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zk7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人間苦-第1231章 跑兩步行嗎?相伴-r23yb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举钵罗汉内心是足够强大的,刚有了悲观的想法,立马换了一个角度。
反过来一想,如果共工一族还活着,也在全盛时期,自己即使没投命轮,巅峰状态,也不敢露面。
如果这样看,双方都被削的状况下,自己还是占便宜的。
不说别的,西边发的钵盂,尤其自己这个特制的钵盂,质量还是过硬的,依靠自身就能与若水硬拼,这些年也没有被灵子母盘坏呢。
说通自己以后,举钵罗汉建立起强大的自信。
即便面对祖魂的若水,举钵罗汉也不认为自己会输。
只是付出多大代价而已。
罗汉法相牵制,基本没什么作用。
要不要念段经把他们超度呢?
本来超度不在选项里,毕竟把他们送到西边,不算什么好选择,西方极乐本来地方就不大,哪有他们的位置?
再说,这群货不好弄,有自己的信仰体系,洗脑难度应该也不小。
还有一个最根本的难点,举钵罗汉一直觉得,能动手就不要吵吵,所以超度的事情,他很不擅长。
尤其他还是后来归顺的西边,即使有罗汉的名头,他也不会念经,压根没有上心,除了一句阿弥陀佛,别的还真不会。
就像让摩羯格还有红雷念经,他们肯定也不会,虽然一个身份是二十四诸天,一个身份是佛子,就是这么讽刺。
超度不行,喊人帮忙也不行,难道只能自己放血吗?
没等举钵罗汉想明白咋整,穆恩惊叫起来。
“大舅,完蛋了,我挡不住啊。”
原来,祖魂们消灭掉法相之后,若水压根没有停。
如果刚才只是零星几滴攻击的举钵罗汉,现在就是瓢泼大雨了,完全把他们两个罪魁祸首,当成了主要目标。
不怪穆恩毛毛草草,要是被若水浇一身,那谁受得了?
穆恩受了受不了,举钵罗汉不是很关心,但是被她一叫,终于想到了办法。
既然你攻击不行,防御也不行,那还有啥行?
好歹也是月宫仙子,总得出点血吧?
想到这,把钵盂突兀的放在了穆恩的怀里,抓起了穆恩的一只手。
穆恩完全没反应过来,抱着钵盂,手还被举钵罗汉抓着,脸一下就红了。
这是啥意思?
难道举钵罗汉觉得自己也顶不住,想要自爆灵魂,争个面子,跟自己交代遗言,托付遗物?
这是拿自己当知心人儿了啊。
自己何德何能啊?
昨天见面开始,这也没交往多长时间啊。
反正也是,除了自己在这,他也没有别的选择。
脾气就是暴,输一招两招的能咋地,自己也不总输?
被蔡根打跑好几次,不是也没想不开吗?
真是打不过,自己这不是有传送符嘛,逃跑有啥丢人的呢?
就是心气太高,受不了委屈,挫折教育不到位啊。
这事自己还不能劝,越说越急眼,都是好面子的人。
算了,看样自己刚找到的靠山,也是要没了,说点宽心话吧。
他自爆以后,自己再跑,也算仁至义尽了。
“大舅,你有啥要交代的,放心,我一定给你办到。
呀呀呀…大舅,你这是弄啥嘞?”
举钵罗汉压根没在意穆恩怎么想,更没在意她说什么。
拉住穆恩的手以后,摆在钵盂上方,然后轻轻一划,在她的手腕上开了个口子。
其实说口子有点不准确,就差一点皮,整只手都快掉了。
什么动脉,什么静脉,还有那神经骨骼,全都断,那血喷的,跟呲水枪似的。
看血喷出来,举钵罗汉调整了一下穆恩手腕的方向,让血全都喷进了钵盂中。
穆恩也不敢躲,也不敢止血,只能苦苦哀求。
“大舅,我从小身子虚,贫血严重,流不了多少啊。”
无视穆恩的哀求,一巴掌拍在穆恩的天灵盖,举钵罗汉大吼一声。
“月宫仙子,出来干活,顶一下。”
也不知道举钵罗汉用了什么秘法,拍着这一下后,穆恩的眼睛一下就发出了白光,就像是在大坑下,召唤日月同辉时候的样子,手腕处的血液也从鲜红变成了金黄。
金黄色的血液就像是粘稠的岩浆,进入钵盂后,就像是带水的木耳进入了炒锅,比放鞭炮还热闹呢。
此时的钵盂里不止是热闹,特效也出来了,金光大盛。
然后,穆恩怀里的钵盂,就像是罗汉法相一样,变化出一百多个分身,向着祖魂的方向飞去。
在飞行的过程中,钵盂不断的变大,最后到了祖魂身前,像是锅盖一样,扣住了每一个祖魂。
祖魂被镇压,相当不服,在钵盂里横冲直撞,就像是蒸锅里的河蟹,求生欲满满。
穆恩虽然被举钵罗汉拍出了月宫仙子,但是她们本就是一体,思想上高度一致。
现在的情况是,消耗月宫仙子灵魂的力量,来维持钵盂的禁锢力量,穆恩委屈得直哭。
原来这老秃驴不是想要自爆,这是让自己拼命啊。
“罗汉尊者,有必要吗?
我月宫仙子啊虽然身份卑微,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再说了,我就算是把自己添里,也炼化不了这些祖魂啊。”
举钵罗汉对这个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要说炼化这些祖魂,也不是不行。
那就要自己往外喷血了,而且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
现在只能暂时困住,也算是不得已而为之。
老话讲的真好,就算是一卷厕纸,都有它存在的意义。
眼前就是最好的证明,自己还是挖掘出了穆恩的剩余价值。
“月宫仙子,没让你炼化他们,暂时困住就行。”
“那困到什么时候啊?我顶不了多长时间。”
举钵罗汉顺着原来的轨迹,继续前进。
“用不了多久,血不能停啊。
否则他们跑出来,坏了我的大事,就前功尽弃了。”
看着举钵罗汉不紧不慢的走了,穆恩也不能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