己写下的绝笔诗?”
久住平真兴奋地一拍巴掌:“看来这是命运都站在了我们这边!现在就差一副棺椁,我们就能将国王埋葬回去,让他真正长眠了!”
最大主教叹息了一声。
“但愿如此。只是这世上究竟还有何物可以成为装殓国王的那一方匣子呢?他借由记忆重生,只要记忆存在,便和这世界同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