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fe5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就沒見過你這麼虛僞的人分享-ccv58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此时陆水眉头紧锁,已经到了决胜负的最后时刻。
他们落子的速度开始变慢,但是威势更甚之前。
不多时,陆水落下最后一子。
他知道,这盘棋结束了。
而在外面历千尺看着对弈双方,道:
“结束了?”
“或许吧,剑意开始平静,应该是结束了。”禾雨叶开口说道。
这一盘棋其实下了很久。
天都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所幸是结束了。
而且没有对他们带来任何伤害,总之再离远一点就是了。
此时所有人都能看到棋局已经结束,周围的剑意在快速平息,而后陆续消失。
就是最中心的两道人影也在淡化。
而就在所有人以后就会这样结束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出来:
“我,输了。”
是那个属于无上剑道的声音。
“有意识吗?”历千尺有些意外。
禾雨叶也很意外,她想知道后续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对话。
这种级别的存在,任何对话都会让人感兴趣。
虽然声音充斥着剑意,不是很真切,但是听的很清楚。
其他人也是如此,他们都盯着这两个人,等待他们后续对话。
此时那个属于无上剑道的身影站立起来。
随后对着他的对手低头行了个见面礼,他敬重这个对手:
“道宗,剑一。”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很多人都为之一愣。
原来这无上剑道是道宗的?
但是不管是谁,都不知道道宗剑一是哪位前辈。
别说外来人了,就是道宗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剑一是谁。
他们根本闻所未闻。
魔剑斩徒倒是有所猜测。
远古道宗跟现在的道宗可不一样,现在的道宗连远古道宗的皮毛都比不上。
要知道远古道宗,可是能跟仙庭等势力分庭抗衡的存在。
不过一个个惊讶归惊讶,还是盯着高空。
因为他们看到那个跟道宗剑一下棋的人,也站起来了。
对很多人来说,他们更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不管是历千尺,还是魔剑斩徒,亦或者正在岛屿上的一个个。
都想见识一下,这个天骄是哪一位。
如果可以一个个都想争取。
陆水此时站了起来,他同样行了个见面礼,对方是他前辈,也是他的劲敌。
尊重是必然的事。
随后陆水轻声开口,他的声音同样充满了剑意,传到了外面:
“隐天宗,流火。”
咚!
一个盘子落入水中,盘子是从历千尺手中落下去的。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高空,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隐天宗,流火?
冒牌少宗主?
这个流火到底干了多少可怕的事?
禾雨叶也是一阵愣神,这就是隐天宗流火?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感觉流火的可怕。
禾雨叶有一种感觉,未来不久,隐天宗少宗主流火,会活成隐天宗高攀不起的模样。
这等天资,万古难见。
随后禾雨叶冷眼看向历千尺:
“食屎吧你。”
这个人,他就是被食屎的送上了隐天秘鉴。
历千尺叹息一声,拿了新盘子递给禾雨叶:
“要赞助吗?”
禾雨叶一脸的冷漠:
“呵呵。”
……
魔剑斩徒皱着眉头看着天空,现在天空的一切都在消失。
他很在意那个流火。
要知道,流火的来历一直很神秘。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没有人知道来自哪里。
但是他们仙庭知道,流火跟他们不是一路的。
他们之间,有着难以说清的仇隙。
荒芜被流火抹杀,花仙被流火击杀,星司仙君跟因流火而身陨。
可以说流火就是针对他们仙庭的。
可是他们想要找出流火,却又无法找出。
在这里也不可能守到流火,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流火长什么样,他就是大摇大摆走出来,他也没法辨别。
不过他还是打算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仙庭其他人。
看看这些人要不要来处理。

其他岛屿上剑起等人看着流火的身影有些意外。
“原来我们可以去抱大腿。”初羽说道。
“还是先上去吧,到了一定的高度自然会遇见。”剑起说道。
“有些人注定上不了几层。”剑落在一边说道。
“等下万一遇到大腿,记得你的人设,你是个哑巴。”初羽对着剑落说道。
剑落冷哼一声,逗着小猴子不再理会初羽。

乔乾听到这个名字一点都不意外。
“当世第一天骄啊。”乔蕴叹息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她担心说多了,给乔乾带来压力太大。
乔乾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少打击到他。
或许有一天心气又有了,依然会有新的希望。

真武真灵听到流火的名字,没有丝毫的意外,但是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他们做的就是保护陆水。
惊海等人很是惊讶。
“原来是他。”
惊海见过流火,他身上还有流火给的面具,那时侯的他还不强,但是遇到流火之后,他在暗景得到了巨大的机缘。
最后成功步入三阶。
这次遇到,又一次得到了些许机遇。
可以说,流火在哪,哪里就注定有机缘溢出。
这是一位,真正的天骄。
一位无法衡量的天骄。
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他们也回过神来,继续参悟此地棋局,现在的他们有不小的信心参悟。
陆水跟对方报了姓名之后,觉得这次破局应该是成功了。
只是陆水等待了片刻,还没有得到进入下一层的钥匙。
他有些意外,此时那身影也已经消失。
他也没出去,下一层也没让他去。
这是什么意思?
陆水没有着急,而是继续等待。
而片刻之后,棋盘之上出现了两颗棋子,一黑一白。
黑子旁边写着:剑修执黑子。
白子旁边写着:非剑修执白子。
陆水看了眼便拿起了白子。
他不是剑修。
虽然他用剑比大部分剑修都强,但是他确实不是剑修。
拿起白子的瞬间,陆水就已然明悟这是什么东西,剑道种子。
而后有道消息从白子中传出:若想修剑,可生吞白子,剑道之路一日千里。
陆水:“……”
没有解释这是什么,只是让人生吞。
这吞的人,胆子也得够大。
不过他不修剑,也知晓这是何物。
此时黑子还在,陆水有些犹豫,他拿起黑子打算看看是什么。
只是刚刚拿起黑子时,里面就传来一道消息:你可真贪心。
陆水:“……”
然后陆水放回去了。
只是刚刚放回去,又一道消息传出:虚伪。
陆水:“……”
最后陆水无视了黑子,直接主动离开。
现在的他已经掌握了开关,是白子给的。
不多时,陆水便睁开了双眼,他能感觉到,有一颗白子就在他身边但是看不见摸不着,需要动一下念头,从周身拿出。
随后陆水握住手,接着白子在他手中出现。
这样就无人知晓他带出了一颗白子。
只是刚刚拿到白子,就听到真灵真武有些着急的声音。
“它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我感觉它身上有着剑意,可是它一直在我肩膀上,没理由被剑意伤到。”
“那现在怎么办?我感觉它都要枯萎了。”
“先先办法护住。”
陆水有些疑惑,他们在说什么?
而后他转头看了一眼。
接着他看到真武真灵在观察一朵花。
这朵花躺在他们手掌心中,在不停的抽搐,口水都不流了。
这是吃了什么不能消化的东西了?
“它吃剑意了?”陆水开口问道。
看到陆水醒过来,真武真灵都是一喜。
不过没有变现出来,而是点头道:
“可能是这样,不然它身上也不应该会有剑意出现。”
陆水一时间没有说话,一朵营养不良的花吃剑意?
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不过毕竟要带回去给慕雪养着玩,他还是需要动手救一下。
犹豫了片刻,陆水把那颗白子拿了出来。
这个剑道种子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用处,倒是可以让肉食花消化剑意。
“让它吃下。”陆水把白子丢给真武。
真武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怎么看都不平凡,立即让肉食花吃下白子。
刚刚吃下白子没多久,肉食花就直接咔嚓一声,不再动弹。
如同当场死亡了一般。
不过剑意气息倒是在消失。
真武真灵松了口气,而后把肉食花放起来养。
植物不动,不是很正常?
陆水自然也没觉得肉食花会出事,剑道种子都给它了,吃多少剑意问题都不大。
陆水起身,不在关注肉食花。
他看了眼棋盘,现在的他随时都能上去。
这次他不是动用自己的手段,而是货真价实的,破了这盘棋。
当真是巅峰对决。
他有时候都想跟慕雪下一盘。
杀她个片甲不留。
呵呵,想想而已。
他觉得慕雪下着下着就会掀桌子。
“少爷,要现在上去吗?”真武问道。
他自然知道陆水已经可以随时上去。
陆水看向真武真灵,而后把已经种在花盆里的肉食花要了过来,道:
“我去给它浇个水,你们破局吧。”
真武真灵立即点头。
而后陆水拿着肉食花往下方走去,下面的水不错,用来浇花挺适合的。
陆水走后,真武真灵就直接陷入了棋局中。
既然他们少爷让他们破局,那么他们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保护少爷,也得跟的上的步伐才行。
此时道宗羽涅睁开了眼,她破局了。
刚刚的情况她并不知晓,不过她不在意,看了一眼身边的师兄后,道宗羽涅消失在原地。
剑道对她无用,但是观剑道,对她修为有益。
又过了一些时间,惊海睁开眼睛。
他看到羽涅已经不在原位,知道去了听雨楼。
他同样已经破局。
不过上去前他又观察了下四周,发现陆水那个位置没有了人。
在他看来,对方应该也上去了。
没有多想,惊海消失在原地。
惊海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是在大树下,他的前方有一处高台,高台中有一座木楼。
这就是听雨楼。
不过让惊海意外的是,这里目前只有三个人,一个他师妹羽涅,一个虫谷李燎原,最后一个是应该是五阶强者。
李燎原身边的侍从。
有五阶指点,上来不难。
“没有那个人吗?”他明明看到那位不知哪家的少爷不在位置上的。
惊海的到来,自然引得其他人观望。
羽涅那里松了口气,面对虫谷的人,她压力不小。
李燎原看到是惊海,冷哼了下,不是太在意。
道宗的人不好惹,尤其是这个道宗羽涅,他要是动了,虫谷都保不住他。
而且还有个道宗惊海。
这些人的身份一点都不比他低。
或者说每个都比他强一点点。
在惊海来到听雨楼的时,树下又一次出现了两个人,是一个美妇跟一位青年。
这青年给人一种唯唯弱弱的感觉。
“又是这个废物。”李燎原有些不屑的说道。
来人不是别人,自然是乔蕴跟乔乾。
乔蕴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李燎原,她感觉运气真差,竟然又碰到了这些人。
乔乾心里有些意外,对方居然还活着?
理论上是不可能的,至于陆水被对方击败,那就是天方夜谭了。
很快乔乾就看到了李燎原身后的五阶,看到他,乔乾就有了一些明悟。
但是还不太确定。
惊海是认识乔乾的,要知道乔乾之前也是名声在外。
乔家也不是什么小家族。
而现在的乔乾,已经不是当初的乔乾了。
跟乔蕴打了个招呼后,惊海就看向乔乾:
“乔乾道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乔乾轻声说道。
接着有些自卑的低头。
这么做的他,自然迎来了他人的轻视。
李燎原看不起他,乔蕴对他也是叹息,道宗的人虽然耀眼,可若是以前的乔乾又怎会自惭形秽?
不过乔乾的内心非常平静,所有的一切都符合他废物的设定,只要这次平安回家。
那么他就会安心做一个废物少爷。
从此不再随意外出。
他需要的,就是好好活下去,不与他人为敌,不在长辈面前出现。
将存在感降到最低。
……
陆水在帮肉食花浇水的时候,它就有精神了起来。
然后盯着陆水流着口水。
陆水把它从花盆中拿了出来,随后丢到水里,这水应该能让它体内的剑道种子彻底生根发芽。
随后陆水就拿出椅子,坐在池塘边看书。
等待真武真灵醒来。
届时将前往上面岛屿。
如果每一层都跟这里一样,他觉得也挺有意思的。
只是大概率是不可能。
陆水等了许久,最后真武真灵从阁楼下来。
“少爷,我们已经破了棋局。”真武真灵说道。
他们看了时间,所幸用的时间不是太多。
陆水低头看着书书,道:
“带上肉食花,上去吧。”
真武自然是把肉食花带在身上,随后陆水连同椅子一起消失。
真武真灵也跟着原地消失。
其他人还在里面奋力破局。
比如有些人还在试着喊口号。
“我破了。”
“你破了。”
————
惊海等人这时候安静的盘坐在一边,仿佛在参悟什么。
此时高台下的大树边,又一次出现了光亮。
所有人都知道又有人上来。
只是没人知道是谁。
出于好奇,一个个转头看了过去。
无法一时间参悟,放松下也是好的,而且来人是谁弄清楚没有什么坏处。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树下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居然就坐在树下看书。
完全不在意周围的环境。
在看到这个人的瞬间,李燎原嘴角露冷笑。
他直接让人动手了。
趁对方不注意将其击杀。
惊海也有些意外,他以为这个人早就上来了,甚至觉得对方应该上了更高一层,没想到现在才来。
乔蕴更加意外,这个人居然还活着?
不过李燎原身边那个五阶动了,明显是绝杀。
“可惜了,最后死在这里。”乔蕴有些叹息。
惊海惊骇,李燎原疯了?
这么光明正大的杀人?
不过对方五阶,他就是想要多管闲事,也无能为力。
乔乾内心叹息,为什么要这么热衷惹这个人呢?
活着,不好吗?
那个五阶也是盯着陆水,他要做的就是在对方没反应过来前击杀对方。
不过是眨眼间他就来到了陆水跟前,一下,只要让他摸到一下就够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瞬间,又有两道人影出现,人影出现的瞬间,他仿佛听到了龙凤齐鸣。
接着他的攻击撞在了一道巨大的力量上。
轰!
强大的力量直接将他阻挡在外。
而那个低头看书的人,只是随便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很平静,平静的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这个五阶心里有些吃惊。
但是没有时间让他多想。
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剑意。
但是现在绝不是退让的时候,这两个人很强,但是只要不给他们时间,不让他们达到最好的状态。
他就稳赢。
一瞬间的思考,让这个五阶强者加大力量,势要破开这突然出现的力量阻隔。
真武真灵看到对方没有丝毫退避的打算,二话不说一人吐出一口精血,强行催发力量。
这一刻霞光万丈,彤红的霞光直接涌向那个五阶强者。
轰!!!
巨大的力量攻击在双方中间爆发。
那个五阶强者不得不退后躲避力量冲击,让自己有缓冲的空间。
噗~
真武真灵吐出一口鲜血,他们没有后退一步,因为陆水就在他们身后。
宁可受伤,他们也不会选择后退。
而在对方后退之后,真武真灵双笙剑齐出,他们要一口气斩杀这个突然出现的袭击者。
如果让对方接二连三的偷袭他们少爷,这就是他们的过错。
而后真武跟那个五阶战在了一起。
他们的身影在巨大的岛屿上不停的闪现,力量不断的轰击着岛屿。
只是并没有给岛屿带来强大的伤害。
仿佛这个岛屿的存在,远不是五阶可以留下痕迹的。
乔蕴有些意外,这个人居然躲过了一劫。
惊海觉得那两个侍从还真是忠心。
李燎原冷眼看着陆水。
他是打算动手的,但是他记得自己的分身被这个人伤过,他可能打不过对方。
陆水没有在意真武他们的之间的战斗,而是把书收了起来。
顺便低身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肉食花。
把它放在肩膀上后,陆水就动身往听雨楼而去。
顺便道:
“打完记得把椅子收起来。”
他没有等真武回应,有听到就行。
“呵呵,两个四阶,也敢说打完收椅子?
怕不是收尸。”李燎原盯着过来陆水。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一脸的平静,让他很不开心。
明明看起来这么弱,而且身边跟的人也就两个四阶。
却跟个顶级豪门大少爷一样,他身边的道宗羽涅,天生空明心,道宗未来顶级强者。
也没这个人这么…..这么装腔作势。
重点是,他还有点没办法。
陆水看着李燎原道:
“虫谷的人,都不带脑子出门的吗?”
如果不是周围没他家下属,他就直接让人掌嘴了。
不过他暂时也没法动手,周围人太多。
要不,全都灭口?
是好主意。
可惜他不是什么杀人狂魔。
人太多,不利于他动手,早知道戴面具上来了。
做任何事都不用在意。
现在的他不是流火,大概率是陆水,陆水会出手跟人打架?
不能的。
所以,等真武真灵过来吧。
而且一个二阶,还不值得他动手。
“我很好奇,你既然知道我是虫谷的人,哪来的胆子与我为敌?”李燎原盯着陆水,冷声道:
“灭我分身,杀我侍从,你哪借来的胆子?”
听到李燎原的话,一边的乔蕴有些意外,原来之前那一战,是李燎原他们败了。
不过对方真的不怕吗?
惊海也有些意外,不过虫谷确实不好惹。
尤其是李燎原,他对虫谷来说还是挺重要的。
羽涅这时候也看着,虫谷确实让人讨厌。
但是她也没办法直接与对方为敌。
当然,她也无惧对方。
乔乾内心叹息,所以出门在外,低调点不好吗?
陆水看着李燎原,颇为好奇道:
“当今修真界,虫谷天下第一吗?
灭一个虫谷的人,什么时候还需要本少爷借胆子了?”
“我虫谷不是天下第一,但是你家算什么东西?敢直面我虫谷吗?”李燎原看着陆水冷声道。
只要是虫谷惹不起的人,他都记载脑海里。
绝对没有这个人。
陆水看着看向李燎原,冷漠道:
“掌嘴。”
李燎原有些想笑,谁来掌嘴?
然而陆水话音刚刚落下,真灵二话不说放弃了那个五阶,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李燎原跟前,扇出了一巴掌。
啪!
一声清脆声响起,李燎原直接被扇飞了出去。
他捂着脸感觉到了火辣辣的疼痛。
“你敢?”李燎原异常的愤怒,从小打到谁敢扇他耳光?
“我不管你是谁,今日你必须死在这里。
谁也救不了你。”李燎原怒吼道。
陆水脸上没有表情,只是随口道:
“杀了吧。”