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nqw7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重生香江的導演討論-第七百六十七章 不自愛(求訂閱)展示-wmd57

重生香江的導演
小說推薦重生香江的導演
“来你们香江宣传?”
“是的,伊莎贝尔,这边的影迷很期待,你会让他们失望吧!”
“只是他们期待吗?你呢?”
“咳咳,不谈这些,这是在谈工作。”
“那好吧,明天的飞机。”
……
赵红给阿佳妮打电话,交流的时候感觉怪怪的,他心里还有一点小期待呢?
难道还真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在香江的票房还不错,在上映首周末三天就拿下八百多万票房,口碑也是相当的好。
其实在欧洲的票房也是很好,在十天左右下来,就轰下差不多三千多万美元的票房,这数字真的是有点惊住了赵红。
要知道他其他电影在这边的总票房最多也之后三千多万美元,这短短的十天时间就搞定了,真的是有点猛。
从这里他就看出来一个问题,肤色真的是很影响这些地方的票房成绩,以前他的《蝴蝶效应》一点都不比这逊色多少,在大众下还犹有过之。
但是其中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演员的肤色不相同。
对于这这种事情赵红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是以时间慢慢的磨,让华语电影的影响力在全世界生根发芽。
这些年还是有一点效果的,很多汉语中概念化的东西,在欧美也是渐渐为人所知,香江的很多艺人也算是混了一个眼熟。
赵红这部电影在香江上映之后影评是好坏参半,当然好评还是居多。
他感觉很多影评很有意思,其中有一个是写雷纳多的。
“看到了人性的丑恶更是看到了人性的光辉,一个性启蒙时期的少年雷纳多爱上了成熟美艳的少妇玛莲娜。
那些为了能见到她为了能碰到她,而骑着自行车狂奔的时刻像是在追逐自己的幸福。
那些因为看到别人诋毁,自己喜欢的女人,而去报复的小动作。
那个在教堂里虔诚的跪在圣象面前,喃喃自语的说在我未有能力照顾好她之前请神一定要好好保护她的少年。
那个亲眼目睹她因为生活所迫而被迫出卖肉体去换取卑微的生活用品时,看到她被那些世俗的男子拥抱在怀里那种悲愤交加的心情的少年。
那个中掺杂的辛酸和怨恨,还有嫉妒,又有谁可以明白呢?
这是一个少年最初的爱。
会记得那个女人被小镇人唾弃、侮辱的时候,少年的眼泪哗啦啦的流着,就像那些难以言明的痛楚一样。
还有在月台上,少年看着自己一直爱的女人落魄的离开小镇,那双洋溢着不舍和爱的眼睛里目睹着火车的渐行渐远,像是在把少年的思念延续到远方一样,我想尽管火车带走了她。
但少年那份爱是任何时间和距离都无法跨越的,这个少年就是爱的如此执着,爱的如此刻骨铭心……
“岁月匆匆,后来我爱过很多女人,当她们在我臂膀中问我会不会记住她们,我说会的,但我真正不会忘记的,是那个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女人,她就是玛莲娜。”—雷纳多…”
这影评从另一个角度解读这部电影,让赵红都是感触比较深,其实他在拍摄的时候也是有这种感觉,但是他拍摄的很是克制。
一直拿雷纳多当作工具人,充当电影的一起纽带。
这其实是要重点突出女主角玛莲娜的一切遭遇和人与人之间复杂的人性关系。
赵红看了黄老邪的影评就是有点想笑,一如既往的他的风格。
“嘴上说着*妇,谁不渴望上她一次??嘴上说着*货,谁不渴望如此风姿??这就是上天赐予的……”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是一个关于“美丽”的传说,然而,这种“美丽”却让人感到悲哀与遗憾。
影片中,导演用最美的镜头将这种美表现得十分具有渲染力,而“美丽”竟然在影片中出现玛莲娜被群殴、剪头发那段也显得十足地具有心酸的美丽的色彩。
在符号学上,“玛莲娜”这一个体实际上附属了“美丽”这个词汇的能指。
因而,通过玛莲娜这个视觉凝视的个体,我们看到了各种对玛莲娜的“凝视”…”———电影双周刊
赵红发现目前电影双周刊的影评是越来越专业了,这些年一直由梦工厂代领着发展,但是销量涨幅一直不理想。
其原因就是这杂志太专业了,很多影迷不是太喜欢,他们都喜欢那种比较轻松的报纸,在上班之前大体的看一遍,有爆点就细细品读,有八卦就吃瓜。
但是《电影双周刊》从来就没有瓜可吃,从来不会跟风八卦新闻,一直都是立志与报道一些有见地的影评。
在这种情况下,受众就比较小。
即使是遍及东南亚的发行网络,每一期的销量也之后二十万份左右。
但是这报纸的含金量就非同一般了,这是很多电影人都要订阅的杂志。
阿佳妮他们到了香江之后,做了一天的宣传。
这直接就是引起了巨大反响。
目前阿佳妮在香江的人气直接到达顶点,至于小李子他们也是人气暴涨一波。
其实这对他们而言也是作用不大,主要是这边目前的西片还不太畅销,只有等在是几个月斯皮尔伯格的《侏罗纪公园》上映,才有所改善。
这部电影是在香江不远处的一个岛屿上拍摄的,在这里已经修建好了,恐龙乐园。
“赵,我感觉香江的发展很有潜力,一片生机勃勃,英伦失去这里真的不可思议!”
阿佳妮在香江闲逛一圈下来,感受到这个城市独有的魅力,就有一点搞不懂,为啥英伦会放弃这颗耀眼的明珠。
“呵呵,英伦已经衰弱,一个屹立于世界的东方大国在冉冉升起,他们是没有办法,想要握在手里也是无能为力。”
赵红有点自豪的说道。
对于国家的统一,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激动,目前只想早早的回到祖国的怀抱。
在前段时间在他的牵头下,很多华资支持卫港督,但是然并卵。
英伦誓死要把他调走,其目的不言而喻,不霍乱一番香江他们是不甘心的。
这件事情已经是成埃落定,下一任港督已经呼之欲出,那就是一个英伦的鹰派份子彭丁康。
对此赵红也是没有太多的惊讶,这本来就是在原时空出现的事情,很多历史车轮可不是他能扯得动的。
阿佳妮来了香江之后,赵红和她之间又来了几场友谊赛。
他最后把他推荐到好莱坞去发展,为她准备了好几部商业大片,这也算是对得起这一份鱼水情了。
他打算以后也不要有什么纠缠了。
赵红这段时间基本上都在放空自己,给自己一点空隙,他打算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开始对自己规划的小说做前期筹备。
要说的是他的上一本小说《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同名小说,目前销量真的是在暴增,特备是在欧美销量真的很是惊人。
到目前为止已经销售了一千五百万册,其中大半以上都是在欧美卖出去的。
对于这这样的结果他也是有所预料。
虽然这一部小说没有太话费精力,但是不能说它不够优秀,还在和同名电影一起加成的情况下,这销量想不好都难。
这小说很是符合很多欧美人的调调,二战是他们一直深刻在脑海中的事情,只要对这事情有所关联的优秀小说或者是的电影都受到重点关注。
“红少,你这段时间为啥不接受报纸的采访,你这是对自己的电影票房无欲无求了吗?”
“近段时间电影影评界对你的电影持不懂态度,认为对于拿金熊奖有点高估了,对此你是怎么看?”
“再有你和赵小姐什么时候结婚,前段时间看见赵小姐抱着一个孩子,这是你们第几个孩子?”
……
赵红闲来无事,看见亚芝出席一个慈善活动,于是就去凑个热闹,没想到一到现场就被记者逮着采访。
看见他们激动的无法用语言言表的样子,他也是有点醉了,至于吗?
“…我不接受采访是应为我还是喜欢比较低调的生活,不想时刻都生活在聚光灯下,至于说我不在乎电影票房,纯属造谣,每一张电影票都是对我自己的一种肯定,只是很多时候我是希望大家是喜欢我的电影,才去看的,而不是应为我个人才去看这部电影。”
“至于说有人认为这部电影不值得得金熊奖,我在这里想要问问什么电影才能得金熊奖?有些人对于电影也只是一知半解,在在报纸上胡乱说话,难道他们的鉴赏水平比柏林评委还要厉害?”
“还要他们教人家怎么审片?”
“至于我和亚芝的事情纯属私事,我在这里就不说了,大家也不要过多的报道,这样没什么意思。”
……
赵红回答完记者的几个问题之后就不再接受采访。
他本来都是不想接受采访的,但是这段时间《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上映,出现了很多牛鬼神蛇都出来了,对这部电影一阵乱评。
对于电影本身的技术或者是闪光点视而不见,抓着这部电影有色部分不放,有意思吗?
还有人造谣说他不在乎票房,这真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接下来就是一心一意的参与慈善活动,其实这是一个艾滋病救助捐献活动,对于这玩意儿,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每年他们公司在这上面资助的款项也是不菲,至少有一千多万港币。
除此之外还成立了一个艾滋病研究中心,每年投入一个多亿用来研究这方面的药物。
对于这种事情他都没有报多大的希望,最多就是想要研制出一些抑制药物就差不多了。
“唉,这几年香江的艾滋病是呈现上升趋势,这些人真是不自爱。”
亚芝看见很多得了艾滋病的人都是一些青年男女,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赵红听了这话就是有点无语,这玩意儿体液交换传染的概率最高,人年轻火气旺,在酒吧或者是蹦迪等场所厮混。
这些地方的小姐姐长得还不错,几杯酒下肚,之后的发生的事情就可以预料了。
再这样的地方厮混久了,总有被传染的时候。
他了解相关资料,这玩意儿在非洲最是盛行,香江只是小意思而已。
一年也就是几千人的规模而已,而非洲一年下来是几百万。
想想都吓人!
还好黑鬼不是他的菜!
“红,我想去电影院看你正在上映的电影。”
“别墅里不是有自家电影院吗?”
“那不行,这样没有氛围。”
“那行吧,我们好好的化妆一番,再去!”
“啵,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
……
清霞在电影院看了《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之后哭的稀里哗啦的。
“玛莲娜的命运太坎坷了,镇子上的那些人怎么这么坏?”
“呵呵,对于美丽的事物,其实每一个人心中都是有一个破坏的欲望,这就是人性,玛莲娜在镇子里与其他人格格不入,她就像是一群土鸡里的凤凰,之后把她也变成土鸡,大家才心安理得。”
“美丽性感、但却柔弱感性的玛莲娜被置于冷酷丑陋、贪婪残忍的父权社会环境中才显示出自身的价值和意义,才表现出影片所想表达的悲剧主题,红,真的,这部片子拍摄很好,我要是也有着样的一部电影就好了。”
“放心吧,只要你想要有这样的代表作,我就帮你完成。”
……
赵红和清霞看了电影之后,两人一起讨论其中的每一个情节,出了电影院没有直接回去,而是漫步在香江的街头。
手牵着手,好不恩爱!
“好久没有在街道上走一走了,这几年本岛这边基本上没有变化。”
清霞打量着周边的建筑有点感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